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29

林雨 2017-08-10

2017-7-29 蹲厕所历来是一件很有氛围的事情,每当几个人一起谈起时,其中的大多数总会十分自豪地说起自己曾经如何喜欢在蹲厕所的时候看书的经历,后来堕落为看手机。以前看到过一篇文章竟然在谈马桶的艺术,读罢甚惊,原来蹲马桶是一件那么艺术的事吗,我没有尝试过,但我知道蹲厕所的确可以让人注意力很集中,不是集中于排便,而是看书,直到腿蹲麻了脸上的表情才会换成另一副狰狞的样子。 今晚还是太热了,尽管从下午开始便断断续续下了几场阵雨。下午我站在雨里,看见楼顶的地面冒着热气儿,如果不穿鞋子就站在这儿脚底肯定能烫得想要飞起来。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我蹲在厕所,下载并注册完豆瓣便觉得燥热,哦!我蹲不下去了!正起身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死人。在回房间的路上,我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距离上离那个死人最近的活人。她昨天去世,是我们村里的一个老人,她很老了,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她时常牵着她的曾孙女上下学,或者上街。昨天奶奶告诉我她死了,我并没想什么,没有对生命的怜悯,也没有对老人的怜悯,我觉得我不应该这样,这样实在太冷漠了。今天是她的葬礼,而她的墓地在我家后面的山上,自然就会在离我家很近的那个被废弃的操场上做道场,也就是将棺材停留在那里,然后送葬的一行人围着它下跪、转圈、下跪。 我原本在房间看书,方方的《软埋》,正读到刘晋源死,房间的窗户外头便响起了唢呐声和鞭炮声,真巧啊,两个人的一生就这样一起在我的视野里结束了。我觉得我不应该如此冷漠,我关掉手机的音乐静坐了一会儿,我把头探出窗外,可我什么也看不见,杂草太高太茂密了。我凝心听了一会儿唢呐的声音,觉得很好听,听着仍旧带点喜庆,接着,好奇心突然变重的我决定上楼顶看看。果然是那样的场景,一行人围着棺材下跪、转圈、下跪,他们戴着白帽子或者白的短袖套,这一下子便又让我想起了当年参加太爷爷葬礼的场景,与这般无二。我的心一直揪紧,我什么也没多想,也没刻意悲伤,心的感受纯属出于一种生理反应,仿佛我的眼睛直接对它发出了信号而不经过大脑。我偷偷看了许久,见奶奶也在那里,她双手合起向着棺材拜了几拜,我想,一个老人参加另一个老人的送葬仪式该是一种什么感受呢?会不会觉得这也离自己不远了?我不敢想下去。 下午的时候,爸爸回家跟奶奶谈起这桩丧事,他去了帮忙,他说尸体太臭了,一些黄水从棺材里流出来,少说也有一只桶的三分之一。他还对奶奶说,以后你们怎么也不要在这种天气走,真是太臭了。我没有闻过尸臭,也不知道爸爸说的黄水是什么,但我觉得爸爸真讨厌,人家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嫌弃她的尸体发臭呢。 这些是我现在回忆起来的,希望不会对逝者产生不敬。 我正朝向窗子,窗户外边一片漆黑,几座墓地也很安静,除了夏天无休无止的蛐蛐声之外。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依旧没有遇到鬼,所以我从来不会感到深山老林和墓地有什么好怕的。反而是认识了文化为何物之后才渐渐对那些所谓封建迷信产生了敬畏之心,比如再也不敢把墓当作墙壁来用泥巴粉刷。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就是如此吧。 山上的墓越来越多了,但我从来不觉得阴森。初中时有的同学说窗户对着坟墓的房间风水很好,我就连忙说我房间窗户的对面就可以看见三座墓地呀。鬼才知道我房间风水好不好呢。看着我好像一直挺幸运的样子,可能风水是挺好的吧。整天一副看淡生死看穿生命的模样,但是真正接触到死亡的时候自己比谁都希望每个亲人都能长生不死。 那就祝愿每个人都能在活着的时候感受到幸福吧。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林雨
作者林雨
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林雨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