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从飞机上看见长城”的男人走了,这是王健林给好莱坞交的学费

好奇心日报 2017-01-19 06:50:15


本文作者: 周哲浩

所有的事都怨不得别人。

在传奇影业被万达收购一年多以后,传奇影业创始人兼 CEO 托马斯·图尔 (Thomas Tull) 宣布辞职。辞职的原因,根据《好莱坞报道者》的说法,是图尔的管理方式以及近期的一些电影项目,例如《长城》和正在拍摄的《环太平洋 2》,招致了万达方面的不满。

《长城》可能是这一切的导火索。这部电影的预算高达 1.5 亿美元,集合了从马特·达蒙、威廉·达福,到刘德华、彭于晏这样的明星阵容。再加上合作最深入的“中美合拍片”的噱头,《长城》之于万达以及传奇影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不过《长城》的业绩却远远没有达到预期。截至 1 月 18 日晚上 9 点,《长城》的国内票房为 11.4 亿元,全球票房则仅为 1.94 亿美元。即便《长城》还没有在另一个重要市场北美正式上映,它能引发的观影热情也不会太高。

“情况很严峻,”在去年 12 月 22 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中,传奇东方影业(即传奇与中影的合资公司)CEO 罗异说。“我当然希望它获得成功,但我说不准。”

    


比票房更糟糕的则是电影的口碑。给出差评的人主要在批评电影本身剧情薄弱、张艺谋传统的“团体操式美学”违


本文作者: 周哲浩

所有的事都怨不得别人。

在传奇影业被万达收购一年多以后,传奇影业创始人兼 CEO 托马斯·图尔 (Thomas Tull) 宣布辞职。辞职的原因,根据《好莱坞报道者》的说法,是图尔的管理方式以及近期的一些电影项目,例如《长城》和正在拍摄的《环太平洋 2》,招致了万达方面的不满。

《长城》可能是这一切的导火索。这部电影的预算高达 1.5 亿美元,集合了从马特·达蒙、威廉·达福,到刘德华、彭于晏这样的明星阵容。再加上合作最深入的“中美合拍片”的噱头,《长城》之于万达以及传奇影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不过《长城》的业绩却远远没有达到预期。截至 1 月 18 日晚上 9 点,《长城》的国内票房为 11.4 亿元,全球票房则仅为 1.94 亿美元。即便《长城》还没有在另一个重要市场北美正式上映,它能引发的观影热情也不会太高。

“情况很严峻,”在去年 12 月 22 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中,传奇东方影业(即传奇与中影的合资公司)CEO 罗异说。“我当然希望它获得成功,但我说不准。”

    


比票房更糟糕的则是电影的口碑。给出差评的人主要在批评电影本身剧情薄弱、张艺谋传统的“团体操式美学”违和等,但这部电影“惹”的事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部公映的电影:不仅有影评人和片方的争执,还有广电总局主管的报纸《中国电影报》的介入,以及猫眼关闭影评人相关栏目。

万达此前对这部“中美合作大片”的预期甚高。导演张艺谋在一篇《光明日报》的报道中曾表示:“如果《长城》的全球票房能达标,好莱坞会推出很多这样的项目。到那时候,一个张艺谋肯定不够,所以会有更年轻的中国导演、更多的中国演员站上这个舞台,会有更多元的中国文化元素在各种类型片中出现。”这话不是仅仅说给电影圈听的。

现在看来,这些愿望都没有达成。

    


《长城》被认为是图尔一手策划的。根据时光网这家已经被万达收购的电影网站上的一篇报道,“图尔从小就听说中国的万里长城是在太空唯一可见的人类建筑......有一次坐飞机,从高高的天空俯瞰长城,图尔萌生了把它拍成电影的想法。”

这个说法的真实性未经证实,不过这个故事似乎非常符合图尔给人留下的印象。那些多少了解传奇的人,会为图尔贴上“漫迷”和“怪兽片爱好者”等标签。《华尔街日报》在 2009 年的一篇报道中把图尔称作是“超级英雄的制作人”,还称图尔拥有“100 个左右的手办、以及地下室里的几百本漫画书”。

图尔的童年沉浸在游戏和漫画中。这些在他长大之后都成为了灵感的来源。他引领着传奇影业开发了《守望者》、《黑暗骑士》、《斯巴达 300 勇士》等影视作品。其中,当《守望者》的导演扎克·施耐德拿着这个项目来到图尔这里寻求投资的时候,图尔仅仅是因为喜欢这部漫画就批准了这个项目。

最近几年,传奇影业主导的影片走起了怪兽路线,《哥斯拉》、《环太平洋》、还有《长城》中都有庞然大物的形象。这同样是图尔钟爱的一个元素。在传奇影业未来的规划中,还有《金刚:骷髅岛》、《哥斯拉 2》的“怪兽电影宇宙”,这些也都被视为开发的重点。

既然是拍电影,由于电影项目的不可预测性,失败总是不可避免。传奇影业参与的第一部影片,和华纳兄弟联合出品的《蝙蝠侠:侠影之谜》,票房就并没有达到预期,给传奇影业造成了几百万美元的损失。

    


但《长城》可不是一次寻常的失败。

2016 年 10 月,王健林前往好莱坞。面对美国奥斯卡学院主席,华纳兄弟、索尼、二十一世纪福克斯、狮门等片厂的高管,他循循善诱:“你想在中国市场上分一杯羹,去赚到钱,你就一定要了解中国观众,你就要想办法讨好中国观众。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美国好莱坞的影片,特别是好莱坞大片当中增加中国元素,怎么增加?那是你们去研究,就是跟中国结合,你不能说‘我只到市场上捞钱,但是我不管你的口味,我不管你的观众’。”

在泛泛地谈论了“为什么中国电影票房将在十年后达到 300 亿美元”之后,王健林还在现场传授了一些他的“人生经验”,指导好莱坞如何能够分享中国电影这块蛋糕。

“最会讲故事的好莱坞怎么变成一个过度重视技术和场面的地方了。是不是好莱坞不太会讲故事了?所以完全靠 IP 的延续,靠场面,靠技术。到中国前几年可以,现在中国人逐渐逐渐变得聪明一点了,所以就不太好骗了。所以想分享中国的市场蛋糕,就要会讲故事,好莱坞要重新回到讲故事的轨道上来。”

如今,因为《长城》的存在,王健林自己手里的公司成了一个反面教材。

    


2016 年 1 月,也就是差不多一年前,万达正式宣布宣布以不超过 35 亿美元现金(约 230 亿元人民币)收购美国传奇影业公司,并在北京与传奇影业完成签约。

在当时《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中,这项交易被形容为是“有道理”的。“万达由中国的首富拥有,公司可以为图尔提供现金、越来越多的观众,及其在中国的倡导者,这样就可以让传奇影业制作的更多片子进入中国严格控制的市场。”

但也不乏质疑的声音。在他们看来 35 亿美元的估值并不划算,因为万达收购传奇影业的时候,传奇影业正在经历巨额亏损。

根据后来万达披露的数据,2014 年,传奇影业的总收入则为 26.3 亿人民币,亏损 24.3 亿人民币,负债总额约 90 亿人民币。2015 年,传奇影业亏损进一步扩大达到了 36.3 亿人民币。《好莱坞报道者》甚至引用一名制片工作室的高管的话说,万达收购传奇不免让人纳闷两个问题,王健林是不是最新鲁莽闯入好莱坞的投资者,以及传奇是不是会一举烧光所有 2014 年和环球影业合作挣到的那笔钱。

造成这个财务状况的原因,按照传奇影业自己的说法,是高管套现所致。他们在预期到万达即将收购传奇影业时,纷纷将手头的股票兑换成现金。但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则是,这两年传奇影业自己的运营状况也并不算太好。

2014 年投入达到 9500 万美元的《第七子》票房仅仅入账 1.14 亿美元,2015 年投入 7000 万美元的《骇客交锋》的票房最终 2000 万美元都没到。随后的《猩红山峰》同样表现不佳。

这与传奇影业本身的性质有关。由于图尔本人的爱好,传奇影业出品的影片大多是大片,投资额高,相应的风险就大。一部影片的失利就有可能拖垮这个体量并不大的工作室。此外,传奇影业的影片题材以超级英雄和怪兽片居多。这种类型上的单一也让传奇影业面临的风险增加。

由于传奇影业本身体量不大,每年的电影产量仅在四五部左右。这让传奇影业更容易面对所有影片集体扑街的情况,而这很容易将一家中小制片厂拖垮。事实上,这样的情况在好莱坞也屡见不鲜,所以好莱坞独立工作室基本上都难逃被收购的命运,就像迪士尼收购米拉麦克斯、华纳兄弟收购新线影业、环球收购梦工厂动画......小公司虚弱的抗风险能力,很容易让它们成为收购标的。

    


王健林不会枉做冤大头。他之所以以 3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传奇,原因之一在于其过往辉煌的履历。诺兰指导的《黑暗骑士》三部曲、《侏罗纪世界》,这些电影都有传奇影业的署名。

传奇影业能够获得这些项目,主要还是依靠图尔和好莱坞大制片厂的良好关系。2004 年,图尔和其他的华尔街投资者一起组成了传奇影业。这实质上是一只投资基金,金额为 5 亿美元,通过和好莱坞制片厂达成投资协议,参与到电影项目当中。

当然,图尔并不希望传奇影业只是一个投资基金。相反,他希望能够通过和好莱坞的合作,让传奇影业也能够成为电影制片公司。

早期的传奇影业并不顺利。他们和华纳兄弟达成合作以后,接连在 2005 年出品了诸如朱莉娅·罗伯茨和尼古拉斯·凯奇助阵的动画《别惹蚂蚁》和悬疑片《水中女妖》这样的作品,都这些都没有能够取得理想的效果。传奇影业的业绩也承受了一定的压力

转折点发生在《斯巴达 300 勇士》这部影片。当时,导演扎克·施奈德有一次带着弗兰克·米勒描述温泉关之战的画册《300》找到了图尔。施奈德此前尝试把这个主意兜售给其他工作室,但得到的回应不是这种题材过时了,就是工作室已经有类似的计划在酝酿。

作为米勒漫画粉丝的图尔立即和施奈德签约。最终,这部 2007 年上映的作品全球拿下了将近 5 亿票房,缓解了传奇影业的财务压力。施耐德对于图尔这位投资人也评价甚高:“我觉得图尔能够判断一部作品是否能赚钱,因为他是从粉丝的角度去看待作品的。”

除此以外,万达高价收购更多还是因为它们对中国市场的自信——这也是后来王健林对好莱坞教诲的内容。

2015 年,也就是万达收购传奇的前一年,中国的电影市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繁荣。2015 年的票房达到了 440 亿,相比前一年增长了 48.7%。在 2016 年初,所有人都乐观地把这一年中国电影总票房的目标定到了 600 亿,其中还包括许多美国媒体。他们都认为到 2017 年,中国总票房就会超越美国。

但最终 2016 年在经历一个疯狂的春节档以后节节败退,最终以 457 亿的数字收官。不仅增速远远没有达到预期,也让中国电影市场的未来显得更加不明朗。

    


这并不是传奇影业面临的唯一问题,它的创造力丢失甚至发生在了中国电影市场刹车前。

至于原因,恐怕还得从它自己身上说起。那些成绩斐然的片子,都不是传奇影业一家的制作功劳。安培林娱乐参与了《侏罗纪世界》的制作,它是斯皮尔伯格创立的工作室;《蝙蝠侠》系列和《盗梦空间》背后有诺兰夫妇的 Syncopy 工作室的影子。

在 2013 年以前,传奇影业还从来没有过独自制作的经历,而到了该传奇影业自己独当一面的时候,它的作品都只能用寒酸来形容了。前文提到过的《第七子》已经是传奇影业独立制作的影片中,全球票房最高的一部。那部血本无归的《骇客交锋》是另一个传奇影业独自制作的作品。

不过,传奇影业出品的《环太平洋》在 2013 年上映,它在中国 1.11 亿美元的票房成绩甚至超过了美国的 1.02 亿。这样的成绩似乎也预示着中国市场对大场面、弱剧情的追捧。这或许也是传奇拍摄续作的决心源泉。

尽管《环太平洋 2》似乎很早就在传奇影业内部立项,但事实上这可能只是一个意向而已。真正启动还是在万达收购了传奇影业以后。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万达的收购,《环太平洋 2》终于有能力筹集到足够的资金来拍摄这部大片。

在当时《环太平洋 2》看上去是一个好项目,毕竟大片似乎是最能够吸引观众的东西,然而现在再来看这部电影,它的风险似乎大大上升了。

中国市场的变化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快。比《环太平洋 2》率先上映的《长城》遭受指责表明,中国观众对于内容空洞的大场面心生厌倦。就连张艺谋都在这部作品面前折了自己的招牌。万达自然也看到了风险的存在,传奇影业过往投资大片、投资怪兽和超级英雄的策略似乎需要作出改变。

图尔到了离开的时候。万达文化产业集团高级副总裁兼国际事业部首席执行官高群耀将接替图尔,担任传奇临时 CEO 的职位。

或许是看中图尔个人的艺术创造力,万达发表声明称,虽然图尔不再担任传奇影业的 CEO,他将继续参与到这些怪兽宇宙作品以及另外一部由经典科幻小说《沙丘》改编的创作。传奇影业买下《沙丘》的改编权,包括了电影和电视剧两个方面。

图尔本人则发表了一份声明说道:“建立传奇是我人生中最有成就感的经历。经历了一年的过渡,我知道公司已经在优秀的领导下稳步前进,所以在此时我能够离开公司,追求我一直在计划的新兴趣和新事业。”

他要去做一个投资人了——他手上还有一个图尔投资集团,主要负责投资媒体和科技公司,比如 Pinterest、增强现实公司 Magic Leap 和 Oculus Rift。

至于传奇未来要怎样,有万达担着呢。

题图来源:《长城》剧照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展开查看全文
好奇心日报
作者好奇心日报
132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70 条

查看更多回应(170) 添加回应

好奇心日报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