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的文学地位被高估了吗?

骆瑞生 2016-09-09 09:34:19
余华说他早年因为被迫看鲁迅的文章,所以自然地生出一种厌恶,直到快四十时才重新把鲁迅这个符号归于作家,也才终于承认鲁迅的伟大。我倒是从来没有讨厌过鲁迅,因为他并没有被当成一个符号灌输在我头脑里,就是现在很多人都说小时被强迫学习鲁迅的文章以致于无感,我都没有。因为在我小学的时候,我就把我姐姐的语文书都反复看了好几遍,她的语文书就有鲁迅的文章,我是主动去读的,也是主动去喜欢的。我犹还记得在一个下午,读鲁迅的《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时生出的一种惆怅,也还记得在一个晚上读《阿长与山海经》时的惊恐。不过那时对鲁迅并没有特别的在意,直到最近几年系统地去读鲁迅的文章,终于明白了鲁迅的伟大。这里的伟大完全是文学上的,和政治没有丝毫关系。

所以前日在知乎上看到有人问鲁迅的文学地位是不是被高估时,才斗胆回答一下,以下是在知乎上的答案,改成文章时微微删改了一遍。

先说结论,鲁迅的文学地位没有被高估。其实把鲁迅的文学才能分解后就会发现鲁迅是天才加全才。意思是,只要和文字有关的,鲁迅无所不精通,无所不顶尖。

我在这里将鲁迅的文学才能分解为:小说、散文、杂文、诗词、新诗、翻译六个大类。关于学术研究、书法、设计才能、等等方面我们就不讨论了,只需要知道,鲁迅之前是章太炎的弟子,他的师兄弟是黄侃、刘文典、朱希祖这些人,只是后来鲁迅没走这条路罢了。再有北大校徽也是鲁迅的设计。

小说:前面的答案都有写,鲁迅的《彷徨》《呐喊》《故事新编》等等,都是天才级别的。比如鲁迅的《故乡》的第二段: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蓬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几句话,就把整个文章的基调奠定了,这句话我觉得可以和川端康成《雪国》的开篇“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相媲美。我因为很爱民国那批小说家(更偏向于京派小说家),每个作家的作品都看了一些。在小说技艺上,达到成熟标准的,只有鲁迅了。像是郁达夫、林语堂、废名等人,虽然偶有极好的小说出世,但是同样也有许多不好的小说,甚至不能称为小说的作品出世,这说明这些人没有很好或者很熟练地掌握小说技巧,发挥不稳定。但鲁迅却不如此,他一写小说就出手不凡,而且篇篇都是高质量,都是特别老道的小说。在我看来,民国的小说家只有三个人达到了这样的要求,一个是鲁迅,一个是沈从文,再有一个就是张爱玲。而且鲁迅写的《狂人日记》这可是中国第一篇白话文小说,但是你能想到吗?中国第一篇白话文小说水平就如此之高,形成高峰,反观中国第一首新诗,胡适的《蝴蝶》,你就能看见鲁迅在小说方面的天赋,说是天才,说是大师毫不为过。

散文:鲁迅的散文只有在像老牛反刍时才能体会其中的妙处,当然要是你敏感一些,在第一次看恐怕就会有惊艳之感,当然这是很主观的东西,要说一个人的东西好,只有对比出来。正好我特别喜欢散文,所以民国作家的散文大部分都看了些,我就大言不惭地说下我觉得民国散文写得好的吧:鲁迅、周作人、郁达夫、沈从文、林语堂、朱自清、像是徐志摩、冰心他们的散文,我就怎么也喜欢不起来,觉得少了韵味。其实我更喜欢的是鲁迅、周作人、郁达夫、林语堂他们的,沈从文的散文好,但是和他们走的不是一个路子,就不讨论。他们几个人走的是什么路子呢?我觉得是接续的明清的散文,小品文,尺牍这些,你看他们这几个人的散文,就像是在读张岱的文,在读余怀的文。在这点上周作人走得最远,鲁迅虽然接续了,但在途中求变,加入了更多白话文的影子,所以我觉得鲁迅对白话文的推动之功更大些。鲁迅的散文和这些民国最厉害的散文家比丝毫不逊色,所以没什么怀疑的,若是怀疑,去看看故乡,看看社戏,看看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阿长与山海经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了。

杂文:其实杂文我没什么话语权,因为我极少看杂文,鲁迅的如是,别的亦如是。可是我有一个朋友,特别讨厌鲁迅,看不起鲁迅的小说散文,独独高看鲁迅的杂文。但是从我看过的几篇来说,鲁迅的杂文思想深刻,观点独特,对一件事情往往一针见血,切中要害。在当时的杂文家中的确很厉害,而且鲁迅的政论写得很好,那是因为鲁迅有思想做底子,鲁迅不做文学家,大概会是像章太炎那样成为儒学家经学家,他对中国的思想史是很有研究的,鲁迅也有史学家的底子啊。我认为杂文就是个人思想的流露,所以这样说的话,鲁迅杂文自然不会写得差。旁提一句:像是那个负心薄情的胡兰成,那个专门写武侠的金庸政论杂文都写得极好,这是没看他们杂文政论之前想不到的。

诗词:鲁迅的诗词真是最不容易被人看重的,这点很遗憾,估计还有好多人会以为鲁迅不会诗词呢,可是鲁迅可是个旧学出身的人啊。鲁迅的诗多好呢,我觉得可以和郁达夫相伯仲,郁达夫的诗是词人之诗,鲁迅的是诗人之诗,郁达夫以情入诗入词,鲁迅以丈夫气文人气入诗。鲁迅的诗走的是中国传统的诗言志的路子。若是放在古代,我觉得可以和明前七子的诗比一比。不过民国诗词式微,沦为末技,被人遗忘也很正常。能将新文学和旧文学统一,并且达到很高程度的人,我觉得鲁迅属第一。周作人也作诗,但是我觉得周作人的诗要比鲁迅逊色。

新诗:我之前做个一本诗集,把民国的新诗翻来看了好几遍,说实话,鲁迅的新诗写得不是很好。和周作人相似,胡适和废名的新诗写得有点样子。不过鲁迅也还可以了,毕竟白话文刚开始,他又没受过新诗训练,又有旧诗相抗衡,所以感觉鲁迅的新诗有点受到旧诗的束缚,束手束脚放不开(不过这点在别的诗人那里也能看得到),不然就全是将白话文分段了,不过有几句还是很有新诗味道和感觉的,鲁迅写新诗不多,也许写久了写多了,成就会大些。苏轼学词也是很晚,如果鲁迅在晚年一直坚持下去,说不准就会有苏轼于词的成就了。

翻译:鲁迅的翻译很多,日文俄文,但是我看的少,不做评论了,但是我看过周作人的一些翻译,比如徒然草,枕草子,古事记一些,觉得翻译得极好,鉴于两兄弟初期都是一起翻译的,料想鲁迅翻译得不错。

其实说到这里,鲁迅的文学才能就不用再多证明了,鲁迅的全才足可以比肩苏轼,这是我个人认为的,苏轼诗词文,鲁迅小说散文诗,也足可以抵挡。我觉得我们现在距离鲁迅太近,所以不肯正视鲁迅,等过了几百年,等到我们经过曾经把李白苏轼这些人划入一个时代时间时,我们也会把鲁迅和苏轼划入一个时代,那时人们就会把鲁迅和苏轼相提并论了。

再絮话一些:鲁迅的文学成就文学地位是撼动不了的,越到后面,这点越将被证明,那些说是政治原因将鲁迅抬上神台的人,你们是否知道,正是政治原因才将鲁迅的光芒遮盖了。有一天乌云散尽,鲁迅的光芒才会被人真正看见。
 
注:这是一篇知乎回答,松散不成文,见谅。
骆瑞生
作者骆瑞生
496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7 条

查看更多回应(17) 添加回应

骆瑞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