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中,“胜天半子”为什么会是悲剧?

鱷魚飛行曹亞瑟 2017-05-01 15:06:04

一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公安厅长祁同伟执着于“胜天半子”,火了一篇小说《天局》。作家出版社也趁热打铁,再版了这部二十多年前的小说。

要说写作《天局》的山东作家矫健,与周梅森前后脚出道,曾获得过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和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在20世纪80年代末的文人下海热潮中,经不住诱惑,他翻身下海,做生意兼炒外汇期货,最终栽在了期货上,近千万资金悉数败尽。

周梅森与矫健曾经联手经商,两人惺惺相惜,一个做董事长,一个做总经理,后因经营理念不合而分手。矫健也曾豪气万丈,动辄要买下这个、买下那个,硬要“胜天半子”,一万个不服,像极了《人民的名义》中的祁同伟。


要说这《天局》,写了一个叫浑沌的棋痴,在腊月三十的风雪之夜背着猪头去看望棋友——住在官屯的教师,误入如同棋盘的迷魂谷。他转过山角,见到一雅致小屋可以避雪,小屋中有人隔着蚊帐与他下棋。浑沌执黑先行,而蚊帐中伸出的白臂棋道奇崛,先占领天元,然后两人一通厮杀。那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盘棋,随着一阵阴风,他已死去的瘸子老师来了,宋代、明代、清代的几位围棋宗师悉数前来观战。几番交战,你吃我一条黑龙,我挖你一块白角,携雪带风,两人拼死胶着。最后在官子阶段,胜负只在一处劫争,谁先打劫成功谁就胜出。浑沌劫材用尽,眼看要输,经宗师提示,最后身着黑袄黑裤的他跳入棋局,充当一枚黑子,黑方险胜。大雪停后,已冻死在迷魂谷的浑沌被众人找到。教师看到这盘棋局,细细数目,非常感概:浑沌竟胜天半子。


这是一场何等惊心动魄的棋局,浑沌在人与自然的对弈中永不服输,最后不惜以身逊棋,充当了那枚小小的黑子。一部成功的文学作品,到终极处都是一篇寓言。这个“胜天半子”的故事,竟成为祁同伟的精神支柱,他左突右冲,无所不用其极——下跪求爱,替人哭坟,攀高枝,扯裙带,输送利益,化公为私,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百般委屈求全,最后落得个饮弹自杀。周梅森说祁同伟没读懂《天局》,无非是说他为了一己私利与天(人民)抗争,永远不可能取得胜利。


这当然有代圣人立言之意。我的理解是,人在与天的争斗中是永远不可能取胜的,你看浑沌,即使胜天半子,不也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吗?人只能顺天,只能顺势,而不能逆天,不能逆势,否则“天下大事浩浩汤汤,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天即道,庄子云:“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很玄妙,这是一种至高的境界。“胜天半子”,虽说是表现了很高心性,但这样做是逆大势而为的,必定遭到天谴,必定不可能长久。而图一时之得失,也许会获得暂时的胜利,长久必然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人在宇宙中只是短暂的过客,就因如此,有人无所顾忌,逆天下而为,虽可得一时之快,终究会身负骂名;更多的人则会对天地充满敬畏,不做毁天谤地之事,顺生而为,即如张中行先生所说的“生,来于天命,我们抗不了,于是顺;顺之暇,我们迈出几步,反身张目,看看它的脸色,总比浑浑噩噩,交臂失之,或瑟瑟缩缩,不敢仰视,好一些吧”?
鱷魚飛行曹亞瑟
作者鱷魚飛行曹亞瑟
297日记 18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鱷魚飛行曹亞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