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百花奖不过是一个时代的古板遗迹

frozenmoon 2016-09-27 20:39:01
 

(文/杨时旸)
    如果不是这次“黑幕”风波,金鸡百花奖恐怕早就被人们彻底遗忘了。所以,从传播角度上来说,这次质疑对这个处境尴尬的电影节的知名度反倒是一次提升,但这过于吊诡和反讽了。
    在这个影迷愈发专业化,普通观众也都能随时用脚投票,用手机吐槽的互联网时代里,金鸡百花奖仍然独树一帜地保持着一种计划经济时代的冷淡气质与疏离腔调,它秉承着一套独特的话语体系,孤独地运行着,不知道谁是它的受众,也不知道谁又在乎它评选出的奖项。但它就是存在得如此固执、坚韧又不合时宜。
    说真的,如果不是评选的结果太过分,谁也没心思去八卦这个已经彻底自娱自乐化的电影奖项,但这一次的遴选有些过于让人无法接受了。段奕宏在《烈日灼心》中抖落烟灰,拿起保温杯的俗常细节,把那个民警沉重又复杂的心思演绎得令人惊叹,张译在《亲爱的》之中,渲染出的那种假装平静却又彻底绝望的父亲角色谁又不会动容?但最终,这些都抵不过李易峰白嫩又平淡的脸,更诡谲的是,最佳男主角竟然颁给了《狼图腾》中的冯绍峰。那电影中随便哪头狼都比这个一直眉头紧锁的男人演得更好。Angelababy在任何电影中都散发着一副“跑男”的综艺感,以至于她《寻龙诀》中,从那个高台掉下去的瞬间,所有人脑袋里都轰鸣着那句挥之不去的“Angelababy out”,但这并没有阻碍她斩获最佳女配角。
    大家出来嘟囔几句,只是因为觉得你可以不在乎公众的感受和意见,但最好尊重人们的智力和尊严。不过,现在看起来,或许演员和艺人们本身都没什么人在意这个奖项,无论获奖的还是惜败的。或许,他们在私下里都不会互相提及这个经历,这像某种只需沉默以对的潜规则。没谁把它当个事。这不过是一段苍白的逢场作戏。
    金鸡百花奖是个俗称,其实,人家是按照电影节路数去做的,只不过看起来不太像罢了。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个奖项的来历,只是觉得它天然带有某种正派又无聊的气质,像是对演员进行某种德艺双馨的封印。金鸡奖其实诞生于1981年,彼时是农历鸡年,以金鸡报晓鼓励电影从业者奋发努力,故此得名,而百花奖则更是在1962年就已经创立,但中间因为时代原因停摆多年,直到1980年才又恢复举办了第三届颁奖礼,它是由高层亲自指导决定要成立的奖项,主旨是为了体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气息。一切都很明了,这两个奖项,都有着特别鲜明的时代特色,根植于集体主义和计划经济,在相对封闭的文化环境中开始生长。当年,缺乏其他文娱消费可能性的大众,自发地从《大众电影》杂志上填写选票,狂热地投递,那热切不亚于今天豆瓣上的吐槽和B站上的弹幕。但一切都伴随着时过境迁而变得衰败。
    从这个意义上看,金鸡百花奖不过就是一个逝去时代的遗迹,如今,这个与世界交互如此轻便、人们的见识如此广袤、文艺界被娱乐圈取代的时代中,这两个奖项像是古板穿越者。但如果它一直秉持着上个世纪清冷又固执的气息也就罢了,但当它与资本、利益和名声相互缠绕之后,它渐变成了一个无法形容的怪胎。
    评奖的遴选制度无非两种,精英取向和世俗取向。前者代表着知识分子和圈内人士的专业判断以及小众趣味,后者代表着最广泛意义上的市场化选择。但无论哪一种遴选,它的评奖机制都必须是公开、公正、公平和透明,这是任何一种奖项存在的基础,不然,它注定就会演变成一桩交易,而这些交易又打着评奖的名号,最终就会繁衍出黑幕。
    奖项,说到底,它应该是一种公器。所以,它的资金来源,营收模式,赞助方法都需要严格做出限定,比如,你可以在具备高影响力之后,出让转播权和冠名权,而不是把某些奖项变成一种直接变现或者谈判的筹码。
    很多人觉得金鸡百花奖的评奖机制混乱,公信力沦丧,是从近几年开始的,不只今年的小鲜肉获奖,还有之前诡异的影后双黄蛋的情况,似乎都在证明它的今不如昔,但其实,据媒体报道,这个奖项在1980年代的时候,也并非如想象中的那么体面。那时的评奖也要先探民意,再探官方,比较二者之间的意见差池会有多大,再做出有效权衡。这其实并不值得大惊小怪,那个时代的中国所产生的奖项,怎么可能讲求独立性呢?一盘棋的大局观之下,这更像是严父慈母给几个孩子分糖果的安抚游戏。
    金鸡百花从一出生就带着天然的工具属性,它是一种典型的带有均贫富,讲照顾,既让群众喜闻乐见,又带有明显的上峰布置性的活动。数十年前,这或许还能让大众获得最大公约数的各取所需,但如今,这一套东西就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从现在的模式去看,金鸡百花更像是各个二三线城市中,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介质,每一届换一个地方,拿着当地政府或者企业的赞助,努力维系和满足着不同方面的要求。它或许不能直接拍卖某一个奖项,但它可以变相地将奖项以谁到谁得的方式,成为邀请明星的手段与策略。最终,这个由文联、各种与电影有关的官方协会和不同的地方政府合办的奖项,沦为一个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混搭,奖项和卖场纠缠,人情交易和投票选举掣肘的怪胎。对于任何人来说,奖项办到这一步都不太体面。
    中国的颁奖礼活动通常需要挂靠一个单位,有某些部门指导,在束缚和垄断的大框架下努力寻求某种专业主义的尊严,但往往会在各种力量涌来的时候,丧失原本就为数不多的独立性。任何一个有公信力的奖项,都需要长时间和大规模的投入,并且需要给予专业主义以必要的尊重和空间。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都不太容易做到。
    很多时候,明星们来参加金鸡百花奖更像是一种捧场和应酬,大家都在圈子里混,面对着老牌和官方主办的奖项,断然拒绝总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现在,它如果不能有效地改变自身,恐怕愈来愈难以招徕明星,人们都会考量,无论得不得奖,似乎总会引发影影焯焯的猜忌,与其如此,不如婉拒。今年这一次,六个女主角提名,只来了两人,五个男主角提名,四人缺席。那些获奖的偶像们,也并没有得到更广泛的赞誉,反而被猜疑卷入了某种苟合。或许,他们也是无辜的。但谁应该承担下这个责任呢?
(本文首发腾讯娱乐频道专栏)
frozenmoon
作者frozenmoon
15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3 条

查看更多回应(23) 添加回应

frozenmoo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