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是第一生产力

Chandelier 2016-10-15 13:56:11

从很长一段时间之前开始,我觉得性和婚姻像是一段旅程:

    - 有人喜欢高山流水,有人热爱阳光海滩;有人向往蓝天雪山之下的静谧,有人安然于小部落的市井。有的人并没有远行过多少地方,就有幸能确信这是个安放灵魂的居所;有的人宁愿做一个world-traveler(环球旅行者),在看遍了最美的风景之后,才确信哪个角落是梦之所属。

    - 有了男女朋友或者婚姻契约的人,就像是圈了这一片风景区当了地主,在显眼的地方挂起一块牌子:私人领地,请勿越界。

    - 而一夜情hook up(约约约)是你旅途里那个简陋的,甚至有点那么肮脏你中转之地,那个急需停车顺便也可以买些小零食充饥的加油站,那个行色匆匆今生难再相逢的小机场,或者是荒野茫茫里那个突然出现的小酒吧,停下来喝一口闷酒明天还要启程,她给了我温柔但原谅我还不能停留。你知道你不会再回头。

    - 旧时代的包办婚姻也有一定的合理性,只要这个旅者本身够flexiable(灵活变通),他在哪里都可以安居乐业,有一片自己的小天地。

    - 离婚的原因也很容易被理解。那个曾热爱的地方随时间推移,地质变化或者环境污染严重,不再适宜久居;或者仅仅是厌倦了这片赖以生存的青山秀水,还是希望能去别的地方看看世界。

经常在网上看到一些情感帖子或者是跟国内的女性朋友聊择偶,看到最多的描述是对方的家庭背景、学历条件、工作收入、发展前途......其实我最想问的是,你们床上怎样?有没有很hot欲罢不能,至少有没有对他的举手投足充满原始的吸引力?这难道不该是维持一段长期关系最重要的部分吗?还是你只想找一个条件相当的异性好朋友而已?

我小学的时候第一次看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觉得这个白胡子老头真是神经极了,为什么人体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吃、睡、梦、行,都要和“性”有关系呢。

但当对libido(性能量,音译为力比多)的感知逐渐丰盈起来的时候,我发现弗洛伊德简直是神,他的力比多学说精准地总结了人类一切自身活动的起源。弗洛伊德认为人格发展的基本动力是本能,尤其是性本能的驱动,是一切人类自身活动的源泉。与一般狭义理解的性有所不同,弗洛伊德所谓的“性”除了与生殖活动有关之外,还包括吸吮、大小便、皮肤触摸等一切能直接或间接引起机体快感的活动。

纵观历史,从那些伟大的作家、学者、艺术家身上,从是能看到泛滥的性能量和他们对生活源源不断的挚爱:

    - 大作家雨果字里行间是对女性生殖器官的崇拜;荷尔蒙和生产力相互作用,创造了旷世奇作。

    - 你不甚了解的那个居里夫人有无数婚外情的传说;七十岁的霍金基本是靠人机交互实现后半生,在不断推动天体力学理论的同时,总是时不时传出跟护士、保姆、女研究生的绯闻。据说为了推进宇宙模型研究成果,剑桥大学还给他配备了一群年轻貌美的小护士。
浪漫骑士王小波总是喜欢走在寂静里,走在天上,感受阴茎倒挂下来;冯唐这种在体制内牛逼哄哄写了high文无数的时代精英,且不说作品文学高度如何,他的创造力和产出量实在惊人......

    - 现代作家蒋勋曾在他的小说集里写到:性欲在这个城市,一部分变成炫耀肌肉的族群,一部分变成炫耀思想,阅读,和艺术。性的能量,从来就和人类活动息息相关。

后来我读到连岳,觉得他很聪明,他的专栏总是披着情感教育的外衣,给人们输出的却是最基本的平等,博爱,自由的思想。他说性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只要符合这三个条件:安全,自主,相爱的性就是好的性。那些我曾怀疑的杂乱不堪的感情形态,直到看到了他的书后我才形成了自己内心蓬勃欲出的爱情观,我也因为他变得开明、理性、有爱。

性能量于与大脑活动一样,要是我们长期不思考,我们不仅不会变得更聪明、思维更丰富,而是越来越狭隘和迟钝。在我的生活中我发现,那些充满性魅力的人,在学术或工作方面更可能有显然的成就。他们总有一个感受强烈的自我,具备与生俱来的激情和锲而不舍的勇气,知道如何专注而尽情地work hard play harder。性让人自信,更让人喜悦。在他们周围的时候,也更容易被感染,感受到能量和快乐。

我也喜欢硬汉,喜欢曲线动人和眼神炯亮的美女。他们像天使一样,能时不时让我深深感受到对人世间的无穷眷恋。反之,通常我自己要是萎靡不振、长睡不醒,很久没有搞别人或者搞自己,就知道我这段时间整体状态不佳,工作和学术上通常也都没什么重要产出。

在西方,除了极端保守的教徒,大部分都认同婚前没有同居是件危险的事情。就好比你买了部新车,不但没有试驾还直接付了全额。你怎么知道那片风景你们都爱。决定长久情感关系因素很多,长长的人生与你相伴的人,你一定希望与ta之间有的不只是*交情*,还有*爱情*。

还没有找到旅程的终点不要紧,这不妨碍你欣赏沿途的新鲜和辽阔——你才能知道什么是自己的彼岸。我也经常会想是不是我理想的伊甸园在云端,我可以偶尔坐着飞机直入云霄却不能一直在上面飘。但是我知道,正视和尊重自己的欲望,是我最重要的生产力源泉,它比任何珠宝华服都珍贵,也是我对自己最好的爱。

就像Miley唱的:It’s us, who own the night;It’s us, who rule this life.




参考资料:
1. 弗洛伊德. 《梦的解析》. 1899年首次出版
2. 连岳. 《我爱问连岳》系列,是连岳在《上海一周》的专栏的结集,陆续有四本,出版于2007至2010年间。
3. 蒋勋. 《因为孤独的缘故》. 2007年首次出版.

坚持写好文无商业的我的微信公众号
坚持写好文无商业的我的微信公众号
Chandelier
作者Chandelier
60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Chandelier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