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念你的名字(一)

张开 2017-08-10

你喜欢大海的理由是什么?是感叹大海的心胸开阔包罗万物?还是和爱的人夕阳西下的唯美浪漫?每个人喜欢海的原因都不同,或风轻云淡海阔天空,或云淡风轻豁然开朗。

连云峰来烟台已经六年,除去上大学的四年,在社会上混迹也快有两个年头。正如大部分大学生毕业后都会面临迷茫,毕业后的连云峰换了很多工作,干过仓库保管员,送过快递,摆过地摊。他所处的社会阶层没有电视剧里动辄什么案子啊,项目啊什么的。他也不帅,国字脸,单眼皮,上唇与鼻子之间很宽,像架了块木板似的,没有酒窝,眉毛稀疏。不知道这是不是他至今还是个处男的直接原因!

其貌不扬的外表下有着一颗不安分的心,毕业两年来被褥家具一件是没有添置,倒是各种各样的书占满了他的小木桌。从海明威到鲁迅,从张爱玲到三毛,还有各种旅行文学。只要是他喜欢的就会买回家,看完便塞进他的书桌,眼看书桌已经盛不下他日益垒起的高墙,最近他正筹划着添置一个书架,这是他毕业以来除了租房、吃饭、逛书店、看话剧以外,唯一计划着买的东西。

他很喜欢标榜他的与众不同,上学时天天泡在图书馆,连看电影都是看《归来》,这一类的片子。工作了以后,有了物质基础,迷上了话剧,也喜欢音乐剧。

和大多数人一样,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总是会发到QQ空间和朋友圈,以博得点赞和夸奖。

连云峰:“教堂塌了,我要做那个拾砖的人,而不是在那喊:教堂塌了,教堂塌了”

朋友圈:“又开始文艺了”

“我去,真有才”

“第一次见有人把搬砖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以他高冷的性格,从不回复朋友的评论,但有一个人除外。

她叫刘梦雪,连云峰打高中的时候就暗恋人家,直到这篇小说的第三章,虽然现在在与他隔海相望的大连,虽然现在人家已经有了男朋友,他却是深情依旧不该当年。只因为高中的时候在校刊上发表过一篇名为《我怀念你的名字》,刘梦雪是学校广播站的播音员,每天下完晨读吃早饭的时候,校广播站都会拣选比较不错的投稿,在广播站播出。

他至今还记得那个早晨,阳光穿过学校东门,铺撒在校园的广场,广场上蹲满了正在吃早餐的同学,因为打饭的地方离宿舍比较远,又没有餐厅,同学们在广场三五成群,也是吃的不亦乐乎有说有笑。

“接下来播送一篇来自高二六班连云峰同学的投稿《我怀念你的名字》播报员刘梦雪”

这一下可在同学们面前炸开了锅,刘梦雪在五班,典型的古典美女,柔软的长发过肩,柳叶眉稍,一双明亮的眼睛让人无法忘怀,乳白色的连衣裙上点缀几只蝴蝶,丰满的胸部撑起了她玲珑有致的曼妙身姿,重点是学习成绩好,还是学校图书馆的临时管理员。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学校图书馆,那天是在下午放学,连云峰吃过晚饭,离晚自习还有一个多小时,寝室同学有的在打牌,有的在洗衣服,百无聊赖,想着去图书馆借本书看,中学图书馆不像大学图书馆那样都很大,中学图书馆就是一间教室,中间摆满各种图书,藏品对于中学生来说还算丰富,能够满足需求。再说很少有人会来借书,大家基本上在忙着谈恋爱,探索异性身体的奥秘。学校之所以设立图书馆就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

因为要整理一下新来的图书,刘梦雪下午放学吃过晚饭早早就过来了,太阳还没落山,昏黄的阳光透过方格子玻璃窗,投射进一束束光柱,穿过书架,打在她的脸上,瞬间温暖了连云峰躁动不安的心。他有了所爱,有了寄托,青春的躁动与不安竟然是消失了,按说他更应该激动和无所适从才是。

连云峰还在傻不愣登的看她,刘梦雪的一个回眸,头发跟着甩起来,连云峰铮了一下,回过神来,仿佛甩起的头发打在了他的脸上。

“你好,请问要借什么书啊” 刘梦雪微笑着说

连云峰也呆呆的跟着傻笑,“随便看一下”连云峰磕磕碰碰的说。天啦噜啊,他竟然脸红了

“好,刚来了一批新书,在墙边靠窗的位置,你可以去看一下”刘梦雪说

“好的,谢谢”连云峰赶忙躲开刘梦雪的眼睛,不然他的脸颊一会可能就要着了。

刘梦雪朝门口的办公桌走去,去拿一捆新进的书准备上架。不过包装纸漏出一个口子,捆绳也已经松动,刘梦雪小心翼翼,抬起来那一刻还是听见哗啦一声,图书掉了一地。连云峰见状急忙走过去,迈出的左脚还未沾地,就听见一个声音进了来,“怎么那么不小心,绳子松了,一本本拿过去就好了呀!那么着急干嘛”言语中满是疼爱。说话间从外面进来一个面容清秀的一个男孩。帮她整理散落的书,男孩个子很高,也很壮。

额。。。她有男朋友了

连云峰急忙把眼神转到书架上,一时间没了着落,跑出了图书馆。他有些慌乱,只记得把头扭到书架上看到了一本书,记得非常清楚,叫《我怀念你的名字》。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张开
作者张开
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