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那个女人

无相 2017-05-09 15:17:11
“我们都是套子里的人,套子里面一地碎片”

二十年前,在这个临海小镇上,出了一个高中生,叫海生。
在这个以打渔为生的偏远小镇上,高中生已算是高学历了。海生的父亲是镇子上的数学老师,像海生这样高学历的孩子回乡,自然是要子承父业,成为一名教师的。

人人都说,海生是个好后生,谁嫁给他才是好福气的。

后来,海生娶了小镇上最漂亮的姑娘豆豆。
海生说,不识字不要紧,我可以教你的。
海生说,我的眼睛不大,但看到的都是你。
见惯了小镇上黑黑傻傻的汉子,会说情话的海生让豆豆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人们羡慕着,这是佳偶天成,上辈子修来的呀!


其他姑娘都好生嫉妒,却也只能斜在门沿上,看着送亲队伍,拿着手里的渔网针线发狠似的出出气。

婚后豆豆过的可算是滋润,他们家不用出海下地,家里没什么重活儿,就算是家务活,海生也是从来不舍得让她沾手的。

每天放学回家,海生还会绕道去市集上买盆兰花回家,小镇又偏又小,没什么拿得出手的鲜花,只能论盆买,可就是这论盆买的花,镇上别的姑娘也从来没收到过,因此每次镇上的小夫妻吵架,总要加上一嘴:海生家怎样怎样。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瞅着豆豆从一个妙龄少女渐渐发福,脸上的肉都多了起来。

镇上的人都说,这是福相,有福气咧!


豆豆开始越来越多的出门了,海生一出门,她就会坐在门前的石阶上,一捆菜,一个水盆,慢慢的消磨着日子。

发了福的美女也还是美女的,门前来来往往的行人,饶是谁经过也要多看两眼的。

邻居们都说,小夫妻感情好的咧,天天等海生回家!


有一天,白净发福的豆豆脸上突然带了伤,人们问起,只说是不小心跌伤的。

渐渐地,海生家里开始传出各种争吵声、摔东西的声音。

豆豆身上的伤也一天重似一天。

药水涂过的地方,红红紫紫的,有种莫名的诡异感。

再后来,豆豆不怎么出门了。

邻居说,造孽啊,那么粗的凳子腿儿,都给打折了。

发了福的豆豆终于瘦了下去。
只是这次,没人再说话了。


小镇不大,藏不住消息。
小镇不小,却也容不下一个犯错的人。
只是,错的是父亲,承担的却是海生。
事情的真相,没有人关心,
因为过几天,还会有别的“大事”让他们继续操心。


海生丢了工作,在那个偏远闭塞的小镇,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教书育人的。

海生说,父亲打你固然不对,可这世上终究是没有空穴来风的事情。
海生说,你跟了那个人走吧。打人的罪名我认了,可读书人的脸丢不得。

没过多久海生为豆豆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葬礼,从此只当豆豆已经死了。


而豆豆偷偷离开了小镇,嫁给了一个同样会说情话的男人。
“他的情话固然是好的,可是这世界上情话说得好的又何止他一个”,豆豆笑了。

她有时也会想起以前院子里堆满的兰花。
此后,再无人收拾。
无相
作者无相
18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无相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