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家朋友

隐空 2017-08-10
来自话题 人可以有多懒

还在语言学校的时候,有天放了学,和小伙伴们去吃饭,聊起各自升学进路,听到这样一句话:“我不是懒,我只是做事比较慢。”

说这话的盆友是我在日语语言学校的同学,在国内计算机专业专科毕业。因为同在一个学校同一个level的关系,他、我、还有另两个小伙伴R和V,结成了一个吃货小分队,常常荡漾在大阪各地的居酒屋和烤肉店里。发生这段对话的那年10月我考上研,R去了神户大,V去了我可望而不可求的阪大,微信的四人群组里,没有升学前路的就只有这位朋友B了。加之年底传来他女朋友申上了英国约克大学的消息,可想而知在一群学酥面前,他压力有多大。

有些人在压力面前会崩溃,但他不是。他的小宇宙爆发了。

本来打算编入大学学部,从大三开始进学的他,扬言也要申请阪大研究生。至于阪大研究生是个什么难度,可以参考这篇日志→你走的不是弯路

在放话后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还是常常出来聚餐聊天,也没发现他有什么新的动静。直到两个星期前,他说他写了一篇研究计划书,要发给教授了。我被邀请过目了一下,发现研究意义长篇大论,研究内容略等于零。我照实回复过去,他答,计算机的研究跟文科不一样啊,没那么多内容,就是一句话的四儿。我一文科生不好意思插嘴,心想大概理科生的研究计划都是用量子写的吧。

朋友B果真把这一句话的四儿发给了教授。刚发过去一天,看他焦虑得挠心挠肺,我就安慰他,木有关系,两个星期之内给回复都是有可能的。一听这话他大掌一挥,还两星期,我只等一星期!我心里默默赞他好大牌。

一个星期过去了,不出所料的音信杳无。毫无悬念的,我们以此为契机,又组成了小分队吃饭去了。

去的路上,他主动跟我说起升学的事,说阪大是没戏了,要申请别的学校试试。

我问他,有没有考虑过,如果大学院申请不顺利,还是可以走编入这条路。

他说,来不及了。

我很惊讶,之前不是一直说联系了一个学校可以编入的?

他轻描淡写回说,这不一直懒得东奔西跑么,等阪大给否了我才去那学校网站上查,发现过了申请时间。

我只好恶性推测,那如果大学院不顺利,编入也不行,你怎么办?

他说,所以我在考虑要不要去读个专门学校。

专门学校等于国内的专科。照他这个意思,他是要在国内拿个专科文凭,国外再拿个专科文凭。嗯,听起来也是个双学位。

但我是个有责任心的盆友,所以还是很以他为出发点地问他,这样不是很亏么?

他说,木有关系啊,我可以在专门学校里继续申请大学院。

得,画来画去,还是那张大饼。

进入正式的就餐时间后,不记得聊起什么,他又说,前两天看一个有关生物的讲座,我又在想,要不我干脆考大学,从大一学起,主修计算机,辅修生物算了。

我嘴里的面都快呛出来,当你是皇帝老爷,大学都是你后宫啊。

后来他对自己进行了艺术人生一样的自我剖析,承认自己在升学这件事情上不够积极。他的原话是,我不是懒……我只是有点拖延,只是慢。

这个自我修饰让我觉得非常的妙。

我问,你是引以为荣么。

他斟酌良久,答,我不以为耻。

他的这个态度,让我保持了沉默。

在一个梦想家面前,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比不上他梦想的绚烂。

疯狂英语和励志学给人一种错觉,好像口号喊得越响,就代表自己越勤奋,离目标也就越近。于是就会有一群懒惰的教徒,去附和,去皈依,把自己的未来都赌在梦想上。但梦想家的话,就像放了一个美妙的屁,再美妙,再大声,终究还是个屁,噗一下就没了啊。

王家卫谈一代宗师,说,有人所谓绝招,就是把一件简单的事做到极致。 一代宗师一拍就是八年,期间张震闷声不响跑去练拳,三年后在全国大赛上拿了八极拳的冠军。在电影里,他的戏份被剪的只余边角,但就算这样,他还是上了豆瓣最抢镜配角的名单。在大师眼里,这或许还远称不上极致,但凡人如我,只有高山仰止点个赞了。

大部分人最大的痛苦,无非来自于过高的自我期待和过低的个人能力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

这种痛苦可不可解呢。

梦想家觉得可解,只要把上辈子折的翼粘起来就可以了。

但我觉得这个问题太高深,要回去翻翻书,问问精卫和愚公。


我建了一个很没人气的组呢。

长沙驻外人士公会

https://www.douban.com/group/602437/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隐空
作者隐空
2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隐空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