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周笔畅 : “每个人拍的照片,都关乎自己的内心选择。”

杜扬Seatory 2016-11-21 10:04:28
可爱的冰岛马 photo by 周笔畅
可爱的冰岛马 photo by 周笔畅


近日,刚荣获2016年美国国家地理华夏典藏奖的周笔畅,在北京798悦美术馆举办了自己的首次个人摄影展——这场摄影展的举办,也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一些摄影界的争议。在展览开幕当天,我有幸与她进行了一场深度对谈,聊了聊那些关于摄影、关于创作的想法与体悟。

周笔畅与自己的作品
周笔畅与自己的作品

——和周笔畅对话的过程中,她始终展现着属于创作者的谦逊和思考:“每个人拍的照片,都关乎自己的内心选择。”她简单而纯粹地记录着旅程中触发的体验,在相机的陪伴下出走与探索,留下无法复制的影像记忆,在绝美而陌生的地域里越来越靠近自己。

D:杜扬
Z:周笔畅

D:我知道关于这次摄影展,你已经接受了很多采访,也可能已经厌倦了重复那些雷同的问答。所以我们还是专业一些,来谈些严肃的关于创作的问题吧!希望咱们的这次对话,可以不太像个采访,而更接近于两个创作者之间随意的聊天。
Z:要来严肃的对话了吗,还有点紧张呢,哈哈。

D:自摄影诞生伊始,它和旅行的关系就密不可分。从什么时候起,你开始觉得摄影成为自己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因为喜欢旅行从而爱上摄影,还是因为想要拍到好照片,所以更有动力出去旅行?
Z:我觉得可能是这样:先是我想去看更多的东西,所以会想去旅行,在旅行的过程当中会想记录我所看到的东西。然后在平时工作的间隙中,我也会看别人拍的照片,比如会在instagram上关注一些摄影师,然后看到别人拍的好的风景,我也会截屏记录下来,于是又会想要去旅行,或者说想要拍一些跟大多数人不一样的东西。

D:“旅行就像浓缩的命运”——你的照片会让我想到这句话。在不同的国家旅行,大概也会有不同的心境。独自去漫游,隔离日常喧嚣,也是一种独处和自我充电、自我更新的方式吗?
Z:对,一个人的旅行是自我调节的一个过程,每换一个环境,心境也会不一样。每每去往一个城市,给我的感受都不相同。而每次结束一段旅程,都能更好地回来投入到工作中。




D: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摄影已经成为生活中比较重要的一部分?去哪里都要带着相机吗?
Z:其实在北京的时候不太会拍,哈哈。工作的时候要看情况吧,偶尔我会带一带相机。但还是旅行的时候拍得比较多。

D:所以这次展览中的作品,都是用很专业的单反拍的对吗?你有没有那种随身拍日常的小相机?
Z:是的。小相机没有诶,如果是拍日常的话,大概就是用手机了。

D:所以你出门拍照的话,还是一定要带专业的设备?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要求吧?
Z:嗯,因为确实对我来说,设备本体还是要好一些,这样拍出来的照片质量和质感都会好一些。

D:这个跟做音乐可能有些相似吧,就像音乐人会对她的工具有要求,其实它会影响着你的表达语言。
Z:对,因为当你要做影展或出版的话,你就需要更高质量的图片,所以要求就比较高。

D:所以会觉得展览中如果出现手机照,就太不严肃了?
Z:确实,昨天在看到这些照片放大之后,和在屏幕看到的感觉就不一样。手机就算有很高的像素,但是你放大了看还是会有颗粒感。




D:其实你拍照的风格和题材还是有一个特定的风格,比如偏向风光和人文。你似乎不太会去拍人?
Z:其实我也有拍身边的人,可能是他们(指同事)没有选进来,哈哈哈。其实有很多时候我们团队出去工作,我也都会给他们拍照。

D:可以谈谈接触摄影之后,对日常的观察发生了怎样的改变么?除了旅行摄影,你也会将拍照作为一种日常记录的方式吗?
Z:可能我不会每天拍,可是我看到一些好玩的就会拍下来,不过有些时候其实我会觉得,很多东西我都是看到眼睛里面就好了,不一定会记下来。但是我觉得开始摄影之后,还是有个变化:我以前不会觉得平时生活的环境有多么特别,也会忽略很多东西,但在出去旅行之后,会变得更善于发现美。

D:因为你会更加要求自己去观察?
Z:对,还有就是可能你在旅行的时候心境也会不一样,甚至回到北京的时候,你有时候会觉得其实雾霾也没那么讨厌。

D:其实有时候雾霾拍出来还挺美的。
Z:没错,哈哈。





D:在刚刚接触摄影的时候,有没有对你影响比较大的艺术家?这里用“艺术家”而不是“摄影家”是因为,摄影师未必要从摄影上获得灵感,好的电影、文学和音乐都会给人以创作上的启发。
Z:我第一个想到的艺术家大概是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某一幅画,就吸引了我。虽然那一幅画应该不是非常有名。

D:通过摄影,其实我们能够更好地了解自己。你有没有通过自己的作品,来分析过自己对世界的观看角度和倾向呢?会有哪些事物是别人可能注意不到,但你总会留心发现的?
Z:我的角度会不一样,也不会去选择别人拍摄过的角度,那样的照片不是我想要的。我更喜欢通过照片来展现我注重细节的一面:比如阳光投下的影子,倒影,局部,大色块等。我也很喜欢拍鸟,抓拍它们捕食,飞翔的样子。

D:从你对音乐创作的态度上,我能感觉到你对自己的定位更接近于艺术家。在音乐上你对自己有很多要求,在摄影上你则坦诚自己刚刚出发。摄影和音乐在创作过程中也很相似:一开始我们注重打磨技术,后来会慢慢找到自己的角度和风格,会希望自己有一定的辨识度。我想知道你会对自己的摄影有一个长远的要求吗?
Z:(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会。我觉得真正好的摄影,技术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技术是放在那里的,你学就好了。而我觉得,真正好的摄影师,是因为他有着好的想法和角度。

D:嗯,也是出于和别人不一样的世界观。就像你说过的:“摄影是传递内心思想的方式,每一张照片拍下来是你所见,而每个人对于同样的景物构图光影都不一样,因此才有万千不同的呈现。”
Z:对,这一定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这才是属于摄影师特有的那种东西,这决定了TA是不是能成为好的摄影师。





D:摄影史上,有很多名家曾坦言音乐对他们的创作影响很大。William Eggleston曾表示他在编辑一组照片的时候会有意识地去效仿一曲乐章,而Stephen Shore曾说“托巴赫的福,我才开始了解构图”。我对音乐理论的了解并不多,但音乐的确是帮助我进入创作情绪和调整节奏的最佳方式。在你看来,音乐和摄影最大的共通之处是什么呢?它们在你的创作和生活中是如何相互作用的?
Z:嗯,我觉得这要看听什么样的音乐,因为我也会把音乐分类。可能你去某一个地方旅行,而那个地方的氛围会比较适合听某一种音乐。或者当你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会想要听某一种类型的音乐。所以,在持续听那种音乐的过程当中,它可能就会给你一些属于那个音乐类型的感觉和情绪,给你以想象的空间。

D:在创作这件事上,你给我的印象是扎实、从容,不急躁。这次摄影展,你似乎从2014年就开始筹备了,那时候起就开始有意识地思考展览形式和积累作品了吗?作品积累到怎样的程度之后,才会觉得时机成熟,可以开展了?
Z:我会经常po一些照片在社交平台,身边的朋友也常说我的作品还不错,早在几年前就有了开摄影展的打算,但总要积累不错的作品才有这个信心去开影展。第一次开摄影展,我认为不用刻意去设计主题,把我内心最真实的状态展现才最为重要。所以,并不会为了开摄影展才特意去拍一些讨巧的照片。至于摄影展上如何呈现,之前我去过很多博物馆和艺术馆,观展过程中,自己会有一些想法,所以这次都会在摄影展上呈现。

D:可以谈谈在这次展览中是如何选择作品的吗?筛选展览作品花了多长时间?
Z:我几乎拿出了我这些所有拍摄的作品,和工作室的同事一起挑选,以及跟我们的策展人傅老师。这个过程不算长,后期排版设计都交给了同事负责。





D:冰岛马这张最为打动我。你在画面中放入了自己的手,从而让这张照片充盈了一些故事感。想知道你当时是怎么会有这一灵感的呢?
Z:在冰岛自驾路上会遇见很多马,它们站在路边发呆,一动不动,但遇到人后又非常温顺地走过来。当时我走过去时,远处的马儿都主动靠近过来,安静地站在我旁边。我很喜欢动物,于是不停地抚摸它们,跟它们对话。它们似乎也能听懂我说话的样子,一直站在旁边。

D:你刚才说到,之前常去各种美术馆观摩艺术作品。这次的展览中,你也参与了展场设计,还加入了一些多媒体的元素。这些其实已经涉及到策展的领域,而不仅仅是摄影了。可以简单介绍下你的设计理念吗?
Z:除了静态的图片,让每个参观者有置身其中的感受也很重要。这次有几个特别的设计:一个是抽屉,只要你来开抽屉,就能看见正在发光的星轨。如同你也与我一样,看见了留尼汪的星轨,发着蓝光。另一个是四面环绕的投影,尤其是地板的投影,一直在放我走路的地面,其他三面都是我旅行时主观视角的镜头,你会觉得身临其境。

D:打磨一个展览,和打磨一首歌或是一个演唱会,有何种相似之处?筹备摄影展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新的体悟?
Z: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时间的磨合,需要概念的融入,需要创新。整个摄影展的过程我很享受,之前拍摄受的累都不算什么。也给了我更大的信心,去尝试更多风格照片的拍摄。
 
展览现场——只要你来开抽屉,就能看见正在发光的星轨。
展览现场——只要你来开抽屉,就能看见正在发光的星轨。

展览现场——四面环绕的投影
展览现场——四面环绕的投影

展览现场——地上的草皮和银杏
展览现场——地上的草皮和银杏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D:你和陈珊妮有过很多合作,她也是我很喜欢的音乐人。我发现她对摄影很有研究和思考,有品味不流俗。你们曾经合作过很多曲目,她也为你的专辑《Unlock》担纲过摄影。很好奇你们在摄影方面会相互交流心得想法吗?
Z:对,她以前读书的时候参加过学校的摄影社。其实她一直有让我尝试胶片,其实我有胶片机,但是她说这还不够,让我一定要有一个自己的暗房,她觉得自己冲洗胶片是很有趣味的一件事情。不过我可能现阶段还没有想要尝试吧,哈哈。

D:因为会觉得自己冲洗胶片有点麻烦吗?
Z:不是麻烦,因为现在不是都说要断舍离嘛,所以担心买了一堆暗房器材,到时候又放在那里没有时间用,就浪费了。

D:所以你们还是会经常讨论摄影的?
Z:她也有看一些我的照片,她觉得还可以。她觉得我拍人文比较多。但是她拍照的方式是一直拍一个东西——可能别人都会觉得很奇怪,干嘛要一直拍这么一个(看起来不太起眼的)东西。但是她就会觉得这个东西很有趣啊,想要把它拍出来。

D:打个比方呢?她会拍什么东西?
Z:比如说我们有一次去吃brunch,桌上摆了一个盘子,里面有些食物,她就会觉得这个食物看起来很像什么其他的东西,然后她就会一直在那里拍,想要把它拍出来。但是人家会觉得,你干嘛要一直拍这个东西啊。

D:我觉得这就是艺术家的思维方式吧,就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Z:对,我觉得这个就是她的角度和思维不一样,因为你平时吸收的东西多,看的东西多,可能你看世界和事物的角度就会不一样。

D:嗯,可能对于一个被摄体,别人只能看到一层含义,而艺术家可以看到很多层。
Z:对的,就是这个意思。




D:摄影对你来说,是一个不需要当成职业的爱好,这意味着你不需要去为市场妥协。如果现在有足够的时间和预算,也没有种种人情世故的限制,可以随心所欲去拍自己想拍的项目,第一个想到的会是什么?
Z:(思考许久)我能想到的可能是拍出电影里的那种感觉。有一个电影叫《荒野生存》,我超喜欢那个电影,那大概是我的终极目标。

D:和你聊天很开心,谢谢。

P.S:实习生momoji、阿常对此文亦有贡献。感谢网友 某S、惊惊妹、Minyao_Li的帮助。

本文首发于图虫网
杜扬Seatory
作者杜扬Seatory
49日记 65相册

全部回应 126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6) 添加回应

杜扬Seator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