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奶奶去世了

哪吒男 2017-03-07 21:16:18
一不小心尤齐也到了每天都很忙的年纪,所以他妈发来通报“齐娃,你奶奶走了。”尤齐当然震惊,但回了一句“在医院吗”之后就立刻收拢情绪,投入到另一件完全不值得做但不得不做的事情上。母亲回“在家”,尤齐瞟了一眼不知道该回什么好,就简单打了一个“哦”字。

尤齐想,“哦”的残酷含义母亲肯定是不知道的。

又瞎忙了一上午,中午等外卖的短暂放空时间尤齐才想着,回一句“哦”是不是太冷漠了?可是说什么能匹配上死亡这么重大的事呢,他愣了好一会,也许是饿了,脑袋里一片空白。

下午他给母亲发了一句“料理丧事肯定很累,你注意身体。”感谢“注意身体”!和父母的每次对话都能用这个万能句结尾,不远不近不亲不疏,是个合格的儿子。然后尤齐又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复制给了父亲。

尤齐他爸隔了两天才回他“好的”,父亲这时候太忙了,不用想也知道。

大年初四尤齐奶奶就住进了医院,其实老人家身体早就不行了,这次住院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才在医院住了半天医生就把尤齐他爸他妈拉到门口说:“没法治了,带老人回去吧。”父亲给远近老少几十个亲戚打了电话,接着来了许多人,电梯一趟都装不下,孝子贤孙们乌泱乌泱地把奶奶装回老家躺着。母亲担心老家长久没人住太脏,收拾了许多东西和尤齐搬去老家。却发现老家来了更多的人,围着奶奶躺的床里三层外三层挤得水泄不通。

倒是人多力量大,老家竟被这群人收拾的窗明几净。奶奶躺在新支起来的床上,说不出话也动不了,只是据说这点滴注射着很疼,奶奶始终一脸难受。尤齐他爸主张摘掉点滴,奶奶真的恢复了慈祥安宁的面容。之后尤齐一家就开始每天朝老家跑,谁也没这样要求,可是大姑二姑小叔叔各家各户都守在老家,尤齐他爸作为家里的大儿子自然不能缺席。尤齐作为长孙,也就跟随他爸每天这样一来一回的跑,到了老家也只是围在火炉边剥剥花生。一旁的奶奶竟一天天好起来了,已经能咿咿呀呀地发出声音。

从大年初四开始尤齐家的新年就结束了,或者说新年才刚刚开始。

每天都有各种亲戚来看奶奶,尤齐一个也不认识。除了不断把亲戚送的补品往里屋搬运,尤齐就只能像个傻子一样赔笑。亲戚都夸尤齐,性格好学习好长得好以后前途也好,连他那被逼无奈剪的头发都被夸上了天。尤齐一句也听不进去,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想说“谢谢三姨婆”却简化成了“谢谢”,因为他不记得那到底是三姨婆还是三舅婆。

对于守床尤齐是最有经验的。自打他上大学以来,每年寒暑假家里总有人生病,总需要他守床。从这漫长的守床史里尤齐总结出许多窍门,最适合听什么歌,快的还是慢的;最适合看什么书,小说还是散文。但其实书是根本看不进去的,每天迎来送往那么多人,往往书都被揉烂了还没看完第一章。但还是有乐趣,尤齐喜欢听亲戚们讲故事。哪年哪年尤齐他爸第一次和他妈碰面,两个人骑自行车一前一后从县里骑到另一个县,又折回来,却没敢和对方说一句话;哪年哪年尤齐出生了,他奶奶却因为晚饭多放了花椒和他爷爷吵架,尤齐出生三天后他奶奶才跑到医院看他;哪年哪年尤齐出生后大半个星期都没有睁开左眼,他妈一直担心他是个“独眼龙”,没想到吐了一回奶两个眼睛就一起睁开了,这不,你看今天尤齐的眼睛还一大一小......

守这几年的床,尤齐终于能依稀拼出自己记忆之外的尤家故事。这些故事里没有任何大人物,也没有精彩的波澜起伏。尤齐就像他爸,他爸就像他爷爷,所有的故事总结起来就只有这一个规律。但说起来家里的人尤齐最喜欢的是他奶奶,他奶奶脾气犟得很,爷爷死的早,她一不高兴了就自个儿回娘家乡下住上大半年,帮亲戚收麦子插秧子,家里的田就剩小叔一个人忙活她也不管;哪怕这几年没人种田了,他奶奶还是爱回去捡捡皂角养点山猪,总有可忙的。

他奶奶从来不爱聊家长里短的事情,也不喜欢听人摆谈是非。有一段时间奶奶住在尤齐家和尤齐一个床睡,尤齐假聪明套近乎拉着奶奶聊学校里的有趣事,他奶奶说“你这话怎么这多,是不是跟你外婆学的,我不跟你睡了”,然后就抱着铺盖把客厅的沙发收拾成床睡了半个月。

尤齐一直觉得奶奶很酷。其实尤齐他爸也很酷,爱跟时髦,骑行、种兰花、焊铁花盆、养金鱼样样都搞过;也爱凑热闹,外面的人都爱和他玩,只是家里阳台坏了的灯和卫生间裂开的莲蓬头他从来不修。想想啊,尤齐如今这么好热闹全是随了他爸。有一次尤齐和几个不熟的朋友打麻将,输了太多就把位置让给别人,然后坐在沙发上喝啤酒竟把自己灌醉了。睡睡醒醒,凌晨清醒的时候,听着耳边吵闹的麻将声,看着前方镜子里小小的自己,尤齐仿佛看到了他爸的轮廓。

因为奶奶这个新年家里人聚在一起的机会大大增加,每餐都要坐上两桌才够,而尤齐他爸哪个新年都没有像今年这样喝这么多酒,这么尽兴。每天都有客人来,吃饭时免不了要喝两杯,他醉了也不撒酒疯,就只拉着别人一个劲说“你看我这一家啊,我妈心疼我,我就爱我儿子,都说我这一家好啊。”尤齐看着坐在床边努力克制怒火的母亲,又看看奶奶慈祥温和的沉睡的脸,他忽然有了新的感触。

无论多么了解一个人的过去,你也无法预料到他的未来。

尤齐想把这句话发在朋友圈,配一张什么图好呢?选了半天,始终还是放弃了,心灵鸡汤有啥可发的。远处父亲也发表了新的感言,“女人完全不懂男人为家庭付出了多少,我只希望以后我儿能懂我。”

奶奶熬过了正月十五脸上还是有温馨的红色,来人都说奶奶脸色好看。嗯,高血压都这样,奶奶就是因高血压中风了好几回。正月十五之后家里小孩要去上学了,大人们工作也步入正轨忙了起来,尤齐他爸和大姑等人为看守奶奶的事情起了点争执,吵完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喝了一晚上闷酒。尤齐台湾交换的手续终于办完了,他妈叫他明天就走,留在家里她看着心烦。尤齐和母亲把父亲拖进屋子里躺下,他爸猛地抓住尤齐的手,像是电视剧里演的一样,一惊一乍地说“去了台湾莫和别人斗嘴,要钱就跟我说。”抬起头看一眼母亲,母亲在叹气,然后也看着尤齐,老家的灯是一种现在早已罕见的黄色,把母亲照得特别显老,尤齐他妈说“等你奶奶走了,我就和你爸离婚,这回我硬是要离婚的。”“嗯”,尤齐点头。

点完头尤齐猛然想到奶奶就在墙的另一边呢,把父亲沉沉的脑袋放在枕头上,尤齐蹑手蹑脚跑出去看了一眼奶奶。奶奶永远是这张脸,永远有一种“随便你们吧,我自己高兴就好”的得意劲儿。尤齐想,奶奶才懒得管他们离不离婚呢。“尤二娃,你再喝酒你就马上要死!”这句话是奶奶为数不多的对父亲的评价,尤齐他妈无论多冒火,都说不出这句话,哪怕这句话天天在她心里念叨,也七折八拐用别的词句诠释过无数次,但奶奶只在口头说了一次,这句话就成了奶奶个人的发明创造。

尤齐把奶奶的铺盖扯了扯,让它稍显整齐。奶奶根本动不了,这被子哪需要牵扯呢,要是奶奶这会有力气说不定会白他一眼,想到这里尤齐觉得自己有点好笑,然后跑回里屋对母亲说“那我就真的明天走了?”母亲正在帮父亲脱袜子,腾出一只手,像赶鸭子一样朝尤齐摆了摆。

尤齐走后他爸因为上班要开车,再不能像过年那样天天大醉,尤齐走的这段时间他只喝了五次酒,只和尤齐他妈吵了三次架。这些都是尤齐他妈给尤齐打越洋电话说的,巨细靡遗地抱怨尤齐父亲,是她人生的重要章节。人有压力,就要纾解压力,尤齐就是母亲最重要的倾听者,虽然他最常回复的是“哦”。

倒是奶奶丧事期间他爸他妈没给他打过一通电话也没有发过一条信息,是啊,葬礼有啥好介绍好形容的,还不就是那样,只不过这次的主角恰巧都是尤齐认识的,如此而已。

很多年后的有一天,尤齐他妈又打电话来告诉尤齐他爸最近有多可恨,声泪俱下地说自己身体不好,他爸还如何气她,“我就是要死要死了,你爸肯定都还在外面喝酒,到时候你一定要赶快回来喊医生让我早点死。我可没有你奶奶那么好的精神,能躺三四个月。”

他们通话很少聊到一家三口之外的其他人,尤齐他爸的罪恶,尤齐该如何走向人生巅峰,这些都是一通电话讲不完的,哪里还有闲工夫说别的呢。这次提到奶奶,尤齐和尤齐他妈都有点惊讶,两人就隔着电话线相对沉默了好一会。

还是尤齐随机应变,回了一句“哦”打破僵局。
哪吒男
作者哪吒男
41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哪吒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