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聪明?我觉得他演得真聪明

木卫二 2016-11-21 15:46:20
《我不是潘金莲》被描述为 28 个男人与 1 个女人的故事。

海报上的八个男人,有跟冯小刚多次合作过的范伟,也有主演过冯小刚第一部电影《永失我爱》但已经 22 年没有合作过的郭涛。


其中有个人刚跟冯小刚飙过戏——我说的不是在《我不是潘金莲》。

他在《老炮儿》只有短短几分钟,却让很多人记住了他。据说,冯小刚也因为他演得聪明,邀他加盟《我不是潘金莲》。


被张译拦下的,是刘烨。

哦,不对,是刘桦(他在《我不是潘金莲》演了个杀猪佬)。

紧跟着,爱管闲事,天天在胡同口瞎转悠的老炮儿冯小刚冒出来了。


张译现场表演时改动了台词。然后,注意下他的眼神变化,把网友爱批判的欺软怕硬小城管演得活灵活现。

《我不是潘金莲》中,张译饰演的贾聪明出场得非常晚——140 分钟的电影都演了快 120 分钟,晚到我以为他是不是易容出演了谁。

然后,他像个神秘杀手般,突然在迷蒙小雨中出场。

贾聪明官帽忒小,却像是冒出来做形象总结的,非常有代表性,非常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他的名字,后来是被领导专门点名批评的,“你果然是假聪明”。有些观众才会反应过来,好像王公道、史为民、郑重也都有那么点弦外之音啊。

《我不是潘金莲》上至首长,最底下就是几个把风放哨设卡截访的,然后就轮到他饰演的这个底层公职人员。


贾聪明比大鹏饰演的法院院长职务低,被描述为觊觎院长一职许久。当然,他也深得精明能干之道,一脸堆笑。刚出场就暗示要支开其他人,顺带为自己设的妙局沾沾自喜。好一副厮混官场的嘴脸喜相。

跟把大表姐挂嘴上的大鹏不同,张译这个角色几乎只出现在应付上级当中。尽管片中也出现了县长与市长,省长与首长。无论提倡清廉,还是背诵成语,虽然演得一套一套,但给观众的印象都比较刻板,还是属于新闻联播放送时。领导的玩笑,开不得。

但在贾聪明这里,他可以跟县长讨价还价,有点公然谋私的意思。最后李雪莲的事情不了了之,浅尝辄止,否则贾聪明还能更有趣更好玩。


电影放到市长看戏时,我突然联想到,上一次有看戏桥段,有拿电影画幅做文章,涉及批判中国社会现实题材的电影。只不过,在贾樟柯那部《天注定》里,看戏的是城墙底下的人民群众。

张译也演过贾樟柯的电影,就是去年的《山河故人》。

作为东北人,张译在《山河故人》却把山西话说得贼好。他不仅方言说得过瘾,玩枪、耍炸药,开桑塔纳、娶赵涛,还一路南飞到了澳洲,乡音不改鬓毛衰。

所以,当一线演员集体发奋挑战方言能力时,都快说成了一种名为“大舌头新方言”之际。张译早已经演练多次,比如几乎是由他一人挑起整个戏的《追凶者也》。

但在认真聊《山河故人》和《追凶者也》之前,我想先谈谈对张译的印象。

我第一次注意到张译在电影里的表演,可能是在杨树鹏的《匹夫》。

多位演员凹了一圈又一圈的造型,我记住了张译。

二当家
二当家

我当时的评论:

为了弥补叙事上的欠缺不足,《匹夫》专门设置了两个谜题悬念,其中之一就是高栋梁的被绑之谜。

而高栋梁,正是张译饰演的二当家角色。那是 2012 年的事情。


下个月,杨树鹏新片《少年》里还会有张译。看剧情简介,他演的是一个刑侦队长。又是一个头上挂彩的公务员角色。

不少人是通过《亲爱的》知道了张译。

回想这个片子,很多人会记得戏精黄渤,还有赵薇凭借本片拿下了多个影后头衔。

但在我看来,电影更精彩的部分来自于几个黄金配角的对戏,比如面无表情都是戏的郝蕾,还有张译。


我这么说,当然不是为了应和片中的著名台词,“鼓励-鼓励-鼓励!鼓励!”

在我看来,陈可辛是调教演员很有一手的导演,这种情况甚至延续到了他监制的《七月与安生》当中。从黎明曾志伟到金城武佟大为,陈可辛很擅长替演员找到他合适的角色,还有留足表演发挥的空间。


以张译的角色为例,只要导演无暇顾及,或者演员当做行活来接,很容易变成纯功能型的人物角色,说几句,跑几个场,可有可无。

但张译的表现,让另一对同样失去孩子的夫妇,变成了黄渤与赵薇抢孩子之外的另一面镜子,令人动容。


作为观众,你可以认为他们是幸运的,或者是幸运的不幸。但在张译身上,他的遭遇笼罩着荒诞与黑色,最后只能选择另一条出路。这很可能也是现实中被拐儿童家庭所不得不面对的选择情形。与过去临渊而立太久,终还是得要痛苦地勾选将来。

这是 2014 年的事情。

回到《山河故人》,赵涛一人贯穿了三个故事段落,但在“最贾科长”的第一段,有山有河有故人,张译和梁景东、赵涛组成了山西版祖与占。冬季恋歌结束之际,也是二十世纪中国小城童话破灭之时。黑煤与金钱,冲垮了一切。

张译从有活力的小青年演到了没敌人的煤老板,他在片中有三句极其醒目的台词。

对女人,要心太软
对女人,要心太软

英文学习,从娃娃落地开始抓起
英文学习,从娃娃落地开始抓起

外国的月亮大又圆,可惜打不下来
外国的月亮大又圆,可惜打不下来

从戛纳到多伦多,《山河故人》带着张译在世界转了一大圈。

紧接着是几个月前的话题电影《追凶者也》。

我留下了这样的评论:

张译是个上帝视角存在。

很喜欢他在杀人前的那个状态。放放水,唠个嗑。斯斯文文,出手狠辣。既写实又生活,既松弛又危险。

我没有那么喜欢《追凶者也》。原因就是,我所期待的电影,应该就是如同张译的生活写实表演风格,完全一致,完整归一。

他由日常生活开始,突然摇身一变为冷血杀手(五星级!)的感觉,其实是最对本土犯罪类型故事味道的。但电影最后是以分段拆开的形式诉求,张译的表演风格,在最后段落不得不进行改变,转换成迎合商业黑色喜剧的另一套搞笑风格,这也导致我对曹保平电影的期望落空。


2016 这一年下来,从《驴得水》到《比利林恩》再到《我不是潘金莲》,由于拍摄手法不同,演员表演的尺度问题,也成为了影迷观众热议的话题。

譬如,《驴得水》后半段的夸张转变,简直是在舞台上跺脚的局面。如果放到 120 帧中,大概会吓跑半场观众。

譬如,《我不是潘金莲》由于圆形画幅的存在,遮挡掉了大部分有效画面。电影大多是以中远景示人,有如小人书连环画,少特写,多走位,这就允许演员对表演进行自我发挥调整。由于这个形式的存在,冯小刚以往一直被诟病的电视剧感,好像也终于消失不见了。

关于这个问题,张译在知乎上居然有一篇很长,很详细,很一手的回答。


我觉得,写得很好。尤其是结尾这段。

“电影的表演尺寸是最小的”,即电影表演最考验演员的肢体语言和面部神情的细微变化。如果揣摩不到位,容易沦为吃瓜群众讥笑的面瘫。一旦有过火的苗头,摄像机就会无情地出卖你。

所以,真正的好演员,都是经得起镜头的注视。

对于张译这几年的表现,我觉得,可以给他一个😉。
木卫二
作者木卫二
246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18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82) 添加回应

木卫二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