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帝都一年几度的征友 | 没想到啊,我也是一个感情诉求如此强烈的人

原谅我爱扯淡 2017-01-19 22:44:49
这是一个有漫长叙事性的征友帖,如果没有耐心,大可直接先看照片,如果感兴趣,再来读。来得及,谢谢大家的时间。这大概是我在豆瓣的 N 次征友,也是最走心的一次啦。

我有一个朋友,清华经管,川渝理科状元,上海高金的研究生,刻薄毒舌的优质鲜嫩可 X 的 0,在前段时间在上海和一个男人纠缠不清。

这个男人从世俗意义上看非常普通,北京人,30 岁,在上海,收入和这位同学校招的 offer 持平(也就是相比之下非常穷困的啦),但是我这位朋友啊,喜欢得不得了啊,喜欢得要命那种,要命到把他的 facebook/ins/微博/人人/网易云音乐/豆瓣/知乎,但凡能跟踪搜集到的社交渠道都视奸了一遍,要命到这个男人每一个微信都要斟酌其意,连约个跨年都要辗转反侧,寤寐思服。

结果这个男人不喜欢他,先和他在一起了一段时间,然后分手,然后成为 P 友,稳定半年的每周来一 P 关系之后,在跨年夜的时候,终于说出了「我们还是做朋友吧」这样类似的话,和一位看上去比我朋友丑很多、low 很多的上海大丑 X 在一起了。

漫长的铺垫结束,我想说的是,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成为这样的人,以及我不预期自己会是这样的人,但是今年听到和见证了这样的故事之后,我居然羡慕地问他,「你是不是那种为了爱情可以心甘情愿放弃更好的 offer 的人呢?」

他说,「是的,不谈恋爱我会死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感情诉求那么强烈。」啊,我突然之间,好想向这个方向靠拢。

我一向自诩拔 X 无情,Y P 和谈恋爱从来都一样,都是一个字——「怼」,但是最近领悟的是,也许不应该自我定义自己就是一个直白且拔 X 无情的人,就像「驴得水」里面形容赵一曼的一样,「你不是一个浪荡的女人,你只是顺着别人而已」,我是否也只是顺着别人和自己对自己的刻板印象呢?

一个朋友对我的试图痛改前非深感欣慰,她只谈过两段恋爱,一个 5 年,一个马马虎虎,分得不清不白,那天晚上一起去看「少年巴比伦」的首映,她给我展示了她 eex 給她手写的信,以及 eex 一步一步的用来引导她在家里找到了这封信的纸条们。

人心是肉,没有共同回忆的堆砌和相互付出的输出,感情可能真的就只有荷尔蒙,而荷尔蒙虽然是感情发源的根本,但是一旦缺乏这些养料,它也消散得最快。

所以,这次我愿意用时间/真心/关心来对待感情,征友。
 
照片的话,看我相册啦~

漫长的前言结束,终于他妈的开始自我介绍了

大家叫我刘老板,因为我平时比较喜欢爱「怼」,比较直接了当,绝对地主动。

来自四川,坦诚地承认,自己应该是一个不美丽的矮胖子,但我真的不认为我是丑 X 呀哈哈

在身体上我不分攻受,都体验过,在心理上我也是如此,希望自己被宠爱,但是对方不开心和需要陪伴的时候,我真的挺能逗乐的。

文科,中关村文理学院本科毕业,打小就创业,在互联网,在创投圈,在做一个播客,是一个小网红,但我真的觉得我在听众中没找到……

我认为人是有不同圈层的,一方面,我是一个大俗人,吃肉喝酒电影小说,我样样沾,不仅长相不仙子,自己还喜欢这种俗世的美好;另一方面,我特别享受和喜欢的人讨论一些形而上的东西,家庭/爱情/亲密关系/朋友/成功/创业/工作上的方法论,和有着不同的体验的人的交流会带来不同的信息量,生活的迷人之处即是于此。于是我与不同圈层的朋友相交相识。

对男票没有预期,希望不要相互嫌弃外貌,希望能相互聊,希望相互玩儿,于是足矣。

说到这里,我觉得我最大的进步,莫过于,懂得了吗,感情是相互,而是单方面输出和输入啊。这个代价也是很大啊。

最后的最后,我的微信是,applemanliu 偷食禁果的男人,pls free to say hi~
原谅我爱扯淡
作者原谅我爱扯淡
7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原谅我爱扯淡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