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香港Cult片的异类,恶心与猎奇的艺术

余小岛 2016-10-25 17:27:00
本文首发巴塞电影APP,原文可戳

注:以下图文可能会引起不适,请谨慎选择阅读。真的别怪我没提醒大家。

闪瞎你的狗眼
闪瞎你的狗眼

说起香港的Cult片导演,不少人都会首先想到导演邱礼涛。毕竟由他导演,黄秋生主演的《人肉叉烧包》、《伊波拉病毒》是两部传播甚广的典型Cult电影;而说起香港电影新浪潮导演,大家常说的大概也是徐克、许鞍华、章国明这几位。

《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海报
《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海报

但是这其中,桂治洪这个名字很少有人提及。当然一方面是因为他成名较早,扬名于邵氏中期,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另一方面也因为他执导的电影数量较少,并多是剑走偏锋的异类,自然容易被时代所遗忘。

导演桂治洪
导演桂治洪

但是经典的电影作品固然会被大家一再提及并日久弥新,但如果作品恶劣到某种程度,或是恶名昭彰,也是会被重新讨论和定义。其中更有趣的是,这中间会产生许多转变,甚至可能翻盘,由劣转优的情形,尤其是Cult电影及奇观电影最为显着。

所以到了今天,桂治洪的许多电影反而成为Cult电影爱好者心目中的神作,纷纷称之为港产Cult片的代表作品。而导演本人在很多见证过香港电影新浪潮的影评人心目中有着独特的历史地位。

《蛊》截图,导演桂治洪
《蛊》截图,导演桂治洪

比如香港影评人列孚便认为桂治洪和牟敦芾两人为开创“香港电影新浪潮”的鼻祖人物,而另一个香港影评人汤祯兆则认为他的作品中“无政府主义”情结比起后辈邱礼涛来说更甚。

桂治洪涉及题材非常广泛,包括犯罪、武侠、灵异、艳情、甚至卡通动画,而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当然是他的犯罪及灵异类题材的电影。这些作品虽然制作略显粗糙,但其独树一帜的美术风格,血腥、裸露、怪力乱神、肠肚内脏、蛇虫鼠蚁,就这么直接地展示在你面前,让人大呼过瘾。

《蛊》截图,片头字幕
《蛊》截图,片头字幕

在此只介绍他的一部代表作品,也是他在商业上的最大成就,1981年上映的电影《蛊》。这部电影当初上映时票房超过五百万,在当年的华语电影收入中排第五。

首先,片名虽然为“蛊”,但实际上电影讲的主要内容是南洋地区的降头术,并不是云南地区的下蛊术。当然,这两种巫术一脉相承,前者是后者的延伸发展而已,都是一种通过药物、特殊道具及神秘力量让人中邪的巫术。

《蛊》海报:邪派导演桂治洪
《蛊》海报:邪派导演桂治洪

电影一开始便震撼人心,直接展示了一具暴尸荒野的无名女童的尸体。经调查之后发现,竟然是其亲生父亲杀害了这名女童。父亲以自己被下降头(即中了巫术)为理由为自己辩解,并讲述了另一段故事。

《蛊》截图,女童尸体
《蛊》截图,女童尸体

原来三个月前,他曾跟随旅行团到南洋游玩,并认识了一名当地女子,约好时间再次相会。可是他只是逢场作戏而已,女子却动了真情。而女子交给他的定情幸物真是被附过降头的东西,只要他到时间不来见自己,降头边发挥作用,让他最终杀害自己最亲近的人。

电影的开头以极快的速度交代了故事的来龙去脉,然后迅速转换为一种半纪录片风格,详细地介绍了各种降头术的施展方式,并配以解说式的旁白和字幕,让人恍惚觉得这是一部关于降头术的教学片。

《蛊》截图,降头师作法
《蛊》截图,降头师作法

因为桂治洪拍摄电影时收集资料十分全面, 他亦不介意把各类降头术详细解释,所以他一口气展示了十余种降头术的施展方法,并附加展示了其不可思议的各种效果。

比如所谓的尸油降,便是在月圆之夜取出一个刚死不久的孕妇尸体的尸油,配以各种奇怪的药物和材料,放入饰物之中,并念经三天三夜。当带有该饰物的人没有如期赴约,便会发挥效力;

《蛊》截图,尸油降
《蛊》截图,尸油降

再比如所谓的棺材降,即把一个人的人性木雕放入一个小棺材中,并沉入某个装有药水的水缸之中,那么该人便会不举。

《蛊》截图,棺材降
《蛊》截图,棺材降

之后还有柠檬降、蠕虫降、裂头降等等,不一而足,每一种降头术都有其特定的施展手法和相应的材料,多为各种蛇虫鼠蚁、肠肚内脏、鸡血尸油等。其恶心程度可想而知。

《蛊》截图,蠕虫降
《蛊》截图,蠕虫降

除此之外,电影还展示了降头师与高僧之间隔空斗法的过程,如何念咒、如何判断降头师的种类、如何找到解降的方法,这些细节都在电影中被一一展示,可见导演在搜集资料时的用心程度。

《蛊》截图,通灵神婆
《蛊》截图,通灵神婆

更为甚者,导演桂治洪在没有特效技术的时代,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拍摄,这得益于各种道具的利用。据说他为了表现降头术效果的逼真,将粪桶藏于化妆间3个月,直到长满了蛆,将其涂抹在演员身上。

这可害苦了电影的演员和工作人员,但是最终展示出来的效果却是惊人的。类似的镜头在这部电影中比比都是,比如泰国降头师从一个装满死婴的缸中舀起一碗血水喝下,还有整把整把地吃蛆,就像吃薯片一样,让人恶心至极,不寒而栗。

《蛊》截图(不想解释了)
《蛊》截图(不想解释了)

当然会有人就此批评导演刻意让人反胃,甚至说他的作品低俗不堪入目,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独特的电影美学是非常前卫的。电影中反复出现的红、蓝、绿三原色,一方面突出极端的冲突,一方面又展示出其中诡异的氛围;而高僧和降头师施法时出现的七彩光韵,更是区别出邪术和佛光的区别。

《蛊》截图,高僧佛光
《蛊》截图,高僧佛光

电影的最后结局当然是邪不胜正,高僧收服了作恶的降头师。这和桂治洪的多数作品所传达的理念是共通的,他并不是为了展示恶心才恶心,反而恰恰是为了用这些恶心的污秽之物与人性中最黑暗的本质对应,达到他愤怒思想的目的。
 
《蛊》截图,片尾字幕
《蛊》截图,片尾字幕
余小岛
作者余小岛
8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00 条

查看更多回应(100) 添加回应

余小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