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吃汉是我闺蜜

马马也 2017-01-02 20:03:32


楔子

“张杰昨天被淘汰了。”大林说。
“哦。”我漠不关心。
“听说有黑幕。”
“关我屁事。”
……
 
大连金石滩,我和大林坐在海边吹着海风。天气不怎么好,阴沉沉的。

我刚刚考上研究生,没有太多欣喜。马上要去另外一个城市生活一阵子,临行之前特地跑到大连和大林告别。

大林在大连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身边也有一个小鲜肉在追求她。大家似乎都在朝着幸福的方向飞奔。

海滩一别,整整10年,我和大林竟再也没有见过面。


01

大二之前,我和大林基本上没有什么交往。同学们各自有各自的小圈子,我一直游走在小团体之外。

班上的女生私底下议论我,都觉得我这个人有点神秘。表面上看起来非常冷漠,不太好接近,其实熟了之后会发现,我这人其实挺没节操的。

大二下学期非典肆虐,学校发现疑似病例之后全面封锁,连一只苍蝇都进不去也出不来。我因为在校外打工,被学校隔离在外,大林她们则被关在了校园里面。

我和几个被关在校外的同学整日无所事事,就在大街上闲逛。街上人很少,整个世界都变得寡淡了起来,我们只能自娱自乐。

超市里的东西大减价,我们每天都去逛,买最大瓶的可乐和最大根的香肠,坐在学校外面,边啃边隔着铁栅栏和里面的同学隔空打牌。

每次看见我们都在外面胡吃海喝的,里面的同学眼馋,于是提议比赛喝可乐、吃香肠。如果外面的人输了,就给里面的人带东西。如果里面的人输了,就得爬过栏杆偷跑出来。

比赛简直丧心病狂、惨绝人寰。武侠片里常有七孔流血的镜头,两升可乐灌下去的结果就是七孔喷可乐,喷得到处都是。就像周星驰的电影里面演的那样,脑袋不自觉地左右摆动,向上45度,突然之间,满口鲜血喷涌而出,“噗“的一声,那效果就像可乐遇到了曼妥思。

光喷可乐不算最惨,还得啃完那根又粗又硬的大香肠,足足有二斤重。一根吃下去,就只能躺在草地上捂着肚子边滚边吐了。

校园内外躺倒一片,乍一看还以为发生了集体食物中毒事件。十几个人躺在地上,嘴里汩汩地往外喷着可乐,吐着食物残渣,还止不住地呻吟,极好地诠释了作死的含义。

所有人不是笑趴下了,就是撑得站不起来了。比赛还在继续,最后站着把可乐喝光、把香肠吃完还能屹立不倒的人,就只有大林一个,大林成为这场无聊至极的比赛的大赢家。

她捂着肚子,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站在躺倒一片的人群之中。此时的她是圣斗士星矢,七龙珠里的悟空,火影里的鸣人,周围全是被她打倒的敌人。

大林因此一战成名。

02

大林,单眼皮,小眼睛,头发枯黄,皮肤黝黑,胸部平平,实在谈不上引人注目。

但是,之后的岁月里,但凡有需要拼命的场合,大林从不怯场。没有人能把她放倒,就连拦路抢劫的流氓都被她吓得够呛。

可乐比赛大林赢了,让我们奖励她一张长途电话卡,我们弯腰领旨。

学生们被隔离,学校周边的小店也大都关门歇业,我和高天朔跑了很远才买到大林要的电话卡。

打电话叫大林来校门口拿,保安隔老远就拦住了我们,死活不让我们靠近半分。这也就算了,让他帮忙递一下也不愿意。他使劲儿摆着手说,去去去,谁知道这东西上面会不会沾了病毒。我们鼻子都气歪了。

大门内,突然听到大林号啕大哭起来,哭声极其刺耳,众人皆惊。这是我在和她相识相交的岁月中,唯一一次看见她哭。以后的日子里,就算她被好几个小流氓围殴,也从没见她皱过一下眉。

保安一时之间也有点儿不知所措,趁着他愣神的工夫,我和高天朔就往校园里面跑。

保安部几十号人恨不得倾巢而出,在校园里玩命地追我们。我扭过头看了一眼那阵仗,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太刺激了。他们个个憋红了脸,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表情狰狞,就像美剧《行尸走肉》里头,一大群丧尸准备随时扑上来咬死男主。

绕着学校跑了半个小时,我实在是没劲儿了,脚步一慢下来,立刻就被人猛扑过来摁倒在地。高天朔见我被生擒活拿,也就乖乖就范了。

我和高天朔被学校强制隔离。整日关在屋子里,我和高天朔的头发油得都能炒菜了,满脸都是胡碴儿。突然之间失去自由,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禁,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虐待。

等我们放出来的时候,非典疫情已经宣布解除了,学校也取消了封锁。病毒走了,整个世界大病初愈。我和高天朔从暗黑的小屋子里走出来时,阳光虽然刺眼,但我们的内心却有一种重获自由的喜悦。

经历这一遭,我更能体会到《肖申克的救赎》到底伟大在哪里了。

一眼就看到大林在楼下等我们,她咧着嘴,一个劲地傻笑,说:“恭喜啊,出来了!”

我走过去推了一下她的脑袋,没好气地说:“你笑个粑粑,老子都快憋出双重人格了。”

为了安慰我们,大林请客吃饭,每人15块钱随便吃的那种自助小火锅。我像刚刚刑满释放的犯罪分子一样,见到什么都觉得是人间美味。

我一边抹着嘴角的油,一边一本正经地说,“一段伟大的友谊萌芽了。“

大林一脸鄙夷地说:“我才不和你们做朋友呢,你们整天流里流气的,不像好人,我得离你们远点儿。“

03

“那时候我们衣服又脏又破,可是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快乐……”歌里这样唱着,极其贴切。

我们每天都是脏兮兮的,傻笑着、打闹着,就算未来的人生里有那么多的艰难险阻等着我们举手投降,但who care?

只要我们几个人凑到一起,就会肆无忌惮地吼上几嗓子许巍的歌。路人都以为我们精神错乱,怎么能有人如此不顾忌别人的白眼鬼哭狼嚎呢?

但是,只有那样的年纪才敢任性。精神错乱、肆无忌惮,笑啊、哭啊,眼泪直流,犹如夏花般恣意绚烂,一生只绽放一次。

我们都在25岁死去,变成行尸走肉在这个世界上慢慢打转。偶然想起自己曾经那样活过,遥远得仿佛上个世纪的事情。25岁之前我们有青春、有朋友、有爱情,25岁之后被生活狠狠咬了一口,变成了丧尸,浑身恶臭,步履蹒跚,活着只是为了找一口吃的。

我们踢足球的时候,大林负责守门。对方球员只要一靠近,她就猛扑过去,连人带球一起扑倒在自家门里。大林常常上演乌龙帽子戏法,我们因此经常大比分输掉比赛,大林也得了一个“女卡恩”的诨号。

我们打篮球,大林也跟着。她负责防守对方的中锋,一场比赛下来,对方一米九几的汉子委屈得直掉眼泪。他亮出胳膊,几十道血印子,边哭边指着大林说:“这个黑不溜秋的长毛怪到底是人是鬼,你们从哪儿找来的。不带你们这样欺负人的。”

某个同学因为勾搭妹子得罪了恶势力,我们准备去找对方谈判,甚至做好了大干一架的准备,大林也跟着去。为了壮胆,我们还集体染了一头金发。

等到了谈判的大排档,还没等打起来,对方就先笑喷了,指着我们说,“哟,这不是HOT吗!“大林一拍桌子,指着对方的鼻子说,”眼瞎了吧你,老娘是金毛狮王!“

全场笑得人仰马翻,于是打架变成了拼酒。喝完两圈之后,我就差没把肠子给吐出来了。几个回合下来,就只剩下大林一个人屹立不倒,对方甘拜下风,只好握手言和。

坐夜班公交车回学校,车上广播传来了熟悉的旋律,电台里放的是许巍的《曾经的你》。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你四海为家
  曾让你心疼的姑娘
  如今已悄然无踪影
  爱情总让你渴望又感到烦恼
  曾让你遍体鳞伤
  ……

我们几个跟着放肆地大声唱,唱到喉咙沙哑。大林唱歌本来就难听,一激动声音就劈叉了,变成两个声调。于是我们笑到泪崩,公交车司机也跟着一起笑,笑到连车都开不稳了。幸好大半夜路上车不多,要不就乐极生悲了。

感谢许巍,让我们偶尔想要矫情地回忆一下青春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美妙的旋律。就像我们之间奇怪的友谊,再膈应的奇葩也能找到小伙伴,这是人生中最美妙的安排。鱼找鱼,虾找虾,奇葩找怪咖。

      每一刻难过的时候
  就独自看一看大海
  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
  有多少正在疗伤
  每一刻难过的时候
  就独自看一看大海
  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
  有多少正在醒来
  让我们干了这杯酒
  好男儿胸怀像大海
  经历了人生百态世间的冷暖
  这笑容温暖纯真
    
04

特别能吃苦,这几个字用来形容大林十分贴切。她很特别,她特别能吃,苦她也吃过不少。

她很特别。虽然其貌不扬,又黑又干瘪,头发油油的,脸上常年有几颗痘,说起话来怪腔怪调的,看上去就是一个路人。但其实大林内心却十分强硬,时常做出惊人之举,做事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我常常说,这世上有三种人,男人、女人和大林。每次她听我这么说都满脸的不高兴,于是我使劲推她脑袋,只须轻轻一推,她就把我说的话全给忘了,还开心地哼起小曲儿。真是几千年才能出一头的怪兽。

大三上学期,我们几个在电视台实习,干一些别人不愿意干的脏活累活,每个月领150块的工资。下不起馆子,只能在路边吃三块钱一份儿的盒饭,一边吃一边畅想美好未来。其实就是吹牛逼。

我说:“总有一天我要拿奥斯卡的。”

大林说:“到时候我们仨一起走红毯,你,我,还有天朔。”

天朔跟饿了三天似的,光顾着埋头跟手里的盒饭奋战。大林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饭盒说:“别吃得那么难看,小心被狗仔偷拍下来,等你以后扬名立万了,拿出来讹你。来,我替你吃点儿。”

天朔用手背擦了擦嘴上的油,打了个嗝,说:“大林,你长这么寒碜就别去丢人了。还奥斯卡,我们现在连电视台的门禁卡都没有。”

大林丝毫不理会天朔的毒舌,指着我说:“将来你肯定能拿好几个奥斯卡!”又指了指天朔说:“你,高天朔,未来会是全世界最棒的音乐制作人。”怕我们不相信似的,大林还狠狠跺了跺脚,指着头顶三尺神明发誓说:“你们一定能成功,我愿意拿命赌!”

大林的斗志昂扬狠狠激励了我们的士气,我们突然就意气风发了起来,扑面而来的全都是幸福的微风。

当我们刚刚沉浸在走入未来的幻想中时,电视台看门的大爷从背后飘了过来,凶巴巴地说:“你们几个赶紧走,别蹲在门口,一会儿领导来了,多影响形象。”

我想,我这辈子也不可能拿到奥斯卡,但大林却是第一个愿意拿命来赌我的未来的人。

大林特别能吃,她有个外号叫“扫盘侠”。只要有她在,基本上连碗都不用刷,无论吃什么,就连一片菜叶子也剩不下。

这种超强的战斗力是会传染的,通常情况下,饭店里的上菜速度永远也赶不上我们吃菜的速度,上一盘空一盘,吃饭永远不以吃饱作为结束,而是以花光身上最后一分钱为终止。兜里只剩一块钱也一定要再加一碗米饭,直到现在我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当时会那么饿。

05

学校周围的几家自助餐店无一例外都把我们列入了黑名单,远远看见我们,他们就会立刻拿出“暂停营业”的牌子立在门口,“哐”地一下拉上卷帘门。我们敲窗户,他们就在屋里拿着擀面杖什么的比画着。

新开的店因为不了解情况,往往会被我们搞得够呛。

一家火锅店开业,打出的优惠是蔬菜随便吃。我们拿着宣传单研究了半天策略,然后冲进学校附近的家乐福。既然蔬菜和锅底都不要钱,那我们干脆自己带肉去吃吧。我们买了牛肉、羊肉、鱼丸、虾饺、蟹棒……十几个人把东西分别藏在书包里,浩浩荡荡地杀向了那家可怜的火锅店。

我们象征性地点了一盘最便宜的牛肉和几个凉菜,要了几篮子免费蔬菜,就开始大快朵颐。一盘牛肉倒下去,每人捞不到一筷子就没了。大林瞅准机会,悄悄从包里掏出一盒牛肉,一股脑儿地倒进了锅里。大家又愉快地吃了起来。

新店开张优惠力度大,店里塞满了顾客,老板忙得团团转。于是,我们开始放心大胆地从包里拿出各种东西丢进红油锅里,几袋鱼丸,一大把金针菇,几片羊肉,吃得开心极了。偶尔服务员路过,我们就喊,来盘儿蔬菜,于是服务员就跑去端菜,我们就继续往锅里加料。

吃着吃着,大林从嘴里吐出一截绳子,她很不高兴地喊,“老板,你们家金针菇怎么连绳子都不解开。“所有人当场石化,我使劲儿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压低声音说,”笨蛋,金针菇是我们自己带来的。“

老板带着一脸歉意走过来,我赶紧故作大方地说,”没事儿,没事儿,我朋友看错了。“老板看了看大林吐出来的绳子,说:”哎呀真对不起,第一天开业疏忽了,要不给你们打个八折吧。“空气一下子凝固了,我们互相看了看,不知道怎么接茬儿。

老板以为我们不满意,又连说了好几次对不起。我只好不停地安慰老板说:”没事儿,没事儿,一根绳子吃不死人,老板你别放在心上。“老板带着一脸歉意走开了。

算账的时候,面对20份蔬菜的筐子,老板的表情充满了疑惑。我看见锅里还漂着一个鱼丸,老板低头看账单,大林迅速把鱼丸捞出来放进了嘴里。这一顿,我们12个人吃了47块,老板还给打了个八折,才花了40块钱不到。

可怜的火锅店的老板,我直到现在依然对她心存愧疚。

06

大林的童年很苦,她妈妈一个人拉扯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缺少了父爱,大林硬生生被逼成了一个要强的女汉子。相比之下,大林妈妈反而细腻敏感得多。

有一年夏天,我们去大林家做客,她家在大连金州。大林妈妈做了一桌子菜,我们光顾着吃了,一开始没发现异常,后来觉得不对劲,她妈妈似乎欲言又止,显得很拘谨。

我一想,坏了,阿姨肯定是有什么想法。于是赶紧说:“阿姨我不是大林男朋友,天朔也不是。“听我这么说,她妈妈的表情立刻就放轻松了。

是啊,哪个做母亲的看见自己女儿往家领回来几个男孩子,不得紧张半天。尤其是我和天朔这样的人,着实挺容易让人焦虑的。脑袋上的黄毛还没有褪干净,个子不高,一脸坏笑,自己女儿和这样的人交往,学坏了怎么办?

大林说,她妈妈一直对她的未来很操心,生怕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嫁错了人。当妈的吃
过的苦,绝不忍心让女儿再吃一遍。

每当大林说起妈妈,眼圈都会泛红。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大林,有时觉得她强悍的外表看上去更像是一种伪装。她说一定会让妈妈幸福的,她是这个家里的男人,得把家扛起来。

07

即使生活很拮据,大林对朋友也从没有抱怨过一丝一毫。她宁可亏待自己,也绝不让朋友受委屈。

有一阵子我穷得揭不开锅,每天只能在食堂里吃米饭配免费汤。大林知道了,拉着我跑到ATM机旁。她插卡,输密码,让我看,账户里有五百块钱。

她指着ATM机对我说:“马马也你看,我还有这么多钱呢,有我一口饭吃,你就绝对饿不死,别把自己搞得那么可怜。你是我的朋友,天天喝免费汤,让我多没面子。”

我感动得要死。

敢把所有家底儿都亮出来的朋友,这辈子也就只有大林一个了。

这样的朋友一辈子交一个,够了。

08

大林,乍一看挺难看的,仔细一看更难看。虽然相貌一般,但她身边依然不乏追求者,对此我们几个人都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喜欢她的人都缺少父爱,看上了她周身散发出的阳刚之气?

大林对此嗤之以鼻。她坚信自己是个挺有女人味儿的姑娘,那些追求她的人都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我说,他们不仅脱离了低级趣味,还有可能是准备出柜而不敢,只好找个替代品,虽然你是个女的,但是你身体里面住着个糙老爷们儿。大林气得干瞪眼。

女人味儿这种东西确实是需要看对象的。有好几次,我们几个正在打闹,大林的手机响了,她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用一种特别温柔的腔调接听电话:“喂,亲爱的,人家在上自习啊,讨厌……我也想你……”

我们几个胃里一阵翻涌,纷纷做出恶心的表情,大林狠狠瞪了我们一眼,走到旁边继续腻歪,脸上还带着娇羞的表情。

大林的男朋友像是个传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之前喝可乐比赛,大林拼命赢得的电话卡,也是为了给男朋友打电话。大林不愿意多说,我们只知道她男朋友不在本市,比大林年长几岁。

大林时不时地就会坐火车去看他。有一次我们在宿舍楼下唱歌喝酒,大林反反复复唱着《一辈子的孤单》,唱到动情处竟有点儿哽咽。

唱完了,她掏出厚厚一沓火车票,说,一来一去就是八个小时,比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还长。这些是我爱他的全部时间,都在这里了。说完,她把那些火车票一张张撕碎,往天空中一丢。

大林失恋了,不是第一次失恋,却是最刻骨铭心的一次。在我们面前,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只消沉了几天,就又变成了那个疯疯癫癫的大林了。我知道她心里的伤还在,但她不愿意让我们看到,伪装坚强她很在行。

那个男人给她带来的伤害不仅是精神上的,还有肉体上的,大林怀孕了,而那个男人却闷不作响地消失了。大林一个人去了医院,我们谁都不知道。

后来说起这件事,她说她不想让我们看到她落魄的样子,那是她人生的最低谷。我说:“大林你真是太不够意思了,我们不是说好的吗,无论什么困难都要一起扛。“

大林说,”你们的困难我可以扛,我的困难我自己一个人扛。把好的留给你们,不好的都留给自己,这是我的人生信条。“

我摸了摸她的头,叹了口气,真是个傻姑娘。

我们几个都想为大林出一口恶气,可她却说,算了吧。

“我靠,这怎么能算了,欺负你,就等于欺负我们哥几个,这仇必须得报。“

我们连拉带拽地把大林拖到火车站,买了时间最近的火车票。不知道为什么,那趟火车塞满了人,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了。火车开了不到十分钟,我就已经出现了眩晕恶心的症状。到达目的地至少还得三个小时,这样下去,不被挤成纸片人儿,也得被热气给蒸熟了。

我对高天朔说:“赶紧放大招。“天朔心领神会,用尽全身力气挤出一小块儿空间,弯腰脱鞋,扒掉袜子。我们几个人赶紧用手和纸巾捂住鼻子,只用了一秒,周围拥挤的人群就自动退散,在天朔的周围出现了一小片无人地带。大家边退边骂,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缺德,脚这么臭还脱袜子。

终于没那么挤了,我说:“天朔把袜子套上。“

我们总算是有了能够活动的空间,但那臭味却久久不肯散去。大林笑着说,脚臭的人身体好。我们捂着鼻子说不出话来,不作死就不会死,想要不挤就只能忍着恶心了。

三个小时之后,火车到站,我们逃命似的冲下火车,在站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火车内外宛如地狱和天堂。

我用大林的手机给那男人打电话,约他出来见面,准备好好收拾收拾这个衣冠禽兽。电话却始终无法接通。

“龟孙子玩消失,只能杀到他家里去了!”我愤愤地说。

站前广场,我们几个人坐上三蹦子,向男人家的方向疾驰而去。

到了地方,下了车,屁股被颠得已经没了知觉。

我随手捡了一块儿板儿砖,装在了书包里。

在小区转了半天,大林也没想起来男人家到底是哪栋楼,哪个单元。我们只能坐在小区门口干等碰运气,守株待兔。

火车上折腾了大半天,我实在累得够呛。抱着板儿砖,不一会儿竟然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一点多。

我们几个闲扯了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小区门口,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人一手扶着女人,一手拎着一只妈咪包。女的挺着个大肚子,看起来应该有七八个月了。

两个人慢慢走近,大林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

“是不是这个王八蛋?”我问。

大林点了点头,我站起来就要冲过去,大林却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胳膊,我用力想要挣脱开,她就更用力地抓着我。我能感觉到她的指甲刺到了我的皮肤里,一阵火辣辣的痛。
她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马马也,算了吧,至少他对另外一个人负责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听有人大叫一声:“干你娘!”

一个身影从我和大林身边飞了出去,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一块板儿砖已经在那男人脑袋上开了花,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男人回过头来,惊恐地看着高天朔。他身边的女人一看到血,就晕了过去。高天朔指了指我们这边,那男人转头,看见了我和大林,我朝男人竖起了中指,大林学着我的样子也朝男人竖起了中指。

我们三个雄赳赳气昂昂地从男人面前走过,等出了小区,我们立刻狂奔起来。

跑了不知道多久,确定后面没人追我们,我们才敢停下来喘口气。看看彼此,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我本来想过去好好说一声再见的,全被你们给毁了。”大林居然流露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

“说个毛啊,这种男人就得见一次打一次。你就是太善良了。”我还生气着呢。

半天不见天朔说话,我推了推他,说:“你刚才真是太帅了,简直为民除害!”

天朔把我的手放在他的大腿上,说:“你感觉下,到现在还在发抖呢。砸下去的时候,我心里说坏了,这下手忒重了一点儿。”

“死不了的,坏人都命长。”我安慰他说。

那男人会不会死掉,女人会不会因为惊吓过度而流产,小区里有没有人报案,这些都无从知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帮大林出了一口恶气。

这傻姑娘还为那男人担心了一阵子,后来男人主动打来电话跟大林道歉,大林如愿以偿地好好地和他说了再见。

大团圆结局,一般都是用鲜血换来的。

09

大林身边从不缺少追求者,她却懒得为他们费心。他们越是献殷勤,大林就越是敬而远之,她说她需要兄弟多过于男朋友,以至于她的兄弟越来越多,渐渐地,都快变成兄弟会的大姐头了。

我们都说,这样下去恐怕情况不妙,果然就有学妹递来了示好的小纸条。

其实大林心里头一直有一条择偶的金线,她想要找一个踏实的人,能够让妈妈安心。另一半一定要对妈妈好,好的程度甚至可以超越对自己好。

众多追求者中,有一位一直锲而不舍。只要大林出现,他必如影随形,图书馆、自习室、食堂,他从不多说什么,就是默默地陪着。大林心情好,那男生就和她聊聊天。大林不想说话的时候,他决不打扰。

渐渐地大林有些动摇,带他来见我们。男生个子不高,身材清瘦,唇红齿白,长相清秀,我们都认为这男生比大林好看太多了。我们故意打趣大林,“这么好的小伙子怎么就看上你了呢!“

这个叫王博的小伙子,哪里都好,就是缺点阳刚之气,正好和大林互补。我们去KTV唱歌,小伙子只唱张信哲的苦情歌。他握着麦克风,翘着兰花指,声音酷似魔力红的Adam,听得人鸡皮疙瘩掉一地。

大林加班到很晚,王博就在电视台门口等着,不管早晚,不管冷热,不管是下雨下冰雹还是下刀子。

两个人态度一直暧昧,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我们都劝大林给彼此一个机会,但她却始终不肯往前迈出一步,又怕残忍拒绝会伤害这个单纯的小伙子,于是把自己放在了一个进退两难的位置上。王博锲而不舍的,大林总是觉得亏欠了他。

毕业前夕,大林决定和男孩摊牌。在回学校的路上,两个人遇到流氓抢劫,男孩吓得够呛,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掏出来了,流氓还不满意,想搜大林的衣服,男孩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冲上去死死抱住流氓的腿,让大林先跑。

流氓掏出刀子就要往男孩身上扎,大林冲上来死命抓住匕首,狠狠地咬了流氓的胳膊。流氓急了,一脚把男孩踢翻,照着大林的小腹就是一刀,然后转身就跑了。

男孩抱着大林一路跑到医院,幸亏刀没有扎在要害部位,而且扎得不是很深,加上抢救及时,医生说大林没什么大碍,就是要休养一阵子了。

我们听到大林被人给捅了,当时吓得就不行了,恨不得坐火箭飞到医院去。看见我们来了,她又露出了那种招牌式的低智商的微笑。

我说:“亏你还笑得出来,你丫要是死了,我们可怎么办!”

这二货竟然摇头晃脑地唱起歌来:“我可以为你挡死,你说要不要?”

“你脑子坏了吧,受这么重的伤,还有心情唱歌。”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你不懂,这一刀是我欠王博的,现在还给他了,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他了,现在我们变成了生死之交。”

10

一转眼到毕业了,那时候还不懂得,有些再见说出了口,就变成了永别。

告别带来的伤感,会在未来的某个日子里突然袭来,只是那时候我们都还不懂得告别意味着什么。

我和大林送高天朔回家,一路上依然像往常一样开着玩笑。

高天朔上了火车,摆好了行李,站在窗口的位置跟我们告别。我突然伤感了起来,眼圈泛红,大林和高天朔也一样。为了不哭得太难看,我努力忍住眼泪,轻轻哼着不成调的歌:“不要走得太匆忙,你我之间,有一座桥梁……”眼泪止不住地流。

人生就是这样
风风雨雨 变化无常
清晨 黄昏 太阳 月亮
平平淡淡 匆匆忙忙
你曾经给我过悲伤
我曾经给你过凄凉
你曾经给我过光芒
我也曾给你过希望
你我就是这样
喜怒哀乐 表情无常
你不曾说 我也不讲
欢喜悲伤 写脸上
你曾经给我过悲伤
我曾经给你过凄凉
你曾经给我过光芒
我也曾给你过希望
风儿吹红了太阳
雨儿淋湿了月亮
不要走得太匆忙
你我之间
有一座桥梁

我最好的朋友,去了远方,我只能送他到这里。此地一别竟成了最后一次相聚。

一些人来了,一些人又走了,朋友这两个字,却随你一起消失在了火车起程的那一刻。

11
 
毕业之后,大林回到了大连,在一家外企工作。她每天穿着职业装,过起了朝九晚六的上班族生活。我们偶尔联络,她有好消息总会告诉我。

大林妈妈找到了一位如意郎君,新婚生活甜蜜美满。母亲有了依靠,母女俩相依为命变成了一家三口的美满团圆。妈妈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大林还单着,总催着大林赶快结婚,让小家庭变成大家族。

大林说,妈妈找到归宿,自己终于可以不用扮成女汉子了,可以从心出发,追求自己的理想和幸福了。

再次见到大林,她穿着西装,戴着金丝边眼镜,和学生时代判若两人。看见我,她依然露出了那副招牌式的难看的笑容。往事一瞬间袭来,她再怎么变,骨子里还是那个大林啊。

我仔细端详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摘下眼镜我才发现,这孙子竟然割了双眼皮儿。我当场笑得蹲在地上直不起腰来。

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大林、穿着一身职业装的大林、皮肤白白嫩嫩的大林、割了双眼皮的大林,再也不是那个凶巴巴、所向披靡、替人出头的女汉子了,有一丝伤感在我胸中涌动。

我们都长大了。

晚上大林带我去见追求她的那个小鲜肉。男孩斯斯文文,白白净净,说话轻声细语,一看就是家庭出身都不错的孩子。

我问大林,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她小声在我耳边说,我也不确定是不是要跟他。

我说,这样的素质打着灯笼可都不好找,你别太挑剔啊,差不多就可以了。

她说她喜欢粗犷一点儿的,这种细皮嫩肉的总觉得哪里不对。

我只能,呵呵。

12

再后来,大林嫁给了一个肌肉男,婚纱照上的她显得特别娇小。

再后来他们生了一个黑胖黑胖的娃娃。

我们彼此都找到了幸福的归宿,即使再无缘相见,也会在某个夜里想起在一起度过的那些疯疯癫癫的青春时光。

不知何时能再在一起高歌一曲,但愿这世界上所有的相聚,都是曲终人不散。


本文为作者马马也原创,马马也,青年作家,编剧,影评人

关注马马也的微信公共账号:听马马也吹牛皮(mamayechuiniupi)


也可扫描二维码关注-听马马也吹牛皮
马马也
作者马马也
2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马马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