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电影里,121天

哪吒男 2017-06-26 14:12:38

这是一篇不是攻略的攻略,不是游记的游记。

现在谁要是一本正经地说自己喜欢台湾电影,肯定会被笑话太老土。台湾电影的文艺、青春、小清新,早已被哄下神坛,被奚落是做作、小气、穷酸。

十年前不是这样的,五年前也不是这样的。那时候,谁不想像陈柏霖、范植伟、杨佑宁、张孝全、张睿家...那样穿着白色的衬衣,骑着单车,说奇奇怪怪的话,纠结最微小的烦恼。那时候,小清新还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他们就是理想的少年。如今这种理想随着两岸文化地位的变化,变得有些不值一文。《蓝色大门》里孟克柔朝着张世豪的背影发问,“三年五年以后,甚至更久以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

我们还期待成为台湾电影里的少年吗?

研究生就要毕业的时候,偶然的机会可以去台湾做交换生半年,其实我根本已经修满了学分,毕业论文也有了雏形,去台湾差不多就是圆青少年时期的梦想。这是我第一次去台湾,2017年2月至6月,春天到夏天,第一次踏上这座岛屿,我却有故地重游的心情。

高雄-美丽岛捷运站

大安森林公园(台北)

大安森林公园是台北市一座不大不小的公园,蔡明亮《爱情万岁》经典的长镜头就在这里。电影最后,杨贵媚甩着海藻一样的头发,高跟鞋一路踢嗒踢嗒,然后在座椅上哭了半个小时。就是在大安森林公园。

我去大安森林公园,正好是是五月天成立20周年在纪念演唱会。演唱会晚上七点半开始,我们中午十二点就跑去占位置,以为会拔得头筹,没想到公园早就人山人海了。后来看新闻才知道那天晚上现场观众超过三万五千人,抢到中间黄金长椅位置的都是头一天凌晨三四点开始排队的。

《爱情万岁》的最后一幕

舞台前面是凹状地形,现场还开辟了好几个同步直播的屏幕

其实这场演唱会只唱了10首歌(每张专辑唱一首歌,两首安可曲),多数时候都是五月天彼此聊天,和嘉宾聊天。嘉宾有五月天的偶像四分卫主唱、五月天的第一任鼓手、陈绮贞。不假思索以为五月天会和陈绮贞合唱《私奔到月球》,没想到陈绮贞独唱了《吉他手》。

一整天蹲坐在公园草坪,全程跟着吼叫,回去的路上才意识到屁股好疼。

蔡明亮

其实电影里很多场景都已经拆掉了。比如侯孝贤《蔷薇的名字》片头舒淇走过的那个天桥,已经不在了;比如蔡明亮《你那边几点》李康生卖手表的天桥,也不在了,为此蔡明亮还拍了一部短片《天桥不见了》。

我好喜欢蔡明亮的,没想到来台湾会见到他。之前知道他在台北中山堂附近开了一间咖啡店,可是早早就停业了,这次去台湾遇见他为另一家咖啡店站台。台湾师范大学美术馆旁边的热带咖啡店,蔡明亮的影像装置在这里永久展出。那晚蔡明亮来了,聊他刚刚拿到的行政院文化奖,聊电影,聊李康生,还颇有兴致地唱起歌来。

原来《郊游》之后李康生生了重病,这几年蔡明亮的主要工作是照顾重病的李康生,等李康生身体好一些,蔡明亮会开拍新的长片。(之前说好的《郊游》是最后一部长片呢!)

蔡明亮这次影像装置的主题叫“荒废度日”

找蔡导要的签名

嘻嘻,小合照

明星咖啡屋(台北)

在台北车站附近的明星咖啡屋几乎出现在整个台湾文化界的回忆录里。这家俄罗斯风格的西餐厅,是台北市第一家正宗西餐厅。白先勇的散文集用它为题《明星咖啡屋》;诗人周梦蝶曾苦行僧般在楼下的过道卖旧书;朱天文和侯孝贤第一次碰面也在这里,一个点的红茶一个点的柠檬茶,然后就有了《小毕的故事》;《儿子的大玩偶》《看海的日子》《台北人》等小说都是在这间小小的咖啡屋里写就的。

有人说,作家跑到咖啡屋写稿子,很可能是明星咖啡屋起的头。

明星咖啡屋走红于蒋经国的俄罗斯太太蒋方良,她常常来这里买甜品,“在‘Astoria’,蒋方良不叫做蒋方良,而叫做芬娜(Фаина);蒋经国不叫做蒋经国,而叫做尼古拉(Nikolai)。”Astoria就是明星咖啡屋的俄文名字。它始建于1949年,那一年台湾涌进了大量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东北的饼四川的味,这座岛上的异乡人靠一客蛋糕一块软糖解乡愁。

明星咖啡屋的招牌红茶里加了白兰地,看看周围,昏黄的壁灯,朱红的皮座椅,嗯?隔壁低头写着什么的大叔,是不是某个文学杂志的新编辑啊。

明星咖啡屋十点打烊,九点四十了还排不上靠窗的位置

书街(台北)

因为《一页台北》好像每个人都要去午夜的诚品书店敦南店朝拜一下才行。诚品的书又贵又少,去了好几次,台北的高雄的新竹的,可是翻来覆去卖的都是那几样。

其实台北有书街,就在228纪念公园的后头,重庆南路一段周围。这几百米内有好几十家书店。台湾商务印书馆、金石堂书店等等,这里卖的书可比诚品的有意思多了。够你选个好几天。

书街地图

世界书局

但是说到书店,还是要去《书店里的影像诗》里说到的书店。

比如超级便宜的茉莉二手书店(二手CD真是检验人气值的试金石,在茉莉二手书店你说得出口的明星都找得到,唯独没有如日中天的田馥甄。王菲、蔡依林、周杰伦、孙燕姿之类的二手CD都卖80新台币左右,只有陈绮贞的要卖200+新台币,全新的也就这个价啊。可怜的萧亚轩躺在三张100特价区。)

帮朋友带了几张孙燕姿回来

师大附近的女书店,算是台北女性主义的策源地了,我去的那天正在搞座谈会——“女同志的恋爱攻略”,然后我就没进去,嘻嘻。楼下的女巫店是复合式的咖啡店,周末变成live house,张悬、陈绮贞、苏打绿、自然卷都曾在这里驻唱。

女书店

师大附中(台北)

作为台湾最好的高中之一,虽然学校大门口贴着去年联考进入台湾和国外知名高校的学生的名字,一串串读不完,但师大附中最有名的校友应该是张世豪和孟克柔。

《蓝色大门》剧照

人道.....爱国

《蓝色大门》剧照

拐角处

《蓝色大门》里孟克柔和林月珍晚上偷偷爬进学校游泳池

根本骗人!你看看,游泳池的围墙这么高,你说说164的桂纶镁怎么可能爬进去啊!

师大附中泳池旁边就是篮球场,师大附中的男孩纸真是.....帅到不合理,随便拉了一个小哥哥问路,都把我电晕了。

师大附中正门口的言论广场张贴栏

金马奇幻影展(台北)

其实我也最近才知道金曲奖、金马奖的颁奖礼都是有免费的门票开放给市民的。金马奖是12月,我当然是没机会参与了,还好四月初有金马奇幻影展。

今年金马奇幻影展焦点影人是日本的鬼才导演宫藤官九郎,展映了《GO!大暴走》《少年手指虎》《中学生圆山》等又热血又丧又血腥又萌的作品。我本来是想抢一张《中学生圆山》的,没抢到。(同期大家也在抢北京电影节的票,感觉无论在哪里文艺青年都在干同样的事情)

金马奇幻影展最好玩的就是他的四个特色场。Surprise film(在影展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观众完全不知道会播哪部电影)、K歌唱(片中的歌舞桥段会特别抽出来全场一起大唱大跳,今年放的是《爱乐之城》《周末夜狂热》)、跨夜场(一个晚上连续看三部电影,今年放的是英国导演埃德加·赖特的“血腥冰淇淋三部曲”《僵尸肖恩》《热血警探》《世界尽头》)、狂欢场(观众根据影片穿奇装异服到场,其实就是以电影为主题的变装party,今年放的是《洛基恐怖秀》)。

影展手册和官方周边

我抢到一张Surprise film,本以为会是小小的影厅,没想到超级大,还有阁楼,虽然是深夜场却座无虚席。影片开始之前有一个小短片是画面全黑然后张艾嘉的声音说“电影快要开始了哎,你怎么还在玩手机,不要再玩手机啦!”哈哈哈,好可爱。

真的是Surprise film,电影开始前主办方的互动活动也完全不提今天会放什么电影,连电影的片头也没有中文,意思就是你根本不知道这放的是啥电影。今年的Surprise film是两个月后在内地火得一塌糊涂的《生吃》

小巨蛋(台北)

有一些相遇是很意外的。去看五月天,没想到嘉宾是陈绮贞;去看林宥嘉,没想到嘉宾是蔡依林。

小巨蛋是林宥嘉THE GREAT YOGA巡回演唱会的第一站,我买了最贵的票,坐在离舞台大概三米的位置。一开始还矜持地跟着摇荧光棒,中途蔡依林出现了全场沸腾,大家都跑到舞台旁边。众人抢着去和林宥嘉蔡依林握手的时候,我分明看到蔡依林朝我抛了一个媚眼,那一刻,我真的感觉自己被吸了,手里捏着的荧光棒都掉了下来。

那晚林宥嘉又哭了,我们跟着他尖叫跑跳,嗯,看演唱会果然还是要坐内场啊!

建国高中(台北)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里小四就读的学校建国高中建立于日治时代,是台湾最早的公立中学,在电影里人们把这座学校称为“国校”。

社会的封闭与压力化成空气凝聚在古老国校的半空中。夜校生小四在这里遇见爱情,也遇见绝望。其实白先勇也毕业于建中,很多人认为《孽子》里李青就读的学校就是建国高中。2003年版《孽子》范植伟和杨佑宁的激情戏就是在建国高中红楼的穿堂下拍摄的,这也是小四第一次见到小明的地方。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片段

小明的手势太难揣摩了

228纪念公园(台北)

说到《孽子》就不能不提228纪念公园,它的另一个名字是新公园,同志们夜夜流连的钓场。

228纪念公园旁边就是捷运台大医院站,紧挨着前面说到的书街,步行几分钟就能到西门町。交通如此便利,你根本不用特意抽空去朝拜只要午夜赶路的时候“有意无意”进去溜达一圈就行。

《孽子》剧照

总觉得这个亭子有点邪气

华冈艺校(台北)

戴佩妮在《一个人的行李》里唱“我要一个人去阳明山上看海芋,拍偶像剧”,其实阳明山上的海芋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茂盛,也不足以拍偶像剧。在内地见过太多“人山人海”式的景色之后,在台湾你几乎看什么都会失望。这里的景观总是小小的,谈不上精致,只能说小巧,朋友圈那些豪言惊叹全都自废武功,面对台湾你只能毫不羞臊地小清新起来。

从阳明山下山看到华冈艺校的牌子我立刻就下车了,作为《康熙来了》的死粉怎么能不去看看呢!以前《康熙来了》老是办华冈同学会,大小S的七仙女帮啊,林志颖的跑车啊,什么什么的。去年因为综艺节目《我去上学啦》华冈艺校又火了,网上很多人嘲笑台湾学校破旧,其实整个台湾真的都很旧,见到的街道、建筑、公园差不多都是二三十年前修建的,楼都矮矮的,店都旧旧的。台北一点也不像我们想象的“大都市”,他们抱怨忙与盲叫嚷了几十年,又哪里体会过上海早晨的地铁和北京春节的火车站。

在海的另一边,内地每一天都有高楼拔地而起,每一座城市都充满了工地挖土的声音,我们享受的是起飞期的福利与烦恼。

捷运上遇到的华冈女生

这就是中天电视台

独立影院

台湾很多城市都有独立影院,不上映院线电影而是推出不同主题的艺术电影(票价相对于院线电影会便宜大概100新台币)。

比如在台北就有侯孝贤导演担任理事长的“台湾电影文化协会”经营的“光点台北”,《海上花》《刺客聂隐娘》成为是这里独立无二的装饰。

光点台北的楼梯壁画

我在光点台北看的是《索多玛的120天》,知道这部电影的人都会懂在电影院看它是多么爽!我想那天电影院门口的麻糬销量肯定很差。

光点台北五月放映主题——台北文学·阅影展

在高雄市爱河旁边有“高雄电影馆”,我去的那天闭馆有点遗憾(台湾很多地方都是周一闭馆,连猪脚面线这种路边摊都会周一休息,傲娇死了)。还好高雄电影馆旁边有真爱码头、玫瑰圣母圣殿主教座堂(被誉为“台湾最美的教堂”)和好吃的金桔豆花。

高雄电影馆三月放映主题——小城日和 日本电影旬报大赏主题影展

在桃园市的“桃园光影”是一座由眷村老建筑改建而成的电影院,针对市民开放并且完全免费。每周推出三个电影主题,一个是主打的主题,一个是怀旧影院,一个是亲子影院。今年是杨德昌导演70岁诞辰(也是去世10周年),桃园光影推出了杨德昌电影主题展映,鸿鸿(《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编剧)、小野(《恐怖分子》编剧)等都有去做讲座。(内地的北京电影节、上海电影节却完全忽略这个华语电影的大师)

桃园光影六月放映主题——食电影

在新北市的“新北市纪录片放映院”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一座专门放纪录片的电影院。我在这里看了去年金马奖的最佳纪录片用爆炸的信息量和历史细节填充的《日曜日式散步者》

新北市纪录片放映院三月放映主题——女力无限

光点台北也在华山艺文中心开了“分店”——“光点华山”。不同的是光点华山放映的是院线电影,当然是放院线文艺片。光点华山只有两个影厅,一个叫A One另一个叫 A Two,这是《一一》的英文片名——《A One and a Two》。偶然一天在光点华山看电影进场前撞到《八月》的导演张大磊,他被几个热情的女观众围住问问题。

偷拍一个张大磊

从2015年开始内地电影在台湾公映需要抽签,每年只随机抽选10部电影,而在金马奖上获得最佳电影和最佳导演的作品可以不受这个限制。《八月》就受到了这样的“礼遇”,光点华山最醒目的位置原本是侯孝贤《蔷薇的名字》舒淇的侧脸,在6月却换成了《八月》。

橱窗原来是这样的

被《八月》完全封住

同性婚姻法案

我真的应该下半年再交换去台北的,一来有机会参加金马奖,还有就是能看到10月的台北同志大游行。去台湾之前我许了三个愿望:希望可以骑车环岛(没实现)、希望不要学得一口台湾腔普通话还能维持一乙(不知道有没有实现)、希望能看到同性婚姻法案通过(实现了!)

就在5月24日台湾大法官解释“未保障同性婚姻违宪,两年后完成修法”公布两天后《莫里斯的情人》30周年修复版全台上映。

1987年的经典电影《莫里斯的情人》讲述99年前英国全面禁止男同性恋法令之下莫里斯的两段爱情,第一次对方顾忌于社会偏见选择与异性结婚,第二次对方跨不过阶级的鸿沟选择远走他乡。

阶级、国籍、年龄、性别.......通往爱情的路上有太多的山峦,为什么仅仅性别这座山被涂抹城黑色?

就像大家知道的,大法官解释出台后引起了的广泛议论,第二天上的课都会多多少少聊到,班上一位来进修硕士班的国小老师说:“我也不知道让同性恋结婚是不是好事,毕竟这和我太不同了,我甚至隐约觉得这是坏事。但我现在想到的它好的方面是这可以让很多小朋友不会因为性取向而遭到校园暴力。”

《莫里斯》纪念版海报与台湾新闻一起摆放在影院橱窗

垦丁(屏东县)

去垦丁必须打卡的是《海角七号》频繁出现在朋友圈的白房子“阿嘉的家”;或者是与台湾其他夜市没有任何区别的“垦丁大街”找《我在垦丁天气晴》的碎片。

阿嘉的家

垦丁大街

在我看来,垦丁完全不需要这些人文景观加持,垦丁本身就足够美了,美得有点过分了。

大朵大朵的云,湛蓝湛蓝的海和天。白沙滩不仅是《少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放虎归山”的地方,也让到台湾拍摄《沉默》的安德鲁·加菲尔德迷恋,他说他曾在农历新年的时候在垦丁海滩一个人冲了四天浪。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片段

白沙滩

龙磐公园

风沙路

淡水(新北)

其实台北旁就有“北垦丁”,也超级美。

搭台北捷运到淡水,然后乘公车就能玩淡水,而且玩得非常好。首先是真理大学,这是台湾最开设的大学之一,校园紧挨着淡水老街,很多游客都把它当成景点。真理大学的校园就是传说中的“韩式英伦风”,非常适合拍照装逼。这里是周杰伦《不能说的秘密》的绝大部分拍摄地。“最美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的那个屋檐就在这里。

真理大学旁边是周杰伦的母校淡江中学,也是桂纶镁的母校淡江大学。(是不是太巧了)

《不能说的秘密》剧照

真理大学校园

朱铭美术馆(新北)

在淡水你可以坐公车沿路玩转北部海岸。这里有神奇的绿色老梅石槽(四五月退潮期才有),还是台湾的最北端——富贵角。

老梅石槽

富贵角灯塔

然而我的终点是朱铭美术馆。还记得吗,《撒娇女人最好命》里周迅在雨中靠着朱铭的雕塑,检讨自己感悟爱情。

“听说朱铭手里的刻刀特别锋利,下刀极快,不假思索,小时候学雕塑最崇拜的就是他的快刀,因为我总是在下刀前想太多,可是这次我没有犹豫,想都没想就把自己刻得七零八落,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可是我不是石头啊,我会疼,难道他不知道吗?”周迅靠着的是朱铭最有名的“太极系列”中的一件,用极简的笔触捕捉力量的中蕴藏的美。

《撒娇女人最好命》剧照

《撒娇女人最好命》剧照

为什么我就有柯基操巨人的滑稽感

距离朱铭美术馆两公里是一大片坟山,全是修得精致的墓地。其中有一座有声音的墓地——筠园,那是邓丽君的墓地。远看这片坟山真的有一点骇人,我以为只有我胆大呢,而筠园旁边就站着一个人老人,我刚走过去他就热情地给我介绍。

“她原名叫邓丽筠,所以这里叫筠园。你看哦墓碑上刻的不是她,刻的是圣母玛利亚,可以保佑她。墓地里埋的也不是她的骨灰,是她的身体还没有腐烂呢,所以我经常都在和她说话。”老人姓许,他说他已经在筠园守了十年,每天都来。

筠园里有一个金色的大喇叭,放着一首粤语歌,我问许伯伯这是什么歌,许伯伯说“这里轮流放她的歌,国语、台语、粤语、日语、英语,每个语言放一个小时,全世界都在听她的歌啊,哪个明星会这么厉害哦。她这首歌叫《相思泪》。”

许伯伯总称呼“她”,而不是“邓丽君”。

筠园

筠园

绿岛(台东)

在厦门到处都在放《鼓浪屿之歌》,在绿岛却没人放《绿岛小夜曲》。其实《绿岛小夜曲》唱的是台湾岛,而不是绿岛本身。

绿岛真的一个好美的小岛。台湾的几个外岛:绿岛、小琉球、兰屿、金门岛、马祖岛、澎湖,虽然玩的东西都差不多,无非就是租机车环岛、看日出、看日落、踩海水、看炮台,但几个岛屿风景还是有明显的排名的。太平洋一侧的绿岛、兰屿风景就比台湾海峡一侧的小琉球、澎湖美多了,你要是坐飞机去离台湾岛最远的金门妈祖(距离厦门仅10公里)会无聊死你。

在绿岛你可以一边听海潮声一边泡温泉,逛逛《火烧岛》里的绿岛监狱旧址,玩浮潜,吃飞鱼和鹿肉,灯塔旁的白色百合和小湖泊真的超美!

在台湾拍的最喜欢的一张照片!!

前几年张艾嘉导演的《念念》就在绿岛取景。

《念念》剧照

竹东高中(新竹)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在台湾交换是在新竹市念书。作为全年几乎每天都是大风天气的城市,新竹外号“风城”,当年侯孝贤导演的《恋恋风尘》本来取名《恋恋风城》但怕人误会这是在新竹发生故事所以改名。新竹真的没有什么景点,南寮渔港的十七公里海岸线自行车道算是少有的景点。

电影《九降风》就是在新竹的竹东高中拍的。

《九降风》剧照,新竹海边的景点——“海之声”

班上老师拍的海之声实景,哈哈哈哈

《九降风》片段

又是一年毕业时,同学们在大门口练毕业晚会的舞蹈

《九降风》片段

竹东高中的小操场

新城照相馆(花莲)

在花莲的新城照相馆,因为《盛夏光年》在这里取景而特殊起来。其实照相馆早就没开了,木门上的蓝色颜料还是常新。

《盛夏光年》剧照

唉....

只能一人分饰两角了

我怀疑新城照相馆可能是隔壁佳兴冰果室的附属产业,佳兴冰果室除了柠檬水根本没有别的冰品,其实菜色一点也不好吃,而且现在711已经可以买到佳兴冰果室出品的柠檬水了。去花莲的朋友切记避开这个雷。

南庄老街(苗栗)

南庄老街的另一个名字更深入人心,桂花巷。就是《我可能不会爱你》里李大仁的新小女友Maggie出现后,程又青、李大仁、Maggie三人同游的地方之一。 Maggie介绍说“这里叫桂花巷,有很多道地的客家美食哦。”

《我可能不会爱你》片段

桂花茶还蛮好喝

铜锣(苗栗)

童年的最后一个夏天是在铜锣度过的。侯孝贤《冬冬的假期》里冬冬和妹妹去铜锣外公家过暑假,那个夏天牛走丢了、疯子哭了、犯人被抓了、乌龟赛跑输了,他们长大了。

《冬冬的假期》片段(哥哥的造型我很喜欢啊)

《冬冬的假期》片段

如今的铜锣车站,喷泉变成了球,别的都没怎么变

静宜大学(台中)

台中市的静宜大学是《恶作剧之吻》的大多数取景地。湘琴把情书递给直树就在教学大楼5楼的鹊桥上。

《恶作剧之吻》片段

《恶作剧之吻》片段

静宜大学

我要隆重推荐台中市,这是一个非常值得玩的地方。就在静宜大学的附近是东海大学,坐公交车就能到达(台中市区乘坐公交车免费),东海大学被誉为台湾最美的大学,在国际上排名都很靠前。

东海大学最有名的是贝聿铭设计的路思义教堂,官方介绍说它外形是“倒船底”,谁见过穿的底部啊,我觉得它比较像快板儿,哈哈哈。其实东海大学最得我心的是他的教学楼,就在文理大道两侧,唐代风格的平房庭院,简直就是《刺客聂隐娘》的场景!在这个学校念书不穿汉服真是暴殄天物了。

路思义教堂

东海大学教学楼

台中刑务所演习场是日据时代的武道馆,去拍照装逼也很棒,还有高美湿地、鲨鱼坟场、国立台湾美术馆(台湾最大的美术馆)、草悟道...什么的都好适合拍照。从台中去鹿港也很方便,抽一个下午就能玩遍鹿港小镇。

精诚高中(彰化)

从台中坐台铁很快就能到达彰化,《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就在彰化的精诚高中拍的。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剧照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剧照

去精诚高中的时候正是备战联考的时候,下午四点放学之后才允许进去。在学校逛了一大圈,战战兢兢跑去教室里拍照,小同学们倒是很热情面对镜头丝毫也不害羞。我问“这都放学了,你们怎么还不回家。”女同学说,“等着逛夜市啊。”原来精诚高中围墙外就是精诚夜市,《那些年》里面可没有演这个啊。

夜市

去台湾当然要逛夜市,所有的攻略都这样告诉你。台北的几大夜市其实逛来逛去都差不多:最有名气也最无趣的是士林夜市;师大夜市的路人颜值都很搞,哈哈;饶河夜市旁边沿河的公园绿草茵茵适合骑单车放风,还能看到打棒球的少年(有时是大叔);花莲的自强夜市已经把其他的几个也是全集中在一起了,可还是小小的;瑞丰夜市东西算蛮好吃的。

个人觉得台北好吃的夜市是宁夏夜市,宁夏夜市门口的古早味豆花日剧《孤独美食家》曾在这里取景,真的很好吃,料也很丰富,凌晨还是要排队,我去吃了四五次。

台湾豆花真的好好吃

但我推荐的是台中的逢甲夜市!前面说的几个夜市都是晚上把一条大道围起来所有的店家挤在里面卖东西,和内地的夜市其实没什么两样。台中的逢甲夜市是一个大范围,周围的好几条大大小小的街道都是逢甲夜市,有的地方也是拥挤到水泄不通,有的暗巷则是摆着小小的摊没什么顾客,这样好像就有了一种“柳暗花明又一吃”的感觉。

逢甲夜市

写诗

台北的天气无缘无故就来个三五天的雨,出门必须带伞,又老是丢伞。后来我干脆放弃了,就不带伞,随便吧,不就是淋雨么。有一次去听席慕蓉的座谈会,讲到一半,豪雨大作,还响雷。诗人们倒是很淡定,继续讲着诗是什么,诗人是什么。

那天,席慕蓉说诗人是一种状态,诗是人天然的忧郁,它就在那里,你要等。

诗人席慕蓉与陈克华

席慕蓉手抄——《诗的入门课》

六月,交换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一天我去国家历史博物馆查一个资料,像往常一样我下了捷运才开始打开手机地图导航,走着走着忽然抬头发现,咦,这不就是牯岭街嘛!这已经是第四次还是第五次来牯岭街了,刚到台湾的时候专程来牯岭街看到路牌都要拍下来,现在竟然无意又走回了牯岭街。

原来建国高中对面就是国家历史博物馆(之前我还以为是圆山饭店呢,外形太像了),我看着一路上的风景,粉红色的牯岭街小剧场、蓝色的过街天桥、高大的邮政博物馆、几间淘邮票的小铺子、开着白色百合花的二二八国家纪念馆.......当了几个月的游客,快要离开的时候才开始认真感受台湾。

台湾,其实真的和台湾电影里的台湾一模一样。回来以后我又看了一次《一一》,快20年前的电影,却和我看到的台湾毫无区别,路上的女孩好多都和婷婷一个模样,街道也没有半点改变。改变是个很迷人的词语,我们集体在做更高更快更强的梦,急切地破旧立新。你问身边的人,他们说不出梦想具体的形状,大致都是要改变。但《最爱》里面唱,爱应该是“一生只爱一个人,一世只怀一种愁。”

唉,我也觉得,我也老了。

哪吒男
作者哪吒男
41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362 条

查看更多回应(362) 添加回应

哪吒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