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上野公园最新打开方式:一本“欢迎护照”带你游遍九个文艺场馆

楊從周 2016-10-19 19:05:00

  一八七三年,上野公园正式开门。开设十二年后,上野公园让当时来访的法国作家Pierre Loti联想到巴黎郊外的巨大森林公园,他把上野形容为“日本的布伦森林”。如今的上野公园不仅是树木长成的森林,也是博物馆、美术馆、动物园等公共设施组成的文化森林。   今年初第一次到访前,在东京工作的朋友一再提醒说上野公园文化场馆种类齐全、数量巨大、藏品丰富,要我们控制好参观时间。当时我们从关西向东,在见识过京都博物馆的许多宝物后,没太把朋友的建议当真。结果,第一次到上野只匆匆看了东京博物馆,而且东博法隆寺宝物馆还没进门就闭馆了,颇以为憾事。   因我对于博物馆、美术馆等向来有执念,于是今年九月初,第二次去东京,又去了上野公园。在逛过不完全的一圈之后,个人特别推荐东京都美术馆、国立西洋美术馆、东京国立博物馆。另外,上野动物园、国立科学博物馆也不错。

(UENO WELCOME PASSPORT 上野欢迎护照)

  听说熊猫在日本很受欢迎,不少日本人为之痴迷,于是我们决定去上野动物园求证一下。在动物园买票时,看到UENO WELCOME PASSPORT,因为国内很多城市也有“旅游护照”,所以就看张贴说明了解了一下。   “上野欢迎护照”是为庆祝东京上野公园的国立西洋美术馆在今年7月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而推出的。一本护照可通行国立西洋美术馆、东京国立博物馆、国立科学博物馆、上野动物园、下町风俗资料馆、 旧岩崎邸庭园、东京都美术馆、朝仓雕塑馆、书道博物馆共9处设施,平常9处设施门票合计需4770日圆,这本护照含税售价2000日圆。   对于原本就打算逛遍上野博物馆群的我们来说,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于是掏钱要买。售票员阿姨指着时间提醒我们有效期:2016年8月15日到2017年1月31日。又指着英语条款告诉我们:凭旅游护照每处设施只可入场一次。我们谢过她,买了护照进入动物园。   第一站:上野动物园。推荐。   上野动物园:需要门票,可以使用上野旅游护照,可以盖纪念戳。

(大熊猫在进食。日本游客为之着迷)

  据资料介绍,上野动物园全名“东京都恩赐上野动物园”,是日本最古老、最有名的动物园。占地面积14万平方米,展出动物约420种,2200多头,来自中国的熊猫是园内最有名的动物之一。   上野动物园1882年3月20日开园,然而里面并不显出特别的老态,反而因了悠长岁月的积淀少了新开发的违和感。游客很安静,是亲子游的好去处,看到几对年轻的父母推着婴儿车来游玩。想起下雪的时候去旭川的旭山动物园,觉得还是雪中的动物园更带感呢。当然这里也很不错,看到了想看的熊猫,还有一个马达加斯加专区,里面有狐猴,和电影里的朱利安国王一样,狐猴很欢乐得上蹿下跳,十分有趣。   走走看看,有点饿了,在动物园的小卖铺买了点吃的,和外面的价格差不多,没有坐地起价来宰客。   今天的动物园之行,所有的动物都慢慢看了一遍,没有时间去别的馆了。不过,觉得很满足了。   下午五点闭馆,我们出来到星巴克休息。又是美好的上野咖啡时光。虽然是阴天,因为空气干净,天空有着别样的美。点燃在云朵上的火烧云,如盛开在大雪山的雪莲花,光灿夺目。坐在星巴克外间的人都举起了手中的拍照设备,啧啧赞叹这美景。坐在里间的人则浑然不知这美景,自如的敲打着电脑、与朋友聊天……也是其乐融融、岁月静好的样子。若是有闲心,不急着到景点签到,在上野捧一本书,展卷阅读,或对书发呆,也是奔忙浮生里一个安稳的记忆。

(在上野星巴克看天空变化)

(点燃在云朵上的火烧云,如盛开在大雪山的雪莲花)

(上野星巴克前有东京2020奥运会路演)

    约了朋友七点吃寿司。餐间,我们以发现新大陆的心理向这位在东京工作的朋友展示上野旅游护照。   她看过之后告诉不懂日语的我们:“集齐7个馆的纪念戳,就可以到八处设施中的任意一处领取纪念文件夹哦。”   “哇,这么好。”   接着她告诉我们可以领取纪念文件夹的八处设施是:国立西洋美术馆、东京国立博物馆、国立科学博物馆、东京都美术馆、下町风俗资料馆、朝仓雕塑馆、书道博物馆、东京艺术大学大学美术馆。   她又说:“你可能是第一个拿到这个文件夹的游客哦。”说完,她开始在网上搜索上野旅游护照有关情况,然后说已经有日本人拿到纪念文件夹了,接着补充说“但你可以成为第一个拿到这个文件夹的中国游客。”   同行人问朋友:“你明天会来支持我们吗?我们不懂日语,旅游速度太慢,肯定集不齐那么多纪念戳。”   朋友:“我要准备后天的考试。”   “后天什么时候考?”   “上午。”   当然不可能为了收集纪念戳让朋友裸考呀。晚饭后,我们送她去地铁站坐车回家,其实是她走在前面领我们穿过人群。我们看她披了疲倦的外套,迈着瘦削的步伐,在庞然的东京独自前行。大都市的灯光陆离不知照耀谁,她一人在世界上开拓着自己的道路。   快回到酒店,天空开始飘雨,街道上电车忙碌行驶着,让我们想起她的背影来了。为着理想经受考验的人有福了,没有蹉跎的日子会在生命里闪耀。对着东京晴空塔,我暗暗的想。   翌日,继续在上野的文化场馆之旅。   第二站:上野之森美术馆。   上野之森美术馆:免费开放,不需要使用上野旅游护照,可以盖纪念戳。

(上野之森美术馆)

  据资料介绍,上野之森美术馆是由以常陆宫正仁亲王为总裁的公益财团法人——日本美术协会运营的私立美术馆,该馆将明治12年(1879年)在日本最初设立的美术团体——日本美术协会展示馆的设施加以翻新,并于昭和47年(1972年)4月正式建馆。     上野之森美术馆最大的特点是和上野公园融为一体,不突出建筑本身,注重环境的整体和谐。走在上野公园,一不小心就会错过这个美术馆。   第三站:国立西洋美术馆。重点推荐。   国立西洋美术馆:需要门票,可以使用上野旅游护照,可以盖纪念戳。

(国立西洋美术馆。逛到晚上再经过时拍的相片)

(国立西洋美术馆成功登录世界遗产纪念戳)

  据资料介绍,国立西洋美术馆本馆由法国建筑家勒•柯布西耶担任设计,由其弟子前川国男、坂仓准三、吉阪隆正三人实施监督和建造,于1959年建成;新馆则由前川国男担任设计。馆内共收藏了4400件西洋绘画、雕塑作品,如罗丹的雕塑作品《思想者》、鲁本斯的绘画作品《丰饶》和雷诺阿的《阿尔及利亚风格的巴黎舞女》以及以莫奈、高更为首的印象派画家的绘画作品,在国立西洋美术馆能够参观到Old Master(18世纪前的伟大画家)的作品,这样的美术馆在日本是屈指可数的。   国立西洋美术馆的常设展每月第2个和第4个周六对公众免费开放。我们去的那天恰好是9月第2个星期六,上野旅游护照没用上,但是去之前并没有了解这么详细,直到售票处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时才知道。   国立西洋美术馆是20世纪法国代表性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设计的作品,是勒•柯布西耶此次登录世界遗产名录的十七件作品之一。美术馆随着展品增加,可呈漩涡状向外扩建。先前看过勒•柯布西耶的一个纪录片,被他的设计理念震撼,又买了几本他的书来读,在这里与他的设计作品不期而遇,而且因为他作品入遗的缘故,我们可以受惠于上野旅游护照,觉得很是奇妙。   在西洋美术馆,看到胡安•米罗(1893—1983)一幅名为《Painting》的作品。想起海子为《太阳•断头篇》所作的插画,觉得在艺术上有共通之处,不知海子生前有否看过米罗的画作。当然,艺术最终总是孤独的探索与寻求。   第四站:国立科学博物馆。推荐。   国立科学博物馆:需要门票,可以使用上野旅游护照,可以盖纪念戳。

(国立科学博物馆鱼类标本)

    据资料介绍,国立科学博物馆于1877年1月建立,上野本馆于2008年6月被指定为重点文化财产,其部分藏品被指定为国家重点文化财产。   国立科学博物馆主体包括地球馆和日本馆。日本馆以系统清晰的直观展示,向儿童介绍本国的自然知识、物产等,易于增加国民对本国的客观认识,培育国民对于本国的自豪感。尤其是其中的动物展示,使用了大量的动物标本,真实度极高。   我们去的时候遇到田中芳男逝世一百年周纪念展。田中芳男(1838-1916)是幕府末期到明治时期活跃的博物学者、物产学者、农学者、园艺学者,在自然科学的多方面对日本作出了巨大贡献,是奠基式的开创人物。   我们在博物馆看展品跟读书一样,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看,时间哗啦啦的过去,很快到了下午两点多。盖戳进度缓慢,到中午只盖了两个。绝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这时,朋友来了。我的感觉是:天降神兵啊,她是真专业呀。她根据各馆的分布给我们安排了路线,然后一路领着我们问馆内的工作人员那里可以盖纪念戳,我们再也不用瞎问瞎找了。   第五站:东京都美术馆。重点推荐。   东京都美术馆:需要门票,可以使用上野旅游护照,可以盖纪念戳。

(东京都美术馆)

(东京都美术馆展品)

(东京都美术馆展品)

  据资料介绍,东京都美术馆1926年(大正15年)正式开馆,自开馆以来,已经多次作为日本美术院等多家美术团体的公募展的展馆而为民众所熟知。   朋友一个人坐在储物柜那边看书准备明天的考试,我们进去看展。   遇到东京都美术馆开馆90周年纪念展:与木对话,再生的风景5人展。参展艺术家包括国安孝昌、须田悦弘、田洼恭治、土屋仁応、舟越桂。   我们去的时候,看到很多有闲阶级的太太们在组团学习艺术,围着一棵大树(艺术品?)听导师授课,和乐融融。   这里到处都是艺术品,馆外也密布展品。离开美术馆时,专心备考的朋友一不小心就被脚下的小雕塑绊了两下。

(东京都美术馆展品)

(东京都美术馆展品)

  以上是一根枯树枝与其环境的整体展出,天空及外间环境都是构成作品的要素。展品摆设的上方是没有屋顶遮蔽的,外间的落叶飘进来,落在枯树枝旁,能听到风吹过的声音。非常令人震撼的展览。   第六站:东京文化会馆。   东京文化会馆:免费开放,不需要使用上野旅游护照,可以盖纪念戳。

(为家乡募捐的熊本熊)

  据资料介绍,东京文化会馆是前川国男(勒•柯布西耶的弟子)的设计作品,于1961年4月开馆。内有大音乐厅、小音乐厅、彩排室、会议室、餐厅、音乐资料馆等设施,是东京都交响乐团的演出场所,也是海外艺术团的主要公演场所。   我们来这里完全是顺路盖纪念戳,然后遇到了为家乡募捐的熊本熊。   第七站:东京艺术大学大学美术馆。   东京文化会馆:免费开放,不需要使用上野旅游护照,可以盖纪念戳。

(东京艺术大学大学美术馆纪念戳)

  据资料介绍,东京艺术大学大学美术馆收藏了平栉田中,尾形光琳等名家超过2万8000件艺术作品。4个展示厅每年都会举办两到三次特别展,以及两次收藏展。   我们来这里也是顺路盖个纪念戳。然后遇到了为家乡募捐的熊本熊。   在大学美术馆,集齐了七颗龙珠,可以召唤神龙了。但我们的终点站是东京国立博物馆,所以没有在这里领文件夹。有朋友的帮忙,效率就是高呀。   第八站:国立国会图书馆。   国立国会图书馆:免费开放,不需要使用上野旅游护照,可以盖纪念戳。

(国立国会图书馆)

(国会图书馆工作人员送给我们的纪念品)

  据资料介绍,国立国会图书是以美国国会图书馆为模式建立的,其藏书包括了明治以后日本出版的所有出版物,1948年6月5日正式向一般读者开放。   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也很单纯,就是为了盖纪念戳。其实七个戳已经够了,但是多收集一个也无妨。没想到工作人员送了纪念品给我们,意外而惊喜。   朋友说:“啊,你拿到纪念品的时候散发出深深的满足感呢。”   同行人问朋友:“同为金牛座的你平时也有这种感觉吗?”   被任务达成的激动冲昏了头脑的我,接下来的对话就没听见了。   已经超额集到八个纪念戳了,下一步就是去东京国立博物馆领纪念文件夹。   第九站 终点站:东京国立博物馆。重点推荐。   东京国立博物馆:需要门票,可以使用上野旅游护照,可以盖纪念戳。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品)

(东京国立博物馆特展)

  据资料介绍,东京国立博物馆是于1872年开馆的日本最早的国立博物馆,内有本馆、东洋馆、表庆馆及法隆寺宝物馆4个展馆共43个展厅,陈列面积1.4万余平方米,约有11万件收藏品,其中国宝87件。东洋馆展出日本以外的东方各国各地区的艺术品和考古遗物,共设10个陈列室,中国艺术品占5个陈列室,展品有史前的石器和彩陶,商周的青铜器,汉代的陶器和画像石,魏晋南北朝的佛像,唐代的金银器和三彩,宋、 元、 明、清的瓷器和书画等,有些文物已被列为“国宝”、“重要文化财”级文物。马远的《洞山渡水图》、《寒江独钓图》,梁楷的《雪景山水图》、《李白行吟图》 、《六祖截竹图》,李迪的《红白芙蓉图》等旷世名作都可以在这里看到。   时隔七个月,又来到东博。朋友没有旅游护照,于是买了漂亮的门票,和我们一起进馆。   同行人问朋友:“你刚刚跟售票员咨询什么?”   朋友:“我问里面哪里可以吃饭,好饿。”   去服务台,朋友跟工作人员说,我们要盖纪念戳,领取纪念文件夹。看着工作人员盖下东京国立博物馆的纪念戳,真是激动。接着,他又在“Congratulations!”的框下盖了一个戳。等他拿起印章,我看到上面赫然写着:上野名人,Master of UENO。朋友笑着说:“哇,你被认证为‘上野名人’了。”

(上野欢迎护照的纪念文件夹)

(“上野名人”纪念戳)

  小小的一本上野旅游护照,隐藏了这么多让人激动的元素呢。   这时,工作人员双手递来“国立西洋美术馆 世界遗产登录纪念”的文件夹,我郑重的接过,向他道谢,心满意足的放进包里。   任务达成,我们仨都饥肠辘辘,围坐小圆桌在东博吃露天便当,与昨天喝咖啡不一样而又一样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然后朋友不复习了,陪我们逛东博。看到东京国立博物馆馆藏捐赠名录,其中有北京国立历史博物馆。北京国立历史博物馆是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前身(2003年,中国历史博物馆与中国革命博物馆合并重组为中国国家博物馆),不知道北京国立历史博物馆捐赠的是什么文物,其中自有一段中日友好的交往史,可惜没有看到介绍。

(东京国立博物馆馆藏捐赠名录,其中有北京国立历史博物馆)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品 横山大观作品:《五柳先生》)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品 横山大观作品:《五柳先生》)

  一入上野就如掉进了艺术的浩瀚烟海,在这样的文化密度里,仍然令我们眼前一亮的是一幅屏风,一望便知是五柳先生。本民族最高蹈的心灵,遇之他乡,也是很奇妙的感觉。   今天东博的综合文化展开放到20:00,但我们六点多就坐下休息了,大家都累得走不动了。而法隆寺宝物馆,17:00已经闭馆,又是过其门而未能入。想来若要认真的逛上野博物馆群,集齐14处文化设施的纪念戳,至少要三四天的时间。那就不仅是上野名人了,用旅游护照的宣传语来说:“We certify you as an Ueno expert!”   我们请朋友吃饭,但是她要回去准备考试,只能依依惜别了。我们送她过马路,比起昨晚更加不舍,因为我们明早就要离开东京了,而她明早要去参加考试。在上野华灯初上的繁华的街上,我们要与这样一位朋友告别了,我忽然想起《源氏物语》里的两句话,于是在那忙乱而喧闹的街对她说:“此去何时重拜见,遥祝前程多幸福。”互道珍重后,我们又看她独自走入庞然的黑夜里,看她的背影逐渐隐没在异国人匆忙的行走里。   我购买上野旅行护照,起初只是为了省点门票钱逛博物馆、美术馆,结果收获了意外而惊喜的纪念品,还被认证为“上野名人”,虽然只是一个纪念戳,然而这巧妙而富于心思的设计,对于游客实在是友好的。   后记: 今年两次游上野公园,二月樱未开,九月枫未红,一期难会。川端康成在196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奖仪式上作《日本的美与我》演说辞,其中提到:“遣兴虽及于鲜花、杜鹃、明月、白雪,以及宇宙万物,然一切色相,充耳盈目,皆为虚妄。所吟咏之句,亦均非真言矣。咏花实非以为花,咏月亦非以为月,皆随缘遣兴而已。”诚哉斯言,吟花弄月,不过因缘随兴。“上野名人”云云,亦只是一个纪念戳而已,只是藉了“欢迎护照”这样一个机缘,热心的朋友与我们作了一段异国同游,殊是难得。樱花与枫叶虽有所缺,然而游兴不减,是值得铭记的开心之旅。

(东京国立博物馆表庆馆夜景)

(阳光很好。朋友领着我们一路进行艺术之旅。值得回忆的下午)

补记:10月24日,朋友半裸的考试通过了。考神啊。结局是好的,一切就会更美好。


附:同次旅行的《广岛行》系列五篇

广岛行(一):在广岛机场被怀疑走私金条入境——第二次日本行旅的开始 

广岛行(二):从日本“军都”到和平纪念都市——广岛市“原爆”见闻

广岛行(三):此间忽有斯人可想,可想——在“日本三景”之一的宫岛观日落

广岛行(四):尾道还是多年前那么热——在《东京物语》的出发地重新发现生活

广岛行(五):“我知道了,你的名字叫做广岛”——再见,广岛

  


附:《在路上》系列

1、车上旅途漫忆:搭车·坐车·开车

斯里兰卡

2、我为什么没搭上斯里兰卡的海上小火车——记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日本

3、上野公园最新打开方式:一本“欢迎护照”带你游遍九个文艺场馆

4、在严岛听见客家话想起童年玩伴

中国

5、正定古城:北京西南二百公里,跟着梁思成先生徜徉在唐宋时光

6、嘉峪关市印象:长城·酒钢·古墓·烤肉

楊從周
作者楊從周
195日记 47相册

全部回应 41 条

添加回应

楊從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