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俊与黎莉莉

臭蛋 2017-06-11 07:08:20

九九艳阳天,张俊在自家小花园里铲了个花冢,埋葬亲手栽培的菊花,点了一根香烟,泡了一杯雨前,开始听越剧《红楼梦》,每次到金玉良缘他就停下来从头来过。张俊今年已经三十岁了,和潘芊雅离婚后过得像一个老年人,或许还算一个老克拉吧。他变得有些不安分,书也很久没看了,生意马马虎虎,勉强排在销售排行榜第五名,老板叫他休息一段时间。于是,就一直歇了快两个礼拜了。

张俊打开手机,想给彭涛发个短信,毕竟是一皂之交,可是又想不到离奇古怪的问题了,上回发消息还只是说:阿涛,我的菊花开了,来,泡盏茶,有两包日本七星。可是,彭涛那时正沉溺在爱情的甜腻中,几乎得了糖尿病。 昨天是彭涛生日,张俊默默点了一个赞,今天是他自己的生日,潘芊雅已经移民去了加拿大,他们的孩子也被打掉了。张俊早起洗澡,头靠在瓷砖墙壁上,硕大的男根低着头,喉咙里有一丝血腥的味道,手机里播放着拉赫玛尼诺夫的交响乐,他感觉自己被音符的藤蔓缠绕着,几乎不能呼吸。索性就蹲下来,冲洗着自己的头颅,还学着女人撒尿。张俊擦干身体,自己的胸部有一丝肿胀,还留存着许多弹性,突然,张俊就留下一滴眼泪,此时飘来一阵暖风夹带一首广播里的《风再起时》,张俊咧嘴苦笑,心想:真是个不合时宜的歌,现在不应该放窦唯的《艳阳天》么,要是彭涛做dj的话。 张俊给自己做早餐,煎了两个鸡蛋,配了点早餐肉,一小盆生菜色拉,一大杯威士忌。谁又懂早上就喝酒的人呢?张俊撕开蓝色的七星,在玻璃茶几上敲了几下,点燃也没有抽,就这样一直放着,青烟像幽灵一样舞蹈着最终消失,他只是喜欢烟味罢了。还在婚姻内的这个时间,张俊应该钻进潘芊雅的被窝开始捣蛋了,湿吻她的耳垂,手臂,脖颈,点播揉抚芊雅沉甸的胸部,然后芊雅就起身喊一声:坏人,气呼呼地又倒下,此时张俊早已经送上了营养早点,猛拍一下芊雅的屁股,她也就拗不过,起身先扒拉几口,毕竟肚子也很饿了。

窗外飞过一个派大星的气球,张俊看到了,他拿出手机拍摄《派大星的旅程》,它也就一直缠在了电线上。张俊翻开《笑傲江湖》,刚看了两章就放下,心里觉得真没意思,于是脱光了衣服,倒头睡去,侧脸似乎闻到了一些芊雅的味道,原来是芊雅留下的小半瓶香奈儿,是前年谈完一单大生意张俊给她买的,芊雅不是很喜欢,大多喷洒在阳台,因为张俊是个瘾君子。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操逼么?”胡雯丽怔了一下继续给张俊口爱,张俊抓着她的头发哼哧了一下,努力往嘴里送,屁股上的肌肉有些绷劲,张俊咬牙说:“因为逼很臭!”胡雯丽咬了一下张俊……猛然间张俊醒了,起身抓纸巾,挂钟显示晚上7点,冗长的梦,张俊四处找打火机,从抽屉里翻出一只金色的,是芊雅送的,可惜已经没油了,张俊扔掉了香烟,在拉面馆吃了个饭,喝了一盅酒,照规矩渡边桑温了一下,还有一份三文鱼。

张俊走过卫零北路,并没有去那个灯火昏暗的小房间,那个教会他怎么做事的女人叫黎莉莉,今年已经36岁了。张俊回家扭开车库,往建设牌摩托里灌满了油,一发动,一直向西开,他的目的地是杭州,天空中散落了几滴细雨。沪杭公路,今夜没有人。

臭蛋
作者臭蛋
90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臭蛋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