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大铁路:一部长达六天六夜的电影

巴伐利亞酒神 2016-09-22 15:46:29
来自话题 火车旅行指南

9288公里

几乎所有从符拉迪沃斯托克,这个读上去有些拗口的城市开启西伯利亚大铁路旅行的人,都会在她的火车站一号站台上面,寻找一座有特殊意义的里程碑。

这便是9288公里的终点里程碑。从矗在这里的第一天起,它的命运就被清晰地用画笔刻死了,那是一种日以继夜地忍耐:或者是一双双沉甸甸的屁股,或者是横飞的唾沫星子,以及那些听不懂的中国旅行团大叔大妈们的对话。

而我们的旅途,也不能免俗地在这里起步。和所有走过这条漫长铁路的旅行者们如出一辙,即将开始一次史无前例“数字游戏”。

一如带着对窗边美景的翘首企盼,看着九千多公里的行程,被沿途各种里程碑上不断缩小的数字所取代,直到最后回归冰冷的“0”。这既是一种私房意义上的“情趣运动”,也是一项颇具仪式感的严肃活动。

这是俄罗斯铁道大纪行回顾系列的第三篇文章。大家可能敏锐地觉察到了,这将是一篇介绍西伯利亚大铁路沿途风光的文章。没错,需要说明的还有,我必须保证所有出现在文中的图片,除了在站台和其他特殊予以标注的场所外,全部为在火车上的即时抓拍。

这也意味着,所有未加标注的风景照,你都可以理解为全部埋藏于这条铁路的枕木两旁,随时能够跃入眼帘的真实存在。

你开心就好。
列车员“女王”护送你离开
列车员“女王”护送你离开

9288公里 → 8651公里

离开符拉迪沃斯托克主城区后,我们所乘坐的001次列车开始沿着阿穆尔湾向西北方向前行,这里有一段不咸不淡的海景铁路。与越南顺化到岘港的那段海景铁路相比,海不够蓝山势不够起伏,遑论与其他更牛逼的海景铁路比拟了。

001次“俄罗斯号”列车,是RZD(俄罗斯铁路)在西伯利亚铁路上所有投入的营运列车旗舰。因此每个二等包间除了拥有电视、无线网络(需付费)和220V电源外,车票也包含了一些食物等额外服务。这是他们发放的“吃不饱、饿不死”的“午餐”。

列车驶过乌苏里斯克,进入了兴凯湖附近。这时有一名小伙伴激动地喊了起来:

“鸡西是个什么鬼啊?”

他不知道,他是第一个在出境以后还收到祖国问候的人。中国电信到底还是狠狠地抽了无能的清政府几巴掌,至少在这一刻,他们还是“收复”了这个在中俄《北京条约》中被“劈成两半”的高山堰塞湖。

8651公里

总体而言,俄罗斯远东地区的风景,只能用荒凉两个字概括。黄昏时分,列车抵达维亚泽姆斯卡娅车站。站台上已经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人,不是旅客,而是小商贩。

“只是我们那时还年轻,不懂得什么是爱……”最末流青春小说中的字句,几天后便时刻萦绕在脑海里。作为对我们那时只把这些可爱的小商贩作为拍摄对象,而不从他们那里买新鲜可口食物的回报。好啦憋说了,我们都知道现在只有泡面可以吃。

这是血的教训呐。切记,一定要“善待”这些站台上卖食物的小商贩。

差点忘了说。那天的夕阳,真是美。

8523公里

与狭长的乌苏里江比邻而行后,列车在深夜驶入哈巴罗夫斯克车站。

爱国者喜欢叫她“伯力”。这无所谓,但在哈巴罗夫面前,我们真是差点被他坑死。

列车晚点了半小时。因而原本计划停留38分钟的001次列车,也被告之缩水为20分钟!此时,我们正站在哈巴罗夫的雕像面前发呆。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同行的两位小伙伴马日天和戴戴,却不知所踪。打电话也联系不上,而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列车员,却一脸不耐烦的打算关门了。

在我们的再三“阻挠”下,列车员还是勉强同意暂时不关门。正在这危情时分,我们也总算瞧见了跑得气喘吁吁的那两人……

他们原来去市区的24小时银行……取钱了。

这真是成也RZD,败也RZD。俄铁的火车站大都开放式管理,一个闲人可以随意进出,你当然可以利用停车的间隙跑到市区取钱……甚至,还可以走进街角的酒吧,小酌两杯……

西伯利亚铁路的第一个白天和第一个夜晚,就这样在车轮滚滚的声音中,渐行渐远了。

7866公里

从梦中醒来,耳畔还回荡着“女王的收割机”惊悚的嘶叫声。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只是她手里紧握着的,不是电锯,而是一台吸尘器。我赶紧咔嚓了一张,她的表情很奇怪,似乎不太开心。

列车停在了一座叫做“别洛戈尔斯克”的车站。这似乎是一座大站,上下车的人挺多。

看地图,原来这座车站距离“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炒鸡近。布拉戈维申斯克甚至比符拉迪沃斯托克和哈巴罗夫斯克还要拗口,但千万不要被她虚张声势的名字吓倒。其实布拉戈维申斯克就是和黑龙江“黑河”隔江相望的“海兰泡”。

这是一座非常曼妙的城市,有许多保存完好的沙俄时期建筑。有些遗憾的是,海兰泡并不在西伯利亚铁路主线上。所以猜测有不少在别洛戈尔斯克下车的人,其实真正的目的地是海兰泡。

7866公里→7306公里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曾提到一名在别洛戈尔斯克上车的俄罗斯军校生。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布里亚特人,长着一张足以混迹在中国人中不会被识破的亚洲脸。当然,除了那则激动人心的“堂哥打熊”事件外,他那蹩脚的英语和对一群长相接近的亚洲脸的无限好奇心,还是让彼此之间的对白充满乐趣。

同行的一位小伙伴,是一名在某大型国有企业就职的船舶工程师,酷爱苏联军事和历史的他,很快和布里亚特军校生打成了一片。确切的说,是他用同样蹩脚的英语和天花乱坠的手语,把布里亚特人整懵逼了:对方一定做梦也料想不到,一个和他同样黄皮肤却来自一个陌生国度的男人,竟然对自己国家的“军事秘密”了如指掌……

而后,双方开始有一些面红耳赤的辩论,这让同行的姑娘们开始察觉到了一丝不安情绪。她们甚至开始脑补这个布里亚特军校生会不会就此汇报给上级,说001次列车上潜入了一个中国间谍?这显然是一场美妙的误会,就像有些女性会嘲笑直男不懂化妆品那般,聊战争和军事,属于男人之间永恒的话题,一个能够打上特殊符号的“男人的浪漫”(女权主义者勿喷,仅仅是举个栗子)。

当然,布里亚特人得知我们也是在布里亚特共和国的首府——乌兰乌德下车时,还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并自说自话地要请我们去品尝布里亚特式的早餐。

还要补充一个小小的信息是:从认识了布里亚特人开始,酒神我又多了一个外号——成吉思汗。

“俄罗斯号”列车的二等车厢。RZD logo的气球,是“火车节”上我们拿到的一份小礼品

RZD的丰富文化产品,还是饶有趣味的。这是TEM-2型调车的纸模

7306公里

如果说哈巴罗夫斯克站,刚好位于中国地图“大公鸡”的嘴巴不远处。那么从别洛戈尔斯克伊始,列车开始缓慢地朝“鸡冠”部分爬行。

斯科沃罗季诺站,刚好位于西伯利亚铁路的7306公里处。这意味着,从符拉迪沃斯托克的9288公里出发后,我们已经整整走行了接近2000公里。

而俄罗斯远东,依然那么遥远。她像是被施予了魔咒一般,深锁这趟列车于外兴安岭的密林中。不管是黑龙江,还是俄罗斯人嘴里的阿穆尔河,离我们那么近,又那样的触不可及。

7306公里→7111公里



去餐车就餐时,窗外正呈现出这般迷幻的景象。每个人都圆睁双眼,把手机和相机的快门黏在手上,生怕错过一寸土地。以至于饥肠辘辘的我们,连自己点的食物上桌了,都毫无觉察。

不管黑龙江还是乌苏里江,也许在另一个平行时空,都不是界河。就像提到外兴安岭,内心仍旧隐隐作痛一般。身在此处,感慨着大自然的神秘与不可亵渎的庄严,眼前弥漫的历史云烟,很快被这般让人肃穆的景象驱散了。在一刻,突然明白了为何在俄罗斯、蒙古以及中国东北等地好多民族信奉萨满教,因为现实就像窗外这般——万物有灵。


001次的餐车当然也如想象一般“高大上”,但食物是真的好一般。身为中国人,被命运馈赠的最大幸运和不幸,都来自于一颗“挑剔的胃”。但想到好歹不用吃泡面了,也就不再计较550卢布的一份“俄式土豆牛肉瓦罐”了(不是图中的汤)。

邻座有一个明显喝高了的韩国大叔,一直在用磕磕绊绊的英语和一位举止典雅的韩国女士聊天。正当我们揣测对方为何不使用韩语时,我们听到一声雄浑有力的“I love you”……

回想到这一刻,真的很庆幸自己没有脱口而出“肯定是小三”之类的轻薄话语。因为不出多时,这位一直面带微笑的韩国女士,就用流利的中文向我们搭讪了。一切真相也水落石出:表白的这位韩国大叔,是她相濡以沫多年的老公,此时正在努力学习英语。

在西伯利亚大铁路上,你随处可以瞥见韩国人的身影,不管是有着悠长假期的年轻大学生,还是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韩国人似乎非常热衷于这种漫长的火车旅行方式。

在001次列车刚刚离开符拉迪沃斯托克时,我们早就注意到了隔壁包厢的四名韩国人:他们以惊人的默契坐在同一侧的铺位上,把脚一起搁在了另一侧的铺位上。然后打开了电脑,看起了韩剧……

必须承认,看到此举的我们,虽然没有任何言语表示,但脸上的迷之微笑出卖了自己。也许是那种韩式的集体翘腿法吃相不雅,也许是在各种鄙视链中“低一档”的韩剧使然……总之,一种不明所以的优越感在内心悄悄萌生。

然而没过多久,马日天突然冲了进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告诉我们,那群韩国人看的并不是韩剧,而是俄罗斯著名导演尼基塔·米哈尔科夫的经典名作——《西伯利亚理发师》!

得知真相的我们几个,先是哑口无言,接着表现出了一种不敢相信的愕然,最后渐渐转变为一种“品味还不错”嘛的认同感。可是扪心自问,艺术或许有高雅和低俗之分,拍西伯利亚理发师的米哈尔科夫也确实是个大师,可你们看西伯利亚理发师的人,就一定比看韩剧的人牛逼吗?

人类真是一种愚蠢的、莫名其妙的存在。

7111公里

当西伯利亚铁路的里程碑,指向7111公里的那一刻。我知道必须得把这个不起眼的小站拿出来说事儿了,尽管它真的低到尘埃里。

这个小站叫做叶罗菲伊·巴甫洛维奇。我注意到她不是因为略显奇怪的名字,而是她拥有整个西伯利亚铁路上独一无二的奇葩造型。

不管你觉得她像个恐龙脑袋也好,还是像个狗头也罢。总之,当她就这样惊鸿一瞥地出现在我眼前时,我也的确惊叫了那么一丢丢。

据说这座车站是以一位著名的西伯利亚探险家——叶罗菲伊·巴甫洛维奇的名字命名的。至于这座车站为何建造的如此另类,手头屈指可数的资料也不足以给出你们任何解释了。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蓝点处正是在这座小站的定位截图。而红点的标记处,则是有着中国北极之称的——漠河县北极村。这表明我们此刻正处于绝对意义上的“鸡冠”位置,而距离祖国的直线距离,也不过区区59公里。

6462公里

在001次列车上度过了两天两夜之后,我们迎来了第三个晨曦。更有意思的是,总算抓拍到一个“6462公里”的里程碑。

6462公里→6198公里

这是霍尔邦一带的废弃工厂,它大约处于西伯利亚铁路的6445公里处,你可以在右侧车窗清楚地观望到。

经过音果达河时,阴霾被驱散,天公绽放出清澈的蓝调。

一座座传统的西伯利亚式“木刻楞”,被匆匆地甩出车窗——这个调皮的取景器。当然,对于世世代代活在木屋里的人而言,我们甚至连一个过客也算不上。

咣当一声巨响,赤塔车站到了。

6198公里

我们已经走了整整3000公里以上,差不多刚好是全程的1/3。

大站赤塔的停靠,意味着我们拥有30分钟左右的整备期。慢悠悠地走出车站,赤塔大教堂正以一袭淡蓝色的优雅,在广场对面恭候着你。

这位便是哈巴罗夫斯克站差点锁上车门的列车员
这位便是哈巴罗夫斯克站差点锁上车门的列车员

迎面驶来的货运列车
迎面驶来的货运列车

6198公里→5932公里

列车驶离赤塔后,会经过一座挺大的人工湖,湖水比较清澈,不少俄罗斯人会在此嬉闹、游泳。比较有意思的是,在赤塔站调车拉走了最后一节车厢,我们所在的1号车厢成为了最末节。

也就有了这样视角的珍贵照片。


然而好景不长,列车员很快便锁上了列尾“观景台”的塞拉门。

5932公里

列车抵达希洛克车站。
站台上玩耍的孩子
站台上玩耍的孩子

5932公里→5640公里

韩国人的故事还没有讲完。

那四个看《西伯利亚理发师》的大叔大妈,将在001次列车运行的第四日早晨,于伊尔库茨克站下车。而我们就要和这趟列车说再见了,在今夜的乌兰乌德。没法陪他们一起在黑夜中共同打鼾,任美丽的贝加尔湖在寂静中消逝于无形。

为首的一位“眼镜大叔”,却在不经意间来到我们包厢,把四盒“辛拉面”送给了我们。经过这两三天的相处,虽然大家之间的交流极其有限,却也有了一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默契。

鱼与熊掌,之前一直觉得是个伪命题。此时此刻,突然却有所顿悟。假如只给你一次选择,该何去何从?拿这趟001次列车为例,我们和它全部缘分,起于符拉迪沃斯托克,止于乌兰乌德。而那些在俄罗斯号上一车到底,把六天六夜“牢底”坐穿的人,他们所收获的美好亦或痛苦的体验,绝不是我们这些“中途弃车”的人所能体会到的吧?

我们骄傲于自身的时间充裕,选择了慢慢悠悠的方式,誓要把西伯利亚铁路沿途的大小城市,随心所欲的玩转一遍。但这也必然意味着,我们永远无法在这趟旅行中体验六天六夜不洗澡的“罪与罚”,以及和一个六天之前还不认识的路人成为生死之交了。

我们不想把自己搞得很贪婪。但无论怎样,机会只有一次。我们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嗯,乌兰乌德就在眼前,但离开001次列车和车上这些可爱的人,却委实有些不舍。

5640公里

乌兰乌德是一个美丽的、热情奔放的城市,就像那些同样美丽的、奔放的布里亚特人。

短暂停留之后,搭乘069次列车,前往贝加尔湖畔的小站——巴布什金。

站台上,还在蹒跚学步的小孩,脸上的表情亮了。

5640公里→5530公里

窗外是水流湍急的色楞格河。069次列车沿着它的行进路线,朝贝加尔湖方向前行。色楞格河最终注入贝加尔湖,而这趟列车,也将在贝加尔湖畔一路向西,奔跑着,蜿蜒着。

如你的全部念想。她清澈又神秘,像岸边的风那般猝不及防。天气不好,湖面不蓝,但她仍旧是——贝加尔圣海。

5477公里

列车抵达巴布什金村。我们在此下车,只为了一个约定。
此图不是在列车上抓拍,特此声明
此图不是在列车上抓拍,特此声明

这是一个尘封将近百年的渡口。

它始于日俄战争时期,一种疯狂地、俄国式偏执的“赶鸭子上架”。夏天,它只是一个常规的铁路渡口。而到了冬天,它承接着在结冰的湖面上铺设的铁路……

肯·福莱特的史诗著作《巨人的陨落》中,菲茨伯爵总结日俄战争俄国战败的原因时,只用了一句话。

“俄国铁路无法调动他们的军队。”

这个尘封的渡口,是当年连接贝加尔港和南岸铁路的生命线。如今,它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坏掉的切口。

因为俄罗斯完备的铁路网络终于建成了。

而对我们而言,这里却宛若世界的尽头……

5477公里→5352公里

我们登上107次列车,从巴布什金前往贝加尔斯克。

什么都不必多讲,找一个靠右侧的车窗,对着贝加尔圣海发呆吧。

5345公里

在贝加尔斯克滑雪度假区的小木屋度过了一夜。清晨,雨后湿哒哒的无人值守小站,一幅宛若日系小清新电影中的构图画面。

我们等的火车,也姗姗来迟。


也许你已经窥出了端倪……怎么卧铺车厢摇身一变为硬座车厢?

这便是RZD系统里短途列车的模样。你也可以叫她电气火车或者郊区火车。当然按照中国人的习俗,称之为“通勤车”似乎更可靠。

我们从贝加尔斯克PASS站上车,前往斯柳江卡站。

5342公里

一个只有短途电气火车才停靠的小站。

5311公里

该来的总算来了,终于轮到我想大书特书的一座迷人小站了。没错,她就是贝加尔湖地区你最该来此一游的地方——斯柳江卡。

她并不是徒有其表——尽管颜值必须要打90分,但她的周边仍旧潜藏着无数等待发掘的瑰宝。比如LP会告诉你有一座贝加尔湖地区的铁道博物馆非常有趣,但他们可没说博物馆旁边还有一个隐藏着比较深的铁路员工餐厅,是那种传统苏联模式(也可以理解为宜家模式)的自助食堂。
品种丰富,价格实惠——酒神最爱的苏式食堂
品种丰富,价格实惠——酒神最爱的苏式食堂

曾经听到过一个太像“段子”的故事:由于斯柳江卡火车站离贝加尔湖实在太近了,不少旅行者都会在火车停靠的时候,下车冲到贝加尔湖边洗个澡或嬉个水(跑过去5分钟左右吧),以至于火车不得不多停一会儿等待这群不靠谱的“湿人”们。

愿望万般美好,现实却残酷不堪。至少拿001次“俄罗斯”号为例,这趟西伯利亚豪华列车仅仅在斯柳江卡停车两分钟……这点时间都不够你买站台上的白鲑鱼,更别说跑到湖边撒野了。

所以,如果你有机会走一趟西伯利亚铁路,或者来贝加尔湖地区旅行,记得一定要在斯柳江卡停留一下。虽然码字的人都喜欢放大自己的感官,或者去胡诌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信息,就像那些硬要说斯里兰卡海边小火车是《千寻千寻》原型的二货们,但斯柳江卡这四个字实实在在需要引起各位的注意。
因为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这样的贝湖
因为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这样的贝湖



你可以拍到这样的火车
你可以拍到这样的火车



你可以观赏这样的车站
你可以观赏这样的车站

你还可以看到老蒸汽火车和碉楼
你还可以看到老蒸汽火车和碉楼

注:以上均为火车外的摆拍,在火车上是看不到,也拍不到的

5311公里→5185公里

耳边仿佛听到一个埋怨的声音:我的火车是一门心思往莫斯科跑的,想下车也下不了。

别急,如果你的这趟火车从斯柳江卡开出后,仍旧是一个大白天,那么我必须认真地说:你赚大了!

毫不夸张,迎接你的这段旅程——从斯柳江卡到库尔图克的山岳铁路,美得不可方物,美得震撼人心。

上山前,原以为这是最后一次看到贝湖了,事实证明,我们错得实在离谱。

列车缓慢爬升,经过了第一层山岳铁路展线后,我们开始惊叹起来。列车就像是一条腾空飞起的无人机,以一种上帝视角的方式,俯瞰着蔚蓝的贝加尔圣海。


当贝加尔湖在我们身旁触手可及的时候,它会神秘又调皮地钻进无尽的白桦林中,时而灵光乍现,时而遁于无形。此时此刻,火车正在巍峨的山中穿行,白桦林在眼神不断闪现着……我们的贝加尔湖,即便羞赧如圣女,也终于无遮无拦,将她的全部神与灵,奉献给一个个用举着相机取代单膝下跪的崇拜者。

如果你此时问我,为什么要来西伯利亚大铁路?我必须丢给你一个俗套的答案:因为铁路就在这儿。

5185公里

布拉德·安德森的电影《穿越西伯利亚》中,身为铁道迷的男主角,突然一脸兴奋地对着包厢里的女主角大喊一声:

“下一站,伊尔库茨克!”

伊尔库茨克到了。

她不是西伯利亚最大的城市,却成为西伯利亚地区最受旅行者欢迎的城市。她有着完善的有轨、无轨电车和公交车路线,即便不打车,你也可以深入到这个城市的任何一处脉络之中。

我们在此稍作停留后,准备搭乘81次列车,前往新西伯利亚。

4678公里

晴朗的一个早晨,静谧的小镇乌金斯克。狭窄的站台之上,是一个被两列火车夹在当中的男人。

4515公里

泰舍特。如果你是一个铁道迷,便一定听过这个名字。贝阿铁路,作为和成昆铁路一样的战备铁路工程,有个迷人的称呼:第二条西伯利亚铁路。

它的起点,正是泰舍特。

81次列车只停留3分钟。站台上的亲人,只能选择目送。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也曾来过此地。不是作为游客,而是以古拉格集中营犯人的身份,在此中转。

4377公里

伊兰斯基。

这一站不仅仅名字好听,也拯救了我们被泡面摧残的怨声载道的胃。站台上有许多卖俄式饺子和馅饼、鸡腿的老奶奶。甚至还有把轿车开出来当货架的俄国大妈。



熊孩子们利用还算漫长(20分钟)的停车期,爬上了蒸汽机车头。他们从小不是拆坦克就是打炮,再不济也是爬个火车头,能不战斗民族么
天气一好,火车站似乎也跟着变漂亮了
天气一好,火车站似乎也跟着变漂亮了

4098公里

当列车横跨叶尼塞河大桥时,那位船舶工程师正用他那款俄式望远镜,眺望着远处山坡上一排排鳞次栉比的高楼。任脚下汹涌澎湃的叶尼塞河,头也不回地向喀拉海方向滚滚逝去。

这是俄罗斯水量最大的一条河,也是世界第五大长河。从列车踩着它的脊背自东向西驶过之时,我们的坐标也由东西伯利亚变成了西西伯利亚。

而不远之处的那座城市,便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

电影《穿越西伯利亚》中,女主角失手将想要占有她的毒贩子杀死,正是在这座城市郊外一座破落的木质教堂中。

“这个城市的房地产看上去发展的很不错……”列车停靠在站台的那一刻,工程师正在喃喃自语。

站台上,一位“叉腰肌”的金发妹子
站台上,一位“叉腰肌”的金发妹子

3343公里

一夜的洪荒之后,拖着感冒加剧带来的疲惫身体,置身于凌晨五点的新西伯利亚火车站。

这座西伯利亚地区最豪华的火车站,用一场西伯利亚式寒流的方式迎接着我们。此时那些一身臭汗挤地铁的上班族们可能做梦也想不到,15摄氏度的我们和他们一同分享着这个残酷的八月上旬。

在一趟短途的市郊列车旅行中,一位大姐正在专心地看书。这趟列车途经新西伯利亚的科学城,也许她也是一位科研人员或者大学教师。

我们十分庆幸遇上了Radisson旗下的Park Inn酒店,当然这要拜万能的“艺龙旅行网”所赐。在15层的观景房间中,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新西伯利亚火车站繁忙的站台。远处蔚蓝的一片“海”,正是鄂毕河。和叶尼塞河一样,鄂毕河最终也将注入北冰洋。

3343公里→3307公里

37次快车将把我们从繁华的新西伯利亚带到乌拉尔山以东的叶卡捷琳堡。

一路绵长的绿色,审美疲劳在所难免。黄昏时分,包厢门被打开。门口站着的不是RZD标配式的大妈,而是一位身穿黑丝高跟的年轻金发女子。

她并不是在推销餐车上的食品,而是“强制”我们做出某种选择。好在大家反映还都算快,瞬间明白了我们之前购买这趟二等车票时,把包含“额外服务”的选择也算在了里面。而晚餐,当然属于这其中的一项服务。

不过这也没啥值得庆幸的。羊毛出在羊身上,这趟车的昂贵票价也让我们没少嘀咕。

3307公里

我们经过了一座小站,小站的名字就叫3307!(抱歉无图)

2139公里

秋明站抵达,这是一个听上去就让人神清气爽的名字。

当无数人下车购买补给时,我却透过车窗看到了站台上一对接吻的情侣。

在俄罗斯,这样的情景足以让任何一个当地人“司空见惯”。俄罗斯年轻人似乎并不忌讳这样赤裸裸地方式会不会影响别人,虽然他们在公共场合很少大声喧哗、也非常反感那些大呼小叫的人。

也许在法令颁布前,单身狗才是注定要被歧视到死的一个族群。

1814公里

列车缓缓驶入叶卡捷琳堡车站,欧洲的门户就在眼前了。


这座城市的新老火车站对比。毫无疑问,下图的“老火车站”才更美妙,难道不是吗?

虽然末代沙皇罗曼洛夫家族在此遭遇了灭门惨案。但必须得承认,走在这座城市大街小巷的当地人,都从容而友善。

然而我们还得继续前行,因为西伯利亚铁路还有剩下的1814公里。而且是,美妙绝伦的1814公里。

1814公里→1535公里

我们很不情愿地“爬”上了开往莫斯科的91次列车。真的是爬,谁让我们在凌晨四点赶火车了……

第一,由于酒店没空调只能开窗睡,没听到手机闹钟,幸亏被同伴们一阵凌厉的敲门声拯救;

第二,由于着急走错了站台,差点被送到遥远东方的哈巴罗夫斯克,多亏了列车员大妈的好心提醒;

第三,好不容易走进了对的列车,一位大姐正躺在本应属于我的下铺上打呼噜,赶紧“戳醒”她,她连忙一边抱歉一边爬到了自己的上铺;

第四,遇到一个特别难缠而且话唠的列车员大叔,在他近乎“强买强卖”的无休止纠缠下,买了一杯特别难喝的咖啡……

1535公里→1434公里

好在这些小小的不愉快,当列车发动起来的一瞬间,全部烟消云散了。尤其,当窗外你能看到的景象是这般时……



看到我们一直在痴痴地观赏风景,“霸占”我们下铺的大姐,便主动起身与我们攀谈起来。她用仅有的英文词汇加手语,告诉我们这里叫“昆古尔”,并且是俄罗斯人体验水上户外项目和野外露营的绝佳地点,而“冰洞”也是这里的一个著名旅游景点。

大姐其实是一个非常热心又健谈的人。她去过广州,会说“你好”和“谢谢”。她有两个儿子,都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并且喜欢美国文化。

1434公里

我们沉醉于美景之中,彼尔姆站悄悄接近了。这三幢色彩鲜明的高楼,极富冲击力。彼尔姆是一座工业城市,拥有整个俄罗斯硕果仅存的一座古拉格集中营(PERM-36)旧址。

在彼尔姆站,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是:我们的一位美女小伙伴,在站台上买老奶奶的鸡腿时,被一只蜜蜂给蛰了(不好意思,没图)-_-

1434公里→1192公里

在俄罗斯的夏天乘坐“绿皮火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呶,就是我们此刻的怂样。虽然买了二等卧铺,但这趟车上竟然没有空调。八月的俄罗斯,温差极大,太阳直射下来的时候,还是让人生无可恋。

好在,这种“炼狱”也敦促成了一些额外好事。至少大家都跑出包厢,在过道上一边享受自然风,一边三三两两地聊了起来。

这绝对是一段“迷之经历”。一位家乡在叶卡捷琳堡、工作在下诺夫哥罗德的小哥,和我用都不太好使的英语聊了一会儿后,突然很兴奋地拿出了他的俄罗斯护照,并且让我拍下了这一页。

我并不知道上面写了些啥,猜测可能是注册信息之类的东西。但他很笃定地表示,来叶卡捷琳堡凭这个可以畅通无阻?天呐撸,我知道他可能喝得有点多了。

当然,给他看我手机里鸟瞰叶卡捷琳堡美景的照片时,他还是非常激动地指出了拍摄地点:维索茨基观景平台。

艾比奇,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一位穆斯林大哥,是一名出色的泥瓦工,准备前往莫斯科打工。他是全车最爱“勾搭”的一个人,和这节车厢每一个乘客都“打得火热”。他与我们合影,介绍起美丽的撒马尔罕时,双眼兴奋地冒火。

1192公里

巴列济诺车站,一辆标准RZD涂装的机车。

在中国铁道迷不厌其烦地吐槽“高阻绿”时,不知道俄罗斯铁道迷会不会对清一色红灰相间的“RZD色”感到厌烦呢?

956公里

傍晚时分,列车停靠在了基洛夫车站。上铺的那位大姐,在依依不舍中,和我们说再见了。

也许,这是属于火车旅行永恒魅力的一部分:短暂相逢之后,各自融入生活的喧嚣……

956公里→0公里

很不情愿的,这场漫长的里程“倒计时”,随着列车飞奔在最后几百公里的地平线上,就要进入尾声了。

如果你看到此处,还没有眩晕或者关闭的话,那么我还是恳请你,再硬着头皮读完最后的几段话。

我常常不厌其烦地强调,与飞机、邮轮、汽车旅行相比,唯有火车旅行才能一次性收获几天几夜的漫长时光,并涉入一些人稀罕至的区域。因而,它几乎可以说是观赏风景的最佳方式。

而车窗是一部可以把任何美景、只要它敢出现在窗外,统统予以锁定并展现在你眼前的黑科技观景台。它就像一幅流动的大银幕,而奔腾的火车则是放映机——那无尽的美景,就是最好的影片。

西伯利亚大铁路,正是这样一部长达六天六夜的电影。

你可以在贝加尔圣海前双膝跪地,也可以在白桦林的夜色中迷茫,即便偶尔的乏味涌上心间,却仍旧无法割舍这条伟大的铁路:

因为她不仅仅是一部风光片,那些给你讲故事讲到流泪的俄罗斯男人,在你镜头前总是晃动的顽皮小孩,看上去一脸凶巴巴的列车员女王,甚至擦肩而过的每一个路人,都足以让你沉浸在温柔无边的人文关怀之中……

因为她是9288公里的世界最长铁路,被称为沙皇皇冠上一颗最美的宝石。

因为她身上承载过无数王侯将相、文学大师、摇滚明星的足迹,无论是尼古拉二世、索尔仁尼琴、大卫鲍伊还是保罗索鲁。

因为还有千千万万个像你、像我一样的平凡人走过。

因为她是西伯利亚大铁路。

0公里
莫斯科雅罗斯拉夫尔火车站,归零。
莫斯科雅罗斯拉夫尔火车站,归零。

=====================================================

如果对本人的火车旅行感兴趣,
请关注公众号:齐栋的铁道旅行
巴伐利亞酒神
作者巴伐利亞酒神
198日记 41相册

全部回应 78 条

查看更多回应(78) 添加回应

巴伐利亞酒神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