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丢书记

王路 2017-01-24 13:47:44
去年春节,我舅来走亲戚,问我一些佛教的事。我说,回头给你寄几本书。节后回到北京,我上网买了套圣严法师的《学佛三书》和《百喻经》寄给他。寄完我想,既然给我舅寄了,不如给家里也寄一套,反正我爸成天闲着没事看电视,能看两页书也是好的,就买了一套寄回去。

我爸一听我要寄书回家,就说,“你寄书干啥?我天天忙的,哪有时间看书?”

我说,“也不是专门给你寄,是给我舅寄,顺便给你寄一套,别管看不看,放家里就行。”

我家做生意,有个门店,书就寄到门店里。到年底,生意越来越差,不准备干了,就把门店赁出去了。墙重新粉了,东西也都清了。

前两天,我回来过春节,见书架上多了不少书,都是从门店清回来的。扫了一遍,没见《学佛三书》。我也没太在意,过两天,又仔细找了一遍,还是没见。

我就问我爸:“我寄回来的书,你放哪儿了?” 我爸说:“书架上没有吗?” 我说没有。他说,“你看墙角两个箱子里有没有,可能在里边放着。”

又说:“里边的书都是准备扔的。你要是要,就拿出来。”

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他没看。不过我也没吭声。他大概猜到了,就说:“我看了一点,上面的道理我早就知道。”

第二天,我打开纸箱,翻了一遍,没找到,又搬出来仔细检查一遍,还是没找到。不过,倒发现一些别的书,有成套的《古代汉语》、《古代文学作品选》等,王力编的、徐中玉编的、朱东润编的、童书业编的,都是准备扔的。

那些书有些是我从地摊上淘回来的,有些是我爸年轻时候的。他年轻时,参加自学考试,考汉语言文学。后来拿到文凭,书就装进化肥袋扔到楼道了,我就捡回来收藏着。没想到我不在家,他又准备扔掉了。

其中有一本我很珍视的书——1977年第二版,1982年第六次印刷的王力的《诗词格律》。我上中学时学写诗,苦于找不到格律书,自己总结了好几年。高三那年秋天,我和一位好友路过租书铺,走进去,在一堆金庸古龙卧龙生柳残阳的小说中,发现了《诗词格律》。真是如获至宝。

租金一周5毛,押金10块。朋友果断掏出十块钱押下,走出门就说,押金不准备要了。当时,十块钱够在学校食堂吃两天。后来,《诗词格律》就归我了。第二年,我考上中山大学,在图书馆里发现别的版本的《诗词格律》,书末尾的字韵表被人撕掉了。我心想,这种品行还是不要学诗了。

除了《诗词格律》,还有《中国文字与书法》、《旧诗佳句韵编》等,都是我很喜欢的书,我赶紧拣出来,放回书架。书架已经满了,几乎挤不出空。被我爸留下的书有:《交际求人用人36计》、《历史选择了毛泽东》、《十分钟刮痧保健康》、《第一次推销》、《生命第一密码•亲子关系》、《像成功者一样思考》、《成功人士必读丛书——掌握说话的技巧》,以及厚得像半个枕头的《易经的智慧》。

我从中挤出一道缝,把想留的书塞进去。塞完,又跑去我爸房间找,见我爸床头有个台灯,台灯边放一本旧书,还有一副老花镜。我心想,他也看旧书?拿起一瞅,是写山口百惠的。

我妈问,书找到了吗?我说没有。我妈让我再去门市部看看。

我赶紧换上鞋,去了门市部。有熟人上街办年货,路过门市部,正和我爸谈笑风生。我不认识,也没打招呼,走进屋翻箱倒柜地找。找了一遍,还是没有。

我妈说,“说不定就扔了。你爸说了,佛教的书他不看。——他以为是小邢送的呢。他也搞不清。”

小邢是位信佛居士。前几年路过我家,经常留下些放生感应、因果业报之类的书。我爸虽然不看,倒也没全扔。倒是圣严法师的几本书都给扔了,一本也没留。这让我想到《西游记》里,猪八戒向孙悟空提到人参果,“这东西啊,说给你,你没听过;拿给你,你不认得。”

我爸见我一无所获,就说:“扔的书多了呢!卖废纸,四毛钱一斤,卖了一两百块哩。”

见我没说话,停了会儿,又说:“你寄给你舅的书,我约摸着他也没看呦!”

又说:“主要是,那个思路,跟干事业是相违背的。”

又说:“你还看吗?想看可以上你舅家看。”
王路
作者王路
71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王路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