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骏在金涛路附近放鹞子

臭蛋 2017-06-11 07:06:59

天气还是有点冷,昼夜温差大,张骏离婚已经快半年了,最近又签了个大单,潘芊雅的号码已经打不通了,不知道她在加拿大书读得怎么样。张骏从海湾路的酒泉洗浴中心出来,风很大,他稍许整理了下头发和领子,旋开车子,开到万达。

周二,影院人特别少,张骏那场《金刚》只有他一个,看到大猩猩打飞机的时候,他的睾丸素也似喷发,最终只是在爆米花桶里撒了一泡尿。出字幕了,张骏醒过来拿着夜壶出门。这时,路口冲过来一个影子,一下就撞着他了,空气里水花四溅,听到了一声:哎!我操!张骏定睛一看,是个穿着校服的姑娘。 张骏连忙拿出餐巾纸递过去,嘴里一边说对不起。姑娘停下乱蹦的节奏,说:你谁啊。张骏:我……姑娘嗅了嗅袖子说:我操,你喝地什么啤酒啊?张骏说:等我一分钟,马上回来。张骏处理了垃圾后,狂奔回来,说:姑娘,我是无心的,我给你再买件衣服。姑娘咂嘴想了一会儿说:行。 张骏把她带到三楼,萌萌的身高差,他182,姑娘只有152。姑娘说:阿叔,我想买那件皮衣。张骏手上早都掏出卡片了,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顺手带了条牛仔裤,对服务员说:一样的,再拿两套。姑娘笑出声来了:谢谢阿叔,我也没想怪你,就是嘴巴臭。张骏把卡片塞进钱包说:没事,我叫张骏,你叫啥?姑娘手指点了下嘴唇,嗯了一下说:我叫庄鲁迅。张骏扑哧一下,庄鲁迅打了他一下:不许笑,对,就是装鲁迅。 张骏闻了闻自己的衣服,发现还是阴魂不散,于是叫庄鲁迅也选了一件皮衣,她有个好眼力劲,挑了一件棕色的给张骏套上袖子说:行,骏哥,有点吴彦祖的感觉。张骏回眸一笑:我也是混血,黄浦区混金山区。庄鲁迅哈哈一笑:行了吧你。

张骏拍了一下庄鲁迅的肩膀说:我带你去雕刻时光吃饭,你反正逃课了。庄鲁迅挽过张骏的手说:行,阿叔。雕刻时光是电影主题餐厅,墙壁上正播放着默片《一条安达鲁的狗》,庄鲁迅做鬼脸状看着墙壁说:眼球都割碎了,阿叔,这电影真难看。张骏说:电影都是假的,我点好菜了,龙虾,意面,炸鸡块。庄鲁迅点开手指惊讶地说到:炸鸡!我要啤酒!张骏说:行吧,只一杯。

庄鲁迅也就喝了一打啤酒,这时正欢乐地唱着:you are my destiny!已经八点半了,张骏滴酒未沾,扭开车,把庄鲁迅装进副驾驶系上安全带。庄鲁迅开始说英文:let's have some fun, the night is young and the show is just begun。张骏发动汽车开暖气,从业务箱里拿出一盘麦当娜的演唱会CD,音乐起,庄鲁迅尖叫了起来:阿叔,你咋知道这,对,对,对,就是这首,太牛逼了。

张骏点了一根烟,手摆在方向盘,跟着音乐点头,庄鲁迅在一旁努力挣脱安全带,像只被拴住的小狗。张骏丢掉烟头,歌已经放到《Jump》了,挂档启动,一阵风似的开到了金涛路。庄鲁迅下车似乎酒醒了些,张骏打开后备箱拿出一只鹞子插好竹签,她说:阿叔,你真的不是演电影的么,太帅了,半夜把放风筝。张骏扯开线给庄鲁迅喊道:拿好了。一声风呼地就飞得老高了,张骏打开手机叼着烟,在手机上写东西,不一会儿鹞子上闪现了:庄鲁迅和FREE 两个大字。庄鲁迅哇得转圈,把自己缠绕再缠绕,然后又转回来嘴里喊着:I am free I am free I am free。

快十点了,张骏把庄鲁迅送到学校,没有拥抱,没有告别,就挥了挥手就走了,也没有留联系方式。小庄鲁迅,那天因为英文考了91分想要自杀,这事儿张骏一直都不知道,只有笔者和庄鲁迅知道。庄鲁迅,是我带的第一批学生,她一定能考上上外的。

臭蛋
作者臭蛋
90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臭蛋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