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汀·塔伦蒂诺|可能是全世界最有魅力的“混混”,刚刚宣布了退休时间

Lens 2016-11-09 11:19:00
上周,昆汀·塔伦蒂诺在圣地亚哥的一场会议上正式宣布,拍完 10 部电影后他就会退休,也就是说,影迷们只剩下两部昆汀新片可以期待了。
 
昆汀说:“希望我在完成事业后,能被当做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电影人之一。再进一步说,被当做一位伟大的艺术家,而不仅仅是电影人,这是我所认为的成功。”

其实,今年才 53 岁的昆汀在两年前就开始念叨着退休了,没想到竟然是认真的!回顾一下他从“街头小混混”走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不按常理出牌……


童年时就阅片无数

昆汀出生的时候,他的母亲只有 16 岁,父亲 20 岁。昆汀的父亲一度想成为专业演员,就连“昆汀”这个名字也来源于影星伯特·雷诺在《枪之烟火》所扮演的角色。不过,昆汀说自己从没见过父亲。


童年时的昆汀

3 岁时,昆汀的母亲带着他离开了父亲,嫁给了音乐人柯蒂斯·扎斯图比。柯蒂斯经常带昆汀去看那些古怪的电影,昆汀的母亲也允许他看诸如《猎爱的人》这样包含成人内容的电影,总之就是从小涉猎丰富……

昆汀后来回忆说:“有的孩子喜欢运动,或者是其他爱好,我却只喜欢电影,尤其是恐怖片,我沉浸在恐怖片的世界里。”他小时候最爱的电影是《两傻大战科学怪人》,他说那部片子恐怖又搞笑。


昆汀也是辍学党

14 岁时,昆汀就开始自己动手写剧本了,还曾因为从书店里偷小说而被禁足在家。后来,他坚决从学校辍学,并靠谎报年龄在一家成人电影院找到了一份领座员的工作。与此同时,他还会去上表演课,他相信实践才是唯一的标准。

于是整个青春期,昆汀就是这样“混”过来的……

他在电视剧里跑过龙套,也当过 HR,后来又在一家名叫 Video Archives 的音像公司打了五年长工。


青年时期的昆汀,这时他正在音像店打工

“我经常去那里买碟,老板有一次问我是否想在店里工作,我说当然了,这比公务员都棒,在我成为导演前,这是我这辈子干过最棒的职业了。”

那里简直是影迷昆汀的天堂啊!他在店里没日没夜地看电影,和同为营业员的朋友讨论电影艺术。他得意洋洋地说道:

“除了电影海报和碟片,这里没有其他更好的表达对电影爱的方式了,但有一样我们能炫耀的,就是观点,非常成熟的观点。作为一个影迷,我的观点就是王道,我不在乎你是否认同。如果我认为我是对的,我会把所有人辩驳得无言以对。”


昆汀的老板还会“吐槽”说:“顾客在店里问一些冷门电影,我一般会说出年份,导演或者主演,这家伙总是会接着说配角是谁,摄影师是谁,编剧是谁,还会表演其中的桥段……他妈的老板当不下去啦。”

就这样在音像店工作一年后,昆汀决定拍一部电影。他对自己说:
“有了经验,我就不是菜鸟了。”


“摸爬滚打”比上电影学校有用

在音像店的工作经验让昆汀很快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我最好朋友的生日》。然而这部好不容易完成的电影,还没等几个人看过,影片的胶片就在一场火灾事故中几乎全毁。


昆汀的第一部电影《我最好朋友的生日》

昆汀有点惆怅。

不过,他又根据自己的观影经验总结、思考,花了三年写了《真实罗曼史》的剧本。这部耗费他三年的作品,在仅仅两周后就被人看中。昆汀开心得无以言表,他想:“我要用这些报酬拍一部电影,一部我自己的电影。”

但很快他又陷入了困境。由于电影开拍前他无法拿到钱,他开始写《天生杀人狂》。他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我的目标是,筹集 50 万,自己拍片。”


不久之后《真实罗曼史》变现,可由于电影迟迟未开机,他只能拿到最低的报酬,5 万美元。

这一年昆汀 27 岁,变得有些焦虑。他早已离开了音像店,但五年来想方设法要挤进好莱坞的昆汀徒劳无果,默默无闻。即便在社会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既没有人脉也没有资金。

这时他认识了正在进修表演的劳伦斯。当他把自己的第三个剧本给劳伦斯看过之后,劳伦斯震惊了:“这将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你一定要拍出来,我会想办法帮你筹钱。”彼时劳伦斯也只是一名穷学生,昆汀不抱太大希望,“这话我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昆汀和劳伦斯,他们至今仍是重要的搭档

劳伦斯将昆汀的剧本给了自己的老师,老师看完剧本大惊,迅速将其给了认识哈威·凯特尔(美国著名演员,《落水狗》中饰演白先生)的妻子,最终转交给了哈威·凯特尔本人。这些电影界的前辈看过剧本后十分振奋,他们像发现了一处宝藏,决定投资这部电影。

这就是《落水狗》,昆汀因此一战成名。

“人们问我可曾进过电影学院,我说没有,我是直接进入了电影。自己动手拍电影就是上最好的电影学校。”


《落水狗》剧照


“你们不懂我,在暴力之外,我还有内涵”

《落水狗》上映之初,人们指责其太过暴力重口。昆汀回击道:“家伙们,等着瞧吧,有一天我会拍出一部更重口的电影。你们不懂我,在暴力之外,我还有内涵。”

在最近的Adobe Max创意峰会上,昆汀还分享了自己的一些创作过程,对昆汀来说,“暴力只是你在电影中可以做的许多事情之一”,他喜欢这种很酷的东西。在最近的Adobe Max创意峰会上,昆汀还分享了自己的一些创作过程,写作才是他所有电影的开始。


《八恶人》片场的昆汀

在完成一部电影后,昆汀常常会想到这样的时刻:“我和一支笔,我坐在桌子前,面对一张空白的纸……”而且,“知道电影的一切最终都能回归到那支笔、那张纸以及我脑海中的那个想法时,真的很让人满足。”

他通常会对一个故事有三、四种想法,最后依靠直觉进行选择。“我知道事情需要酝酿,我从不尝试做一些不够成熟的事情。”


另外,昆汀经常在写脚本的时候听音乐寻找灵感。

“当我开始有一个想法时,我会去我的唱片室,在那里我收藏了很多黑胶唱片……我会放一些唱片,去寻找电影的节拍和声音。它可能是一些古老的音轨,也可能是摇滚乐……”

昆汀说:“当我找到一些歌曲,我会开始在房间里踱步,并想象一个特别有趣的电影开场……”

怪不得他电影中的音乐和场景结合时,总是恰到好处。例如《落水狗》的那首“Stuck in the Middle with You”。
          
在家跳独舞时那首意味深长的“Girl, You'll Be a Woman Soon”。

除了写作和音乐之外,昆汀还关心电影制作的工艺和视觉质量。他说,技术让电影制作越来越容易了,年轻电影人应该追求更高的电影工艺水平。

“我记得当我们尝试拍电影时,无论(预算)是 6 万美元或 100 万美元,我们都会竭尽所能让它看起来更好。悲哀的是,我不知道电影的视觉方面对于现在的年轻制片人来说是否重要。”


“我就是喜欢强悍的妞”

所以说啊,昆汀是个有内涵的“流氓”。他眼神里总是露出“凶光”,走起路来也左摇右摆,时不时还坏笑一下,嘻嘻哈哈,满嘴跑脏话。2004 年被选为戛纳电影节主席时,他面对全世界 4000 个记者当众大喊“FUCKING”,成功谋杀了戛纳电影节一贯严肃的“开场白”。

昆汀的喜好也有点“坏坏的”。

比如对于女人,他说:“我就是喜欢强悍的妞。”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来看昆汀电影中气场强大的女人们:

 

他还是一个出了名的“恋足癖”,有国外网友集结了他的那些经典足部镜头:


昆汀还有中国情结。在北京为电影取景时,他完全融入其中,经常出去过夜生活。

他还很喜欢中国功夫,差点就亲自上阵客串了《杀死比尔2》里的白眉老道。“我接受过类训练。”昆汀说。不过,最后因为他希望全神贯注去导演而放弃了。

 

《杀死比尔》片场,昆汀的打扮

这也看出了昆汀的另一个喜好,客串……这位大导演没少客串过。

他在《低俗小说》里客串了一个“妻管严”,穿着睡衣就念念叨叨地出现了:


在《金刚不坏》里演了酒吧老板,比起上面穿睡衣的样子简直换了一个人:


在《被解救的姜戈》中,他客串了一个矿工,最后很惨地被自己的炸药炸死了:

……

昆汀说,如果几十年后人们仍然很喜欢他的电影,他会感到很满足。

他回忆起从前看一部电影时的场景:“我坐在一个拥挤的剧院,看着《巴斯特基顿之将军号》……大家都笑了,大家都享受其中,甚至连小孩子也喜欢它。然后我在想,‘哇,如果在我死后 60 年,在我拍完电影后 80 年,我的电影仍然在被放映着,仍然有人如此享受它,那就真的太棒了。’”

最后来枚彩蛋,在《低俗小说》片场跟着演员一起扭的昆汀。一个背影,足以说明所有热爱: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Reference:
The Hollywood Reporter: Quentin Tarantino Confirms Retirement Rumors: Two More Films and Out
Creative Review: Quentin Tarantino Writing Music Creative Process
The New York Times: Tarantino Behind the Camera in Beijing


更多关于lens读物及购买详情请戳这>
更多关注:
新浪微博@lens杂志
微信公众号搜索关注“lens杂志”(ID:Lensmagazine)
Lens
作者Lens
1057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7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7) 添加回应

Lens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