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妻子上海情人 (第二部:沈心)( 续)

牧马放南山 2017-03-30 16:24:45

北京妻子上海情人,第二部沈心。

上面链接是 北京妻子上海情人 的第二部 沈心 (全)

这篇日记 是第二部的一个补充。


老唐走了。闹钟响了,我起床,叫醒孩子们。日子一成不变,生活还在继续。下周老唐还是会从上海回到北京。

隔了一周,老唐给我电话。

电话里他声音略有沙哑,他说,他今晚有回家。我没说话。他敦促我,老婆我今晚要回家。我没说话。他说,老婆你怎么了,你说话啊,你不要吓我。

我挂掉电话。

再怎么不回应,结局还是一样的,他还是要回家的。可是……

我奋力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委屈,挫败。四十岁的女人了,老公出了轨还是和没事人一样和你说这他要回家,他要回家我就要给他这个家吗?难道不是他出轨了他后悔了,他走到我的面前下跪认错做上一辈子的忏悔吗?但是他没有。他可能以为这样的老婆不需要他花时间来哄就可以解决问题?是什么给他这样的错觉呢?是我太软弱了?是我太脆弱了?还是孩子——我们有两个孩子需要我们共同抚养!

一个念头蹦了出来,我要离婚。

又一个念头闪过,黑暗的,尖刻的——我要报复!

我要报复!我要报复!他给我三次让我知觉的肉体背叛,我就还他一次精神上让他战栗的背叛。他让我在实际发生的沉重的日子里消耗最大的自我,我就让他在日后不知情的岁月里无论早起睡觉还是吃饭都恐惧怀疑甚至丧失男人的尊严。我不想让他继续功成名就,只要他在人前,他就是一个杰出的商人、一个体贴的丈夫,一个伟大的父亲。我也不想让他从此以后从容地生活,我受够了我的忍耐——凭什么他每次落地到北京机场,迎接他的就是一个安稳幸福的家。家……家不是他想象的地方。

我的眼泪不断地涌出。我开始可怜我自己,可怜我的孩子,我开始不够坚强。孩子怎么办?孩子怎么办?孩子怎么办?我试着开始想象,闹闹在家周一盼到周五,周末爸爸还是没有回家,下周又开始周一盼到周五,周末爸爸还是不在……他脸上的担忧、恐慌,他寻求静静给他一个答案时候的脸上的表情,他每次在老师同学面前提起爸爸的骄傲的神情……闹闹显然需要爸爸,离他长大成人还有十多年。十多年呐!我自信我可以扮演好一个母亲和一个父亲的角色,或者我有没有自信找到另一个成熟的、优秀的、孩子们可以接受的男人,能让他们得到一个完整的家庭成长环境?

我并不自信。在没有孩子之前离婚,我说不定还有自信。我不知道日子的好坏,我像是所有年轻人一样糊里糊涂地过着生活,我也不知道日子除了越过越好,还有越过越差。我离了婚也还是可以继续糊里糊涂地过日子,再遇到一个男人,毫不质疑地牵住他的手就可以继续往前走。但现在,我的孩子们,我十多年生活的惯性,我现在住的房子我现在开的车,我现在问候的公婆,我现在和老唐共享的朋友圈,都像是一个巨大的秤砣坠在要游泳的我的身上。我无处可走,也无处可留。

闹闹静静还在学校。家里现在就是我一个人。我想和一个人说说我的心情,我不想和上一周一样每天吞安眠药睡觉。但是,和谁呢?和老唐结婚十几年,多少家庭琐事占据了几乎我所有的时间,我原本的闺蜜们也是如此,现在打电话过去倾诉也只是让她们心烦罢了。再说,劝和不劝分,她们即使有人和我说可以离婚,我又何尝不知道有离婚这条路可以走?和父母说吗?爸妈年纪都六十多了,我何必让他们添堵、心脏病再一发作呢?

我也不想再写我的日记。再写下去又有什么意思。我以为我在日记里做了许多年的思考,到头来却还不如一些鲁莽但是勇猛的女人。像是谁呢——像是方芳的小说《万箭穿心》的李宝莉一样的女人。而我这样的犹豫、害怕、担忧,我做不了一个单身的、勇敢的、坚强的母亲,也做不了一个能肆无忌惮从悬崖上跳到大海里游泳的女人。

我感到绝望。

牧马放南山
作者牧马放南山
72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牧马放南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