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火燃烧的天堂——香港夜巡记

阿獴 2016-11-23 17:22:57
来自话题 跟着电影去旅行
前言:
本文照片,除标注为电影截图或剧照之外,均由作者拍摄。

名词解释:
赛博朋克,即cyberpunk,是cybernetics与punk的结合词,是科幻小说的一个分支,以计算机或信息技术为主题,常见以反乌托邦作为社会背景。
《全面回忆》剧照
《全面回忆》剧照


正文:
作为文艺青年,仅仅知道香港“购物天堂”的名号一定是不够的。
她不仅仅有免税店迪士尼的娱乐浮华,也不限于美食咖啡的小情调——那都是一层脆弱的面具。
真实的香港是一个有些悲情的,哥特的,隐藏着厚重血泪的城市。
如果你了解科幻,你就更知道我这么说的理由了。
几乎所有的赛博朋克电影里,都有香港的影子。
之后白日太过明亮真实,日落之后,赛博朋克的幽灵才开始伴着一座座燃亮的灯火,鱼贯而出。

这座靠近热带的城市,终年闷热潮湿,阳光热烈。白天你看到的是匆匆忙忙的人群,红绿灯等一刻不停地叮叮作响,催促着你加快脚步;人行道狭窄导致物理距离的过分拉近,谁都假装看不到对方,低头奔赴下一个目的地;玻璃幕墙反射出冷色调的光,和阳光碰撞在一起,给阴影抹上不真实的高光。正午的金钟,女孩子们拎着刚买的化妆品,就彷佛拥有了全世界的美丽。她们走过冷气充盈的商场连廊,站在道路之上,众生之上。

但是每当夜幕降临,我便不得不回到那位于最拥挤腹地的旅馆,躺在窄床上,窗外灯光透过格栅,在室内晕开斑驳的暗影。深夜窗外还有轰鸣的汽车过街,闭眼沉浸其中,就像漂浮在窃窃私语的宇宙里。
《银翼杀手》截图
《银翼杀手》截图

Rachael(银翼杀手女主)是否会推门而入,冷冷地站在阴影处,半边脸映着窗外的霓虹。不同的是她不是裹着华贵皮毛,发髻高耸,而是黑色紧身T恤和黑色颈环,留着女战士一贯的波波头。她将告诉我整个世界都是幻境,是骗局,而她要带我去进行秘密反抗……

香港的这座城市游荡着赛博朋克的幽灵。

赛博朋克,骨子里就有着强烈的悲观主义。我们想看到的不是牵强的大团圆,也绝非单纯的快意恩仇,而是从悲情绝望中汲取的力量。
赛博朋克作品的主角不是英雄,而是失意者、妓女、愚人、疯子,像《银翼杀手》里的德克,一个不得志的警察,《blame!》里独自上路的少年。生存法则绝对残酷,人命如草芥,转身就可以被杀掉,肮脏又迷乱的环境中,无人不为了生存拼尽全力。
科技让生活更美好?或者只是给予了厮杀新的理由。
闪着无穷信息流的黑暗巢穴里,科技让死亡和底层镀上一层冰冷凛冽的金属光泽,是非自然的形态,却又是绝对自然的残酷。
《银翼杀手》截图
《银翼杀手》截图

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喜欢走进那座传说中藏污纳垢的重庆大厦,喜欢在红灯区门口观察那些喝得醉醺醺的鬼佬,喜欢把镜头对准高楼与高楼之间最阴暗的角落。
这座城市一半是天堂,高度发达,全世界的精英都汇集到那密集璀璨的摩天大楼;另一半却是地狱,鱼龙混杂,低端全球化的意味着全世界的贫困人口都来这里寻找摆脱贫困的希望。贫穷令人绝望,肮脏无处藏匿,但为了那一点希望,拼命劳作。
在拍照的时候我希望自己是黝黑而眼睛明亮的黑人,或是褐色皮肤的菲佣,这样就可以毫无痕迹地混入其中。只是我却只能背着双肩包单手拎单反,以格格不入的姿态闯入。
他们在这座大都会的繁华表象中顽强生存下来,从不消逝;他们就是赛博朋克的内核,是高度发达的香港冰山之下,巨大的隐匿主体。

重庆大厦
被称为最国际化的大厦,重庆大厦坐落于弥顿道,靠近维多利亚港。
然而这也不是什么高级的国际化,在《香港重庆大厦》这本书里,学者麦高登称之为,“低端全球化”。(题外话:强烈推荐这本书)
重庆大厦是座巨大的蚁穴,密密麻麻住着不同种类的人,有赤贫的非法居留者,有手握千万美元的非洲商人;同时也像一个异世界的乌托邦,你很难想象所有这些被视作危险和不安稳来源的人聚集于此,在这座大厦里得到安全感,维持着几十年来相安无事的平衡。
重庆大厦的不安定与不安全是确实的——这更多地来源于物质的破败和贫穷,但谁也不能否认里面居住着认真生活的人。我们不希望因为肤色就被否认,他们亦如此。

天星小轮
走出重庆大厦,去往维多利亚港,就可以找到这种过海最便宜的方式。
香港的地铁十分昂贵,一旦过海价格就跃升为十几港币——然而坐天星小轮过海只要2港币。
于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这种交通方式被保留下了。有意思的是,城市最繁华的一面夜景也在这里,出于城市共享精神,城市里最好的风景都应该是免费的。

若说到共享的风景,半山扶梯就是一个最好的浏览这座山地城市切面的方式。
山地是一个科幻城市里重要的地形要素。我来自重庆,已经对山地城市习以为常,却也时常惊叹于山地可以给我们的惊喜。
只要沿着那一级级的台阶,就发现惊喜。平民生活如同一幅连续的画卷展开。
《攻壳机动队》截图
《攻壳机动队》截图

那天晚上下了一会儿雨,我想起《银翼杀手》的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对电影场景的期待:下雨的香港。
《银翼杀手》截图
《银翼杀手》截图


公屋
香港的高房价举世闻名,为了解决普通人的住房问题,香港大量修建公屋。励德邨,始建于1969年,历时近7年落成,是全港唯一一座圆环式建筑。
不知道住在这样的建筑,会不会压抑。
《全面回忆》剧照
《全面回忆》剧照

之前无意中看到一个记录香港凶宅的网站,里面就记录了励德邨有老人自杀。但让人困惑的是,这座全世界最拥挤的大城市(仅次于印度孟买),自杀率在全世界却并不高。
可能在每个人都忙碌着生存的时候,思考自杀也成为了奢侈。

在《城市的胜利》里,爱德华·格莱泽 告诉我们贫困也是城市成功的一个重要标志。城市所做的不应该是驱逐贫困人口,而是让他们渐渐富裕起来。贫困人口并不会被驱逐走,他们永远会为了摆脱贫困的希望不断地涌到有希望的城市里。
对他们来说城市的贫穷也远比农村的贫困好,穷人也并不是傻子,是生活变好的前景吸引他们到城市里,而不是城市让人变得更加贫穷。
也就是,如果有天,来自非洲、中东、南亚、东南亚,凭着一腔热血来到这里闯荡,希望由此改变自己的命运的人,不再来到这里,这些贫民窟也就将不复存在,而香港的繁荣似乎也就不再了。

那个时候这里还会赛博朋克吗?


《银翼杀手》,1982年发行的科幻电影,赛博朋克电影的鼻祖。
《攻壳机动队》,1995年版,经典日本科幻动画。
《全面回忆》,2012年上映的好莱坞科幻片。
阿獴
作者阿獴
19日记 44相册

全部回应 11 条

添加回应

阿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