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优告诉你,什么才是“死了都要爱”

Lens 2017-02-14 21:20:19

日本演艺圈,有一对奇怪的夫妻。 四十四年的婚姻中,四十二年的时间处于分居。男方家暴、出轨,渣到不行,女方却一直坚持这段关系。

丈夫是一位名叫内田裕也的摇滚歌手,而他的妻子则是老戏骨——树木希林。 ▽ 这些年,树木希林扮演了很多母亲的角色。

比如,她是《东京塔》里那个一手把儿子拉扯大,默默付出着的母亲。

也是《记我的母亲》里,那个年轻时狠心“弃子”,老后患上痴呆症的母亲。

更多时候她出现在是枝裕和的电影里,《步履不停》、《如父如子》、《比海更深》……都是那个看似有些刻薄,实则饱含深情的形象。 现实里,树木希林是位颇有个性的老太太。 据是枝导演的“口供”,有一次在聚会上,电视界的一位大人物,专程来和希林打招呼:“之前我曾和您在某某电视剧里合作过。” 希林并没有使用“承蒙关照”这样的社交辞令,而是接过对方递来的名片,打量着他的脸庞,悠悠来了句:“不记得了诶。我真的有演过你说的那个电视剧吗?”

一次杂志采访,找来荒木经惟拍摄内页。树木希林摆着造型说:“荒木啊,你就当今天是为我拍摄遗照吧。” ▽ 就是这样敢说敢做的老太太,在丈夫面前好像又“败下阵来”。

去年她和丈夫内田裕也,一起上了某个谈话节目。登场时,树木希林低垂着视线,害羞地不敢正视丈夫的脸。 这是二人隔了近一年时间后的再次会面。要不是借着这个节目,相聚的时间恐怕还要延迟。原因或许就像希林说的那样: “我俩一见面就会互相伤害。” ▽ 爱情开始得很美好。树木希林在拍戏,内田裕也无意间经过,只一眼便爱上。交往五个月,就去登记结了婚。

1973年的结婚典礼上,身穿牛仔装的两个人,放在今天也算新潮。 但婚后仅两年,二人便开始分居,原因是内田裕也不间断的家暴。那段日子,树木希林成了家附近警署的常客。警察许诺,只要她求救,就会马上赶到。 “甚至想趁丈夫睡觉时,拿刀捅了他。不过因为讨厌进监狱,我也只是想想罢了。”希林曾有过这样的心里斗争。 1981年,内田裕也偷偷提交了离婚申请。希林知道后,打官司称离婚无效,最终胜诉。 为什么不离婚?“缘分吧,好不容易碰上适合自己的人。”希林顿了顿。“喜欢一个人,就应该喜欢他的全部。” ▽ 内田裕也,这个感情上的“渣男”,也是对日本音乐界贡献颇丰的rocker。 

作为最早玩摇滚的一批人,是擅长英语的他,把鲍勃·马利等优秀音乐人介绍到日本。提携后辈,企划了不少日本音乐节。 在1991年,他还竞选了东京都知事(相当于北京市市长一职)。

内田认为“日本艺术家太悲哀了,明明关心政治,却不愿意直说”,他决定亲自上阵。 上电视做政见演说时,先是高歌了一曲约翰·列侬的《power to the people》,然后开始用英文进行自我介绍。 最后内田裕也在16位候选人中排名第五。 ▽ 这个口头禅是“rock & roll”的男人,还曾三次被捕。 前两次是因为吸食大麻,以及酒后携刀闯入音乐事务所,抗议它过于偏爱国外艺术家。 最近一次是因为强行和前女友复合未果,一气之下私闯了她的家。 树木希林当着媒体替丈夫道歉。她说“丈夫一人落难,我又如何自保。”希林依旧不离婚。“把这种人放出去,只会给大家造成更大的麻烦。有我在,他才不会越过最后一道底线。” 内田裕也,这个暴躁的摇滚乐手,也难得“别扭”地温柔发声: 我当然喜欢希林,不过她真的很“可怕”。她是最强的母亲、最强的女优、也是最强的妻子。我虽然不会下跪,但会秉承最摇滚的精神、由衷地向她道歉。

希林一家人。女儿内田也哉子(第二排右)与女婿本木雅弘(第二排中)都是演员。 ▽ 去年,希林给日本出版社“宝岛社”拍摄了年度广告。相较生命的长短,呼吁人们更加重视如何面对生死,是它的主题。

“死ぬときぐらい好きにさせてよ”的宣传语,可以翻译成“生命终结之时,就让我任性一下吧”。 若是生命可以重来,希林会后悔和内田相恋吗? “如果有来生,我绝对不要和内田相遇。”随后希林又给出了理由:“因为如果遇见了,我肯定又会爱上他,再次度过狼狈的一生。” 仔细想想,那句宣传语放在希林身上,换个翻译或许更加合适:“让我尽情爱吧,直到死亡的那一刻”。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整理:chatmonchy 关于爱情,有着千万种模样。 在《目客002:我这样爱你》里, 也有一些有故事的爱情, 刺进浮躁时代的怕和爱、痛和痒……

本期视觉和Lens的其他读物 在京东、亚马逊、当当、天猫、淘宝、机场中信书店 和各大城市书店均有销售 更多关于lens读物及购买详情请戳这 > 更多人文生活美学内容和原创视频 > 关注微信公号“WeLens”(ID:we-lens)

Lens
作者Lens
1024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Lens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