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to SHANGHAI,说说自己家的家族八卦还有其他

牧马放南山 2016-12-27 10:22:23
首次发布于 罗曼蒂克消亡史 影评
——————
1.
先说一个八卦。我的奶奶的父亲,姓江,是上海中华大饭店的经理,他在那家民国时期上海闻名遐迩的饭店门口挂了一张他与戴笠的合影,文革期间才给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那张照片无论印了多少张,在文革前夕都在家里小火盆中偷偷烧掉了。

我曾祖父个头不高,戴笠似乎也不高,我奶奶回忆道。我曾祖父似乎一米六五的个头,一个苏北人十几岁就到上海闯天下,他拍那张照片的时候因为感到骄傲似乎还踮起脚。戴笠和他一般高。我奶奶看了很多遍那张照片,即使那个时候,她才十岁。

但是,戴笠啊,上海滩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和他合影真的可以用“光宗耀祖”来形容。
“戴老板爱吃上海菜,不挑食,非常会点菜。”
“戴老板么!老客人了,当然都穿长袍,鼻子那么大那么长,一看就是官相!李鸿章鼻子不也是生得这样!”
“当然菜是好吃的咯,大厨子老板经理管事的襄理全都涌上来,他人很客气的,这张照片所有人都笑得舒展,眼睛都没闭起来,是一张好照片!”
                                                                                                     ——来自我奶奶口中她父亲的回忆

文革时候我奶奶的父亲大冬天光着脚游街,死在家里。他临死前还谈过一次戴笠。“他还是有点骄傲的。我父亲这辈子,死在这件事上,也是扬着脸死。”奶奶说。

2.
那时候的太太们都爱搓麻将,麻将桌子就是社交场。我奶奶十五岁离开上海,也算是读了好几年洋学堂,来到乡下,和佃户们往来也就是教他们玩麻将。王妈这样的女人再厉害一点,主人家都会欣赏。就怕老妈子不厉害,被厨房帮佣欺,被厨师欺,被车夫们欺,被别的房头的佣人欺。

女人在家里不出门,见人也是要穿旗袍的。长衫只有一个人在家里做做针线听听广播才会穿。

旗袍自然是要定做的,张恨水的小说里描写的都不算是顶时髦的女人的穿戴。珍珠扣子流行一阵,很快就是玛瑙扣子,物资稀缺的重庆重镇时代是金子最流行。钻石戒指镶了又镶,生怕被别家太太看出来自己只有一个钻石戒指。金手镯收在箱子里,隔一年就要和别的金首饰重新融了再打一个花纹不同的。

3.
章子怡这样的风月场的女人是崇尚嘉宝的。那时候好莱坞默片时代的女明星在上海都有自己一大帮子的拥趸。下午三四点钟,女人的脂粉气就在整个屋子里氤氲出来,空气里都飘着细碎的散粉,香水味黏在女人刚离开的椅子上。

老妈子们开始忙着布菜放点心,那时候的女人怕发胖晚茶是不吃的,三四点钟吃完一客生煎包一碗小馄饨,漱口,套大衣,就要出门的。大衣也有羊绒的,披肩也有开司米的,金丝银线的,女人脸都会亮上几分。

高跟鞋一定是六七公分的,圆头的,麂皮漆皮的都有。白高跟鞋配旗袍最百搭。一场舞跳完了,佣人们都忙着给女主人擦鞋面上的印子。

4.
调情是随时随地发生的。好像日本男人在车里看到章子怡的耳环,心头一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杀戮啊血腥啊打仗啊做生意啊,在那个时代都得慢上好几拍。

去他妈的国际贸易国际金融世界战争,在那个时候的中国,那个时候的上海,杀一个人也是要派上几个穿着熨烫得笔挺的长袍的马仔,蹲在路口抽上几根香烟,这才办了事。军车开来开去,光那么刺眼,女人的品相又实在是好,不做、不搞点事情,怎么对得起这样的夜晚?日本人?呵呵,在上海呆久了,你也是半个上海人了。

搞女人也是上瘾的,是一个凡人都上瘾,何况又是对其他事情有瘾的男人。

5.
take me to SHANGHAI

diamonds adrift in the sky

钻石是要的。男人女人都要钻石。搞事情送黄金,搞大事情都是送钻石。

袁泉打开礼盒,那只戒指像极了harrywinston的经典求婚戒指,一颗三克拉的圆形钻石,vvvs1,d级,比陈晓送给陈妍希的卡地亚不知道要好多少。色戒里写道,王佳芝在钻石铺子里挑挑拣拣,只知道拿一颗大的,其他都装得不知晓。亦舒的喜宝也是一样,在钻石店里要一颗最大的,管它是什么牌子什么切工。

程耳是懂上流感的,一颗送给电影明星的钻石应该是什么样子,心里倒是最有数。

6.
上海的青帮倒真没那么隐晦。有帮派不是很正常的吗?工人有工人领袖,工人领袖要闹事总得找外援吧?外援找谁呢?外援的头头就是葛优啊,一个不健全的社会总要生长出一点不循规蹈矩做事情的人。

葛优是一个romantic的人。他和章子怡肯定有过一腿。章子怡和他说,带我走的时候,他还有点害羞有点高兴。他到底没有舍得把这个最容易生事的女人杀死。他坐在旁边等着老板的回复,旁敲侧击,他心里清楚老板也是有妇人之仁的,也舍不得杀死这样一个风月的女人。

多年后日本妹夫也昂着头直愣愣地看着葛优:你不会杀死我的儿子。这也是看准了葛优的妇人之仁。

7.
the wasted time

导演都起了这样的名字了,你还要一条逻辑清爽透明的时间线?旧上海多少事情都是一团糟,你想要的是罗曼蒂克的一团糟还是非要把毛线团理清楚的一团糟?

历史不一定要是一笔一划写的一清二楚的吧。 
 Like gloves on the wings of a bird  
如同双翼被束缚的飞鸟  
The silken smoke of the words you spoke  
昔言似烟缕雾绡  
Still rises where you lay  
在你安躺的地方至今萦绕  
Take me to ShangHai  
带我回上海  
Take me to ShangHai  
带我回上海  
To the town where I belong  
回到我的心之所向
gloves on the wings,silken smoke of the words,
earings diamonds dumplings
哪一点不比几点几刻要美妙?

8.
和旧上海所有的烟云一样
风格胜过一切。
我爱程耳!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牧南(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254397/
牧马放南山
作者牧马放南山
72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牧马放南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