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红人

觀自在 2016-11-23 22:54:53

我弟成为小镇红人无非是因为他考上了清华大学。县里每年也就考上一两个北大清华,轮到我们镇上出一个人才那也是很光荣的事。弟弟成绩本来就好,但是你考上其他大学镇上的人并不会记住你,只有考上北大清华(谁说过,中国只有两类大学,北大清华和其他大学),他们才会想起你。

本来考上清华大学,我弟会成为一个励志、正能量的红人,开始几年也确实如此。镇上小学、初中(就差幼儿园了)每年都会轮流请我弟去学校做讲座,谈谈他是怎么学习,如何考上清华大学的。可是他再次引起镇上的人们议论,是他大学毕业后发生的一件事。

我弟上大一就跟小学及初中同学小红(都是一个镇上的)谈恋爱,小红在北京的“其他大学”上学。他们大学四年都在一起,每年过年,我弟都要提着白酒和营养品到小红家拜年,这是我妈要求的,我妈是一个爱讲礼的人。寒暑假,不是我弟去小红家,就是小红来我家。小镇的民风比较淳朴,倒不敢明目张胆地睡在一起,但离开了家乡,去北京,就没人管得了。

到大四的寒假,小红爸妈认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了,要给他们女儿一个名分。(我猜小红跟她爸妈说了,她和我弟睡了。)毕竟我弟是小镇红人,红人的女朋友是谁,大家都看在眼里。他们担心,我弟要是把小红甩了,以后镇上就没人敢要小红——小镇民风淳朴。

小红爸妈向我爸妈提出,先定亲,等他们大学毕业就结婚。我爸妈并没有认为不妥,小红是个不错的女孩,我也很喜欢,每次来她都会带糖给我吃。爸妈提到我弟被保送到中科院硕博连读,还没有完全经济独立,小红爸妈也没有说什么。然而我弟支支吾吾并不十分情愿,但是被双方父母挟持了,最终还是在年里将亲定下来了。

大学毕业,小红在北京工作,和我弟住在一起,计划十一领证,过年在家办婚礼。可是还没到十一,同居了不到三个月,他们就分手了。小红继而离开了北京,回到武汉上班。结果,小红爸妈在镇上到处说我弟脑子不正常,有精神病——这样说完全是觉得自己女儿被羞辱了。我爸妈自认为有错,也不敢言语,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也只能忍着,从此两家形同陌路。

小镇上的人都好奇,我弟怎么脑子不正常了,精神出了什么问题,大抵只能说读书读多了,脑子读坏了。但这其中的原因只有我知道,那年过年弟弟一个人回来,到精神医院来看我。(我因为单相思,犯了癔症,就疯了,这些年一直在医院。)他看我疯疯癫癫的,就把我当做倾诉对象,说了小红的事。

他开始就不想定亲,因为以前出去开房,就发现小红睡觉打呼噜。可那毕竟在一起没有几天,也不影响平时学习工作,以为忍忍就过去了。等到他们真正住在了一起,小红每天都打呼噜,弟弟实在受不了了。读博不像本科那么轻松,他完全是在给老板打工。晚上他睡不好,白天就精神萎靡,总是不在状态,被老板教训了好几次。

他觉得不能这样,他有试过让小红侧身睡觉,但是不行,她还是会转过来,仰躺着打呼噜。弟弟睡眠本来就浅,小红一打呼噜,他就醒了,伸手去推小红,小红咕哝着,停止了打呼噜。可是过不了一会,又呼噜了起来。有一次弟弟实在受不了,就把手掌虎口放在小红的脖子上,只是表达他崩溃的情绪。小红惊醒了,以为我弟要掐死她,两人争吵了起来。

我爸睡觉就打呼噜,我简直无法想象我妈是怎么三十年如一日地忍受他。小时候,我有时和爸妈睡在一间屋子里,晚上简直要被我爸的呼噜逼疯。我相信弟弟跟我有同样的感受,绝对不能允许枕边的人打呼噜。我弟提出过分居,但小红觉得对她是侮辱。

弟弟被小红的爸妈说成了精神病,脑子有问题,甚至有家暴倾向,在小镇再次成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可是我能理解弟弟,我对弟弟说:“小红的爸妈不就是个杀猪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其实他们是兽医站的,也算是文化人。后来我出院有一次经过小红家门口,她妈还往我脚下撒了一脸盆水。

和小红分手后,弟弟好几年没谈对象。有一年,他突然休学回家,天天呆在屋里,睡觉打游戏看电影,吃饭都要我妈送到门口,吃完把碗筷扔在门口。可是我妈又不敢说他,毕竟大儿子已经疯了,关在精神病院里,小儿子你再刺激他,家里就无后了。镇上的人更是对他议论纷纷,冷嘲热讽地说:“考上清华又怎么样,女朋友都找不到,还在家啃老,跟个废物似的,谁谁家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我在精神病院遇到过一个北大的精神病,听说要去龙什么寺出家,被父母强制带回来送进了精神病院,差点要上电椅电击。我担心弟弟在北京被什么坏人坏的风气、歪门邪道给诱惑了。

不过第二年,弟弟又回中科院继续读书。别人博士五六年就读完了,他读到第八年才毕业,跟八年抗战一样艰难,这时他也三十岁了。因为“脑子有毛病”,和导师关系也不好,虽说是中科院毕业的,还要自己找工作,去了一个外企,呆不到一年,居然被辞退了。真是书读多了,适应不了社会。

现在弟弟在一个互联网公司,基本上放弃了他所学习的专业,一个月工资一万多点,在北京只能勉强生活。没有户口,也买不起房,和镇上没上过大学出去打工的人没什么区别,甚至比很多人还不如,爸妈一说起来,就摇头叹气。

我妈为了给他找对象,把镇上房子卖给了舅舅,和我爸搬到县城里。今年过年,我爸一个老同事要把自己在北京工作的女儿介绍给我弟,比我弟还大两岁。两人在我家见了面,当时我正坐在阳台晒太阳,他们也来到阳台,把我当成了空气。

我弟问女孩:“你玩豆瓣吗?”

“豆瓣是什么?”女孩问。

我也很好奇,伸长着脖子,看我弟拿出手机,打开一个应用。我看到白底的一个绿色logo,旁边写着:“我们的精神角落”。

觀自在
作者觀自在
65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545 条

查看更多回应(545) 添加回应

觀自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