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的《爵迹》当然没有抄袭《Fate》,他只是为《Fate》写了一部同人文

李小丢 2016-09-20 13:49:58
文/李小丢

眼瞅着九月底郭敬明导演的年度页游大作《爵迹》就要上档了,说他抄袭的事情已经年年说月月说都快说烦了,但是他依然在不懈地为我们贡献新的话题:自从《爵迹》的原著小说诞生之日就被二次元爱好者们诟病它和日本知名动画兼游戏《命运长夜》(FATE)高度雷同,郭敬明干脆就邀请了为Fate配乐的日本著名ACG配乐大师梶浦由记来为《爵迹》的主题歌作曲。




尴尬的是,梶浦由记不仅为《Fate Zero》的 TV 动画担任了配乐,还将为剧场版动画《Fate/stay night HF》配乐,而且她曾经为之配乐的《高达 SEED》、《舞-HiME》、《翼·年代记》、《空之境界》、《潘多拉之心》、《魔法少女小圆》、《刀剑神域》等部分作品中,也能看到《爵迹》“致敬”的影子。郭敬明的这一举动,无疑是往所有质疑他抄袭的人脸上狠狠呼了一巴掌,他仿佛在教育我们说:抄不抄的,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你抄的足够巧妙、足够成功、足够有钱,就连原作者都只能和你握手言和了呀!

△你看,现在郭敬明的公关们都开始将抄袭作为一种可资炫耀的卖点了。图源:衣锦夜行的燕公子

先不说《爵迹》的小说在文本上和Fate有多少相似性,光看《爵迹》的电影预告片和Fate动画场景的粗暴对比,就可以看出郭敬明根本都无意于掩饰《爵迹》对Fate的“致敬”了:






画面上的相似还是小事,关键是《爵迹》这个故事的基本设定或者说世界观从根源上就来自于Fate。不同于中国古代背景的修仙玄幻小说中大家都在使用的元婴、筑基、金丹、御剑这些默认的设定,《爵迹》中的很多名词和设定不仅在中国文化背景中找不到,在西方奇幻文学的体系中也找不到,因为那些都是Fate首创的名词和设定。

首先我们来看下两部作品的故事架构,即视感是如此之强:

《爵迹》:七位王爵贵族、使徒、魂器、灵魂回路、爵印、魂力,七位王爵带着使徒打打杀杀。
《Fate》:七位魔术师、英灵、宝具、魔术回路、魔术刻印、魔力,七位魔术师与英灵参加圣杯争夺战。

其次来看几个关键名词上的雷同:

“银尘抬起手臂手臂上无数密密麻麻的黄金色刻纹浮现出来,下一个瞬间,只听见“叮叮叮叮”一阵密集的声响,空气里仿佛炸出无数旋转的柔软丝带,然后纷纷射进对面的墙壁上。

麒零转过头,张开嘴说不出话来,墙壁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魂器,从骑士长枪到巨剑,从黄金盾牌到修身细剑……房间的墙壁瞬间仿佛变成了魂冢里的岩壁一样。

“这……这都有是你的……魂器?”麒零震惊得说话都说不清楚了。

“是的,所以,我们的天赋并不是你理解的仅仅只是不需要魂器融入体内,相反,我们是可以把无数的魂器融入体内,而且我们可以不将魂器收回爵印里,也依然保持魂器的力量。甚至可以将别人的魂器变成我们的魂器。如果准确地形容我们的天赋的话,应该是【无限魂器同调】。” Via《爵迹》

这段可以说是典型的移花接木,作为郭敬明如何将Fate世界的设定重新打乱顺序之后再加入其他奇幻作品的部分名词之后杂糅而成的绝佳例子:

1、首先看第一段的描写,就是将来自《Fate/stay night—ubw》第十五话的截图翻译成了汉字:



2、魂器这个名词,在整个世界范围内的文学作品中首次出现是在《哈利波特》系列中。魂器(Horcrux)是罗琳凭空造出来的单词。很多分析词源的观点认为,这个单词大概是法语horsr(…之外)和拉丁语cruxr(十字架,破灭),也是英语cruxr(重要的东西)两个部分的合成语。

3、【无限魂器同调】这个在汉语语境下根本无法理解的词组,郭敬明的解释完全沿用了Fate的设定。“同调”是Fate中男主卫宫士郎每次施放投影魔术之前必定会讲的台词,这个词是这么特殊,以至于在汉语常用词汇中你根本见不到,这可以说是郭敬明接触过Fate系列作品的铁证,这对号称是“绝对原创”的《爵迹》绝对是个笑话。

4、类似的还有《爵迹》中的关键人物特蕾娅的能力是可以大范围感知魂力流动,这与另一部日本动漫作品《大剑Claymore》中的人物特蕾莎的能力雷同,连名字都懒得改了。此外使徒编序号的设定与《新世纪福音战士》雷同,而回路的设定又和《空之轨迹》撞衫,啧啧,怪不得《爵迹》的世界观如此之“宏大”呢!

△《爵迹》还有一些设定,包括英文名和Logo的设计都和《大剑》如此相似

最赤裸裸明示《爵迹》和Fate关系的,应该是Fate中的boss人物上代英灵吉尔伽美什了,也就是大家俗称的金闪闪,而《爵迹》中好巧不巧,也将上代一度王爵,能力强大到逆天的boss级人物叫做吉尔伽美什,连人物外形都是一样的金发红眸。


△上:Fate 下:《爵迹》

吉尔伽美什(Gilgamesh)不是虚构人物,而是目前世界已知最古老的叙事诗《吉尔伽美什史诗》(The Epic of Gilgamish)中统治着古代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地区巴比伦(Babylonian)王朝的都市国家乌鲁克(Uruk)的王。

按理说这种神话传说人物谁都能用,毕竟漫威宇宙里还用了北欧神话体系里的神袛奥丁、索尔和洛基等做了漫画里的人物,但是历代流传下来的吉尔伽美什的形象是怎样的呢?▽是一个身披狮皮的满脸胡须的魁梧汉子的形象,如果说将粗汉子变成花美男还是一贯的套路,那么郭敬明怎么解释两个吉尔伽美什的绝招都一模一样呢?这和神话传说里的吉尔伽美什可是没有一毛钱关系的哟!



Fate中的吉尔伽美什所拥有的宝具是”王之财宝”(Gate of Babylon),使用说明是:“连通黄金之都巴比伦的钥匙,将空间连通可以自由地取出宝物库中的道具。这是使用者的宝物越多,就越是强力的宝具。”



在Fate中,王之财宝的视觉效果,和《爵迹》中吉尔伽美什的绝招审判之轮的描述的一模一样:

“天地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了巨大的梵音,一声一声越来越壮丽辽阔,巨大的梵乐如同天神庭院里的旋律。吉尔伽美什的后背,仿佛突然被劈开一样,绽放出几片狭长的金光,金光旋转着,不断扩大。终于,一圈巨大的圆盘光轮,出现在了吉尔伽美什的背后,他仿佛带着光环的天神,高高地悬浮在天空之上。金光四射的庞大光轮在天空里缓慢而沉重地转动着,光轮上按照时钟的方位,插着一圈宝剑,十二把剑身颜色都不同,每一把剑的形状也不一样,上面的花纹繁复而古老,散发着如同遗迹般的神秘。”Via《爵迹》

所以说,郭敬明真是一个靠谱的看图写话的作者啊,以至于二次元爱好者们纷纷“表扬”郭导为“国内首位Fate世界汉化者,大家不要黑他了!”





如果你认为这么多相同点都只是巧合的话,那么我也是无话可说。不像言情小说里的各种误会、分离的桥段在现实生活中也会发生,像Fate和《爵迹》这种架空的奇幻类作品和普通的言情小说最不同的一点在于它的世界观是整部作品的灵魂,因为它的世界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全都是作者的想象力创造出来的。这就是为什么《魔戒》、《哈利波特》和《冰与火之歌》能够成为同类型小说中的翘楚的根本原因,在他们设定了一整个完整的世界观之后,任何想要以类似的题材去写作的写作者,都摆脱不了他们的阴影。

想出一个故事简单,构建出一个完整的架空世界和与之匹配的世界观却不简单。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是大师,而有些人终其一生只是写手。如果我刚才对比了那么多,大家还不觉得郭敬明的行为有什么过分之处的话,那我来试着打个比方:

《爵迹》和Fate的关系呢,就好比郭敬明写了一本武侠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把大智若愚演成呆呆傻傻的会降龙二十八掌的阳光健气受郭小东,以及从小饱受冷眼欺凌买不起名牌,后来拜入古墓派门下学得绝世武功,一朝得志骑上雕摇身一变成为神雕大侠的冷艳邪气攻的杨小明。主线剧情就是两位主角各种误会、吃醋、和好,再误会、吃醋、和好乘以180次,情敌黄蓉蓉、华笛、小龙男、公孙红萼等都成为了炮灰,总之这就是个吃饭睡觉啪啪啪,练功打怪啪啪啪,误会用啪啪啪解决,打完Boss也要啪啪啪庆祝的十八禁故事,最后以携手打败大魔头银轮法王之后隐居山中继续快乐地啪啪啪告终。

这个故事当然和《射雕》以及《神雕》的剧情没一毛钱关系,主角的名字也不再是郭靖和杨过,但是你能说这是一部原创作品吗?武侠小说中男主掉下山崖学得绝世秘笈,之后就摇身一变广开后宫这叫套路,少林寺是武林泰斗这是套路,悦来客栈是第一连锁字号这是套路,但是会降龙XX掌的郭大侠和骑着雕的汤姆苏杨大侠,以及他们闯荡江湖遇到的那些人和那些事难道不是金庸先生的独创?

你不改名字写这样的故事自娱自乐叫同人文,把名字稍微改改沿用这个世界观讲自己的故事还要拿来赚钱,这不叫雷同,也不叫撞梗,更不叫致敬,这叫无耻。

粉丝说哎呀我就是喜欢小四的文笔和故事,世界观是什么?能吃吗?那就拜托你用自己的概念去讲自己的故事,对于真正的类型文学爱好者来说,故事的世界观才是整个故事最有魅力的部分。

例如全球畅销书《五十度灰》,众所周知它一开始只是作为《暮光之城》的超级迷妹之一的中年妇女E.L. James闲暇时间创作的以《暮光之城》男女主人公为主角的十八禁同人文,后来为了寻求出版,作者不仅要改掉两个主角的名字,还删改了全文中所有能让人联想到《暮光之城》的设定,否则就是一种侵权的行为。

不过讲道理地说,你要问我《爵迹》到底有没有抄袭Fate呢?我只能遗憾讲法律上可能会说没有。因为郭大导演早已不是抄《幻城》和《梦里花落知多少》那时候的郭敬明了,像以前那样直接照搬人设和故事情节,甚至直接大段大段抄文字的情况在《爵迹》里基本上是看不到了,这也是四粉(郭敬明的粉丝群体)之所以能够理直气壮地叉腰和质疑者对骂的重要原因。

因为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判定是否抄袭有两个标准:第一,被剽窃(抄袭)的作品是否依法受《著作权法》保护;第二,剽窃(抄袭)者使用他人作品是否超出了“适当引用”的范围。

关于“适当引用”的数量界限,就是各种洗稿高手可以钻的法律漏洞,我国《图书期刊保护试行条例实施细则》第十五条明确规定:

1、“引用非诗词类作品不得超过2500字或被引用作品的十分之一”;

2、“凡引用一人或多人的作品,所引用的总量不得超过本人创作作品总量的十分之一”。

只要引用内容不超过原作十分之一、或者引用总量不超过作品总量的十分之一这两个法定的十分之一量,无论怎么“引用”,也不能被判定为抄袭,所以像《甄嬛传》、《锦绣未央》等小说明明已经被证实多处直接引用其他多部作品中的文字且没有任何说明,但是因为没有超过这两个十分之一的标准,所以原作者维权就变得极为困难。

当年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单纯大规模地从庄羽《圈里圈外》一本书里抄以至于过量被判抄袭,足以成为抄袭者和洗稿者们的前车之鉴,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室袁博透露,不同于以往字面上的传统抄袭法,如今的文艺作品抄袭更加“高级”和隐蔽。“比如同义词替代法,你写一句‘太阳从水面冉冉升起’,我写‘日光缓缓照上水面’,你书中所有的话我都进行变换表达,字面上很难认定它是抄袭。”

鉴别文字抄袭很容易,但是鉴别世界观设定的相似性很难,因为抄袭者会用大量灌水的语言和打乱的情节安排来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感受,也就是说,法律可以保护作品外观上的相似,却很难保护作品结构性上的相似。这就好比法律只管两座相似的建筑是否用同样的材料搭建起来,却不管建筑的主体设计是否相似。

比如于正的《宫锁连城》明明用的是琼瑶《梅花烙》的设定,偷龙转凤的假贝勒爱上了流落在外的真格格从而引发的恩怨情仇,但是于正就可以辩称说他的灵感来源于狸猫换太子,最多也就是“撞梗”而已,因为他的剧本加入了各种他个人的恶趣味,比如每个女主角都很喜欢偷偷去青楼跳艳舞之类的,后期还加入了各种奇幻的因素,使得剧情发展走向和原作不太一样了。

△曾经和于正合作过的编剧李亚玲曝光了于正的抄袭手法,就是所谓的20%理论和多部作品的大杂烩。

任何人都可以用相同的思想创作出不同的作品,比如在古装影视剧剧本创作中,偷龙转凤、比武招亲等桥段很常见,但只要作者是用独创的方法把这些桥段串联起来,并形成了被充分描述的故事结构,就是原创,不容被侵犯。但是想要证明串联桥段的手法是作者的独创而非套路,却是难上加难,已经出名多年的琼瑶在状告于正时尚且如此艰难,更何况其他更多被“撞梗”的无名原创作者以及远在海外的创作者呢?

你知道我感觉到最可怕的是什么吗?是尽管郭敬明和于正都被判抄袭,他们却能有底气拒不道歉,甚至丝毫不影响他们的事业越来越走向“辉煌”,他们的身价越来越高,每部作品都是大IP大制作,不仅有铁杆粉丝撑腰,制片人和大牌演员也纷纷趋之若鹜,比如今年范冰冰就分别和他们两人都合作了作品。

是什么给了他们这样的“底气”?为了对比和Fate的异同,我在假期读了《爵迹》,曾经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中感动过我的那个文字敏感真挚的郭敬明已经消失了,《爵迹》中宏大且华丽的世界观无法掩饰他文字中的空洞和苍白,《小时代》里的各种大牌奢侈品包包、鞋子和名表,在《爵迹》里变成了各种闪闪发亮的宝石、香粉和美酒,但是我看不到人物的心,他们是冰冷的毫无感情的造物,一如预告片中那些CG制作的人物一样,有的只是一双毫无生气的死鱼眼珠子。



但是现在的郭敬明无论写什么、拍什么,依然都有粉丝买账票房大卖,有媒体持续追踪热点,这就是他可以不再真诚对待文字的底气。

如今的郭敬明连一个合格的写手都称不上,但他依然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因为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错误受到过任何惩罚,如果在最初的时候,他将两万字的短篇小说《幻城》在扩充成长篇小说时借鉴了Clamp的《圣传》的设定一事被发现,出版社拒出此书、粉丝纷纷要求他道歉、媒体也谴责他这种行为的话,也许那时的他并不好过,但是他应该不会再继续这种投机取巧的行为,而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作家。

但是,我们对他实在太过宽容,所以在《幻城》之后,他尝到了甜头,于是就有了抄袭《圈里圈外》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NANA》的《夏至未至》……以及这部集各部动漫为大成的《爵迹》。

赝品就是赝品,就算做得再精美再华丽,用多好的团队去包装,赝品也没有任何价值。

但是可悲的是,这个社会上有那么多人只懂得追在成功者屁股后面鼓掌,这种不辨好坏的宽容态度注定了未来类似郭敬明和于正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行为只会愈演愈烈,而我们也只配看到一个又一个赝品占据了我们的精神世界,却毫无办法。

李小丢
作者李小丢
223日记 38相册

全部回应 299 条

添加回应

李小丢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