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躁的青春告别式-再论大话西游

龙斌大话电影 2017-04-16 08:32:15
2014年10月,为纪念公映20周年,《大话西游》两部曲于内地重映。许多网友自主发起“还周星驰一张电影票”的活动。一年多后的2016年春节档,《美人鱼》以逾30亿的票房神话,将这场历时数年的情怀对话书写到极致。即将在4月14日登陆院线的加长纪念版《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势必又将唤醒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一部电影的影响力,何以如此广泛深远?《大话西游》是否有被过度解读、乃至神化的嫌疑?星爷的巅峰是否留在了那个隔绝尘世的水帘洞内?对于影片的艺术成就,我们无须下一个确凿的定义,因为在与不同时代、人群的对话中,电影所承载的语义也不尽相同。可以推断的是,作为华语影坛声名远扬的奇才,周星驰大胆的创造精神,某种程度上塑就了这部经典名作的内在气质。从个性张扬、奔放恣肆的破坏力,到凄美哀怨的诗化表征,于颠覆传统的同时,构建出新的时代文本,也在无形中牵引着观众目光,赋予他们在场和参与的权限,而不仅是被动的信息接收者。这一活跃的互动模式,保障了影片价值的流传性,为其留下充分的探讨余地,一直延续至今。

和众多在当代被奉为经典的电影一样,《大话西游》上映初期陷入名利双输的境地。直至90年代末期,才借助影碟、录像带等新兴媒介重新
2014年10月,为纪念公映20周年,《大话西游》两部曲于内地重映。许多网友自主发起“还周星驰一张电影票”的活动。一年多后的2016年春节档,《美人鱼》以逾30亿的票房神话,将这场历时数年的情怀对话书写到极致。即将在4月14日登陆院线的加长纪念版《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势必又将唤醒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一部电影的影响力,何以如此广泛深远?《大话西游》是否有被过度解读、乃至神化的嫌疑?星爷的巅峰是否留在了那个隔绝尘世的水帘洞内?对于影片的艺术成就,我们无须下一个确凿的定义,因为在与不同时代、人群的对话中,电影所承载的语义也不尽相同。可以推断的是,作为华语影坛声名远扬的奇才,周星驰大胆的创造精神,某种程度上塑就了这部经典名作的内在气质。从个性张扬、奔放恣肆的破坏力,到凄美哀怨的诗化表征,于颠覆传统的同时,构建出新的时代文本,也在无形中牵引着观众目光,赋予他们在场和参与的权限,而不仅是被动的信息接收者。这一活跃的互动模式,保障了影片价值的流传性,为其留下充分的探讨余地,一直延续至今。

和众多在当代被奉为经典的电影一样,《大话西游》上映初期陷入名利双输的境地。直至90年代末期,才借助影碟、录像带等新兴媒介重新掀起热潮。紧随着网络时代的加速到来,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在青年人面前开启。网络文化的繁盛,赋予了这批世纪之交的年轻人独立的发声系统,促使他们定义流行的同时,对那些传统作品中古板的面孔重新加以审视和甄别。当这些装满新锐意识的头脑,与周星驰的喜剧派别融汇一体,为日渐僵化的人物形象注入生动的时代内涵,曾被贬斥为“亵渎经典”的影像才得以发散出悠远绵长的况味。

相较于原著中理想化的描述,《大话西游》中的孙悟空,更像是集畏缩、顽劣、矛盾挣扎等于一体的负面角色。和制霸花果山、大闹天宫的莽撞不同,他面对感情无法战胜的弱点,更多作为“人”的部分特质表现出来,而非动物本能的应激行为。这种去英雄化的曲折叙事,使其褪下光环,成为无比鲜活饱满的存在。从白晶晶到紫霞,从逃避使命到大漠中孤独的背影,他完成了从小我到大我的升华,戴上紧箍,挥别红尘,所有前朝恩怨一并作古。

对少不更事的人来说,他们会将结尾那句“他好像条狗啊”视为简单的调侃。从一介布衣到夕阳武士,孙悟空走过的正是身份重建的道路。和白晶晶、紫霞之间复杂的情感纠葛,瓦解了他身为神明的威严。当他毅然斩断情丝,自我改造的任务也同时完成。人从感情充沛的生物,成为压抑冲动的苦行僧,这代价或许沉重,或许理所当然,只能借抽象的台词寄予怜悯,抒发无计可施的感慨。

事实上,对多数平凡人而言,至尊宝与孙悟空的反差,正是他们生活真实的映照:从年少轻狂、激流勇进的岁月,到认清自我、回归现实后的清醒,如一盆冷却的炭火,所有看似疯狂的转向,早已标注在生命的刻度盘上。那些勇敢的经历,和伟大抑或成熟没什么关系,只是在和命运的来回博弈中,做出的一次次看似合理的选择。

谈及《大话西游》,人们往往下意识将其和周星驰的名号并列起来,这对导演刘镇伟来说多少有些无奈。从二人对电影的贡献度上看,大量无厘头的经典片段,既有周星驰的影子,也离不开刘镇伟的运作。而作为电影的灵魂角色,正是周星驰炉火纯青的演绎,加深了台词、神情、肢体等语言的层次,让人物情感随着剧情的递进收束自如,带给观众长久的共鸣,也不可避免地冲淡了人们对后者的印象。

尽管刘镇伟多次在采访中表示,自己曾与周星驰一刀两断,不愿再提起《大话西游》,但他与大话系列的连结从未斩断。从05年开始,《情癫大圣》、《越光宝盒》、《大话天仙》,包括去年《大话西游3》的相继问世,都带有明显的借鉴痕迹。这些质量惨淡的影片,犹如强行裁下的边角料,除了尴尬的设定与笑点之外,再难给人以别开生面的思考。深藏创作天赋的菩提老祖,就这样成了吃老本的二手商人。越是努力再现经典,就越显出改编的力不从心。

至于周星驰,不管在嬉笑怒骂中观望人生,还是保持着玩世不恭的姿态、打量世间万物,他永远有套自身奉行的剧作手法,以此打破行业体系的束缚,让作品在与世俗陈规的对峙中,维持自洽相融的表达。当他从手捧《演员的自我修养》的龙套,逐渐成为镜头背后的人,“演而优则导”的华丽转身,让人们目睹了“喜剧之王”对电影产业的全情投入,更预示着不同以往的探索方向。

2013年初,《西游降魔篇》的上映,作为周星驰潜行多年后复出的信号,给了数亿观众回味经典的契机。和原作中深沉的情感哲学相比,影片中对爱的阐述简明直白,尽管有生猛特效和动人的月光伴舞,却似一番急火快炒,服务于表面的心理按摩,无法和原作中四两拔千斤的力度媲美。而在不久前硝烟弥漫的春节档中,周星驰联手徐克打造的《西游伏妖篇》作为火力集中点,在网络上遭遇了数轮不留情面的抨击。“晚节不保”、“欠下的电影票还清了”,种种态度偏激的言辞,在影片席卷市场的同时不断挤入视线。

倘若争议的出发点纯粹是为了艺术,倒也无可非议。更多时候,影迷们愤怒的原因在于,《大话西游》历经时光的考验与择选,早已成为华人心目中无法磨灭的经典。着手改编本就是一项风险投资,哪怕之于周星驰本人,三番五次祭出西游记这块招牌,也易招致审美疲劳和民众的反感。

而在另一种假设下,人们脆弱抵触的情绪,只是跟风选择后的结果。就像导演从未拿与《大话西游》的联系抑或高度比较要求过自己,我们亏欠的仅是薄薄一张电影票,还是放开成见、耐心检阅的态度?答案显而易见。其实星爷从未变过,他只是尝试以不同的表达方式,寄托自己对那个神魔世界的想象,或迷茫混沌,或冷酷阴暗,虽充斥着诡谲的色彩,却与光怪陆离的现实不谋而合。
当人们惋惜于被市场牵制的星爷,正渐渐走入创作的死胡同,殊不知每个人都在经历类似的改变,就像头戴紧箍的孙悟空,被迫收敛脾性,借助外在干预平复内心。所谓一切嗔痴妄念皆如过眼云烟,如此看来,有什么是永恒的?恐怕这种意志与生存之间的争斗,才是唯一永恒的。而昔日放不下的爱恨纠缠,终会化成一缕轻烟,随风而逝。

前不久,朱茵登上综艺节目的舞台,穿上当年的戏装,重演《大话西游》经典段落。谈及感情受挫的经历,她不再黯然失落,而是敞开心扉,直面那段灰暗的过往。这或许正是人们喜爱她、喜爱紫霞仙子的原因所在。平凡女孩所特有的光芒,在她们身上保留得格外完整。和当下高喊平权口号的队伍相比,她们代表的是另一种女性独立的姿态,宁可活得动荡不安,也要遵从自己的心意与对未来的设想。纯真如少女的宣言,倔强书写着忠于自我的坚韧,在一次次飞身扑火中,诠释出生命的精彩。

说起紫霞令人唏嘘的结局,人们常会不懈追问,至尊宝爱的究竟是谁。答案无法一言蔽之,就像红玫瑰与白玫瑰的经典比喻,白晶晶和紫霞,只是人生不同阶段下心境投射出的影子。前者满足了我们对于恋爱的火热想象,后者的坚定付出,则是对爱情本身最美好的呼应。没人能说清自己最终会和谁一道厮守终身,因为不同的相遇,也必会带来不同的结局。和飘忽不定的剧本相比,正是银幕上这些血肉丰满的人物,用率真的泪水与欢笑,用一次次离合悲欢,无形间构筑起爱情最诚实、本真的面貌,让我们经历了情感从萌芽、升温直至幻灭的过程。单就这一点来说,便是刻画单一的《降魔篇》、《伏妖篇》无论如何都比不了的。

如今看来,《大话西游》命运的奇迹反转,既得益于影片打破旧制的话语形式,也和现代人的心境转变息息相关。这种变化既横跨年代阻隔,也衔接起了各个年龄段的人群。在孩童的视角中,它是一场滑稽恶搞的狂欢;对青年人来说,它是蕴藏爱情真谛的奥义书;对中年人而言,它是发生在人生舞台上的独角戏。我们的焦虑和困惑,迷茫和找寻,都被它无条件接纳。一部好的电影就是这样,以有限的篇幅开启你对世界的认知,随呼吸一道生长。当生命的年轮逐圈递增,有关它的印象也不断累加,形成对本体的个性化理解。和电影不同,这种感受不会在灯光亮起的一刻结束,而是在有生之年参与每个人的思想旅途,见证我们不同时期的蜕变。

长达100回的《西游记》,为中国本土的文化产业缔造了数不尽的财富。而在层出不穷的改编中,《大话西游》总能成为一个鲜明的标志,这足以说明影片收获的成功,更不禁让人反思,改编作在依附经典的同时,如何树立自身的优势,以打破固定题材的局限,从而激发起人们内心深层的共振与回应。正如那句贴切的比拟,要想做一个好导演,应先当一位好观众。只有投身时代的怀抱,才能开创下一个卓越不凡的时代。

《大话西游》是周星驰的电影,也是一整代人的电影。它属于那些把酒赏月、鲜衣怒马的时辰,也属于后来流离失所、风尘扑面的日子。当纷繁的视觉图像沉入心底,我们用经年累月的成长完成对作品的致意。“生亦何哀,死亦何苦”,即使到不了大彻大悟的境界,即使身负万重苦难,我们依然虔诚追随着内心指引,穿过茫茫白雾,奔向目光汇聚的远方,爱一生所爱,梦一场幻梦。
展开查看全文
龙斌大话电影
作者龙斌大话电影
24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龙斌大话电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