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死之后

蓝道 2017-08-10

我死了,这是在我死之后第一件意识到的事情,而在我意识到这件事之前,我确乎已经死了很久很久了。

头脑中关于生前的记忆现下暂时寻不到一分一毫,然而我心中却异常安然,就如同再活了一遭,总会从一无所知的婴孩时期开始,一切慢慢来便好,急不得,急也无用。

我开始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不知不觉已身处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自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我想:自然,人是看不到鬼的。

我抬头望了望天上明晃晃的太阳,却并不觉得难受,只如同见了久别重逢的故人,竟不自觉想对它笑笑,我想:原来,鬼是不惧光亮的,原是人想错了。继而就觉得情有可原,毕竟没有人死了又可活过去的,那万万年间,鬼便未曾有机会将自己的感觉与人如实相告,人要凭空想象也不算罪过。

我心中渐渐欢喜起来,方才不过片刻,我已想起了许多人世间的常理,那距离我想起生活在这些常理当中那个生前的自己,恐怕也就不远了——虽然我对记起生前之事并无执念,但,到现在为止,也想不到旁的可以想许久的事情,是的,无疑如今的我就如同不愿意嗜睡的婴孩,时间空旷乏味得像这头顶的万里碧空,若能随便抓住一块云霞也会有趣一份。

啊,抓云?这或许也算一件可做可想之事,比起回忆自己生平几何也未见得更无聊。

我点点头,在街角酒肆旗下的大青石板上坐下,抬头一动不动地盯着天空,目光呆滞地等着云霞在天际出现,一片,然后再一片……

这一日,大雨。

我在这街角已坐了七天,看着云来了又去了,天明了又暗了,原本,我似乎是想抓一片云玩一玩的,但是,原来鬼是不会飞的啊,瞧,活着的时候,人到底有多少常理是谬论啊,可见,死了未必不好,如今的我,知道一些人的事,知道几件鬼的事,显得分外英明。

对面的巷子此刻走来一个奇怪的人,他独自一人撑着伞,却巴巴白在伞下空出一大半位置来,连自己另一侧衣袖已被淋湿也似全然不知。那伞也有趣,伞面被雨淋湿处渐渐显现出一排排飘逸的字迹来,我想,这伞定然价值不菲——是的,这七天坐在酒肆窗下,我回忆起了什么是钱财价值——可惜撑伞的是个傻子。

我起身,穿过对我而言毫无影响的雨幕,走到了那人伞下,恰好填补了他伞下的空席。此情此景在我眼中一时间显得极为圆满,我想,那便陪他走一段好了,人虽看不见我,鬼却能见,至少在鬼眼中他便不是一个傻子,足足英明了一半,也算我鬼生做的第一件善事。

这撑伞的傻子似乎也有得是时间,所行漫无目的,我本只欲于他同行一小段,却一直走到了雨停。

“雨停了。”眼前是十里长堤,夏雨初歇,空无一人,连鬼,都只我一个,自然,他是在自言自语,当真是个傻子。

我在繁华街市坐了七日,已深知人听不见鬼声,一时兴起,回话道:“那便到这里吧。”

他说:“罢了,那便只能到这里了。”

我知凑巧,却心中一惊,下意识又欲开口,那傻子却将伞轻轻放在柳下,头也不回地去了。

啊~这就丢下了?可见这人不仅是个傻的,还是个败家的,再不菲的东西,说扔也就扔了。我抬手抚摸伞上渐渐淡去的字迹,似乎又恢复了些许生前识字的记忆,口中念出末尾几字:“永和十三年 赠 何玉修。”

何玉修?是何人?头痛——罢了,太阳又出来了,我在柳下坐下,抬头默默又看着天上的云朵发起呆来。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蓝道
作者蓝道
1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蓝道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