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东邪西毒》写出了浓情至极的音乐

澎湃新闻 2017-02-13 10:09:45
《有戏》
张曼玉《昔情难追》段落(05:01)

香港电影人陈勋奇最近时不时刷屏朋友圈,因为抗癌。
现年65岁的他被曝患上罕见的甲状腺未分化癌,抗癌一年多,过程艰辛,但他仍然乐观面对,如今已渐渐康复。
说起这位演艺圈的多面手,媒体都爱冠以“全才”之名。配乐、武术指导、制片、编剧、演员、导演他都涉足过,也都做出过成绩,但内地影迷最津津乐道的,还是他与王家卫的那份惺惺相惜,他为《东邪西毒》所做配乐更被视为经典。
今天,我们就说说他的配乐经历。


陈勋奇原名陈永煜,因为父亲生意失败,很小便要打工养家糊口。
他喜欢电影和画画,本想找一份给影院画海报的工作,叔叔认为他太过瘦小,不同意介绍他入行。当时,邵氏电影正在招配乐学徒,家里人就让他报了相对轻松也甚少人问津的配乐。
小时候,陈勋奇其实很怕音乐,一来他不会表演,二来五音不全,但为了电影,他决定先入行再说。
1966年,15岁的陈勋奇跟着王福龄学起了配乐。王福龄当时是邵氏电影公司的御用作曲家,著作等身,陈勋奇白纸一张,师父倾囊相授,让弟子少走了很多弯路。
不到一年,陈勋奇便展现出了配乐天赋。师父把一些邵氏小片子交给他做,因为年纪小,他并不得导演重视。为了卖相成熟,陈勋奇留起了小胡子,这也成了他最标志性的造型。
陈勋奇很快摸清了电影和音乐的基础关系:“只要抓住感情,轻描淡写的主旋律就可以把电影弄出彩。”他的作曲之路一走就是12年,最盛时,港台地区75%的电影配乐都被他承包。
与陈勋奇合作的都是大导演。张彻就很器重他,居然就敢把胶片交给一个年轻人,完全信任他,“他懂年轻人的心理,一出道的新手就有这么好的导演欣赏你,那真是不睡觉也要帮他做好。”
为李翰祥配乐呢,陈勋奇就没有自由发挥的机会了,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习惯了张彻的工作方式,陈勋奇一度很痛苦,后来,他领悟到李翰祥其实把他带上了一层楼,“他对乐器的要求很高,用什么乐器都告诉你,对我来讲是一个很大的帮助。原来做得很顺畅的,忽然有人给你一些压力,或者有一些你觉得不合理的要求,先不要生气,可能那会是一个最好的磨练。”
作为当时的三大导演之一,楚原是完全不管不顾的,“你就做吧,反正我就知道你做得好的!” “一句话给你,你就有压力了。所以碰到不同的名师,你能有不同的收获。”
陈勋奇和狄龙、姜大卫也合作了很多部戏。有一次,狄龙跟他讲:“小陈!每一次配姜大卫的时候,你的音乐就特别一点点,配我的时候就很普通,为什么?”
陈勋奇说,画面上导演给出的电影语言,已经让他知道怎么去处理配乐,“我们做配乐的看到那些好看的电影,工作起来都能获得很多灵感,电影自然而然就给你很多想法,让你很投入地去做。相反,有一些电影就很烂,同样是武打片,没灵感的你真的是随随便便帮他做,所以常常有导演去老板那边告我的状。那其实也不能怪我,只能怪你没有吸引观众的能力。”
虽然是幕后工作,但陈勋奇过的是明星般的生活,“做电影配乐是没有压力的,票房不好不关我的事,只要导演说OK就行了。但是香港的导演大部分都不懂音乐,所以大部分都是OK的。然后大部分电影都是你做,你的收入自然就高了,跑车啊名牌服装都有了。”
渐渐他发现,电影圈包括观众并不重视音乐,也不知道还有电影配乐这回事。每一次,他都要介绍一大轮,人家才知道有这个职业。
而且,配乐都是在满足导演的要求,后来他想,不如满足自己。不甘心的陈勋奇励志要做导演,成龙却冒出来,让他从演员做起。
“成龙说你要做导演,其实可以先做演员,因为做演员学的东西更多,又舒服。”成龙一脚把陈勋奇踢到幕前,1982年他成立永佳影视,又一脚跨进导演行,开创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装戏剧动作片风潮。

陈勋奇的配乐工作在1980年代早期断档,直到尔冬升的《新不了情》(1993)找上门,才续接上。
尔冬升当时请了另一位香港音乐人配乐,配得很好,只是这人不是电影出身,不太懂电影的节奏感,而陈勋奇是从电影行业过来的,一听就发现是位置出了问题,“于是我就拿过来重新帮忙剪辑了一下,调换了一些位置,整个节奏感就很对了。电影结束后出来字幕,有一列特别鸣谢,上面写着陈勋奇。当时很多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鸣谢我,哈哈哈。”
《新不了情》后,知道陈勋奇还愿意配乐,电话邀约就源源不断了,王家卫的《重庆森林》(1994)《东邪西毒》(1994)《堕落天使》(1995),尔冬升的《烈火战车》(1995)、程小东的《冒险王》(1996)均出自他手。
陈勋奇最为人熟知的,还是与王家卫的合作。
2013年,陈勋奇作为西宁FIRST青年影展评委,曾接受影评人风间隼的采访。谈到王家卫,他用了一个词,又爱又恨,“每次跟他工作,我总会有一段时间心理不平衡。因为他很主观,每做一件事情都要想好,筹备充足才去做。”
配乐上也是,陈勋奇感觉王家卫应该是有了音乐才去拍戏的,“每一个戏他都有很多音乐的demo丢给我,说你听听这个,我听完知道他的思路大概是这样。”
陈勋奇配乐全凭感觉,而且爱用怪招。
他第一次帮王家卫做音乐是《重庆森林》。有一段戏是金城武从酒店出来跑步,剧组请了一位菲律宾萨克斯风乐手来演奏,开始音乐和画面老感觉不对,陈勋奇就试着把音乐放慢一半,就像电池快没电了一样,萨克斯风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了,没想到,配上画面感觉就对了!
为《东邪西毒》配乐,很多时候,陈勋奇是先闭上眼睛,在脑子里把音乐想一遍,才有画面。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听“空中小说”(广播剧)。
《东邪西毒》公映后,有很多人看不明白,来问陈勋奇意见。他说其实这个戏很好理解,只要看片时闭上眼睛,就能享受到整部电影——撇开杜可风的摄影,把张国荣、梁朝伟、张学友这帮大明星的旁白加上他的音乐听在耳中,就是一部动人的空中小说。
陈勋奇的话不无道理,他的那些配乐段落,《昔情难追》《追忆》《挚爱》《情欲流转》《幻影交叠》《纠结难解》……都浓情至极、用情至深,每一段单独拿出来听都是享受。配乐的夺目甚至让你有这样的感觉,香港武侠电影音乐就长这样。
《东邪西毒》给了陈勋奇很大的发挥空间,而他的想法是要自我突破,别太拘泥于传统。
比如,剧中的画面古意十足,他会配上一段十分洋气的吉他solo(独奏)。武打场面怎样配才刺激呢?他就配上弦乐,哪怕不配动效,也都有厮杀的感觉。在这部戏里,陈勋奇彻底发挥了MIDI的功用,底色都用MIDI做好,再加一些东西乐器的solo,就很出挑了。

剧末有一场戏,大嫂(张曼玉)对着空旷的大海苦思欧阳锋(张国荣),她对探望她的黄药师(梁家辉)说的那番话,影迷大概都会背:
“以前我认为那句话很重要,因为我觉得有些话说出来就是一生一世,现在想一想,说不说也没有什么分别,有些事会变的。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赢了,直到有一天看着镜子,才知道自己输了,在我最美好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人都不在我身边。如果能重新开始那该多好啊。”
那场戏的景别卡得很紧,怎么表现大海呢?陈勋奇就用吉他拉了几声海鸥的声音加了进去,王家卫当时就问怎么还有鸟叫,想让他删掉,陈勋奇觉得加了海鸥声效更幽怨,很能突出张曼玉当时的心境,坚持不删。
陈勋奇的坚持,成就了一段4分15秒的配乐佳章《昔情难追》。那种苦情和哀怨,隔着屏幕都能溢出来,尤其是行到3分22秒,乐声沉郁地一转,听者的心也跟着无限惆怅起来。
2008年出《东邪西毒》终极版,陈勋奇又受王家卫之邀重新配乐,放到这一段时,他忘了把海鸥那段音轨放出来,王家卫就问他怎么海鸥的声音没了,要求他再加回去……

《东邪西毒》里都是爱而不得的苦情人,最苦情的是谁呢?我觉得是慕容嫣/燕(林青霞)。黄药师答应娶她为妻却没兑现诺言,她因为恋慕黄药师精神分裂,还有什么比爱一个人至深却得不到反馈更伤的呢?
有一场山洞戏,竹编的灯笼不停地转,慕容嫣/燕恍惚中把欧阳锋当成黄药师,光影交错里,她说了这番话:“我曾经问过自己,你最喜欢的女人是不是我,现在我已经不想再知道了。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起,你一定要骗我,就算你心里有多么不愿意,也不要告诉我你最喜欢的人不是我。”
这里的配乐同样是《昔情难追》,王家卫又不明白了,怎么山洞里也有海鸥声呢?
戏中,慕容嫣/燕最后痴问欧阳锋,你最喜欢的女人是哪一位?欧阳锋答得很轻松,就是你啦。以前也有人这样问他,但他没有回答,换了黄药师的身份,他觉得这几个字其实并不是很难说出口。这里对应的就是剧末大嫂的那段独白了。

电影开篇那段肃杀的《天地孤影任我行》又是怎么创作出来的呢?
陈勋奇做了几段音乐,自我感觉很不错,但王家卫觉得不是他想要的味道。他拿出梁朝伟演的《悲情城市》,说就要这个味道,那是侯孝贤请日本人配的乐。于是,陈勋奇又做了一版《悲情城市》风格的音乐,王家卫一听,转念又说,还是用回原来的好。
“所以年轻人不要怕困难,要学会表达自己,把自己的目标和要求展示出来,碰到一些好的导演,也会获得接纳的。”陈勋奇总结,“音乐这个东西,完全就是感情的作用,比如你看一个人不顺眼,相处久了之后,你会喜欢上那个人的。”
如鱼得水,陈勋奇又用了这个词形容他与王家卫之间的默契,“除了默契以外,配乐人也要有自己的风格和想法,导演有时候很主观,未必是对的,而配乐人因为是第一个电影观众,往往能有新的角度,只要你抓得到那个情感,你就去做。因为他找你肯定有理由的,比如,你找崔健难道叫他来唱美声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
陈勋奇和王家卫的合作,其实可以追溯到他办永佳影视公司时期。
黄百鸣筹建新艺城公司早期,王家卫曾在这里担任编剧,因为剧本实在写得太慢,被黄百鸣炒了鱿鱼。从新艺城出来后,王家卫就去了永佳,一待就是7年。
陈勋奇说自己那时候老骂他,说了一个礼拜写出来,结果他拖了三个礼拜也没写好,最后写好了,又用不了。
“他只能我来用,因为他写的那些剧本,有时一句台词都不能用,让他改,改出来的还是用不了。有时候实在来不及,当天就要拍戏了,就只好我自己边写边拍。我知道他是个人才,又不愿意赶他出去,对他实在是又爱又恨。”
“王家卫是被外界误解了,其实他是一个很有喜剧天赋的人,他当年度的那些桥段好笑得不得了。早期永佳的电影大多都是他的点子,比如刘镇伟的猛鬼系列,就是他和刘镇伟的。他和刘镇伟是好朋友,但祖师还是王家卫。比如《神探power之问米追凶》(1994),是我唯一拍的一部无厘头电影,编剧是陈家声,是谁呢?陈就是我陈勋奇,家就是王家卫,声就是左颂升。”
陈勋奇说,王家卫看了很多日本电影,他拍电影也受了日本电影影响,有时看到一段好镜头会忍不住拉着陈勋奇一起看,“王家卫是一个很会经营自己的人,你看他戴墨镜,已经成为一个标志。他为什么这么喜欢戴墨镜呢?我常常说他是在学黑泽明,见黑泽明戴也跟着戴,戴久了都以为自己是黑泽明了。”
《堕落天使》之后,陈勋奇决定收手,不再配乐。1997年前后,陈家兄弟姐妹纷纷移民美国、加拿大,陈勋奇却转身来到内地,开拍连续剧。

这期间,内地观众最熟悉的陈勋奇作品,当属《上海探戈》。陈勋奇在里面演了一个有理想的进步报人,照旧留了小胡子,周海媚、陈孝萱两个大美人都围着他团团转。
那时候,观众大概都有点疑惑,长得一般也能当男主角?谁让人家是导演呢。对了,林心如在剧中演了一个刁蛮任性的富家女,那时她才刚出道,有点婴儿肥,还有小虎牙。这部剧的片尾曲《午夜舞影》还是成龙唱的,华丽舞衣,拥抱的温柔……哼起来,你大概就有印象了。
2002年,刘镇伟和王家卫合作《天下无双》,陈勋奇又被拉来救场配黄梅调。王家卫拍《一代宗师》,他亦有参与前期策划。
近年,陈勋奇在内地引起过水花的作品,是张柏芝主演的电影《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2011),不过这部戏评价不高。


陈勋奇现在独居北京,抗癌一年来,据闻暴瘦约30斤。
2014年10月,陈勋奇的女儿陈开心被发现从高处坠下,终年40岁,警方证实其生前患有抑郁症。这件事对陈勋奇打击很大,他患病的原因除了工作压力大,女儿也是原因之一。
陈勋奇还是乐观的。如今他正在做康复治疗,还有做新片的打算,微博上也时常能见到他的踪影。
陈勋奇在微博上自称“射手奇”,近年他辗转世界各地,每到一处总习惯笑着留影,间或配几张老照片,贴一段心灵鸡汤。微博上的他给人的印象入世且积极,鸡汤也都是达观的、励志的,想想他写过的那些用情至深的音乐,总觉得鸡汤不相称,甚而替他神伤起来。然而,鸡汤看多了或许真能给人以正面的反馈,尤其对现在的他来说。那就祝福他,安好。

资料来源:
《“爱电影,就要有激情!”——First青年电影节评委陈勋奇访谈录》(风间隼)
《陈勋奇:香港最后一位电影全才》(竹聿名)


牧羊

————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澎湃新闻时政与思想的最大平台
下载客户端:iPhone版Android
澎湃新闻
作者澎湃新闻
134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澎湃新闻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