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里戏外】众皆竞进以贪婪兮 - 我看《The Wizard of Lies》

Em清咖煮雨 2017-08-10

“ Be shepherds of God's flock that is under your care, serving as overseers-not because you must, but because you are willing, as God wants you to be; not greedy for money, but eager to serve……“

《Peter 5:2 》

如果我能够见到Mr. Bernie Madoff(伯尼·麦道夫), 我会朗读上面的经文。

《The Wizard of Lies》, 我看到豆瓣翻译成《欺诈圣手》, 是著名的金融记者/媒体人Diana B. Henriques写的一部非小说类书籍,《纽约时报》的畅销书。 导演Barry Levinson又把它搬上电视屏幕,创下HBO过去4年最佳收视率。播出当晚就有4百万人次观看。之所以受欢迎,我看因为它的真实。所有的事件,钱数,人物,都是实名实事实时,完全不像某些文艺作品,明明写的是魔都,生生说成是滨江市(此处有呵呵)。

记得那是2008年的圣诞节前。当时我没有住在曼哈顿,每天要坐火车进城,车程差不多40分钟。刚好是我读《华尔街日报》的时间。一般来说,我们也只是读财经版。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吧,《华尔街日报》开始走下坡路了,如同鸡肋。读着无聊,弃之可惜。今天是这家公司有多少次贷相关的损失,明天有银行甲告了保险公司丙。直到12月11日,爆出了麦道夫的惊天巨案-有史以来最大的金融庞氏骗局(Ponzi Scheme), 涉案金额从开始的大约200亿美元,增加到500亿,也许的650亿… 触目惊心!

一般来说,《日报》到了纽约城就在回收箱里一抓一大把。可那段时间居然成了’洛阳纸贵“。大家都想拿到公司再读一遍。街上的人错愕不已,前纳斯达克主席,华尔街备受瞩目和尊重的明星经纪商,竟然是个骗子?

~关键字:sustainable

麦道夫是华尔街的传奇人物。凭着多年的摸爬滚打,加上自身的聪慧,是投资经纪业务的明星。他在纳斯达克和纽约证券交易所的竞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是纳斯达克股市的少数几个功臣之一。如果没有他的话,纳斯达克股市很难吸引到像苹果(Apple),太阳计算机系统(Sun Microsystems),思科(Cisco Systems)和谷歌(Google)这样的公司。他也在90年代初连任三届纳斯达克交易所主席。

在这些闪耀的光环下,麦道夫旗下的投资咨询公司长足发展。书写了一年又一年的传奇:每年的回报是10-20%,刚性的。Sustainable return,是检验华尔街基金经理, 证券商(market makers)的永恒不变的试金石。

他的公司网站上这样写的:“麦道夫重视维持价值、公平交易和高道德标准的记录,而这也向来是本公司的品质保证。”

于是, 这样的光环,这样的口碑,这样的业绩,吸引着天下英雄的深口袋。从大大小小的银行,对冲基金,著名企业家,到好莱坞的导演,明星,都是他的投资人, 包括我喜欢的导演 Steven Spielberg。 于是从纽约,波士顿的俱乐部,到南福罗里达的高端高尔夫球场,很多有钱人,特别是富庶的犹太人,津津乐道地谈论着麦道夫帮他们赚了多少钱。

~“What Hitler Didn’t Finish, He Did!”

金字塔式吸金模式

于是,能把钱交给麦道夫管理,是一种“exclusive”阶层的象征,光是有钱还不够,需要有推荐人才能入会,就象我们总统的 Mar-a-Largo club。那个圈子里的津津乐道地称麦道夫基金为麦氏犹太版国库券。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事实上,这个国库券只不过是个庞氏骗局(Ponzi Scheme), 也叫金字塔骗局, 它的鼻祖是Charles Ponzi。 故以他的姓氏命名。简言之就是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几个月前在福罗里达参加楼里的活动,我的邻居们还在回忆2008-2009年冬天的情景。冬天的南福罗里达,雪鸟(Snow Birds)都飞来了,到处是热闹非凡。刚好麦道夫投案自首那天,国际红十字会在一个5+星酒店举办年度慈善舞会,来宾非富即贵。接到电话,花容失色。原本欢快的会场几分钟后就乌云笼罩。那天喝醉的特别多。好些人丢失的是全部身家。随后的几天,从各个游艇,高尔夫俱乐部,到海边豪华别墅,当年那些津津乐道兴奋于麦氏国库券回报的人,开始祥林嫂般哭诉:

‘Oh, my God, I lost this much, that much. How much did he hit you for?“ 那个冬天,豪华餐厅生意惨淡,不亚于曾经的飓风Andrew袭卷过后。有些人是二战时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却没有逃过麦氏风暴!

~When it’s too good to be true

我们的股神巴菲特先生得知麦道夫基金年回报率10-20%,且一年又一年,从不爽约,就向麦请教。麦道夫说,这是自营交易(Proprietary trading),无可奉告。巴老于是说这种表现本身就亮起了小红旗:“If it seems too good to be true, it probably is.”股神就是火眼金睛。

Hadassah的CFO Sheryl Weistein的书

~

我的FL邻居多是犹太人。她们很多人是著名犹太慈善机构Hadassah的会员,热心公益。在以色列的很多医院,医学研究机关都是它常年资助的。Nina给我讲了个故事。麦氏灾难,Hadassah也未能幸免。本来麦是看不上这种非金融机构的。可是Hadassah的CFO Sheryl Weistein,垂涎麦道夫的回报,投怀送抱,终于成功地把资金和自己都贴上去。竟然还出了一本书!这一桥段在ABC台拍的《Madoff》里,有精彩演绎。

~在南福罗里达,几乎每个Condo 都有Hadassah委员会,犹太奶奶做起慈善来,风生水起。知道我们总统的内阁里为什么那么多犹太裔吧。

凭心而论,麦道夫的确是天才。记得当时我和同事闲聊,同事说很钦佩麦的账目做得严丝合缝,股票,options买卖股数,价钱,等等,SEC三番五次的审计,都看不出端倪。 是啊,SEC那帮年薪几万块的小菜鸟查年薪50万的资深主管的账目,你说会查出来什么呢?

Diane Henriques 娓娓道来一个没有戏剧化的题材,一个庞氏骗局的故事。这里有麦道夫的生平,家庭,夫妻情,父子情,爷孙情,兄弟情。不夹杂丝毫作者的的好恶评判。高手之作。

As Bloomberg Businessweek said,“Henriques offers an impressive, meticulously reported postmortem not only of the Ponzi scheme but also of Madoff's entire career.... ‘The Wizard of Lies’ is the definitive book on what Madoff did and how he did it."

Robert De Niro 与Madoff有多少神似

Michelle Pfeiffer和Ruth Madoff

如果我有机会见到麦道夫,我想跟他探讨下面的问题: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in this world? Where do you go with your wealth? Do we go to the point where we take from those who do not have to add on to the wealth of those who have?

藏龙卧虎的口红大厦:( 883 Third Avene, NY, NY)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Em清咖煮雨
作者Em清咖煮雨
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Em清咖煮雨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