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相亲:阿姨,大清已经亡了!

十三 2016-12-29 13:06:42
我忽然想起自己另一段还没有见面就被对方否定的相亲。
那时我还没恋爱过,非常急于摆脱母胎单身,有人要介绍一个青年书法家给我,相亲的意愿传递给对方之后,他发了一条微博:“一友人为我介绍@蒋方舟 做女友,遂上网求图,看完大惊。如此之丑怎可做我女友,拒之。”书法家专门把这条微博@了我,大概是希望我反思一下。

以上为作家蒋方舟微博长文《我的相亲史》中的一段文字。为表公正客观,在青年书法家和蒋方舟微博各取近照一张,上为青年书法家,下为蒋方舟:

窦文涛的《圆桌派》上,蒋方舟提到这段往事,马未都马爷直言:这人精神有问题。


金星的新节目《中国式相亲》第一期是男(家长)选女,场内共四个男方家庭,女嘉宾出场后,如获三个(以上)家庭认可,则有权利反选;若不足三个,则女嘉宾离场。请注意,这里的认可或不认可,是男嘉宾的家长说了算。整个选择过程,男嘉宾并不在场,而是被集中在一个小屋子里,不能跟女嘉宾直接对话。节目组设置了一部电话,在家长选择的过程中,男嘉宾可以跟家长和主持人金星通话,表达自己的意愿。

第一个家庭来自沈阳,男方自称开了一家幼儿园。陪伴他前来的是他的妈妈和二姨,妈妈从头到尾没怎么说话,连表情都没太变过。二姨俨然大母神,咔咔咔给出了找媳妇儿的四大原则。

面对二姨的决断,男嘉宾只敢唯唯诺诺地表示他还希望未来的伴侣美丽大方,可惜被二姨一口否定,“漂亮的脸蛋长不出大米”。直到必须退场的时候,他又耐心地叮嘱了一遍:“二姨,丑陋的脸蛋也出不了大米。”事实证明,这话也直接被二姨屏蔽了,在后来选择环节,金星提醒二姨,是否考虑一下男嘉宾会不会喜欢,但二姨觉得那不重要,“我的主权比他大。”

第二个家庭来自天津,男嘉宾23岁,自称为自由职业者,理想是当歌手,像是面对汪峰“告诉我,你有什么梦想”时的标准答案。相对于一号家庭父亲的缺位,这个家庭的父亲也几乎没有发言,母亲是官方发言人,一开始就强调了她选儿媳妇的准则:手不能凉。

这位母亲自称为国家高级营养师,好吧,对于别人的专业领域,我们不轻易挑战,但请记住这个母亲,她大概是营养师队伍里口才最好的妈妈了。

与其他家庭不同,三号家庭的看点主要是父亲——曾任外交官,现为大学教授。英文流利,眼神深邃,在之后为儿子“抢媳妇”的过程中担任神助攻。母亲为医生,男嘉宾为海归理工男,正在从事健身相关的创业。这两位父母在介绍儿子的时候,用了一个词:独立。男嘉宾自述也提到自己从小就很独立,“重要的人生决定都是自己做的。”

三号家庭的父亲

四号为蒙古族家庭,表现出了少数民族独特的热情和奔放。爸爸先放歌一曲献给朋友们,妈妈被问及喜欢什么样的儿媳妇的时候,直接说“只要儿子喜欢就行了”,表现出了对儿子极大的认可和信任。四号男嘉宾本科和硕士都在清华就读,现从事金融行业,据说年薪百万,在帝都有房,择偶标准明确说了身高、学历高和智商高,并未提及长相。

妈妈在介绍儿子的时候说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在众多强调自己的儿子“还是个孩子呢”“需要人照顾” 的妈妈里,堪称清流。后来的“抢媳妇”环节,被问及儿子曾为心爱的人做过什么疯狂的事,别的家长一脸懵懂,需要电话连线问儿子。而这位妈妈直接说了出来,还不无自豪地说:“是不是很疯狂?我儿子一定会把你照顾得很好!”感觉这对母子平时沟通很好,对彼此的需求知晓并尊重。

五号家庭认为自己的儿子非常帅气,一开始说像郭富城,后来又说像黄晓明、李易峰。首先要承认,这三位男星都挺帅的,但他们的长相谁跟谁都不怎么挨着。而在进行家庭介绍的时候,儿子直接说父母是“仙靓组合”张智霖、袁咏仪美满婚姻的现实版。这一组家庭在接下来的表现除了一味强调儿子帅,并伴随着各种男星类比,基本被其他家庭吞没了。

第一位女嘉宾是一位性格很好、情智双商都很高的女博士,但长相不是客观意义上的美女。看到她的脸后,二号天津歌手男嘉宾直接说了“差远了”,颓然坐下。几位男嘉宾都跟四号蒙古族男嘉宾说“这是你的菜啊”,语带揶揄,但四号男嘉宾不以为意,在后来的环节越来越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场上的四号妈妈也发起攻势。当女嘉宾问各位家长,“你们的孩子为女孩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是什么”,一号沈阳男的答案居然是“我做过的最疯狂的事就是让女孩为我疯狂”,他的二姨还一再纠结女嘉宾会不会干活儿的时候,四号妈妈已经热情地对女嘉宾说:“到我家来吧!一切都你说了算!”

最终,一号女嘉宾与四号男嘉宾牵手成功。男嘉宾陆续从屋子里走出来亮相的过程中,女嘉宾没有因为谁没有选她或她没有选谁而置之不理,而是一个一个问好,“你好,你真的很帅”等等。对于女嘉宾的长相和男四号的选择,大概有的人又会说不懂——你贵姓啊?干嘛需要你懂?祝福。

补位的四号家庭同样来自东北。只有妈妈陪伴儿子出场,妈妈看起来温文尔雅,自述儿子还是一个小孩,“特别淘”,所以需要一个能照顾他的儿媳妇。这个儿子看起来也文质彬彬,长相中上,但后面的表现与第一印象反差较大。

有个值得注意的点:为什么妈妈要强调自己的早已成年的儿子还是“孩子”?在为了承认教育的失败,还是自豪于自己超长时间地保持了孩子的“童真”?一个成年人,成年男人,应该具备的素质难道不是成熟、责任心、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吗?这种找媳妇如找新“娘”且毫无反思的心态和行为,正好解释了为什么广大经济独立、生活精彩的单身女性不愿走入婚姻。

节目的高潮和转折都发生在二号女嘉宾出场后。女嘉宾长相出众,又带着自己煲的汤来到现场,可谓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后台的男嘉宾瞬间沸腾了。

转折是接下来的VCR里介绍二号女嘉宾曾嫁入豪门,后因故离过婚,自己带着一个孩子重新开始,创业奋斗,如今又靠自己丰衣足食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今年四十岁。后台屋子里的男嘉宾们全都惊愕地坐下了,陷入尴尬的沉默。此时,一号沈阳男说了一句话:“她要是二十多岁,我肯定为她爆灯。”

别说人家二十多岁的时候会不会看上你,就算是现在,也未必选你吧?

然而,这句话只是大型失控现场的一个序曲。因为没有三个以上家庭认可女嘉宾,她将离场,此时二号天津男突然打来电话,表达了自己的意愿。连儿媳妇的手热不热都要操心的营养师婆婆怎能容忍这种情况发生?儿子上场后,她又贡献了一段语录:

这种朋友圈水准的言辞的正确性没有讨论的必要。她的潜台词很明显:你这么大年纪了,已经豆腐渣了,而我(没有工作一心做着歌星梦虽然片头的RAP都没唱明白)的儿子可是越来越抢手,你凭什么跟我的儿子站在一起?看到此处不免让人黑人问号脸——是你儿子选的人家啊?人家也没说非你儿子不嫁啊?

这还没完,营养师妈妈又跟金星说,她不能接受这个儿媳妇的原因还有,“我是希望儿媳妇嫁入我家之后,要给我生两到三个。”

“给我”生?这种表达本身已经足够令人反感。后来的评论中,我发现很多观众都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但现场的主持人和嘉宾无一人站出来纠正这种不良表达,哪怕是温和的圆场都没有,只留下女嘉宾尴尬地站在台上,如身在孤岛。

跟儿子表演了一番母子情深之后,营养师一锤定音,“做朋友就好了。”儿子没有再反抗,而妈妈再次强调,“跟我做朋友就好。”翻译过来就是跟女嘉宾喊话:你只能做我的朋友,辈分是我儿子的姨。

整个过程中,男二号的爸爸始终挂着迷之微笑,不知是对儿子的行为感到赞许还是认为太荒诞,反正这个家里也没他说话的份儿。这像极了武志红老师的《巨婴国》里描述的典型中国家庭:一个缺位的父亲,一个焦虑的母亲,一个有问题的孩子。因为感情基础薄弱,所以男人逃避,女人控制,有了孩子之后转而控制孩子。在节目现场,控制不住孩子的女人便转而攻击另一个女人——那个“抢走”了或者有潜在可能抢走她儿子的人。

此时,后台的小屋里,补位的四号男嘉宾(被妈妈说还是个孩子,“特别淘”的东北男)正开心地鼓掌,说:“初恋找了个四十岁的姐姐哈哈哈!”笑点何在,令人黑人问号。他的表现验证了他妈妈的表达恐怕不太准确,这不是淘——对自己不能理解的人事不能包容和试着理解,更谈不上祝福,必须加以否定(嘲讽)。说好听点儿,这叫小市民;说不好听点儿,这就是人性的刻毒。

三号女嘉宾堪称“完美”本人,颜值高,学历高,性格貌似也不错,海归正创业,与三号家庭配一脸,最后果然牵手成功。三位女嘉宾的排序一看就是刻意安排,最后以才子佳人的大团圆收尾,淡化之前的矛盾。


有人说,这个节目跟很多情(撕)感(逼)类节目一样,都是请的演员,有剧本的,所以不必太当真。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更奇怪了——反正都是演的,目的是制造冲突,为什么不多设置几个优质角色,让大家旗鼓相当抢起来,而是要像现在这样,半数以上男嘉宾都是妈宝男?

只能说,现有的设置,无论是自然形成,还是有意为之,背后都有着“大数据”的支持作为依据。

同样,《中国式相亲》节目的设置也颇为人诟病——为什么男嘉宾不能跟家长一起出现在选择现场?为什么被选择的嘉宾是只身前往,不能也一样带着家人?要知道,在现实中,即使是父母亲人参与的相亲,当事人也多数是在场的。这种一人“单挑”好几家人的设置,目的是什么?

也有人说,男嘉宾坐在后台的小屋里挑拣女嘉宾的场景,像极了KTV或酒吧等场所挑选“小姐”,“这什么呀,换一个”“你过来,你走吧”。没有丝毫尊重可言。这话或许言重了,但作为一种观感,既然存在,便值得探讨。

作为极容易跑偏的大型相亲节目,把握节奏的人的素养和见识是重中之重。这也是为什么前一段黄菡离开而网传金星补位的时候,《非诚勿扰》多年的观众们都大摇其头,也是为什么很多跟风节目都不见了,孟非掌舵的《非诚勿扰》依然坚挺。前两天我还瞄了几眼,一个木讷的男嘉宾自称处男,称自己的母亲非常保守,要求儿媳妇必须是处女,而他是单亲家庭,必须尊重母亲的意愿,所以一有中意的女嘉宾,他马上问人家是不是处女。

场面一度尴尬,当期嘉宾黄磊说了这么一段话:

黄磊说了这段话后,那位男嘉宾表示他会反思一下自己,对被他的唐突冒犯的女嘉宾们道歉。电视机前的人,听了这番话或许也会有新的思考。一个面向公众的节目,应该有义务和自觉去给观众提供这种思考的切入点,而不是去搞一刀切,更不是不加节制地表现对人失去基本尊重的失控场面。

很明显,《中国式相亲》至少暂时不具备同样的掌舵人,因为在营养师妈妈甩出自己的理论之后,每个女嘉宾都被金星摸了手“验货”,这无疑是对生殖至上言论的鼓励,也直接导致营养师妈妈在之后说出了若干更失礼的话,而主持人在旁边毫无制止之意,只会一味炫耀自己给丈夫“又做情人,又做妻子,又做母亲,牢牢地把一个男人抓在手中”。

在《奇葩说》节目中,马薇薇曾经说过一段话:

坦白讲,奇葩说打到现在,我永远都是最后一个选持方,因为我觉得打哪方都可以,不是因为我这个人没有立场,而是因为打辩论的人都应该知道,比较难的那个持方,比较不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的那个持方,它存在的意义,不是在搅局,不是在耍泼,而是在让你知道,这个社会的少数派,这个社会的异见者,他有自己的不得已。

面对否定女性个人价值的言论,常有人发出感叹:大清已经亡了!即在说,时代已经进步如此,为什么还有人保持着如此落后的、庸俗的、狭隘的言论,自诩社会主流,俨然政治正确的代言人,去攻讦那些为自己做出人生选择的女性。一个成年人活在世上,都有多重身份,有些身份属于多数,有些属于少数,而成年人应该做到的,既有对自我的反思和接纳,更有对他人生活方式的尊重,无论你赞同或不赞同,理解或不理解。尊重,是永恒的底限。

时代是人构筑的,当下这个时代,我们每个人都“在场”。所以,不必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自己走出来的燎泡,必定要自己忍着疼,将它挑破。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幸福是刀口舔蜜】,所有文章将在公号第一时间同步更新
十三
作者十三
518日记 31相册

全部回应 25 条

查看更多回应(25) 添加回应

十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