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逼乱写之物理江湖

刘康康 2017-03-13 09:36:25

睡不着觉,然后琢磨如果用金庸的风格,想象物理学也是个江湖,还挺好玩的。

第一任武林盟主肯定是牛顿。他不是什么世家子弟,而只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很容易被江湖上的其他世家子弟(比如当时的武林泰斗胡克,还有江湖新秀惠更斯)看不起。但牛顿在老家农场的苹果树下开悟,创下“力学三式”,更是凭着一招“万有引力”打遍天下无敌手,纵横一生都未尝一败。

自牛顿以后,物理江湖就慢慢形成了三大门派,第一大派自然就是牛顿力学。

第二大派是电磁学,这个门派由江湖上两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电学和磁学——合并而来,但两派的武功始终没有被门下弟子融会贯通,直到法拉第这个武学奇才的出现,才改变了这一状况。法拉第原本只是藏经阁里一名地位卑微的书籍装订学徒,但他自学成才,通读了藏经阁里所有武学秘笈,后又拜入武林世家的戴维爵士门下为徒,很快武学造诣就超出了他的师父戴维爵士。法拉第将电学和磁学的武功融会贯通,最终练就神功“电磁感应”,凭着一招“力线”隔山打牛,其超距作用让其他江湖人士瞠目结舌。

第三大派则是热力学,此派也是高手云集,尤其以焦耳为最。焦耳擅使一招乾坤大挪移,能将别人攻击过来的能量转化成热能攻击回去,可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一招后来被叫做“热力学第一定律”。不过这个招数也有副作用,就是能量在转化中虽然不会增加或减少,但却会让使用者产生一种叫做“熵”的内伤。而且,一旦修炼本门武学,熵必然不断增加,可谓“欲熵敌,先熵己”。这后来被叫做“热力学第二定律”(金庸则会将其叫做“七熵拳”)。

三大门派在物理江湖上彼此制衡,形成均势。直到法拉第的传人麦克斯韦横空出世。麦克斯韦是牛顿后又一武学奇才,他将本门武学总结为四组方程,练就绝世神功“电磁波”,将电、磁、光三大武学统一起来,一时间独步天下,成为第二任武林盟主。

热力学当时的掌门人开尔文,眼见电磁学不断势大,心有不甘,开始修炼本门禁术——黑体辐射——试图以此挽回颓势。黑体辐射之所以是禁术,乃是因为修炼黑体辐射之人,一开始会随着频率增加,能量不断增强,但当频率增加到紫外这一重时,就会经脉逆行,最终暴毙而亡,因此被称为紫外灾难。开尔文始终无法突破紫外灾难这一难关,只能愤愤地将其称为“一朵乌云”。

当时热力学有一门人,名曰普朗克,也是根骨绝佳的练武奇才,他冥思苦想,试图破解紫外灾难,终于悟出一门奇怪的内功心法,名曰h,后人称为普朗克常数。当普朗克将h心法与黑体辐射一起修炼时,就刚好能够避免紫外灾难。然而,普朗克觉得h心法过于邪门,最终将之扔下悬崖,希望其永远不要重见天日。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当时物理江湖上有一少年郎,名曰玻尔,原本师从卢瑟福。这个卢瑟福是JJ汤姆逊的传人,他们都试图修炼一门新的武功:原子宝典。然而,欲练此功……先要保证围绕原子核转动的电子,不会掉入原子核之中,一旦电子掉入原子核,则瞬间灰飞烟灭。卢瑟福苦练原子宝典不得,便让玻尔想办法保证电子不会掉入原子核。

玻尔无计可施,本想跳崖自尽,却在崖底发现了普朗克丢弃的h秘籍。玻尔惊奇地发现,将h心法融入原子宝典,便能保证电子不会掉入原子核之内。凭借h心法,玻尔终于练成了原子宝典,而且还自创电子跃迁步法,来无影去无踪、变幻莫测。

神功大成的玻尔,自立门户,以老家哥本哈根为总坛,建立了量子力学这个新门派。门下能人辈出,一时竟成为物理江湖上最引人注目的新势力。玻尔大弟子海森堡,自创不确定神功,见过此神功的江湖人士都说:你能知道海森堡的位置,就不知道他的力量究竟有多大;你知道海森堡力量有多大,就不知道他位置在哪。玻尔二弟子泡利,则自创不相容神功;玻尔的师弟玻恩,则自创概率波神功。

不过,正如前面所说,量子力学的武功,太过邪门,与以牛顿为尊的正派人士所无法理解,因此物理江湖上的正派人士,纷纷把量子力学一派称为邪教。然而量子力学一派的势力发展迅猛,正派一时也奈何其不得。

为了对抗量子力学的势力,正派人士推举出了新的武林盟主,他就是爱因斯坦。爱因斯坦原本也是被武林世家子弟排挤的边缘人士,甚至还当过专利局小职员。不过,爱因斯坦在麦克斯韦的电磁波神功基础上,自创狭义相对论,其后又将牛顿万有引力绝学与狭义相对论融会贯通,开创了震古烁今的绝世武功:广义相对论。可以说,爱因斯坦将牛顿、麦克斯韦两代武林盟主的绝学融为一体,而又不拘泥于他们武功的外在招式,确实是天纵奇才。

爱因斯坦原本不想与量子力学一派发生冲突,因为爱因斯坦年轻时便与玻尔相识,两个少年天才一见如故,当时又都受到武林世家子弟的压抑,因此非常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在玻尔创立量子力学的早期,爱因斯坦甚至还修炼出一神兵利器——光量子——将之赠与玻尔,用以支持量子力学。

不过,随着两人的际遇不同,二人的分歧也越来越大。爱因斯坦认为,玻尔虽然是个心胸坦荡的好汉,但量子力学这门武功本身过于邪门,很容易被心怀叵测的伪科学之徒利用,以妖言惑众,扰乱世道人心,玻尔作为一派教主,应该指明本门武功的不足,而不应该对其视而不见。玻尔却认为爱因斯坦是杞人忧天,坚信量子力学的武功毫无问题。

两人的矛盾,最终引发了历史上的决战索尔维之巅。当时天下英雄群集索尔维论剑,就是要看看,到底是爱因斯坦技高一筹,还是玻尔的量子力学棋高一着。爱因斯坦与玻尔在索尔维大战三百回合,最终难分胜负。

就在玻尔与爱因斯坦斗得难分难解之时,量子力学门派里却出了一个叛徒,他就是薛定谔。薛定谔原本也是量子力学门派中的佼佼者,而且与玻尔同辈。他自创的神功波动力学,用一种为正道人士所能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将量子力学中原本邪门、奇怪的招式,解释得清清楚楚。

然而,掌门玻尔却认为薛定谔的做法是削足适履,因为量子力学的招式原本就是奇怪的,不能为了让别人理解,就扭曲量子力学原本的含义。相比之下,玻尔更喜欢大弟子海森堡开创的矩阵力学。薛定谔完全无法接受玻尔的意见,在量子力学的总坛哥本哈根,薛定谔与玻尔、海森堡较量了四天四夜,最终薛定谔不敌,只能自称感冒,卧床养病。没想到玻尔契而不舍,追到病床上,反复跟薛定谔唠叨:“薛定谔,不管怎样你得承认……”这种精神折磨终于让薛定谔彻底崩溃,大喊着:“我宁愿自己从来没涉足过量子力学!”玻尔这才总算放过了可怜的薛定谔。

不过,梁子算是结上了。薛定谔用自己的波动力学,练出一只神兽:黄狸大眼萌猫。此猫可不是一般的猫,它吞吃了薛定谔的波函数,只要躲进盒子里,就处于一种叠加态,变得非生非死,超脱三界之外、不在六道之中,卧室里可卖萌、战场上可杀敌,真乃居家旅行必备之物。薛定谔凭着自己的猫神兽,杀得量子力学一派门人叫苦不迭,以至于时至今日,一听到薛定谔的猫,依然会让量子力学门人闻之色变。

索尔维论剑最终以玻尔的险胜告终。爱因斯坦痛定思痛,找到波多尔斯基、罗森,三人修炼出一套空前绝后的阵法:EPR悖论。这套阵法难倒了玻尔,他苦思冥想一生,也找不到破解之法。不过多年以后,贝尔自创不等式神功,以一招量子纠缠态,最终破解了EPR悖论的阵法。

时至今日,物理江湖上,早已没有了正派与邪教之分。江湖人士都被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这两门武林绝学展示出的惊人力量所吸引,试图将两大绝学融会贯通,这样就必能天下无敌。然而,相对论的内功心法以万有引力为主;而量子力学的内功心法以电磁力、强力、弱力为主。两门神功的内功心法相冲突,无法统一,强行修炼两门神功,轻则受伤吐血、重则经脉尽断。

不断有新的武学奇才出现,他们用各自的方式,试图开创出大一统神功,将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融合,也许到了那一天,物理江湖将会迎来它新的巅峰。

(PS:写着玩,绝对没有对任何科学家有不尊敬的意思,真的就是顺手好玩,请大家不要严肃对待,勿喷我)

刘康康
作者刘康康
85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添加回应

刘康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