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特·达蒙:《长城》是一部很不错的“爆米花电影”

澎湃新闻 2016-12-13 09:52:59
《有戏》《长城》发布会后,马特·达蒙接受记者采访视频。视频来源《长城》制作方 编辑 陆林汉(02:50)

之前参加了一个独立动画的艺术展。穿过诸多闪闪烁烁的视频影像,展厅的一角陈放了一个大玻璃橱,里面是一幅长到看不到边缘的卷轴。该展品名为《鲸邦实习共和国》。卷轴里详细画着这个想象的 “共和国”中的动植物和钱币、国徽等的样子。
这是这次动画展中唯一的“静物”,但它是对“动画”最富启示性的阐释。
浩如烟海的视频浪潮中,每人各取一瓢饮,有的人享受消磨,有的人希望解惑,只是多年以后再想起某部电影,所有流质的动画于我都变得静止。想不起前后的情节,只记得一些“决定性瞬间”。
比如《了不起的盖茨比》里,一水之隔的绿灯闪烁的画面,是那个时代看似就在眼前、实则遥不可及的美国梦的隐喻。

《了不起的盖茨比》剧照
《了不起的盖茨比》剧照

提到马特·达蒙,不太记得他在谍战、太空大片中的样子,但却清楚地记得他在《心灵捕手》里的样子。他毫不迟疑地写着某些算式,眼里透着一股坚定和倔强。晦暗的童年,给了他坚硬的躯壳和对世界敌对的姿势。
《心灵捕手》中的马特·达蒙
《心灵捕手》中的马特·达蒙

无他,这样的经历就应该淬炼出一个这样的姿态。
12月7日,笔者第一次见到马特·达蒙,他鬓角有白发,微胖,显得有些沉默。
他沉默地低头坐在屋子中间的椅子上,右手揉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不回答问题时,他就那么低着头,不说话。
然而,他的沉默和言语间的坦诚,依旧和年少时如出一辙。
“张艺谋是我最想合作的导演之一”
马特·达蒙(左)和张艺谋  视觉中国 图
马特·达蒙(左)和张艺谋 视觉中国 图

《长城》是马特·达蒙第一次和张艺谋合作。
影片中,他饰演的威廉·加林是一位雇佣兵,很小的时候就被俘被迫参军,谁付他钱,他就为谁卖命。种种机缘巧合之下,他和中国士兵站在了一起,共同对抗凶兽饕餮,保卫一方安定。
《长城》剧照
《长城》剧照

马特·达蒙谈道,最初关注张艺谋是25年前,当时张艺谋导演了《大红灯笼高高挂》,这个极具东方意象和色彩的电影让张艺谋在西方世界崭露头角。
“之后他又有很多电影在美国上映了,包括《英雄》《十面埋伏》等。我看过很多他的电影,也很仰慕他,一直以来都很希望能跟他合作。我有一张列表,上面列出了我最想合作的导演的名字,他是排在最前面的几个导演之一。”马特·达蒙回忆道。
《长城》中的“无影禁军”,以五兽——熊、鹤、虎、鹰、鹿命名。 “你从这部电影的每一个镜头里都可以看到张艺谋的风格。他把守城的士兵分成了不同颜色的五队,他很清楚每个颜色代表的是哪个军队,以及这个军队的具体任务。这部电影的视觉观感相当宏大,仅仅看5分钟你就能感觉到这是一部张艺谋风格的电影。”
《长城》剧照
《长城》剧照

除了一众明星,《长城》还有一个主角——饕餮。
“我第一次见张艺谋的时候,他让我看了一张很大的饕餮的图片。我只知道图片是怎样的,但是演的时候并没有一个大怪兽在那儿,就只有一个穿着绿衣服的人跑来跑去。所以我必须得装得很害怕。”马特·达蒙说。
他也谈及喜欢张艺谋的一个原因是他善于操控宏大场面:“我喜欢用实际的镜头和场景。我合作的很多导演都希望尽可能用镜头来捕捉画面,他们都不喜欢用计算机后期绘图。张艺谋用很多实际的人来演,这使得电影看起来很宏大。因为你能看到五百个人统一地移动,简直像北京奥运一样,这特别有趣。”
其实反观马特·达蒙的星路,他演的很多电影都以场景宏大取胜。虽然他出名是靠着一部很文艺的、探索心理与精神性的《心灵捕手》,之后塑造得比较成功的、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犯罪电影《天才雷普利》中的杀人犯。
《天才雷普利》中的马特·达蒙
《天才雷普利》中的马特·达蒙

这类艺术性电影印证了马特·达蒙在演技上的精准拿捏。不过,马特·达蒙主要还是在宏大命题、商业电影上开疆拓土,例如《拯救大兵瑞恩》系列、《星际穿越》、《火星救援》等。
“我们到底要花多少钱来救你这一个人?”
《拯救大兵瑞恩》中,美国陆军参谋长特令前线组织——一支八名精兵组成的小队,冒着枪林弹雨去救“马特呆萌·瑞恩”。
《星际穿越》中,“马特呆萌·曼恩”谎称自己所在的星球宜居,忽悠男女主角穿越几万光年去救他,还想开着人家的飞船回地球见家人。
《火星救援》中,“马特呆萌·沃特尼”在一场沙尘暴之后与团队失联,他愣是靠着写日记、种土豆、发射求救信号支撑着过了549天,然后国家搭空间站,派飞船、探测器等设法营救他。
美国人民算了一账:为了救“呆萌”,美国已经花了两千亿!这个结论也被整合成邮件,发给了马特·达蒙本人,邮件的标题是:《我们到底要花多少钱来救你这一个人?》
其实不光救“呆萌”要花很多钱,设法杀他也消耗了美国不少人力物力财力。比如已经拍到第五部的《谍影重重》。“马特呆萌·伯恩”作为男主角,患有极端记忆丧失症,片中,他主要负责逃避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追杀并顺便搞清楚自己是谁、为什么被追杀。
《谍影重重》中的马特·达蒙
《谍影重重》中的马特·达蒙

在《长城》中,“呆萌”与佩德罗·帕斯卡饰演的佩罗·托瓦尔为盗取火药来到中国,机缘巧合下进入了神秘的长城无名关。然后吃着火锅、开着车的“呆萌”,突然就被怪兽给劫了。原本贪图钱财的“呆萌”痛定思痛,决定和我国边防战士一起打怪。
《长城》中的马特·达蒙
《长城》中的马特·达蒙

采访中,马特·达蒙开心地表示终于有一次没拖后腿了:“之前听大家说,为了救这个家伙我们到底还要花多少钱!这次我能去救别人,我感觉挺好的。”
“这是一部很不错的‘Pop corn movie’”
“如果我和你谈论战争,你会向我大抛莎士比亚,朗诵‘共赴战场,亲爱的朋友’。但你从未亲临战阵,未试过把挚友的头拥入怀里,看着他吸着最后一口气,凝望着你,垂死向你求助。
如果我问你何为爱情,你可能只会吟风弄月,但你未试过全情投入、真心倾倒,四目交投时彼此了解对方的心,好比上帝安排天使下凡只献给你,把你从地狱深渊中拯救出来。
……
你并没有体会过‘失去’的真正意义……因为只有在你爱某人甚于自身时才会领悟。我怀疑你从未付出过这样的爱。
现在我看着你,眼前所见并非一位聪敏、自信的男人,而是一个无耻狂妄、内心恐惧的孩子。”
这是《心灵捕手》中,肖恩和威尔(马特·达蒙 饰)在公园中促膝长谈的对话。
《心灵捕手》剧照
《心灵捕手》剧照

《心灵捕手》的剧本,正是当时刚出道的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合作编写的,这个剧本的雏形是马特·达蒙大学时未完成的独幕剧作业。剧本后来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让他们名声大噪。
马特·达蒙不止在一个场合谈到过本·阿弗莱克,达蒙在十岁时就和八岁的本·阿弗莱克相识。
采访中,他谈道:“本·阿弗莱克曾经跟我说‘你得看到我提的那些好建议有多好,而不是仅仅关注我的坏建议有多差劲’,我觉得这甚至已经成了我们的工作哲学了。你应该尽量多提建议,这并不妨碍导演作为最后的决策者,最终决定采用何种建议。所有我合作过的导演都希望得到尽可能多的建议。如果我提出了10条建议,但是导演只采用了其中1条,那也是很好的。我们也不会纠结于他还有9条没有采用。”
除了大段大段对人生的探求和揭示,达蒙对所饰演角色的拿捏也非常精准。印象深刻的是肖恩和威尔说了十遍“It’s not your fault”。威尔从第一次时的随口答应,到之后的耸肩、撇嘴,再到欠身站立、正视、暴怒、动手,及至最后的痛苦、拥抱,在一次次提问的指引下, 渐渐敢于直面童年经历和自己的人生了。
达蒙有足够的天赋塑造好一个角色,但他并没有止步于文艺电影,他之后的演艺经历,大家看到更多的是他在巨制大片、商业电影上的野心。
《长城》中的马特·达蒙
《长城》中的马特·达蒙

包括这次的《长城》。
他很清楚中国群众的重要性:“中国的观影群体很庞大,而且还在增长。在2-5年内,这个群体的数量甚至可能超过美国的观影群体。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好莱坞电影开始想方设法吸引更多的中国观众,因为他们不能忽略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我觉得《长城》里的元素会吸引很多中国的观众,当然也会有很多美国观众喜欢。”
网友“恶搞”马特·达蒙。 BBC NEWS 图
网友“恶搞”马特·达蒙。 BBC NEWS 图

最后,奉上“呆萌”的寄语:“我很喜欢这部电影,这是一部很不错的‘Pop corn movie’(爆米花电影),它的场景很弘大。我也希望它会被美国观众所喜爱。我觉得这个故事很有趣,如果我是小孩的话,肯定会喜欢这部电影的。”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实习生 李彦萱

————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澎湃新闻时政与思想的最大平台
下载客户端:iPhone版Android
澎湃新闻
作者澎湃新闻
134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2 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添加回应

澎湃新闻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