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之味】在咸阳教会了一个做正宗煎饼果子的徒弟

李小白の生活馆 2017-02-13 19:04:07
那一年直到我从西安回家,我才知道原来所谓的西安机场是在咸阳,那一年,还没有钱坐飞机进行一场奢侈的旅游,火车慢车去西安,又不知道怎么就去了咸阳,手机还是诺基亚,下了火车之后的第一件事,是在火车站的前广场买一张咸阳的地图并且定一张咸阳到西安的返程火车票。

从地图的比例尺来看咸阳是一个并不大的城市,基本上算是徒步走了小半个核心区,忘了谁曾经说过,一个城市的早餐是这座城市的灵魂,我深谙这个道理,于是第一件事就是找老社区附近的小吃摊和早点铺,在走到一条叫做文林路的街上时,看到了一个早点摊,说是一个,应该是几家共同组成的一个小区域,有一家卖豆腐脑的,一家炸油条的,一家摊煎饼的,一家卖白吉馍的以及一家卖饸络面的。

其实,从理论上讲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定要吃一吃当地特色,在咸阳,其实应该算是饸络面和白吉馍吧,但是我却被煎饼摊所吸引。

摊主是个40多岁的大叔,穿着80年代国企工人的藏蓝色服装,系着白色围裙、戴着白色套袖和一个小白帽,和电视里老国企门口煎饼摊摊主的穿着倒是相似。最让我感觉到有趣的是煎饼车上写着“正宗回回 北京煎饼果子”。

我围着摊主的煎饼车转了两圈,看看他摊煎饼的手艺:从一个盛着煎饼浆的小盆里舀出一勺到饼铛上,用煎饼耙子熟练的刮匀,迅速的打两个鸡蛋,再刮匀,稍等片刻,翻面,均匀的涂上面酱、辣椒酱,撒上葱花、香菜,然后在煎饼正中间放上三片和炸云吞皮差不多的东西,一片生菜,一根火腿肠横片一刀再纵切一刀变成四刀,放在生菜上,再撒上一把咸菜,最后和打包袱一样从四个方向向中间包围,一套正宗的“回回北京煎饼果子”就做完了。

我在旁边看的乐不可支,摊主看我在笑话他也过来问我。
“小老弟你笑啥笑么。”
我用一嘴京片子回答说“大哥您这煎饼果子的手艺是搁哪儿学的啊。”
摊主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我就是在天津和北京都吃过,具体就知道个大概做法。”
“大哥,我教您做吧,正好我没吃早点,您就按照我说的摊一套。”我和摊主说。
“这怎么好意思,你来咸阳旅游,我请你吃早餐,一套煎饼一碗豆腐脑。”摊主也很大方。

我把摊主领到炸油条的摊子前面,让炸油条的切一块面,快速的一抻,抻成中间薄四面略厚的面皮,中间切三刀,下锅炸成金黄,也就是天津人嘴里的“馃箅儿”北京人嘴里的“薄脆”。带到煎饼摊上,重新起锅。

舀出一勺浆到饼铛上,刮圆,打两个鸡蛋,刮匀,翻面。我指导摊主把馃箅儿放在煎饼皮的正中间,在三分之一处用煎饼刮刀切开,上三分之一向下,下三分之一向上,然后把面皮从下往上裹,再抹上面酱,撒上葱花、香菜,告诉摊主别夹生菜,然后将上半部分面皮向下裹,再从中间切一刀,对折,装袋子,完活。

摊主看着这样摊完的一套煎饼,说,“哎,和在天津看见的一样。”又问炸油条的摊主要了一张馃箅儿,自己给自己又摊了一套,站在路边和我一边吃一边说话。

摊主是土生土长的咸阳人,90年代的时候在天津打工,参与过天津好几个桥的工程,也挣了点钱,据说比在咸阳工作挣钱多,后来摔伤了腿,不能干重活,就回到了咸阳,做点小买卖,结果买卖越干越小,从原来还有个店铺,到后来就剩一辆煎饼车。我打趣说老板那是因为你煎饼摊的太难吃。老板说没有办法,做饭就是这样,天津的臊子面也不是陕西的味道,白吉馍也没吃到过太好吃的,所有的食物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就必须迎合当地人的口味了。

天津人口味重,吃什么都会多放酱,咸阳人会觉得咸,而且很多人做体力工作,也会觉得一套煎饼里只有两根油条有些少,就愿意多加点菜多加个火腿肠什么的,其实倒也算不上难吃,只不过煎饼果子故乡的人来吃自然是吃不惯的。

我倒是有些理解摊主的话了,我家楼下有一家号称是陕西豆腐脑的摊子摆了很多年,基本上每天都在排队,卤里面又是鸡肉又是黄花菜。而当我坐在文林路街边的小板凳上喝了一碗真正的陕西豆腐脑时候,发现质朴的超过想象,就是一勺油泼辣子做的辣椒油、一点麻酱、一点蒜汁、一点咸菜、几粒黄豆而已,味道清淡,配着我这天津做法的煎饼果子,竟也有一种中和咸淡的味觉之美。

一晃时间过去快要十年,这些年里,又去了几次西安,但是咸阳却是始终没有得到再去的机会,不知道文林路上的煎饼摊是不是还在摆,不知道那个摊主有没有学会真正正宗的“煎饼果子”。
李小白の生活馆
作者李小白の生活馆
2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李小白の生活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