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灾难,更多的人死于心碎

proustalain 2017-07-02 21:59:58

比起灾难,更多的人死于心碎

七月,家乡的夏天暴雨如注,土地与江流悉数为之倾倒,有人在水里死去。但那瓢泼而至淹没平原浸润丘陵的雨水如何也不能流经我的足边,那伴随着混沌低沉的雷声拍打山麓与树叶的雨如何也不能沾湿我的衣袖,那陷入潮热气氛里的绿地蒸腾出的生猛新鲜的水汽如何也不能漫漶我的指尖。 在北方的蓝天烈阳下就这么被记忆击中,我开始回忆故乡的云朵的形状,是下雨天灰色的乌云清澈,是夕阳绯红晚霞叆叇,是一场流连于沉沉酣睡构筑而成的梦——在梦里见到的那个被错勘为自我的人原来是我所爱之人,只是梦境深幽如灵薄狱不辨一物,他的面目也模糊得像是十一月的清晨摊开的霜雾。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红着眼眶妄图辨认晚霞回归山峦的轨迹,那轨迹是我按图索骥寻找他的方向。地图在泪水里化成一滩未干的红色墨迹,眼睛的力气不足以让梦延及现实,一双眼睛不能同时哭泣和寻找。用这双眼睛来目击他的显影和幻灭,目击雪崩倾倒里每一片雪花的快乐,目击这场雪崩裹挟着每一个我的快乐,迈着奔赴绝境的危险步伐紧紧地跟随他的方向。 七月就这样回到我的身上,如同一支来自远古的箭矢将人类几千年泥沙俱下的历史统统忽略只为迢迢遥遥地射中我的胸口,七月的北方的太阳同七月的南方的暴雨一样令人心碎。索尔·贝娄说:“比起灾难,更多的人死于心碎。”曝晒而死的人同溺水而死的人相加也远远抹不掉心碎而死的人的一个自私而悲伤的零头。 河水已经蔓延到陆地深处,田地里生长的水稻不再干渴,泡死在了土黄色的浑浊里。深林中颀长的竹子仍然挺拔,它们只有在大雪纷飞的冬天才能体会到命运的无情。那些无处落脚的小鸟,扑棱着被水浸湿的沉重的翅膀,决定像雄鹰一样在天际盘旋,掉下去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而他会在雨里小跑起来,淌过路边的的小水池故意溅我一身的泥巴,然后咯咯地笑话我,笑话我的天真愚蠢。其实天真愚蠢的是他,我有的只是天真愚蠢的爱,分明我的愠色是如此虚伪矫饰他却一无所知。所谓在雨里头,一切都是盲目的,盲目让我见他如命般狂喜,下雨天是上帝的赐福。 囚住他,像陆蠡囚住这绿如同囚住一只小鸟要他无声地歌唱,囚住他,像空空地把虚无幽禁妄图为他纾解一次温柔的刑求。可他仍野蛮生长,全然不解我葱茏的爱意和猗郁的年华,圈养的獠牙咬噬我的脊背,暴露的骨节是绿色纠缠的山脉起伏。 我爱这鲜血淋漓的痛苦,只因为它仿佛若有光,是这光显露着他爱意的肇因,是上帝之手把玩的光恰恰地落在我的眉间,是偷盗火种的神祇挥舞着魔笛和破旧的大旗。分明是有爱,却没有希望,在死神扛着镰刀将我收割之前,我要享受这血如雨下的痛苦。像黑塞笔下七月的孩子:“我们的生涯也要像七月之夜,背着幻梦,把它的轮舞跳完。” 黑蓝色的暮色将我卑躬屈膝的影子没收,他的名字变成想念的滥觞。而途径夜晚的想念不仅仅是眼泪而更多是精液,纯白、晶莹、粘稠、温热,如同想念本身。我的情欲纷纷勃起如蒲草,晚风把它们缓缓吹落在他的身上。我恳切地希望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那想念不仅仅是眼泪也不仅仅是精液。 那是来自旧世纪直击我眉心的子弹,是砍向我内心冰封大海的斧头,是流窜在我血管里的食人鱼,是寄生在我心脏瓣膜上的菌落,是布散于胸腹流行于肌肤的荼毒,是流放的梦魇起舞,是特赦的魔鬼放歌,是末日来临的妖怪篡夺精灵的名义,为他戴上皇冠,是一切坠落的必将汇合,汇合成我的忠心不二,是在他之后到来的一切时空里,我的爱情和死亡不会再同时出现,是我死于心碎,略大于整个宇宙的心碎。

proustalain
作者proustalain
28日记 40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proustalai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