叔本华:人类社会的结构与生命的意志

慧小田哲思学 2017-08-10

作者[德]叔本华 /节选自《叔本华论说文集》范进 译/ 商务印书馆 / 1999

从道德的观点看,人类社会充满着邪恶与卑鄙,从理智的观点看,无能与愚蠢的弥漫盛行已经达到了令人恐怖的程度。

然而,也会间歇性地出现一种“轮回”,它总是会给人带来一种意外而新鲜的惊喜,例如,或是表现为诚实,或是表现为善良,甚至还会表现为高贵,进而也会表现为伟大的理智和极富天才的思想。它们不会立即消逝殆尽,而是像一道曙光,划破万籁俱寂助漫漫长夜,直接照亮我们阴暗的心灵。

人有两种不同的方式来意识到他的存在。

一种方式是,对自己的存在,他可以有一种感性的知觉,这种存在可以在外部表现自身——它是如此微小,以至于它可以消逝殆尽化为虚无;倘把它置身于无穷无尽的、作为时间和空间的世界之中,个人只是千百万个创造物中的一员,他降生到这个星球上仅仅度过短暂的瞬间,如白驹过隙,沧海一粟,每三十年更新一次。

另一种方式是,由于深入到他自身本性的深层,一个人将会意识到,他就是整体;事实上,他是唯一真实的存在;并且,进而可以说,这一真实的存在领悟到:

他将于他人身上再现自己,而他人只是从外部表现他们自己,实际上却好像构成了他自己的一面镜子。

人类社会中一切违背自然本性的东西——诸如为逃脱不幸而进行的普通的争斗,以牺牲众多生命为代价的海上贸易,复杂的商业利益所导致的尔虞我诈,以及为解决一切争端而最终爆发的战争,这一切的一切,唯独只归因于奢侈品。

奢侈品并没有给人们带来好运,即使对于享受这些奢侈品的人来说也是如此,因为奢侈品只会使他们体弱多病、脾气更坏。由此看来,减轻人类痛苦的最为有效的方式,似乎是减少奢侈品,乃至完全废弃奢侈品。

生命系于人,或者说,生命系于意志,正如化学试剂系于物体一样。即:唯有凭借生命,一个人才能展示他是什么,并且唯有凭借他展示自己是什么,他在事实上才获得了自己的全部存在。生命是性格的具体表现,或者说,是我们借助性格这个语词理解的某种东西的具体表现。

我曾经自我审视过自己:某一时刻,我对整个人类深深怀有一种真诚的怜悯;另一时刻,我又极为麻木不仁,漠不关心人类的苦痛;偶尔,我还仇视人类,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们在受罪。

所有这些都非常清楚地展示了,我们具有两种不同的,甚至是截然对立的对待世界的方式。

一种方式是根据个体化的原则,它把其他一切生灵都看成是陌生的、外在于我们的,是明显地与我们不同的。我们对它们除了漠视、妒嫉、仇恨之外,绝无其他感情;并且看到它们受罪,我们才感到高兴。

另一种对待世界的方式是根据我称之为“这就是你自身”的原则。它把一切生灵都看成是与我们同一的,所以在注视它们的时候,总是从我们内心唤起一丝怜悯,一份爱心。

最后,人类社会的结构仿佛钟摆一样,不停地摆动于两种冲动、两种相互对立的罪恶,即专制政治与无政府状态之间。因此,任何宪法应当更加接近专制政治,而不应当接近无政府状态。也就是说,它必须多少有一点专制政治的可能性。天地之间的万事万物,莫不表明了这种永恒的“轮回”。

我们必须把它们作为一种保证全盘接纳下来,即,正是这种永恒的“轮回”蕴涵着一种善的救赎的原则;这一原则有力量冲破阻碍,慰藉我们的心灵,并去理解整个世界。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慧小田哲思学
作者慧小田哲思学
68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慧小田哲思学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