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多

像风像雨又像你 2017-08-10
“陈默!沉默,沉默给你起这么个名就是为了让你别跟你爸一样,话痨一个,结果啥好东西都没遗传下来,就这话多的毛病有。”
“奶奶,你就别老说我了,你看啊,我话多说明我这个人交际能力好,能跟人啊…”
“闭嘴吧你,老话没错:言多必失!”
“哦。”

我叫陈默,至于为什么叫这么个名,你们也知道了。我们家祖传三代话多,我爷爷在文革的时候,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被抓起来打了一顿,回家以后,工作没了,还落了一身伤。从那时起,我奶奶就不让我爷爷说话,天天在屋里呆着,什么事都是自己出去办。后来有了我爸爸,长大后发现也是个能说的主儿,本来在市里好好的教师工作,因为和领导吵架,直接被炒鱿鱼了,现在在一个课外辅导机构当老师。用我奶奶的话说:你这个杂牌子军那是永远比不上学校那正规军!
我妈生我那年,我爸跟我奶奶吵了半个月,我奶奶非要给我起名陈默,我爸不乐意了,这是个什么名啊,不过最后也是没拗过我奶奶,我叫了陈默。

好景不长,我大学时交了一个女朋友,本来大学毕业都要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结果分手了。
“小海,你说说默默他为什么分手!”
小海是我从娘胎一起玩到大的发小,两家人一起住在一个小四合院里,那年冬天,我们妈妈一起怀了孕,把家人高兴的不行。
“陈奶奶...
“陈默!沉默,沉默给你起这么个名就是为了让你别跟你爸一样,话痨一个,结果啥好东西都没遗传下来,就这话多的毛病有。”
“奶奶,你就别老说我了,你看啊,我话多说明我这个人交际能力好,能跟人啊…”
“闭嘴吧你,老话没错:言多必失!”
“哦。”

我叫陈默,至于为什么叫这么个名,你们也知道了。我们家祖传三代话多,我爷爷在文革的时候,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被抓起来打了一顿,回家以后,工作没了,还落了一身伤。从那时起,我奶奶就不让我爷爷说话,天天在屋里呆着,什么事都是自己出去办。后来有了我爸爸,长大后发现也是个能说的主儿,本来在市里好好的教师工作,因为和领导吵架,直接被炒鱿鱼了,现在在一个课外辅导机构当老师。用我奶奶的话说:你这个杂牌子军那是永远比不上学校那正规军!
我妈生我那年,我爸跟我奶奶吵了半个月,我奶奶非要给我起名陈默,我爸不乐意了,这是个什么名啊,不过最后也是没拗过我奶奶,我叫了陈默。

好景不长,我大学时交了一个女朋友,本来大学毕业都要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结果分手了。
“小海,你说说默默他为什么分手!”
小海是我从娘胎一起玩到大的发小,两家人一起住在一个小四合院里,那年冬天,我们妈妈一起怀了孕,把家人高兴的不行。
“陈奶奶啊,默儿他女朋友是苏州的,人一南方姑娘肯定不想自己在这北京,回去跟她爸妈一起住了呗。”
“你说他们都谈了这么多年了,说分分手就分手了,气不气人。“
“哎呦,奶奶,现在的年轻人哪个不谈几个才结婚的啊,你家默儿才找过一个女朋友,已经算奇葩了。”
“去去去,狗屁理论,是不是默儿话太多,把人姑娘烦的分手了。”
“哎呦喂,奶奶瞧你说的,现在姑娘都喜欢会说话的,谁喜欢闷不拉吉的啊。”
哼,别在这儿给他打马虎眼了,去屋里把默儿叫出来,让他别哭了,丢不丢人。”
“得咧,奶奶,我一定好好教育教育默儿。”

虽然小海这么说过了,我奶奶还是一门心思的认为我跟人姑娘分手是因为我话多,太烦。在一个周五的下午,我奶奶谁也没打招呼,出了门,我爸回家问我奶奶去哪了,我说没见啊,这可把我爸急坏了,觉得我奶奶是不是因为我分手的事受打击了,想不开了。我强颜欢笑的拍了我爸肩膀一下,说:“你觉得我奶奶是这种脆弱的女人吗?”

其实,我奶奶是偷偷去算命了,大概是觉得这个魔咒都缠了三代人了,怕不是被什么脏东西看上了。

路东的天桥底有个算命的摊子,摆在那好多年了,刚来的时候,周边的居民都撵他,后来他给一家人算命,解决了一件棘手的事,大家都慢慢默许他在这了。
我奶奶那天围着围巾,把整个头都包起来了,人算命的黄师傅还以为是来抢劫的,吓得不轻。她把我们祖孙三代的事都告诉了黄师傅,问他是不是祖上有什么诅咒啥的,黄师傅邪魅一笑,说:“这个话多的魔障在你们家族是有三代无三代,正好到你孙子这代就结束了,但是这个魔障不会影响你们家的姻缘,最多可能耽误点仕途。行了,话不能多说,天机不可泄露。”

奶奶回来在家里的大门框上用石头压了张黄纸,我问她是干嘛的,她还嫌我话多。后来才知道,是从黄师傅那抢来的,本来黄师傅说你们家啊这情况不需要黄纸镇什么小鬼,我奶奶听了不乐意了,抢来就走。之后的日子平平淡淡,我毕业在家门口找了个算不错的工作,奶奶天天嘱咐我要注意别多说话,说错话。

一天下午下班,微信上前女友说来北京了,想见一面。我内心彷徨的去了约定的星巴克,一坐下,她就说:“陈默,两年过去了,我发现我还是忘不了你,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如果有,就当我没说过,祝你幸福。”
“啊,那个,我一直单着呢。”
“我知道我这样很突然,我说服了我爸妈,调来了北京,以后有很多机会可以见,你不必急着给我答复。”
“嗯。”

“新郎,无论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直到死亡把你们分开,你都对你面前的女人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我愿意。”
没错,我在那之后想了想,我这两年一直逃避相亲,大概是还在等她吧。
奶奶高兴的不行,敬酒的时候拉着我说:“那个算命的还算准,说不影响咱们家的姻缘,你爷爷当初给我写过八张纸的情书,把家里上三代的情况都说了一遍,我没想他是个话痨,觉得这人啊一定是个老实人,对人好的人。你爸也是,追你妈的时候在那个小饭馆里坐了一下午,唠了一下午,回来跟我说,我想完了,人女孩肯定是被你烦死了,不再找你了,结果第二天就带着她爸妈来咱家了,你这孩子啊兜兜转转的也终于娶着媳妇啦。”
我说:“奶奶,你知道那么多老话,没听过祸福相依吗,话多有时候也不是坏事呐。”
奶奶笑着拍了我肩膀一下,眼角流下了一滴泪。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像风像雨又像你
作者像风像雨又像你
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像风像雨又像你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