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梁欢的几句三字经

奥沙利武 2017-02-04 20:40:13

前几晚有朋友发来密电,痛斥了梁欢。实在没忍住,去瞥了几眼梁欢的新帖,发现还是理想主义界玩剩下的“让世界变得美好一点点”那套,把我恶心吐了。这都啥年代了,还写锦囊拯救地球呢,小罗永浩啊?

本来他的东西我连骂都懒得骂。但一下想起有几个好友蛮喜欢他,气不过啊,所以必须要拔一拔毒草了。

在这篇文章开始,梁欢就表扬了自己的风骨,也算是一篇奇文了。他大意是说:非常感谢微博员工,但感谢不是为了近期对他的“保护性禁言”,而是因为告知对他禁言的真相,是因为有关部门不允许有人批评春晚假唱,而对他来说知道这一来龙去脉比什么都重要。这种对真相和知识的态度呢,也是知识分子与伪知识分子的区别。既然春晚不能谈了,以后也就不再看它了。

梁欢啊梁欢,你这何止是太极手,简直是一气化三清啊,福尔摩斯、柯南、方舟子在你身上回光返照了。“对真相有洁癖”。

不过,这种好听的漂亮话,我是不会信的。本来在言论收紧的形势下,不冒风险无可厚非,但是这个死投机犯,占了便宜还卖乖,姿态真是够做作。然后还没完没了的演苦情戏,讲这几年的坚持,只为了“让世界变得美好一点点”。大兄弟啊,张思德都不烧炭了,雷锋叔叔也不接站了,你还扮业界良心呢啊?

但是他又做过些啥呢?除了打假唱,梁欢还四处揭露“侵权”、“抄袭”现象。但实质上,后者已然近乎是唱红打黑那一套了。在中国,知识产权是政治正确。大张伟借鉴了几首歌,梁欢就马上要给大张伟办学习班,一群小脑残也跟着呼儿嘿呦的。当然,如果只是止于舆论攻势倒还说得过去。但梁欢转头就扑到党妈怀里,以正义为名,让政府出手整治,这就是迫害了。答案很明显,即使大张伟的歌曲完全照搬zedd的作品,也没问题,因为Zedd的权利并没有受到侵害。------除非能证明大张伟购买过zedd的音乐专辑,并且达成禁止传播及模仿的契约。否则,凭什么他的一个想法、一个构思、一段语言别人就不能用了呢?当然了,这种问题也不是梁欢那颗简陋的大脑该考虑的,他能做的也就是扒门框搞搞监听,再报告报告政府了。最可笑的是,zedd本人都没有起诉大张伟的意思,梁欢还拿热脸去贴冷屁股,找律师搜罗了一堆所谓的“罪证”,是想代表国家把大张伟就地正法吗?

说起来梁欢这人还真是挺有法律意识的。别人说他抄袭他给对方寄律师函,跟网友吵架也要发律师函,后来干脆连别人有点争执他也代发律师函,莫非是宋世杰的转世灵童么。不过这不奇怪,此乃天朝土特产,这种爱打官司爱告状的神经病,群众甚爱之。比如王海、罗永浩什么的一干土鳖。

前面说了这么多,归根结底只是一句话:抄袭不是错,抄的没新意才是。但这也并非我讨厌梁欢的理由,讨厌他,主要是因为他的品位太低。看过他的唱功排行榜,很不喜欢。其次是因为此人知识分子腔太重,幽默感低于普通网友,每次张嘴就像政委在带功做报告,浑身的使命感,让人忍不住想纠正一下:

“此外,大概是因为知识分子天生就怀有批判精神,所以知识分子之间的互相批判就一直没停过;好在大家同为知识分子,批评多止于学术层面,就算偶有偏激也有其价值。可是最近几年,知识分子在网络上受到它的子集「公共知识分子 」拖累,贬义意味变得格外明显,不仅仅知识分子在批判知识分子,简直全民都在批判知识分子,以显示「我是个很酷的互联网公民 」。一旦全民批判起来,分寸感自然就没了,眼看着又一个原本美好且正经的词汇被毁掉,我们总该努力救一把”

这整段文字啰啰嗦嗦几千字,与其说是梁欢给“知识分子”下定义,倒不如说是他写给自己的表扬信:他被自己的批判精神感动到了,以至于飞升到了“学术层面的价值”。比如说,当他这款知识分子展开批评时属于“就算偶有偏激也有其价值”;而普通网友呢,批评文化人就需要讲究“分寸感”了。对此,梁欢曾给过一段解读:“如何开启一段良性讨论?当初发表观点时可以吐槽、讽刺、搞笑,但进行讨论时不讽刺、不吐槽、不搞笑” -------这段“互联网说话指南”的意思是说:虽然我先挖苦了你,但是当我板起脸,开始“讨论问题”时,你最好不要给脸不要脸。

还有,他对公知的看法也让我厌恶。实际上,很多人骂公知,未必是攻击他的观点,而是因为其立场。俗语有云:公共的,必定是肮脏的。这里我还要插入某学者的经典观点:公共品有两种,一种是需要取缔的,一种是需要私有化的。所以,既然都公共知识分子了,承担一些骂名,实乃分内之事。

唉,梁欢真是太看重知识分子的身份了。但是这只队伍,历来都是毁誉参半的,又何须你来正名呢。何况你的容颜本身有违章之嫌,放在知识分子里,也只能与许知远遥相呼应,不见得多光彩。不如留着那份体力吧,将目光下沉一下,多写点对乡音、农村土摇以及其他另类文化的思考,绝对能在这片领域里如鱼得水。

奥沙利武
作者奥沙利武
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奥沙利武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