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行之柏林马拉松顺利完赛,跑马汉子都市丽人自由切换

小妃比fabbi 2017-03-20 16:57:49

非顶级赛事不轻易参加。本着这种参赛精神,继2015年芝马,迎来了人生第二次全马:2016柏林马拉松。

德国逢周日禁止商业贩售行为,大概因为商店都不开门,大家也都不上班,也可能是因为日出时间比较晚,所以比赛时间竟然是不敢相信的9:15开始。这种思路很适合我啊,不用在凌晨4点就起床吃早饭。不过很显然,每逢大赛,就会因为世界和平问题辗转难眠,要么担心闹钟坏掉,要么脑子里不断提醒自己带什么。6点的闹钟一响,不如起来吃早饭。根据去年芝马的经验,这次提前在Bikini Berlin的超市采购了一批熟食,以防登上来自中国的运动员在柏林当地因赛后残疾症无法外出用餐在床上饿死的新闻头条。其他不知道,但很想给为赛事当天购买的三明治颁发超市三明治金牌奖。

确认带齐了手机钱包钥匙三件套,7点半出发去勃兰登堡门。地铁里看起来全是种子选手,人高马大精气足,有一丝恐慌。从地铁出来走到包裹寄存区,至少能有2公里。难道是强制热身?先就这么想。草地上各种赛前装备大赛,我也自然不甘示弱,这次的装备选了白色遮阳帽白色大理石配色背心和黑色短裤,阿迪达赛事限量跑鞋。当天的气温相比去年芝马非常友好,没有牙齿打颤,体感不冷,但还是毅然决然把从超市里买来的120L垃圾袋戳穿了套在身上。犹豫地走过穿过十几排移动厕所,我最终决定带着昨天和前天的宿便移动到了H区等待比赛的枪声。在日耳曼举办的国际大赛,就算我身高170,在拥挤的人群中依然矮小地像把勺子,而且还只是咖啡勺。前面左边右边后面都看不到更多的风景,只好低头看看脚下这片土地。哦,原来也不是所有的选手都那么专业,选择的跑鞋也各式各样,有些鞋看着……应该是艺高人胆大吧。目光从脚往上移动,大家手腕上是各种运动感手表,左方高颜值型男右手一块劳力士沉痛打击了装备控我本人。比不下去了,还是以完赛为己任吧。

穿过起跑线,已是10点22分,再过1小时就到了吃饭时间了,然而距离终点还缺微信运动5万多步,一切变成了以尽早吃上晚饭为目标。身边的选手速度都很快,我觉得我也达到了速度的极限,刚跑过1km就觉得腓肠肌乳酸堆积了,然而看看Suunto,我竟然是645的配速,新买的手表这就坏了?真是不可思议。跑过2km,配速630,感觉右腿髂胫束突然发生。啊,不可思议,不是吃了日耳曼炸猪肘了么!

但我毕竟是一个有着大型国际顶级赛事经验的党员,疼痛是暂时的,Proud Will Be Forever。从去年芝马到今年柏马,在过去整整一年的备赛中,我是一个经受过魔都弄堂Spa地狱训练的人,从那里出来以后,我觉得一切都不是疼痛。腓肠肌比目鱼肌肿胀算什么?髂胫束综合症算什么?膑腱炎又算什么?经历过魔都弄堂Spa,我再也不怕疼。就这样,带着这些微不足道的疼痛,在总计四五十个有组织的和民间自发的乐队的激励下,带着平均145的心率跑掉一个又一个1公里。

说到里程标,去年的心情是,还是英里好,总共才26个,听起来少,好像干起来更容易。这次又觉得还是公里好,每个1公里之间只相隔1公里,从40公里到41公里,只差1公里。柏马在地上画了蓝色三道杠,就算跑到前面没人了,也不会迷路。

通常都会以为,在德国跑马,补给怎么都有啤酒吧。反正我是这样想的,我以为路上的补给都是切块的白肠肘子和啤酒,然而图羊图拿衣服,补给一共只有6种,香蕉、苹果、白水、功能饮料1、红牛、功能饮料2,其中红牛和功能饮料2只出现了一次。看见的啤酒,都是来围观的群众自己的饮品,幸亏我并不是一个能喝啤酒和爱喝啤酒的人。

日耳曼的围观群众大部分有着日耳曼的围观情怀:戴着墨镜站在路边,看看,间或鼓掌。所以这里没有芝马的激烈氛围,围观队伍也没有人头簇拥肩并肩,也没有多少人举着加油性质的纸板牌,偶尔能看到个Run Like You Steal Something ,感觉一点都不好笑。第一个路过的乐团好像是老年交响乐,听起来一点都不振奋,也可能是我路过的太晚了。当然了,后面每每路过架子鼓乐队板块,配速总是莫名提升好几十秒。路上也看到一些时尚的选手,但好像没有看到什么过分的Cosplay。

好像也没有看到什么逼格满满的Pacer。也可能是我太慢了,Pacer早就回家洗洗睡了。

前面几公里,跑道都很窄,5公里的第一次补给窄到直接停下来。满地都是被踩踏的一次性水杯,而且不是纸杯,走过路过声音嘈杂,特别是我还是个有一定洁癖的人,后面再路过补给站,几乎都要绕道行走,但还是不幸多次中弹,雪白的袜子上多了很多泥点子,讨厌。功能饮料补给站板块,走过踩过新鞋子屡屡黏腻,讨厌。

整个赛道基本上是平稳的,没有什么巨大的坡道,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路。整体都是美的,只在有移动厕所的板块,空中会微微弥漫着骚骚的味道。从半程开始我只想要上一个稍微干净一点的赛事厕所,然而一直到终点,我都没敢释放自己。相比芝马,有那么一点并不十分干净。也可能是我太慢了,厕所被轰炸过了太多回合。

接近半程的地方出现了按摩队,后来好像30多公里又出现过一次。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真希望大家能去魔都弄堂Spa按摩一下。20Km左右的时候左膝膑腱炎症状达到巅峰,有那么一闪感觉膝盖里面仿佛灵光闪耀,差点跪倒在地。然而并没有。接下来又再次幻想着赛后被截肢的心情,带着同等强度的腓肠肌肿胀,及同等强度的髂胫束疼痛,就这么兴高采烈的到达终点。

又可能是我太慢了,到了终点走了很久,才遇到给挂金牌的老爷爷。然后又走了很久,才找到Adidas牌保暖塑料披风。然后又走了很久很久,才找到发茶水的赛后补给站。然后又走了很远,找到了传说中的啤酒。然后又走了很远,才找到自己号码牌所在的寄存站。然后又等了很久,寄存的行李才到来。最后才遇到发赛后补给的志愿者,拿到了一袋可以吃一整天的食物。这袋食物,比芝马的补给袋款多量大味道好,赢。当然了,历届不变的奖牌也还是漂亮。

坐在草地上,喝着小啤酒,放松拉伸,这次跑鞋尺码选的好,上脚轻盈,全程没有挤脚,没有起泡,没有前冲顶脚,更没有发生去年跑到30多公里时想把鞋脱了光脚跑的感觉。

修整了一小时,哦不,自拍了一小时,蹒跚坐地铁回家。德国的交通真方便啊,虽然下车的地方距离家里只有1.6公里,但是还是走了蛮久的。楼上的日耳曼群众看到行走蹒跚的人,不免鼓掌喝彩,应该不是幸灾乐祸吧。

赛后决定大吃一顿,想到昨天和前天的宿便,我决定额外点一份蔬菜色拉。哦,看起来充满食欲。

本以为第二天醒来应该是肚脐以下高位截瘫的感觉,谁知道竟然不觉十分痛苦。Bikini Berlin超市里买的鸡腿不怎么好吃,于是我把一周前在寂静Borna小镇买的鸡蛋拿出来,吃一个煎一个吃一个,就这样默默吃掉6个蛋。我乐意!

6个蛋后,我洗漱穿戴整齐,踩着舒服到爆的斯凯奇,出门寻找柏林都市丽人风。据说柏林是德国最时尚的城市,我觉得在男装这个版块真是当之无愧,女装实在无法得到满足。满地都是型男,潮女基本没看见。可爱的房东说他知道哪里有时尚女装,我想了一下他的鞋子,以行走不便婉言拒绝。柏林时尚充满历史味道,处处是景,随手拍出高级感,想出片真不难,选景更不会吹飞之力。从Hackerescher Market 穿梭到Munzstrasse,就这样轻松走掉了5公里的赛后排酸跑。

注: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Fabbi(sofabbi),欢迎关注

小妃比fabbi
作者小妃比fabbi
77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小妃比fabbi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