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大成,并不是那家糕团店

项微微 2017-07-17 12:19:21

给我家沈大成写的。公号上看过了的朋友不要嫌我烦啊……以及,本日记懒得排版,大家将就看……

世界上有两个沈大成是和我休戚相关的,一个是那家糕团店,有鲁迅爱吃的条头糕和我爱吃的双酿团。 另外一个是我的朋友沈大成,一个上班时间总坐在我前面的人。在我们还没有滚到一起上班的时候,她是我的专栏作者,我是责编。那时候,她每周都要交给我她瞎编的小段子。

如下

地铁上的男子们

在大夏天,它就化身为 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空调。

画也是她自己画的噢。 还有这幅,我至今仍珍藏家中。

这是家里打印出来的翻拍的,非电子版

《i find you》

像膝盖上的补丁 牌桌上的运气

盛夏的脂肪开会时的哈欠

藏不住

孤独会被看到

那个时候我们只在网络上聊天,我觉得我是被她的笔名迷惑了。以为她就像沈大成卖双酿团一样可口。她自己也对外宣称,起这个笔名是因为有一阵喜欢吃沈大成牌黑米糕。直到我和她见面之后才发现她瘦得飘飘欲仙。就是风一吹过,她的两条裤管会像旗子一样鼓起来那种——我穿哈伦裤都没有这种效果。如今,沈大成早就不吃条头糕了。她对自己的体重管理得自有一套。有时候我觉得她活得像一个AI,或者是《星际迷航》里的瓦肯星人史波克。她只注意食物的科学配比,连奶盖是什么都不知道,每次看到我喝一点点和茶家都要露出发现新大陆的表情,在一旁观摩。然后我问她你要喝吗?我请你!她就冷淡地走开了。

沈大成每天下午却都要吃一种宜家售卖的黑麦饼干。这个饼干,被她妈妈和我双双评为世界上最难吃的饼干。这个世界上,最不能令我产生食欲的咀嚼声就是她在前面嚼黑麦饼干的声音。吃的时候,它会令你产生,你是一匹马的错觉。

我搜了一下大概是这种。大家不要被包装迷惑,也不要因为好奇而下单。希望没有变成宜家黑麦饼干的软文。买饼干不如买书!

即便和沈大成吃不到一起去,但我还是义无返顾地和她做了朋友。真的是被她的才华(和好笑)所吸引。我们的缘分不浅,之前她出的两本“大家一起来”的那类文集,《不拆》和《梦的四分之一旅行》都有我。(虽然可能你们也没有听过这两本书。555555)。不仅从责编和作者的关系,变成了同事关系,还一起又到了新地方上班,简直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架势。

但是糊里糊涂的,我现在居然变成了小说家沈大成的第一本个人文集的责任编辑!!!!

花花摄影

但是,作为沈大成的责编,我发现她在这本书里居然没有感谢我。只在后记里提到了她的朋友俞冰夏。好生气啊!我觉得她应该感谢我。我没有做到一半就辞职,完全是靠着友情在支撑着。作沈大成的朋友是很开心的,可以和她一起讨论男明星,一起磨咖啡豆,一起开茨威格的玩笑。做她的责编,肉体上是很轻松的(因为她的稿子很干净不需要改,还都好看),精神上是很压抑的。我的头像长期使用“校对女孩河野悦子”扑在稿纸上十分痛苦的那张剧照,和她也是脱不开关系的。

我头像的图。大家都说好怪啊快换掉我偏不。虽然现在我有点get苏打的可爱了,但是我其实没看过这部日剧,因为我怕我看了之后真的爱上了校对工作……

她认错别字比我厉害,经常用严厉的语气问我:“项斯微,你怎么连这个字都不认识。”“你怎么连word文档的叉叉功能都不会用啊,我只教你一遍。你记下来。”“项斯微,你怎么能用txt写作啊?”

她还经常拷问我:“我的书的尺寸是什么?你回答的出来吗?”“我的封面用纸是什么?”不争气的是,作为责任编辑,我真的答不出来。

“我拿笔记下来了。你看,我专门为你在本子里开辟了一页,还不够吗?”

“呵呵。”

虽然她没有在肉体上侮辱我,但是在我的心里,我已经好几次在办公室里跪下来说:“沈大成,请你一定要原谅我。”她说她每天也很压抑,告诉自己要对我好一点。但是,当我刚把办公室一堆书弄乱了,一个声音就会在头顶想起:“项斯微,你不准备把书还原了吗?”

以至于后来我像琼瑶剧里的女主角一眼大哭了一场说:“你能不能对我多点信任啊,你再多相信我五分钟行不行。弄乱了以后我要休息一下肯定会复原的。我只是想休息一下,不可以吗?5555555”

“但上次是谁吧啦吧啦(此处省略五百字)然后就走了呢。”

是我吗?我已经忘了……

后来我总算发现沈大成像谁了。沈大成就和我的猫差不多。在家凶得要死,经常把我气疯。但是她要是做一个可爱的姿势或者说一些可爱的话,你又立马把前面的不愉快抛在了脑后,又想和她一起玩了。有段时间因为世界观不一样,我们经常吵架,就是像大学生情侣那样吵架噢,惊天动地的。但是下班前我们又握着彼此的手说:“虽然我今天说了不好听的话,但我心里还是有你的。”

我和沈大成的出版理念很不一样。简单来说,我追求花哨,想用包装吸引人,如果草莓流行,就把自己画作一颗草莓,哪怕买到手别人才发现是一颗核桃,“但是他会发现这核桃其实比草莓更好吃啊!”

沈大成追求表里如一。核桃就是核桃。不能骗人。

我最终被她说服了。毫无疑问,她的情操是比我高尚的,姿态是比我高雅的。就像我们一起去山里许愿,我许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她只冷静地站在一边。我问她不给自己许点什么吗。她说:“愿世界和平,一生潇洒。”

那个瞬间,我感觉隐约有金光从她身上浮现。“我凝望着她,好像女儿国王凝望着圣僧一样。”

《屡次想起的人》真的是一颗非常好吃的核桃。哪怕你不吃核桃,你也应该试一试。里面有我格外珍爱的几篇。马上要发在第四期《小说界》上那篇她写的《夹克男》我也非常喜欢,看得感动死了。只是没来得及收进书里。所以请顺便下单一本《小说界》。

“世上没有不奇怪的人,有人怪得多,有人怪得少。怪得合你意,你就喜欢他”。书中包含15篇短篇,涉及的诸多由沈大成创作出来的怪人,都是符合她心意的小说人物,因而,在某时某地,他们成为了被“屡次想起的人”。

这些隐匿在人群中的人,怀揣各种秘密。

“世上没有绝对的秘密,秘密都是相对的,世上也没有完全凝固的秘密,秘密会变形。……不论是多可怕多可笑的秘密,他想他都可以理解,全部可以理解的,他已经承认人和人有差异,而且差异可能是惊人的,但隐藏差异去生活不就好了吗,大家不都是这样吗?”

第一篇《阁楼小说家》,她杜撰了一个定居在出版社的小说家。此小说家不干别的,住在出版社的阁楼里,只为专心写作,偶尔下楼来蹭蹭咖啡和软糖。一住就是几十年。

不难据此想到我和沈大成此刻上班的出版社大楼。正是在上海非常美丽的街道上的一栋历史保护建筑。后来我们的好朋友默音发了条新闻链接给我们——原来这栋出版大楼以前真的住过作家。“建筑物有多层楼面,除三楼有较大的会议厅外,各种大小房间很多,辟出部分房间作为宿舍,供居无定所的青年学人和青年艺术家租住,例如傅雷、倪贻德、张弦等均先后在那里借住过。”想想看,也许正是在傅雷住过的房间里,沈大成写出了《阁楼小说家》,是不是一种历史的巧合!

“胖子懂得一些瘦子不知道的事,其一就是必须忍受。空气,水,食物,忍耐,使人活下去的四个要素。”在《圆都》里,沈大成创造出了一个专门给胖子居住的城市。故事主角是个喜欢用长发挡住脸的可爱的女胖子。我实在忍不住问她:“这个不会是我吧?”她说“不是。”我就放心了……(当然某些朋友应该担心起来才对)

而在《大角星》,她写了粉丝和偶像重逢的故事。少女时代用心喜欢过的偶像组合,如今已经烟消云散,而少女也成为了在超市里打工的食品推销员。在这种情景下的重逢,是你想也想不到的结局。她坦然承认《大角星》是以她最近喜欢的韩星Eric为原型所写的。最近Eric大婚……想必wuli大成心情也是很复杂的。

只要你也曾经喜欢过谁,看这篇是一定会惆怅的……

呵呵呵,气死沈大成

和好朋友一起做点什么,真的是非常开心的事情。卖书也不会觉得难为情,因为是真的很好看。今天的推送实在是有点长。说实话,奇懒无比的我,卖自己的小说也没花过什么力气……

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去豆瓣页面帮我们点一个想读。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7070201/

如果有空且有钱的话,请在三网下单!

http://product.dangdang.com/25104508.html

如果什么也没有的话,也谢谢你们一直看到最后。

愿世界和平,我们都一生潇洒。


排版好累……不想潇洒了,大家还是买一点书吧。

项微微
作者项微微
63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项微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