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

锦瑟 2016-12-20 13:08:53
"Alles verzehrt am Ende die eine Macht, die Macht der Zeit."

在柏林Breitscheid广场边上,有一座少女骑乌龟的顽皮的青铜雕塑。十多年前,我每天经过这个广场,每周有几次,我会路过这个不起眼的铜雕,穿过马路,到对面的Wohlthat’sche书店去翻书。书店在布达佩斯大街上,再过去就是动物园。广场上总是热闹的,一块大石头喷水池旁总坐着人喝啤酒,有球赛的时候,大批的球迷勾肩搭背地堵在那里,围着球队的围巾高声唱歌。喷水池背靠着一个便宜的购物中心,美其名曰欧罗巴中心,底层有几家饭馆,还有Mövenpick冰淇淋店。有时翻完了书时间还早,若是天气又好的话,我会折回Mövenpick买一球冰淇淋,然后沿着布达佩斯大街走回家。

每到圣诞节前,Breitscheid广场上就搭起排排小木屋,热气腾腾的Gluewein,Bratwurst,琥珀杏仁,烛台、挂件、亮晶晶、香喷喷,童话世界每年轮回一次。我爱圣诞市场,那里我会退回到十岁,看不够、吃不够,贪恋各种精致而无用的东西,不想过去也不想未来。

柏林,那里有我一个人的小屋,那里是世界上最令我安静、最给我安全感、我最感到家的城市。有一次加班晚了,十一点多才从动物园火车站出来,背着双肩包,胳膊下夹着本书,仍然晃晃悠悠毫不担心。我年轻、自由、心中各种莫名其妙的热情,世界向我开放,而生命无限......

我爱柏林的一切。我爱它的随意、它的丑、它普鲁士的空旷和严峻、它的既嬉皮又严肃、它便捷的交通、便宜的音乐会和博物馆、它宁静深远的湖泊和树林,它是我具象的里尔克,是我具象的巴赫,是我的朋友和爱人,是我的孩子。

我望着过去,一切都仍然清晰,但有一道玻璃幕墙,将我与它永远隔开。我把脸贴在玻璃上,手胡乱划着,试图去触摸,但摸到的只是玻璃。我的生活似乎不是连续的,我的年岁似乎不是持续增长的,我似乎是死而复生的,玻璃的那边,似乎不是我的青春,而是我的前世,而所有伴随前世生命的氛围都成为不可追踪的幻境。

那座少女骑龟的铜雕座上刻着索福克勒斯的一句话:“一切最终将毁于唯一的力量——时间。”
锦瑟
作者锦瑟
795日记 46相册

全部回应 18 条

添加回应

锦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