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扎米亚金《我们》

L。 2017-03-22 23:45:28

最开始知道这本书,是在接触《1984》后,著名的“反乌托邦三部曲”。惭愧的是,在读完《1984》与《完美新世界》将近一年半后才有机会接触到这本三部曲的最早篇。而一直因为专业的事,看完以后拖了一个礼拜才开始这篇文章。 这本书有多厉害呢,在我看来,三部曲的后两部都是受到了这本书的启发,写法与情节略有不同,而处处有相通之处。就这一点,也是值得骄傲的资本了。而它的精彩程度与文字运用也是超过很多政治性小说家的。而它的意义,也远非政治小说可以涵盖。 我们要爱,要革命,要自由,而非理性国度下的机械化幸福。 不同于《1984》描写的极权政治与秘密警察,在《我们》中,虽然“我们”生活在一个一个透明的房子中,没有隐私可言,监视却不是主要的,而“我们”也非通过不断的宣泄对外国世界的仇恨来压抑性欲。而是发粉色配给券来满足人的正常需求。我们说《1984》表达我们会毁在我们憎恶的事物中,被极权政治统治,而《完美新世界》是说我们娱乐至死,最终会毁在我们自己喜爱的事物上,但是《我们》,却不是,它描绘了一个理性世界下的工业国度,是对斯大林的隐晦描写。更多的是对工业时代到来的恐惧与理性世界下人们的盲目幸福的反思与暗喻。 几乎所有的政治性小说都会描绘如此类似的场景:整齐规划的生活,盲目幸福的群众,与铁腕式的领导人对世界的控制,对思想的控制,对性欲与感情的压抑。通过无限激发人类大脑的理性细胞,抛弃感性,成为有血肉的机器人。而往往,感情总是很危险的细胞,会激发一个又一个的灵魂,最终危及到乌托邦世界的存在。于是,便是医学的出场,在一幕又一幕血腥的镇压,与一个接一个的切除脑神经的手术,让人 再度成为世界的冰冷机器,成为“幸福”的队伍。 都说这本书是一本政治小说,关于这方面的论述太多,再说一次未免是画蛇添足。而我看完更多并非是对工业世界的失望,而是对人性的失望,也或者是看到了小说里的很多因素,真正发生在生活的角落里。 贯穿整场革命的男女主人公的似是而非的爱情,让人看不到希望,只是荒诞与爱欲的狂欢,冠以革命的大招牌,仿佛我们就能忽略这场不美好爱情的动机。女人引诱男人,不是因为爱,而是想要革命,想要自由,男人忍受相思,内心独白透露出理性世界独有的罪欲与自私,最终也因为嫉妒而导演场蹩脚的背叛。 奥威尔说他最印象深刻的是那段“革命与数字”的论断,对于革命与政治来说,仿佛一针见血。 “—不可能,太荒唐了,你难道不知道你是在计划革命吗? —对,就是革命!这有什么荒唐的? —我说荒唐是因为根本就不可能有革命,因为我们的——我说的是我,不是你——我们的革命是最后一场革命,不可能再有其他的革命。大家都知道....... — 亲爱的,你是数学家。不止如此,你还是哲学家,一位数学哲学家。既然这样,把最后的数告诉我吧! —你在说什么啊?我......我不懂你的意思,什么最后的数? —唉,最后的,终极的,最大的。 —简直是胡闹!数是无限大的,哪里来的什么最大的数呢? —既然这样,又哪里来什么最后的革命呢?根本就没有最后一场革命,革命是永无止境的。” 多么惊为天人的话语,在那样一个环境下,依旧是毫不畏惧的写下这样的话语,而现实也没有让人失望,书本在苏联禁止出版作者本人也遭到迫害,就像奥威尔在写出《1984》后也被自己的国家否认,被苏联的特工监视。 这句话太过惊艳,有奥威尔在前的分析,我就不再卖弄肤浅,只说说另一句。 那个高高在上的铁腕式领导,他狂吼着自己刽子手的身份,不畏惧的坐在他的高位上,他说: “那个最慈悲的基督教又怎么说?凡是不顺从他的,就被地狱之火慢慢地烧死。难道他不是刽子手?被基督徒烧死的人难道还比被烧死的基督徒少了吗?然而,你知道—这上帝几个世纪来却被尊崇为爱的上帝。” 引用的话不完全,而震撼却完全不少于“革命与数学”的论断。在扎米亚金笔下的独裁者看来,人是智慧的,懂得用残酷与血腥来镇压反抗的人,用暴力来证明政权。而我却悲哀的发现这就是一个历史规律,不是什么所谓的原始与暴力,而是革命。 我们说,革命是反抗,而反抗过后呢?失败了遭受复仇式的报复,成功了不久后就会开始新一回的暴力轮回,只是这次报复的主体互换。而这,也是革命不可避免的一点。 你看,这是革命多么讽刺的一点。再者,我们为了自由而革命,而革命成功以后,我们却要限制自由。用以维护所谓的“民主”。 说了这么久,像是又扯回了政治,十分惭愧。书本也没有读透,再有机会看一遍,大概也会有新的想法吧,这次浅谈而止,还希望看官们不要败兴而归便是。

L。
作者L。
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添加回应

L。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