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骏和庄鲁迅相爱到黎明

臭蛋 2017-06-09 20:46:10

张骏关上车门,撕掉领带,冲到卫生间冲凉,他在等庄鲁迅过来,今天是她的生日,也是高考的最后一天,多么美好的69乐章。洗好澡,张骏喷了一点dior香水,还是前妻留下的。门锁发出灵动的声响,张骏手中的短雪茄氤氲升腾,目光交接微笑,张骏接过庄鲁迅的书包说:回来啦,考得还行吧。庄鲁迅叹了一口气做鬼脸,又双手举高哈哈笑起来说,我全做出来啦,多亏了彭老师,竟然连题目都能猜到。张骏呼了一口气,掐掉烟头说,行,是我老婆,赶明儿摆几桌谢谢阿涛,去洗澡吧。庄鲁迅早已褪去一半衣物,硕大的乳房泛着嫩芽般的光彩。 庄鲁迅丢掉红色的底裤,旋开龙头,卷卷的妹妹头被淋湿,像一只可爱泰迪,还打着喷嚏,她轻轻呸了几下,从来没觉得这么放松过。张骏把换洗衣物存了进去,偷偷看了一眼小小的庄鲁迅,心里想恨不得把她放进左边口袋里。《china lounge》这张专辑放了一半多,庄鲁迅贵妃出浴,手抚平胸衣,张骏细心地给她系上扣子,两人又会心一笑,庄鲁迅吐了下舌头:骏哥你买小啦,我还在长大呢。张骏拍了下她的屁股,丢给她一块印有小熊的毛巾。

手机响了,福莱明酒店送来晚餐,满满摆了一桌,龙虾,红酒,牛排,烛光,当然还有抹茶蛋糕。又是一张巴哈交响乐,张骏关上灯,用火柴擦亮,用英文说,make a wish,庄鲁迅说,骏哥,用拜拜的还是基督的,张骏说,乡下人用阿弥陀佛。庄鲁迅哦了一下,双手拍了一下合十,闭上眼。张骏开灯问,许了啥?庄鲁迅咧嘴笑说,我祝彭老师早日结婚我会告诉你么?张骏有点诧异还是觉得挺可乐,他说,那可是你十七岁的生日愿望啊,浪费了。庄鲁迅说,又没什么,不是还有十八岁么,彭老师可可怜了,这么有才华竟然没女朋友,虽然长得有点丑。张骏说,别瞎说,他有呢,异地恋。庄鲁迅咬了一大口蛋糕,含糊地说,真的啊,快说说,怎么样的。张骏说,无可奉告,哈哈。庄鲁迅嚼了嚼发现不对,吐出一颗硬物,张骏已然翘起二郎腿。庄鲁迅拿起来擦了擦,心里乐开了花,马上戴在无名指说,我愿意,就这样。张骏楞了一下说,我还没说台词呢,找了泰戈尔诗集抄了好多呢。庄鲁迅说,得了,得了,留着下次用吧,把龙虾腿给我,骏哥,我还要喝酸奶,帮我拿。 张骏打开冰箱,发现一封信,上面还有唇印,回头看了眼庄鲁迅,偷偷拆开,借着冷藏的亮光看了几行:骏哥,谢谢你一直鼓励我,包容我,那一天,你的出现,那一天原本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却成为永恒美好的开始……张骏把信折好放进左边口袋,还闻到了一股花露水的味道。

庄鲁迅的大屁股上被蚊子叮了个包,她看到凶手在恣意飞舞,于是带着雷达伺机报复,终于等它停了下来,庄鲁迅足足喷了有一分钟,张骏大叫一声,闭上眼大喊,小丫头,我要瞎啦。那只蚊子失重款款掉在了饭桌上,脚还在蹬最后几下,庄鲁迅嗤嗤捂嘴笑,她挤了把毛巾给张俊擦脸。张俊缓过神来,也没生气,就是点了根上海牌,庄鲁迅说,骏哥给我也来一根,张骏弹了下烟灰说,未成年人禁止吸烟,把她拉到镜子前,张俊把庄鲁迅藏在胸口,吐了一大口烟在她卷发里,爱情如果是战场,那此刻就是硝烟弥漫,又像一首窦唯的无歌词曲子,庄鲁迅似少女哪吒,冒着热气。

庄鲁迅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嘟起了嘴,张骏一把扭过她的脸,深深的一段吻,配合梅林茂的电影配乐,张骏是一个灯光师,是一个音响师,是一个剧作家,是一个爱情家。手机铃声响了是《情人的眼泪》,张骏轻轻推开庄鲁迅,是他妈妈打来的,寒暄了几句就挂断了,张骏说,我送你回家吧,时间不早了。庄鲁迅交叉双腿,拨弄着手指说,可是我跟爸爸妈妈说我今晚和同学在一起。张骏眼神有些闪烁说,那行,咱们看dvd,你累了就睡大房间。 张骏和庄鲁迅埋在沙发上,看了一部电影叫 《灿烂人生》,五个小时后,电影出字幕,天也亮了,张骏的眼里都是泪水,而庄鲁迅已憨憨入睡。张骏用筷子夹了牛排,咬了一口,在庄鲁迅鼻息间晃悠,还有365天,庄鲁迅就真的长大了。

臭蛋
作者臭蛋
90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臭蛋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