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特家班①丨“局外人”特朗普为何选择“局内人”赵小兰?

澎湃新闻 2016-12-09 15:25:10
《澎湃国际》
【编者按】
11月11日,美国大选结束后第三天,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旋即开始为其内阁招兵买马,纽约第五大道上金碧辉煌的特朗普大楼成为了新一届美国政府的筹备基地。一个月来,随着特朗普内阁重要人选的陆续揭晓,一些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这支“特家班”是由怎样的一群人组成?新一届政府会把美国的内政外交带向何方?对世界产生何种影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今起推出系列报道,聚焦特朗普内阁重要人物。
11月29日,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提名华裔美国政治家赵小兰出任联邦政府交通部部长。时隔八年,赵小兰将再度进入内阁,此前他曾在布什父子任内分别担任交通部副部长和劳工部部长。


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提名华裔美国政治家赵小兰出任联邦政府交通部部长。 视觉中国 资料图
赵小兰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华裔部长,她的再度入阁引起华人世界的关注。人们乐于讲述她传奇的移民故事,乐于称赞她精彩的奋斗历程。
不过作为一个美国政治家,赵小兰为什么能够被特朗普看中,她作为交通部部长将在未来的特朗普政府中扮演什么角色,则显得更为重要。
她是特朗普“最正常的选择”
在赵小兰之前,特朗普已经任命了多名内阁高级成员,不过没有哪一位像赵小兰这样几乎没有引发什么争议。美国新闻网站VOX甚至评论说:“提名赵小兰出任交通部长,是目前为止特朗普做出的最正常选择。”
特朗普过渡团队的一名匿名的高级成员向《纽约时报》说,特朗普对赵小兰的活力与进取印象深刻,他还称特朗普很欣赏赵小兰严肃的态度。不过如果稍微了解一下赵小兰的背景,或许更容易理解VOX的评价。
1986年赵小兰弃商从政,最早担任的便是美国交通部航运署的副署长,此后历任联邦海事委员会主席、交通部副部长。担任交通部副部长时,先后处理了洛克比空难善后、埃克森石油公司油轮触礁漏油案,并主持了旧金山大地震后的公路修复工作。1991年海湾战争中赵小兰又协助军方,圆满完成了大规模运输任务。如今,被特朗普提名出任交通部部长,对赵小兰而言可谓重操旧业。
特朗普在竞选时许诺,未来10年将会投入1万亿美元改善美国老旧的道路、桥梁、机场等基础设施,他需要一个人来帮助他实现这个宏伟的目标。特朗普对赵小兰的专业背景显然是很清楚的,在提名赵小兰的声明中他评价道:“她的专业知识是我们的无价财富”。
不过特朗普需要的并不仅仅是一个专业人士,他还需要一个深谙华盛顿政治生态的人,而赵小兰恰好满足这个条件。在交通部任职多年,同时还是小布什政府中唯一一位任职满8年的部长,“赵小兰无论是政治方面还是个人方面,在华盛顿的权力圈子中都有着足够的经验。” 《纽约时报》认为赵小兰很可能会成为特朗普政府中最关键的人物之一。
除了经验,人脉也至关重要,在这一点上赵小兰显然也并不缺乏。她早年便善于经营人脉,在哈佛商学院读书时她为同学建立了卡片档案,后来也对他们的职业生涯保持关注。《纽约时报》描述说,赵小兰并不是一个党派性很强的人,她不仅能同默多克(Rupert Murdoch)等保守派巨擘和奥巴马政府要人畅谈共饮,也有能延伸到东部的很大势力范围。
老布什在任期间的白宫法律顾问C·博伊登·格雷(C. Boyden Gray)对赵小兰的评价是“人脉极其丰富,交友广泛”,他曾经是赵小兰的追求者。
而赵小兰的“老上级”塞缪尔·斯金纳(Samuel Skinner)对她有同样的认识,“她在华盛顿的人脉十分深厚,而且深受尊敬,这非常有帮助。”斯金纳曾经在老布什政府中担任交通部长,后来又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白宫幕僚长,他将赵小兰称之为一个“与国会之间有效的沟通者”。

赵小兰成特朗普与国会的纽带?
赵小兰想要帮助特朗普实现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并不容易。《纽约时报》指出,尽管美国国内对于基础设施迫切需要修缮这个事实早已是共识,然而白宫和国会之间对如何为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却并没有达成一致。
《华盛顿邮报》也提到,国会最近几年都极力反对向交通方面拨款,因为传统的收入来源联邦天然气税已大幅减少。对于基础设施建设,“钱从哪里来”必然是无法绕过国会的问题。
不过赵小兰在与国会的博弈方面显然更具优势,这不仅仅是因为她丰富的从政经验,还包括她的丈夫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的因素。麦康奈尔1984年首次当选参议员,历经里根、布什父子、克林顿与奥巴马5位总统。2014年11月麦康奈尔成为了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是参议院最有影响力的共和党议员。
美国媒体当然不会忽略赵小兰与麦康奈尔这层特殊关系。麦康奈尔以及众议院多数党领袖保罗·瑞安(Paul Ryan)在与政府谈判以及安抚议员中都是重要角色。《华盛顿邮报》评论说,在实现特朗普基础设施建设的目标上,赵小兰将成为与国会谈判的关键人物,不过赵小兰是否会直接与麦康奈尔商谈这件事还不清楚。
赵小兰与麦康奈尔于1993年结婚,被外界称为华盛顿的“权力夫妻”。不过夫妻二人一个是内阁部长,一个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情况,赵小兰夫妇并非独一无二。赵小兰的前辈伊丽莎白·多尔(Elizabeth Dole)在里根政府时期曾任交通部部长,同时她的丈夫鲍勃·多尔(Bob Dole)也担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二人也是当时纵横共和党的“权力夫妻”。实际上2004年,赵小兰在接受《帕迪尤卡太阳报》(The Paducah Sun)采访,讨论自己担任内阁部长的同时丈夫升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可能性时,她也公开将他们夫妇比作多尔夫妇。
在初选阶段,麦康奈尔并不支持特朗普作为共和党候选人,但是当特朗普锁定提名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动摇过。《华盛顿邮报》评论道,特朗普对赵小兰的选择,在麦康奈尔与特朗普这两个原本没什么共同之处的人之间建立起了紧密的联系。
对于特朗普挑选自己的妻子赵小兰担任交通部长,麦康奈尔的评价是“我认为这是一个出色的选择。”
特朗普身边鹰派环绕,赵小兰却支持对华贸易
赵小兰与丈夫麦康奈尔  东方IC 资料图
赵小兰与丈夫麦康奈尔 东方IC 资料图

特朗普的团队有不少成员对中国都持有非常强硬的立场,在鹰派人物林立的特朗普政府中,赵小兰显得格外不同。
特朗普本人自始至终都对中美贸易持强硬的保护主义立场,但赵小兰本人却曾经为实现与中国的贸易正常化积极游说,她的丈夫麦康奈尔也一直对发展对华贸易以及对华军售持赞成态度,是中国”在美国参议院内最大的支持者”。
在2000年的一次参议院表决中,麦康奈尔曾对同中国建立永久正常贸易关系投了赞成票,而对另一项要求美国在中国出口武器后即实行贸易制裁的法案投下了反对票。2014年8月麦康奈尔在竞选肯塔基州国会参议院时,还有反对组织攻击麦康纳尔“和中国的自由贸易结婚”、“这就是你的工作重点转移到中国的原因”。
美国WND新闻网称赵小兰的主要赞助人之一、全球保险巨头莫里斯·汉克·格林伯格( Maurice Hank Greenberg)在中国有生意,也是促进中美贸易关系的主要推动者。赵小兰从1996年到2001年加入小布什政府之前曾经在美国著名智库传统基金会担当亚洲研究顾问。在2000年传统基金会内关于实现美中贸易正常化的一次辩论中,格林伯格抗议传统基金会另一成员叶旺辉(Stephen J. Yates)的一篇论文。叶旺辉在论文中建议国会延期贸易法案的投票,增加保障国家安全的措施。在格林伯格威胁削减赞助资金后,传统基金会发表了新的报告《中美贸易何以有利于美国》。
移民背景难掩精英色彩,赵小兰倾向减少政府监管
赵小兰在许多公开场合总不忘记讲述自己那有些传奇的童年经历:1961年,8岁的她与母亲及两个妹妹一起从台湾地区出发,历时37天抵达纽约,那时她一句英文都不会说。媒体对她讲述的故事也津津乐道,这种模式化地叙事几乎成了人们在介绍赵小兰时的“标准配置”。
尽管赵小兰励志的移民故事的确富有吸引力,不过外界很难忽略她的精英色彩。在纽约,赵小兰的父亲赵锡成是华人“船王”,福茂集团创始人,其船队规模及货柜承载量均在美国处于领先地位,同时公司还涉足金融等多元业务领域,而赵锡成2004年也被联合国列入“国际航运名人堂”。
而公开资料显示,赵小兰本人曾兼任包括哥伦比亚健保医疗公司、多尔食品公司、西北航空、Protective人寿、跨国消费品制造商高乐士公司(Clorox)及巴德医疗集团( C.R. Bard)、国际建筑公司帕森斯公司等公司董事。赵小兰还曾经担任西北航空公司的董事,在西北航空被Delta航空收购之前,赵小兰及其家人可以终生免费乘坐该公司的航班。
除了赵小兰身上的这些标签,她在小布什政府担任劳工部长时的政策倾向,也使她受到了不少质疑。美国政论杂志《国家》质疑赵小兰在小布什政府担任部长期间采取偏向资方的政策,批评在她领导下,“劳工部对商业利益集团的友好似乎让它忘了执行法律保护美国工人的使命。”在她的任期内,执法不严导致的雇主非法克扣工人工资现象明显增长。
部分工会团体也质疑特朗普对赵小兰的任命。“联合运输工会(ATU)689分会对于当选总统任命赵小兰出任交通部长非常关注,因为她在担任布什政府劳工部长时没有充分调查工人工资和加班费支付不足,”该工会在一项声明中说。“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她现在会为工人们站出来。”
德克萨斯大学法学教授托马斯·麦加里蒂(Thomas McGarity)批评说,在赵小兰的领导下,劳工部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署四年里没有颁布一条有意义的安全监管条例,同时他还减少了对煤矿的监管,削减了检查员数量。
美联社则据此推测,从赵小兰的从政记录来看,她或许会试图取消一些现有的监管。麦加里蒂也说赵小兰是“一个让市场自我运行、不干涉私营部门的坚定倡导者。”
她可能减少监管的倾向,得到了一些交通部门的欢迎。美国汽车制造商联盟(AAM)首席执行官米奇·贝恩沃尔(Mitch Bainwol)称特朗普提名赵小兰是“一个极好的选择”。他的理由是,“传统的监管方法正在对我们部门的急速创新构成挑战。”
而在赵小兰的任命公布后,成员组成包括谷歌、福特、Uber、Lyft和沃尔沃等企业的道路安全自动驾驶汽车联盟(Sel-Driving Coalition for Safer Streets)第一时间向赵小兰表示祝贺。赵小兰曾经表示,叫车软件和住房共享公司不应受到过多监管,因为这些服务对于司机和住房拥有者来讲只是一些额外收入。



澎湃新闻记者 辛恩波


————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澎湃新闻时政与思想的最大平台
下载客户端:iPhone版Android
澎湃新闻
作者澎湃新闻
134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澎湃新闻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