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没有性生活的时候,你干什么

阿巴厮 2016-12-21

当你三十几岁,独居,工作不勤奋,也没有非常不勤奋,生活不努力,也没有放弃,以及你没有性生活,你干什么? 这个问题,我问了自己一整年,到了年底,似乎我有了答案,我读书。 现在手边放着这一年的第一百本书《理智与情感》,不确定会不会是今年一本,就好像今年其实也还没结束,不能直接下结论说今年就没有性生活的可能了,万一有呢? 我第一次读奥斯丁是在前年,当时我耐着性子读完《劝导》,我跟带领我进入文学之后拉黑我的友邻说,五十年之内再也不读奥斯丁了。结果去年最后一本书,读了奥斯丁的《曼斯菲尔德庄园》,居然又喜欢上了奥斯丁,那么今年的第一百本,就又读奥斯丁吧。三十几岁的现代中国独身男同性恋读维多利亚时代一辈子不结婚的奥斯丁写的婚恋故事,这件事本身就带着一种魔幻的色彩,所以,要问为什么没有性生活的时候,选择读书,我想原因几乎不言而喻了吧? 想着要怎么写读书总结,关注我的朋友,其实大可以直接进我的读书主页,评价短评都在里面,有心自然会去看,但其实我发现,我都这么红了(此处请笑一下),都带动不了大家读书呢。我查看了一下,我今年强推的几本书,比如今年出版的尤金尼得斯的《婚变》,截止到2016年12月21日晚上十点,才只有三十五个人读过,而且很多本身都是爱读书的人;再比如13年就出版的《桤木王》,连邓安庆老师都在强烈推,截止到写这篇总结的时候,其实也才七十八个读过而已,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图尔尼埃哎;甚至是我挚爱的罗斯,今年我又读了五本,也并没有带动“豆瓣罗斯热”,看过的人仍然只不过那么数十人。 所以,这总结写给自己看的话,实在不应该再去罗列自己读过什么书,排个什么十大之类的,太无趣太不自我太不内心了,要知道,我是靠着在豆瓣敢于直面内心的丑恶才走红的。 这个时候,我不得不想起了我的炮友,可能也是人生唯一真正的炮友,很难相信,炮友真正是被我的文青气吸引,从而愿意跟我疯狂打炮的。很可惜,这种气质因为太独特,绝大部分人根本没有接触过,而不懂得欣赏,就好像著名的翘臀,口口声声喜欢爱读书的人,结果只不过是喜欢拿“读书”这种事标签化自己罢了,而更加出名的秋天,一整年就是看了个难看至极的《查令十字街84号》,然后一起拍了个照。这些追求文青样式却忽略文青本身气质的人,我对他们表示失望,主要是不愿意跟我睡觉而失望,他们本身是怎么样,文青如我,真是半点也不关心。而事实上,翻看读书记录,四五月份,虽然有着疯狂(夸大了大概1000%)的性生活,但是读书的数量并没有减少,四月七本,五月十本呢!所以,真正好的性生活,是一点也不影响读书的。 美国作家继续看的最多,接近三分之一,罗斯、多克托罗加起来就有九本了,最喜欢这三本。

作为罗斯忠实的粉丝,因为一开始接触欧美文学,就是罗斯的《美国牧歌》带进来的,所以几年过去了,对美国文学的热爱有增无减,今年除了继续读罗斯的祖克曼之外,因为多克托罗的去世,也接触到文字优美如音乐的被我称为“轻历史”的他。读罗斯沉重,读多克托罗则轻快舒展。

另外索尔贝娄刚开始读,还未能展开。又重温了菲茨杰拉德《夜色温柔》,倒是非常喜欢年初的一本《国王的人马》,非常荡气回肠的好看,美式经典之作。

除了罗斯的《再见,哥伦布》,反倒是内森·英格兰德的《当我们谈论安妮·弗兰克时我们谈论什么》更让我喜欢,可以说是中短篇的巅峰之作,老道多面,非常值得研读。

年初想着读读福克纳海明威,看来又要再拖一年。美国女作家也读了不少,吹得厉害的塔特女士、Foer的前妻还有火爆的柳原韩雅,可惜都没能拿到五颗星。其实塔特的《金翅雀》和《校园秘史》可读性都非常强,特别是后者,确实是文青必读款,读起来又伤人又伤心。而妮可·克劳斯的两部《大宅》和《爱的历史》则让人失望至极,陷入在文本上,却未能在内容上有太深的表现。而爆红的《a little life》可以说这一年读书最痛的记录,哭瞎疼瞎,能想到的苦都有,由于国内还未出版,不多说。拿到普利策的《船讯》不太喜欢,过于女性的琐碎。曾打败弗兰岑《纠正》的《美声》同样是女作家之手,仍有些脱离不了女性爱情趣味的轨道。

而《婚变》也作为学院派小说,不同于《校园秘史》的阴暗,却在情感和婚姻以及个人作出更大的探讨,也同样非常好看。

英国作家也有接近二十本,奈保尔的印度三部曲,福尔斯三本,马丁艾米斯也看了三本,还有同性恋作家霍林赫斯特两本,默多克两本,还有麦克尤恩、巴恩斯等等英国作家,都稍微读了一些。奈保尔仍然非常喜欢,三部曲读得可以说趣味盎然,真诚又深沉,怀着复杂的情感,三度前往印度,可以看到时间带来心理的变迁,在以后奈保尔依旧是阅读的重点。

说起印度,女作家洛伊的《微物之神》可以说是今年最美的阅读,充满了灵气的比喻贯穿整本书,痛苦得几乎让人窒息。

为了去东欧旅行,把赫拉巴尔、卡夫卡、伊姆雷、克里玛、辛波斯卡、山多尔等等东欧作家也拿出来读,这个部分可以说回顾经典。特别是卡夫卡和赫拉巴尔是当时游览布拉格的中心,都在抵达之前做了不少阅读,为当时的旅行增添了一些意义。当时旅行被很多友邻称为墓地之旅,也许其实也不过是给自己找点意义而已,要说的更深层次,反倒惹人笑话。

其实十月旅行的目的地,更为重要的,其实在克拉科夫的奥斯维辛,想见证人类历史的灾难地,一次沉重之旅,之前也阅读不少集中营文学,像莱维、克里玛和伊姆雷都有一些。

去了东欧,反倒对苏联时代的题材兴趣不大。《二手时间》没能带给我很大的震撼,几乎都是意料之中的事,再回看苏联时代,于当下的我,已经意义不大了,不过如果小说写得好看,仍然可以一读,比如芬兰女作家奥克萨宁的《清洗》。

作为读书的门外汉,刚刚开始接触,读得越多会发现之前认识的越少,差的也越多,比如我今年之前根本不知道汉德克、伯恩哈德、布朗肖,有很多知道的,也没读过,所以在慢慢接触过程中,经常如获至宝一般又增加了一位喜欢的作家。

像以前熟悉的作家,如帕慕克、库切、弗兰岑等等,新作自然也不太想错过。帕慕克的《我脑袋里的怪东西》也算是比较风靡好看,弗兰岑的《Purity》大概就是年度最失望作品。

作为书迷,阅读经典自然重要,但是阅读当下同样重要,比如《我的奋斗》《我的天才女友》都是第一时间拿到中译本就读掉,全球书迷的盛宴,自然是不应该错过。《我的天才女友》也是今年读完的最后一本小说。

可是作为中国读者,对当下中文写作却比较失望,特别是迟子建的《群山之巅》,刊登在《收获》上,饶有兴致地读,差点没把那本杂志给烧了。不谈也罢。 有关读书地点的回忆,集中在每天上下班的地铁里和家里,什么咖啡馆之类的地方,其实反倒读不进去,大概是帅哥太多,打扰太多了吧? 有关读书的人,似乎都是自己。 说到底,读书这件事,其实根本不用静下心来,也不用强迫,单凭一个喜欢,就足够。但是,其实读书这件事,也很平常,就跟别人喜欢打游戏喜欢看电视喜欢插画喜欢滑雪一样,并无二致。只是,在我这儿,读书嘛,确实特别能把自己关起来,关在一个极度小又极度大的空间里,觉得又安全又冒险。 数量自然是不重要的,因为深知还有很多很多的书没有读,还有大把的作家没有接触,刚刚进了阅读这道门,一点一点看,也不必急,随性而至。

想想看,这一年过得挺不错的呢。 对,是没有吸引到几个人。但是吸引那么多人干嘛呢?又不去卖,对不对,哪怕是一万个帅哥里,有一个喜欢爱读书的文青,也挺好的呢,而且这一年,我还遇到了一个呢,喜欢我喜欢的很呢,可愿意跟我睡了。明年,不求多,有一个就很好,没有的话,也没关系,这不还有书呢! 我大概是豆瓣最不正经的读书人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阿巴厮
作者阿巴厮
5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75 条

查看更多回应(75) 添加回应

阿巴厮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