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真能令你开心的,只有一个人

张佳玮 2016-09-08 21:23:16
电饭锅先生对大米说:“哎,别怪我呀。虽然我也是奉命行事,但看你每天咬着牙蒸桑拿,都白胖发肿了,我也挺过意不去的。”
大米摇摇头,慨然道:“想到心爱的鳗鱼,为了跟我配对成鳗鱼饭,被串,被蒸,被抹上酱汁,还得挨炭火烤得吱吱响,我这些算是什么呢……为了跟她红白配一台戏,再辛苦些,也值得。”
电饭锅先生睁大眼睛:“你昨天不还说,为了配咖喱炖土豆,辛苦点也值得么?看不出来你啊,外表挺白净朴实的,居然恁花心!”
“呃,这个嘛……”

————————————————

胡萝卜先生问咖喱先生:“怎么了,看您这愁眉不展的?”
咖喱先生摇着头:“嗯,洋葱姑娘去蘑菇同学的婚礼了。我听说,奶油先生也要去。”
“那你怕什么?”
“我呀,怕他俩看对眼了。大家私下里都说,他俩其实特别般配,反而,虽然洋葱平时跟我在一起,但其实是可惜了。”
胡萝卜先生拍拍咖喱先生的肩:“放松点儿啊,您这么没安全感呢?”
咖喱先生愁眉苦脸道:“感情的事,可没真准。金枪鱼先生喝多了的时候,也跟我说过:他没遇到蛋黄酱之前,也觉得自己跟酱油,是会配对着一生一世的……”

————————————————

茶碗先生的性子很安静,偶尔,会在茶水都喝完后,找补一句:“今天这茶,沏得可有些烫啊。”
咖啡杯先生就很爱说话。每每会念叨:
“嘿!还没煮好?我都闷了!”
“嚯!这是什么糖?放我身上没问题吗?”
“哟!蛋糕不错!”
“哎那什么!刚才啊,咖啡勺刮疼我了!小心点儿啊!”
“得!我说呢,最不喜欢奶泡了,腻得我呀!还不是每天都往我身上招呼!”
“喝咖啡的时候把我当宝贝捧着!喝完咖啡,就不把我当回事了!看哪儿顺手就把我扔哪儿!这叫什么事?!”
有时随手把他们并排放,咖啡杯先生闷不住,就会跟茶碗先生主动搭讪:
“哎,那什么,有日子没见您哪,橱柜里还闷吧?我是爱在外头呆着,可这不,近来天气可有些冷啊,哈哈哈!”
茶碗先生闷了许久许久,说了句:“可不是。”




————————————————

我打开酱油瓶,正待倒,酱油瓶忽然说:“等等,你用什么油煎的蛋?”
“橄榄油。”
“呸!难怪闻上去不对!我不能接受!我只认花生油煎的蛋!”
我有些为难:“这不是,花生油没了吗?您好不好,将就一下吧?”
酱油瓶先生脸都黑了:“那可不行!橄榄油是西方的油,我不能认同!”
我只好撒了点盐就着煎蛋吃,一边吃,还得听着酱油瓶在一边唠唠叨叨:“太不像话了,现在的年轻人!”

————————————————

张佳玮炒完了麻辣豆腐,认真洗着锅铲。锅铲先生对我说:“今儿你这个,炒得可有点儿咸哈。你一会儿多盛点饭。”
张佳玮:“刚才炒的时候,你又不说?”
锅铲先生不高兴了:“你这不废话嘛?刚才那烫劲儿,可不得咬着牙闭着嘴,不然就叫出来了,哪能说话?”
张佳玮觉得锅铲先生所言不无道理,但人怎么能被一个锅铲问住了?所以:“你叫出来了,又怎么地?”
锅铲先生:“我叫出来,把锅吓一跳,他一起身,一锅热豆腐全倒你身上了!”

炒锅先生在橱里瓮声瓮气的说:“我在这里躲这么深你们都能扯到我?!”

————————————————

我用炒锅先生煎刷好了橄榄油的三文鱼——炒锅先生是平底的,鱼皮煎了三分钟,鱼腹煎了四分钟——期间一直跟他说酱油瓶先生的事儿。炒锅先生不理我。我自觉没趣,想想一个人对炒锅说话也很奇怪,算了。
三文鱼搁了五分钟后,我往上撒盐,就跟盐罐先生说这事。盐罐先生听了,叹了口气说:“你也得理解。酱油瓶先生年纪大了。而且他不像我们肚囊宽绰。你是不知道,其实他不单是冲你,蚝油瓶先生和辣椒罐先生也没少受他气……这种事儿吧,得看经历多少。哎,但仔细想想,谁都挺不容易。如果站他角度讲……”
我已经吃完了鱼,开始洗盘子,盐罐先生还在跟我说厨房里用具们的恩怨纠葛。茶碗先生和咖啡杯先生怎么搭茬,筷笼跟砧板怎么说了一晚上悄悄话,诸如此类。我正洗着锅子呢,问:“那为什么炒锅先生一直不理我呢?”
“因为炒锅一天要睡二十个小时。”
“为什么?”
“你见过哪个脸大又圆的不爱赖床?”




出自《我怀疑人们在密谋让我幸福》。


以及题目:就是自己咯。
张佳玮
作者张佳玮
852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39 条

查看更多回应(39) 添加回应

张佳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