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来的事

木卫二 2017-01-10 22:10:19
“许多年以后,他将会回想起林导演带着大家去吃冰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那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

2016的最后一天
2016的最后一天

2016年12月31号。厦门,天气晴。

吃过午餐,我独自在酒店的花园溜达。通过一段几十米的步道,再上个楼,就能到达酒店北楼。那几天除了看飞机和睡觉,我基本上没有做什么。

几个工人,正在半空中焊接走廊的棚架。我掏出手机,习惯性地拍上了好几张照片,他们则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白痴访客的存在。继续往前,倒影着蓝天白云的墨绿色窗户下,停放着一辆橘色的小车。一个民国装穿戴打扮的小姑娘,正跟几个年轻人交谈着什么,只是看起来周围也不像适合拍照的场所。

我如此不紧不慢地打发下午时光,是因为这一天早有安排。

大前天结束完双栖影展的评委会,从台湾来的林清介导演,就邀请其他评委,一道去他公子家的甜品店吃冰。他描述说,儿子不做电脑了,改行来大陆,用科学方法做凤梨酥和制绵绵冰了。

如果不去吃冰,这一天我大概会到嘉庚剧院那边,看新加坡导演邓宝翠的纪录片《我们唱着的歌》。因为排不满华语片的年度十佳,我在年终之际,也会产生奇怪的工作焦虑。但时间刚好冲突,我只能舍弃掉看片安排。

厦大白城的沙滩
“许多年以后,他将会回想起林导演带着大家去吃冰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那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

2016的最后一天
2016的最后一天

2016年12月31号。厦门,天气晴。

吃过午餐,我独自在酒店的花园溜达。通过一段几十米的步道,再上个楼,就能到达酒店北楼。那几天除了看飞机和睡觉,我基本上没有做什么。

几个工人,正在半空中焊接走廊的棚架。我掏出手机,习惯性地拍上了好几张照片,他们则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白痴访客的存在。继续往前,倒影着蓝天白云的墨绿色窗户下,停放着一辆橘色的小车。一个民国装穿戴打扮的小姑娘,正跟几个年轻人交谈着什么,只是看起来周围也不像适合拍照的场所。

我如此不紧不慢地打发下午时光,是因为这一天早有安排。

大前天结束完双栖影展的评委会,从台湾来的林清介导演,就邀请其他评委,一道去他公子家的甜品店吃冰。他描述说,儿子不做电脑了,改行来大陆,用科学方法做凤梨酥和制绵绵冰了。

如果不去吃冰,这一天我大概会到嘉庚剧院那边,看新加坡导演邓宝翠的纪录片《我们唱着的歌》。因为排不满华语片的年度十佳,我在年终之际,也会产生奇怪的工作焦虑。但时间刚好冲突,我只能舍弃掉看片安排。

厦大白城的沙滩上,出现了盛夏般人群堆集的场景。环岛南路大堵车,大概是游客蜂拥而至,或是所有人都赶着去吃上一顿美好晚餐,赴个爽快的约,看个不好看的电影,告别这个普通又不平凡的年份。

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一行人才到达曾厝垵的甜品店。甜品店就在曾厝垵入口处不远,正对着张三疯奶茶。

我在五年前到过曾厝垵,印象却已经模糊。只记得一片并不辉煌的夜色,有成串的彩灯,不多的霓虹。但人的面孔,已经完全消匿在了无边的黑暗中。那会,在王放老兄的引领下,我穿堂过巷,拜访了好多家旅馆酒吧。在其中一处,我们几个人一边喝啤酒,一边用投影仪看了《雪花莲节》。看到后来,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没有了声音。只有开往三丘田码头的轮渡发动机轰鸣,提醒着我夜深了那一天也结束了。

如今,曾厝垵人声鼎沸。数量足够多的游客和小年轻,从连接起上海和深圳的动车上赶来。比之鼓浪屿的龙头路,该地好像也不逊色。好在,我们并没有参与其中,而是目的明确,只为吃冰而来。

林导演的公子先给大家上了几份凤梨酥和凤凰酥。

凤梨酥我吃过微热山丘家的。这次品尝他家的,感觉不甜,口感还更好。凤凰酥则是加了蛋黄,入口后香味袭人。


PLUS摄影测试
PLUS摄影测试





来自双栖影展小伙伴
来自双栖影展小伙伴

然后是这一天的正式项目:吃冰。我们连吃了九道冰品,在冬季的某一天。虽然闽南跟北方一样都遭遇暖冬,但也没有到吃九道冰的情形。

吃到了第七份,我开始有点疲惫。尤其是掺了伏特加的鸡尾酒冰,我并不是太适应。但此前的榴莲冰、花生冰和芒果冰,口感可以说是满分。进入美食家兼食评人状态的林导演,说起了在北京的饭前饭后餐厅(跟凤凰电影的同仁几次约饭好像都在他家),有一道林导演炒米粉,就是他的大厨手艺,实在神奇。

离开曾厝垵,我们又陪着林导演和齐教授去卖鸡巷淘碟。

淘碟这件事,在中国影迷观影方式发生巨大改变后,哪怕还有人坚持洗蓝,对我个人,真的成为一组青春年华的往事。贴着触目惊心封条的门面,别有洞天的诡秘暗门,几乎是我对碟店的神秘视觉印象。

消失十年的杭州电子市场,我淘到了金基德《春夏秋冬又一春》。大家伙儿疯狂购买,贪婪得像发现了宝藏。南大青岛路还是汉口路的碟店,一个下着雨的黄昏,我和帷幕看到摆放整齐的《春风沉醉的夜晚》,那时候已经是碟片时代的尾声。

不管怎么说,2016年的最后一天,我又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巷子,翻出来一大把淘碟的回忆。这一年的此时此刻,也勾连出来过许多奇奇怪怪的彼时经历。

当我用五六分钟时间,骑着摩拜单车赶到北京法文中心看电影。我突然回想起来踩着破自行车去杭州翠苑电影大世界看早场电影写门户网站稿子。在烟雨蒙蒙的行人天桥上,我盯着依然破败的翠苑,有如突然进入到了十年前的时空,却也是只能看着,无法出声,更改变不了既有的人生轨迹。

2016年,杭州这座城市,我就去了四五次。因为跑独立日分享会的缘故,还跑了几十个城市。最远的一个活动城市是乌鲁木齐(其实不过是顺道去喀什旅行的缘故)。回想起来每个月的行程安排,居然有一种马不停蹄的狂奔感觉。

就说七月份。不好意思地拒绝了王宏伟老师的宋庄邀请后,我赶上了去洛阳的火车,然后紧接着西安的活动。调整过几天,又是FIRST影展,然后去了新疆,回到北京,发现一个月已经过去了。

那些回想起来已经不太真实的回忆还包括:

在冬天的美术馆后街的77剧场里,作为主讲人,自己冷得在台下发抖。我游览过春寒料峭的月湖,繁花绽放的华侨城,还有来回穿越近十趟的大唐芙蓉园。从深圳蛇口搭乘轮渡,去参加珠海的书店活动,一上船就昏睡不止。一夜海鲜大餐后,在厦门海沧坐轮渡,经第一码头去沙坡尾的琥珀书店。福州大梦书店的上山路,云蒸雾绕,到场的读者我现在还想再谢谢你们。西安活动现场,那位喜欢《一一》的大哥,我每次回想起你的感言都会想哭。但最晕眩的回忆,大概是乌鲁木齐的伊犁老窖搭配夺命大乌苏。

我不在那儿,但又确实在场。

自由的电影
自由的电影

留下与2016年12月31号有关的记事,并不意味着奔波状态需要暂时中止。我必须乘着这些刚刚成为往事的往事,准备再次出发。
展开查看全文
木卫二
作者木卫二
243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木卫二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