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帆过尽,仍最爱你——那些关于爱与心动的电影

夏奈呀! 2016-11-01 19:32:35


去年的奥斯卡提名电影中,我最爱的一部,叫做《布鲁克林》。

这部电影获得了奥斯卡三个提名,分别是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改编剧本,虽然最终一个奖都没拿到,但完全不妨碍它成为我年度喜爱的前三。在奥斯卡热门片中,它是烂番茄新鲜度最高的一部——98%,高于《卡罗尔》、《房间》、《聚焦》。而且一上映就被56个影评人选为他们的年度十佳。甚至有10个人把它排在了第一名。《AssociatedPress》评价它:“每一个曾离开家乡,在外面闯出自己的路的人都会在这部电影中得到共鸣。”


《滚石》杂志评价它是“年度最让人陶醉的爱情故事”,虽然在奥斯卡没有奖项斩获,但彼岸的英国人却也深爱这部电影,大概英国人真的要比美国人浪漫一些?英国电影学院奖将最佳英国影片颁给了它,英国独立电影奖也把最佳女主角给了西尔莎罗南,她是电影中女主角艾莉丝的扮演者。不过很多人知道她,大概是因为那部口碑绝赞的《布达佩斯大饭店》,她在里边饰演门童Zero的爱人,蛋糕店的职员,阿加莎。

很少女演员能像西尔莎罗南那么美丽,她的美不是那种常规意义的,她不是性感女星,美得也不够有攻击性。但她站在那里,就会想让人忍不住惊叹,“怎么会有这样一位美人存在于世上”?她像是21世纪的奥黛丽赫本,有着好莱坞黄金时代女星的优雅,不矫揉造作,饱含文艺女星的气质。在《布达佩斯大饭店》和《布鲁克林》里,她演着都是那种不太起眼的邻家女孩,美不自知,优雅得恰到好处。


恰好这两部片里的爱情都很浪漫,都是甜蜜美好的初恋,都是最平凡的人创造出的最伟大的爱。《布达佩斯大酒店》里,西尔莎罗南扮演的阿加莎喜欢门童Zero;《布鲁克林》里,西尔莎罗南扮演的艾莉丝喜欢上了意大利的水管工托尼。两部电影的男主角也都选的很好,不是汤姆克鲁斯或者瑞恩高斯林那样的大帅哥。托尼雷沃罗利和艾莫里科恩都算是新人,但演技出色,他们身上没有浓厚的明星光环,就像是我们日常里会爱上的男孩子们一样,简单,平凡,但有颗善良的心。

而两部电影里针对爱情的描写也一反好莱坞传统,没有大起大落和过多的Drama,有的只是因为初恋而心动的男女们,做着所有恋爱中的情侣会做的事,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去游乐园或海边。《布达佩斯大饭店》里关于爱情描述的镜头甚至更少,但是当Zero提起阿加莎时,镜头给出阿加莎在霓虹灯闪烁背景中的微微浅笑,立刻就将人心里融化。只有初恋这样的心动,只有一辈子的深爱,才能在老去时再回忆起她时依旧那么动情和温柔,就好像时间可以带走他们的青春和健康,却永远带不走这份心动和爱意。
 


艾莉丝和托尼的爱也是如此,他们常常就是这么静静坐着,托尼也害羞地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没有“给宝宝买口红”这样的要求,也没有要去米其林餐厅吃大餐的需要。就像是我们父辈时候的爱,哪怕只是相约去维港看一场烟火,在没有名气的小餐厅饭后相拥,也都觉得足够甜蜜和幸福,这份从镜头中传达出来的爱意,什么样的口红和大餐都没办法带来。其实爱好容易,但是我们现在把爱弄得好复杂。就是这样的电影,常常让人觉得,还是有爱,还是很好。

我喜欢《布达佩斯大饭店》和《布鲁克林》里的爱情,是因为他们还有一个共通点。这里边的爱,没有花言巧语和胡哨的把戏。事实上,西尔莎罗南在评价自己在《布鲁克林》的演出时也提到,“有趣的是我认为像《布鲁克林》这样的电影,也很接近默片。就像你刚刚说到的这个想法,不受舞台艺术表演的限制来表达自己。我一直都很享受在电影里不说话。我喜欢对话,但我真的宁愿删减掉其中一些对白或者说‘我们不需要这样说。’”少掉花言巧语,只是出于爱的相拥,让人觉得这份爱比很多好莱坞电影里的爱都要真实。


华裔导演李安获得最佳导演的电影《断背山》,也同样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位男主角在戏中从未谈起过爱。《断背山》的原著只有几十页,短短一篇文章里只有整个故事的脉络而已。Diana Ossana和Larry McMurtry最令我叹服的一点,是在这空有躯壳的小说里注入了许多鲜活的灵魂。电影的前十几分钟,他们上山时,没有什么台词,镜头给了群山、流水和数不尽的羊只很多次特写,伴着Gustavo Santaolalla的吉他,这影像画面实在是美不胜收、令人憧憬。

《断背山》的原著里,关于这份爱情最棒的描写也不在对白中,而是一个拥抱:

“让杰克.崔斯特一直念念不忘却又茫然不解的,是那年夏天在断背山上埃尼斯给他的那个拥抱。当时他走到他身后,把他拉进怀里,充满了无言的、与性爱无关的喜悦。


当日,他们在篝火前静立良久,红彤彤的火焰摇曳着,把他俩的影子投在石头上,浑然一体,宛如石柱。只听得埃尼斯口袋里的怀表滴答作响,只见火堆里的木头渐渐燃成木炭。在交相辉映的星光与火光中,埃尼斯的呼吸平静而绵长,嘴里轻轻哼着什么。杰克靠在他的怀里,听着那稳定有力的心跳。这心跳仿佛一道微弱的电流,令他似梦非梦,如痴如醉。直到埃尼斯用从前母亲对自己说话时常用的那种轻柔语调叫醒了他:“我得走了,牛仔。你站着睡觉的样子好像一匹马。”说着摇了摇他,便消失在黑暗之中。杰克只听到他颤抖着说了声“明儿见”,然后就听到了马儿打响鼻的声音和马蹄得得远去之声。

这个慵懒的拥抱凝固为他们分离岁月中的甜蜜回忆,定格为他们艰难生活中的永恒一刻,朴实无华,由衷喜悦。即使后来,他意识到,埃尼斯不再因为他是杰克就与他深深相拥,这段回忆、这一刻仍然无法抹去。”


这便是心动的印记,语言无法代替。套用我最近看到的起亚宣传片里的一句话,这样的时候,两个人安静看着对方不说话,两个人安静拥抱无需言语的时候,是人生长河中的闪光碎片,它不常见,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样的时刻;这样的时刻,时间的潮水也不能抹掉半分。这样的时刻,每时想起,都会在你眼前栩栩生辉。起亚的这段广告片有着这三部电影同样的特质,真切,关注细节,从镜头里就可以看出爱,比那些主打汽车功能的广告和找好莱坞男星装模作样念一段诗的广告要好多了。

《布达佩斯大酒店》里的糕点师和门童、《布鲁克林》里的百货公司售货员和水管工,以及《断背山》里的两个牛仔,他们的相遇,都是大千世界里万万千千个相遇中平凡的一个,之所以让他们变得不平凡的,正是这份突如其来的心动,正是这份无需言语紧紧拥抱的心动,正是这份哪怕我们有一天老去再回想起爱人容颜时也忍不住笑意和爱意的心动。这些心动的相遇,制造了大大小小甜蜜的爱情故事,也最终成就了这些伟大的、真诚的,温暖人心的电影!



【本文已授权给豆瓣电影公众号使用,不再授权给其他公众号,多谢】
夏奈呀!
作者夏奈呀!
271日记 79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夏奈呀!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